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四千四百七十八章   为何出手?
    骨语也是死寂力量的运用之法,传递途径就是这呢喃声。

    随着呢喃声出现,青莲上御体表,无形的力量震荡,正是此前对抗羽神矛,还有正面对攻生死印法的力量,这股力量,是他契合宇宙第二种规律——压缩。

    很简单的两个字,却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力量。

    因果一直是青莲上御主修的力量,他年轻时因失去挚爱,领悟因果,而突破永生后,知晓人类文明部分真相,则想拥有绝对强悍的力量去改变人类的未来。

    所以有了压缩。

    宇宙的一切在他看来都在压缩,无论是星球,文明还是——生命,宇宙在压缩一切生物,他便要以此规律,灭绝一切强敌。

    这是与他性格完全不符的规律,陆隐都没想到青莲上御会有此等规律。

    因果已经让他足够强大,他领悟的因果皆为杀伐之力,而今的压缩,更是让他破坏力再上一层楼,所以才能对抗掌生死劫的生死印法与南灵的羽神矛。

    他比这两个生物存活的时间都短。

    骨语让死寂力量入体,青莲上御后方,南灵出现,还是羽神矛,最简单的一招,它的目的就是偷袭。

    这时,断裂的勾廉出现在青莲上御面前,死寂力量刹那笼罩青莲上御,这是陆隐的死寂力量,帮助青莲上御冲击掌生死劫的死寂之力。

    陆隐与青莲上御对视一眼,然后再次瞬移出现在南灵面前。

    三叉戟瞬移追踪。

    陆隐让开。

    三叉戟直

    刺南灵。

    南灵同时瞬移避开,这个人类也该死。

    陆隐陡然瞬移到掌生死劫眼前,神王那边他不去捣乱,自然看得出来,那就是在平衡,除非神王主动打破平衡,否则他都不会出手。

    三叉戟追踪陆隐,又因为陆隐的避开刺向掌生死劫。

    掌生死劫一掌打飞三叉戟:“人类,你太小看我死亡宇宙了,自以为掌握的力量能对抗我等,让你看看何为真正的,死寂。”

    说完,死界陡然消失,无尽磅礴的死寂力量朝着掌生死劫覆盖,宛如滔天黑暗的大河逆流而上,同时,黑色广场内也涌出磅礴的死寂力量。

    陆隐目光一变,不好,他记得乐髅枯尽施展死亡大挪移,借助的就是乐城之下的死寂力量。

    这黑色广场属于掌生死劫,莫非也有同等的死寂力量?

    那可不是他能对抗的。

    “前辈,不要硬撑。”陆隐大喊,提醒青莲上御。

    青莲上御目光沉重,南灵也看着宛如要掀了这宇宙的掌生死劫,目光同样忌惮。

    这股力量可太可怕了,别说那个人类,它也容易被骨语撕碎身体。

    死亡宇宙是曾经进攻九垒的主力之一,蕴藏的实力即便它们仙翎还有不可知都忌惮。

    它一个瞬移远离,唯恐被掌生死劫盯上。

    死亡宇宙内,有可以瞬移的仙翎,不过是一具白骨。

    只要有机会,这些死亡宇宙的怪物很乐意增加仙翎的白骨。

    死寂力量还在暴涨,掌生死劫似乎要压下

    所有存在。

    这一刻的它,哪怕是泥别逻与神王都忌惮。

    方寸之距已经够黑暗了,而掌生死劫,宛如黑暗的源头,吞噬一切光芒。

    那矗立的白骨阴森可怖,越来越大,宛如要将三者宇宙吞没。

    陆隐头皮发麻,不会吧,这家伙此刻的死寂力量,莫非要媲美山老祖的战力?

    那股战力是他目前依旧无法触及的。

    一旦施展骨语,麻烦了。

    青莲上御陡然朝着掌生死劫冲去,融合因果天道的因果大天象同时坠落,宛如瀑布朝着他身体融入。

    死寂力量逆流而上,因果之力,顺流而下。

    他想故技重施,以红莲冢,与掌生死劫自封。

    没办法了,这是唯一可以让三者宇宙人类不变成白骨的办法。

    “陆隐,事不可为,保留性命,记住,保住你自己就是保住人类文明。”青莲上御低喝,因果不断汇聚。

    陆隐望着青莲上御冲向掌生死劫,充满了无力感。

    南灵也看到了,下意识想提醒掌生死劫,但想了想,提醒做什么?死亡宇宙与人类都是敌人。

    那个人类隐藏实力,图谋甚大,可恨,也卑鄙。

    但不可否则,此刻他所拥有的因果,应该足以与掌生死劫自封,那可比之前封住自己多得多了。

    同归于尽吧。

    青莲上御不断接近掌生死劫,他眼中只有这具接天连地的白骨。

    陆隐咳血,锋刃,刺穿身体,又是三叉戟,他被掌生死劫吸引了注意,被泥别逻讨到便宜。

    但此刻身体的疼痛掩盖不了心痛,青莲上御也尽力了,唯有自我牺牲,而他的话更是将三者宇宙打落深渊,与青草大师一样,让他保命,保住他自己的命。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掌生死劫抬手,巨大手臂抓向青莲上御,这一刻的它无比自信,如此磅礴汹涌的死寂力量,无惧一切。

    青莲上御深呼吸口气,脑中,过往一幕幕浮现,再多的算计也比不过绝对实力,可谁又给他们时间发展呢?

    陆隐,陆先生,希望你,能做到。

    莲花绽放,青莲上御以因果,托起了天,蔓延而出,将掌生死劫囊括,莲花之上涌入岩浆一般的红色,缓缓闭合,红莲冢。

    死寂力量轰然压下,因果之力托天而上。

    无数人望着这一幕,无法言喻。

    悲壮之气蔓延在所有人心间。

    “呵呵,看来还没有来晚。”熟悉的声音让陆隐陡然转头,看向天边。

    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岁月长河,咆哮而出朝着闭合的莲花撞去,不是撞击莲花,而是撞击-掌生死劫。

    呵呵老家伙来了。

    陆隐呆呆望着岁月长河,从没有一刻,他这么期待这老家伙的到来。

    尽管这老家伙是不可知,尽管敌我不明,但没有比现在更恶劣的情况了。

    岁月长河的撞击并不重,却让掌生死劫退避。

    它怕的不是这条岁月长河,而是主岁月长河。

    这条岁月长河支流可以轻易扯断,可若引出主岁月长河就麻烦了。

    青莲上御未能施展红莲冢,闭合的莲花散去,抬头,看向天边。

    泥别逻也看着,这个不可知居然来了。

    天元宇宙,神王忌惮,谁,居然敢肆无忌惮控制岁月长河支流?就不怕被主岁月长河卷走?绝顶高手。

    呵呵老家伙的到来让战争都停滞了。

    “呵呵,小家伙,疼吗?”呵呵老家伙问,看不到它,它隐藏在岁月长河支流内。

    陆隐低头,三叉戟蓦然消失,回到泥别逻手中。

    它遥望岁月长河:“不可知也要参战?”

    陆隐一口血吐出,身体千疮百孔,但他必须坚持着,起码拖住一个绝强者。

    “你为什么来?”掌生死劫盯着岁月长河支流。

    “呵呵,来见见诸位老朋友。”呵呵老家伙笑道,语气很是轻松。

    掌生死劫缓缓转动庞大的骷髅身体,面朝岁月长河:“你想帮人类。”

    “何以见得?”

    “不帮,为何出手?”

    “或许是帮你呢?呵呵。”

    掌生死劫语气低沉:“老朋友,你没必要参与这场战争,与当初一样,作壁上观,不好吗?”

    呵呵老家伙笑道:“那也得有地方坐,你们一个个把我坐的地方都拆了,我到哪去看?”

    “还有,这小家伙与我有交易,可不能让他死了,对吧,小家伙。”

    陆隐擦了下嘴角血渍,笑了,血染的发丝被风吹动:“对,我们有交易。”

    “呵呵,白色封闭了门户,让你求救无门,我可是冒着天大风险赶来的,小

    家伙,这交易,你可要想好了,答应,就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陆隐毫不犹豫:“不会反悔。”

    都这时候了,哪怕让他捕捉一百条岁月长河支流,他都毫不犹豫,先解决人类文明眼前的危机再说。

    “呵呵,不反悔就好。”

    泥别逻语气冰冷:“为了一场注定没有收获的交易,值吗?”

    掌生死劫道:“人类文明毁灭定了,你出手也一样,或许,你可以想办法救走那个小家伙,可别忘了,我们为什么出现,你们的那位平衡使可不会答应。”

    “呵呵,人类这个种族我一直很想研究,他们有种韧性,无论遇到什么绝境都可以再生,这次我想看看到底是不是这样,小家伙,别让我失望。”

    陆隐吐出口气,血腥味刺鼻。

    他喘着粗气,人类的希望一分一分来了,青莲上御,呵呵老家伙,既然有希望出现,就有生机。

    九分绝望尚且拼命,而今,更要拼。

    “呵呵老家伙,顶住一个。”

    “呵呵,那就,死亡宇宙吧。”

    最合适被它拖住的就是掌生死劫,因为掌生死劫没有瞬移的手段。

    若呵呵老家伙拖住泥别逻,泥别逻一样可以凭三叉戟追杀陆隐,毕竟泥别逻的手段可不止三叉戟。

    呵呵老家伙未必能拖的住。

    唯有掌生死劫才能被它拖住。

    当然,它若要单杀一个,陆隐自然高兴,但呵呵老家伙不可能那么做的,为了一场交易让它自己背负因果束缚,

    不值得。

    它能出现并拖住一个对人类已经是万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