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 > 第910章根本不可能
    林清颜在后面问道:“喂,这个少女是谁?”

    “少女?”

    秦天扭头笑道:“你恐怕还得比她要小两岁!”

    林清颜撇嘴:“切,你当我傻呀,明明她比我小!”

    秦天伸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这话最好不要让她听到,她的脾气可不好!”

    “大家都是女人还能有什么脾气!”

    “你还没说呢,她是谁?”

    “恩,这是我一个朋友!”

    “接下来一段时间,她可能都要住在我这里了。”

    秦天也没多解释,简单说了两句,走向他的房间。

    “朋友?”

    “秦天你给我说清楚,这是你哪个朋友?”

    林清颜正在后面嚷嚷着,原本跟在秦天身后的圣衣突然扭头,冷冷看向她。

    目光冷漠,带着一丝让人恐慌的气息。

    林清颜瞬间闭嘴。

    圣衣这才缓缓收回目光,嘴角勾起一抹邪气十足的弧度。

    见秦天和那少女进了房间,还愣在走廊里的林清颜喃喃自语道:“我滴妈呀,怎么这少女这么怪,被她看着,就好像全身上下都被她看透了一样,太可怕了!”

    然后她再次扭头看向窗口方向,脸上又闪过一丝疑惑。

    “刚才我为什么要站在窗户边上吹风?”

    一夜无话。

    清晨,秦天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空如也,圣衣不知去向。

    秦天没有在意,照例在房间里面锻炼了半个小时,然后去卫生间洗漱。

    “砰!”

    卧室门却突然被人打开,然后就见白筱筱一脸惊慌的闯了进来。

    “秦天,不好了不好了,白世昌他疯了!”

    “哦!”

    秦天继续洗漱,权当没听见。

    白筱筱见他一点儿不着急,再次提醒一遍:“秦天,我是说白世昌疯了啊!”

    秦天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道:“我知道了,疯了就疯了吧!省的祸害良家妇女。”

    “我晕!我没跟你开玩笑,他是真疯了!”

    “你别洗了,赶紧跟我下去看看!”白筱筱不由分说,拉起秦天就往外面跑。

    白世昌好像是真疯了。

    他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红色的大裤衩,眼神狂乱,手舞足蹈的在大厅里面跑来跑去,嘴里还呜呜的喊着。

    白师诗等人在旁边焦急的看着,手足无措。

    林清颜一脸茫然:“白世昌,你在这里发什么疯,赶紧给我把衣服穿上!”

    正在餐厅吃饭的圣衣刚咬了一口包子,听到林清颜的话,扭头看向还在客厅里胡乱窜的白世昌。

    白世昌突然大叫一声,竟然真的直接冲向大厅门口,看样子是要往院子里面跑。

    白师诗大喝一声:“赶紧拦住他,外面这么冷,在外面跑一圈非得冻坏不可!”

    刚刚闻讯赶来的郝斗等人赶紧一拥而上,把白世昌掀翻在地,使劲儿按住。

    白世昌的气力竟然也大了许多,拼命挣扎,竟然还真差点儿把郝斗等人摆脱。

    白师诗扯过毯子扔过去,皱眉道:“他这到底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呢!”

    白筱筱说道:“谁知道呀,突然之间就发疯了,根本没什么征兆!”

    后面的林清颜略一沉思,下意识扭头,小心翼翼的朝着餐厅里面看了一眼。

    别人都在大厅里面看热闹,就只有那个叫圣衣的少女在餐厅里面安安静静的吃早餐。

    林清颜心里暗暗想道:“秦天的这个朋友真古怪!”

    不过她注意力也很快被白世昌吸引过去,不再打量餐厅里的圣衣。

    白筱筱拉着秦天从楼上跑下来。

    白筱筱着急道:“秦天你快看,白世昌是不是真的疯了?!”

    秦天看了下正在拼命挣扎眼神狂乱的白世昌一眼,然后又看了下餐厅里的圣衣,心里顿时明白怎么回事儿。

    他装模作样走到白世昌面前,让郝斗等人把他按住,翻看了一下他的眼皮,做出恍然大悟状。

    秦天一边说,一边走向餐厅:“看这模样,应该是昨天的车祸把他吓到了,不用着急,应该很快就能恢复!”

    目前来看,这是唯一的解释。

    “被车祸吓到了?”

    “那怎么办?”白师诗问道:“要不要送他去医院?”

    秦天摆摆手,在圣衣身边坐下:“不必,真的很快就能恢复的,你说是不是?”

    “恩!”

    圣衣点点头,微微眯眼,没人注意到,她的瞳孔之中,又是一道诡异的光芒闪过。

    “啊?”

    刚才还在拼命挣扎,想要挣脱的白世昌,突然间安静下来。

    他瞪大眼睛,茫然看着周围正在按着他的郝斗等人。

    “你们干什么?”

    “你们为什么要按着我?”

    白世昌急的大喊:“我怎么光着身子没有穿衣服,你们想干什么…”

    他感觉郝斗这群人脱了他的衣服,是要玩儿我啊!

    “你问我们,我们问谁去!”

    白筱筱气冲冲跑上去,劈头盖脸道:“刚才是你突然脱光衣服到处乱跑!”

    “我脱光衣服在房间里乱跑?”

    白世昌想都没想直接摇头:“不可能,难道我疯了吗?”

    “筱筱说的是真的!”

    白师诗无语道:“刚才确实是你脱光了衣服在房间乱跑,就跟疯了一样。”

    连她都这么说,白世昌知道她们肯定不是在骗自己。

    他努力的想呀想,终于想起了一点儿什么。

    就在刚才,他来吃早饭的时候,正好在门口碰到了圣衣。

    听林清颜说她是秦天的朋友,昨天晚上是跟他睡在一个房间,白世昌就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天哥这家伙真禽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白世昌再恢复意识的时候,就是光着身子被人按在地上。

    “秦天说你可能是被昨天的车祸吓到了!”

    “既然没事儿,还不赶紧起来,光着屁股丢人现眼,白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白筱筱在旁边很生气,顺手把白世昌的衣服什么的,都给扔了过来。

    “被昨天的车祸吓到了?”

    白世昌从地上爬起来,手忙脚乱穿好衣服。

    他也觉得事情可能有些不对劲儿,可想来想去,都想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

    最后也干脆不再去想,琢磨着待会儿吃完饭是不是应该去医院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