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悍卒斩天 >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受伤的桃夭剑
    清渠以神识扫视着蓝思·古五人,不由得皱起眉头疑惑道:「不是说深海海妖对本源之体没有兴趣吗,怎么他们也嗅着味道找来了?」

    张小卒轻叹一声,苦笑道:「谁都想解除身上的上古诅咒,证道天尊,他们闻着味找来可以理解。」

    深海海妖的出现让他心情更加沉重,心想如果天外天去九洲大陆的通道打通,以天外天庞大的修者数量,恐怕把九洲大陆的人全杀了都不够。

    清渠摇头道:「深海海妖对自己的身体看得极重,因为他们认为身体是海神赐予他们的礼物,纯净、圣洁、高贵,且强大,所以他们非常爱惜自己的身体,觉得伤害自己的身体就是对海神的亵渎。

    他们死后会把尸体沉入海眼,献祭给海神,请求海神继续赐福护佑他们的子孙后代。

    如果身体有缺损,且没有得到海神的原谅,就没有资格沉入海眼,只能曝尸荒海,被低等的鱼虾啃食,为自己犯下的罪恶付出代价。

    所以按理说深海海妖是不会舍弃自己的肉身夺舍本源之体的。

    但也不能完全肯定,毕竟我对深海海妖的了解也仅限于表面。」

    「等他们登上山来就知道他们的来意了。」张小卒道。

    「他们是冲你来的,你去接待一下吧,顺便给山上的人讲讲九洲大陆的事吧,满足一下他们的好奇心,也表明一下你的态度。」

    「好的。」

    「这些玉件你抽时间给我加持一下,今后走亲访友就不缺见面礼了。」清渠拿出一大把玉件递给张小卒,「随便加持一下就行,不要求最强功效的。」

    张小卒伸手接过玉件,开玩笑道:「加持一件一颗圣王·丹。」

    「没问题,等会给你。」清渠爽快点头。

    「哈哈,我开玩笑的。」张小卒忙摆手道。

    「真巧,我也是。」

    「……」

    清渠投给张小卒一个「小子,你还嫩了点」的得意眼神,然后纵身朝闫明朝的药田飞去。

    深海海妖虽是稀客,但来人还不够格让他亲自接待,交给陆无涯和张小卒接待即可,他没有打算现身。

    张小卒见蓝思·古四人乖乖爬山去了,知道他们登上无量峰还需要一段时间,便也不急着去无量峰,跟在清渠身后飞向药田。

    【鉴于大环境如此,

    「大用,你来看一下,汲灵草被雷电之力侵染了,你看看有没有办法把雷电之力驱散掉?」

    闫明朝见张小卒

    飞了过来,立刻放下锄头问道。

    「我看看。」

    张小卒落在药田边上,用神识察看一番,发现汲灵草上只沾染了少许雷电之力,于是对着药田拍出双掌,气势之力顿时如泉涌一般从他双掌掌心涌出,不要钱地灌向四片药田。

    把闫明朝看傻了眼。

    这才反应过来他一滴都不舍得浪费的太初元始之力,对张小卒来说就跟大河里的水一样,想取多少取多少。

    他担心自己的力量污染汲灵草,所以不敢用力量去驱散汲灵草的雷电之力,可张小卒却能直接用磅礴的太初元始之力往汲灵草身上硬灌,非但轻松就把雷电之力驱散了,还让汲灵草蕴含的太初元始之力更纯净了。

    闫明朝捻着胡须,不再和张小卒客气,开口讨要道:「小子,在你离开前必须得给老夫多储备一些太初元始之力。」

    张小卒转头看向闫明朝,笑道:「我或许有办法让您不缺太初元始之力使用。」

    「真的?」闫明朝闻言一下子激动起来。

    因为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汲灵草想怎么培养就怎么培养,想做什么试验就做什么试验,完全不用担心太初元始之力不够用的问题。

    张小卒道:「我的太初元始之力可以汲取山脉之势生长,所以只要我在一片山脉里留下一股太初元始之力,那么这股太初元始之力就会不断地增长,只要不被一次性抽干,无论使用多少都能再生出来。

    再生的速度取决于山脉之势的强弱。

    如果我在道门留下一股太初元始之力,以道门山脉之势的强大,无需三五年,您就是把这片山上全都种上汲灵草都够用。」

    闫明朝听着张小卒的描述,眼神越来越亮,可是听完最后一句话,脸上的笑容不由一僵。

    清渠拍手赞道:「这主意好。」

    因为如果张小卒能用太初元始之力把闫明朝绑在道门,那么道门就等于多了一位双修大宗师坐镇,假若今后再有人杀上门来烧山,无需道门的人吱声,闫明朝就第一个不答应。

    当然,闫明朝的价值远不是区区战力可以定义的,他的丹术和器术才是两座取之不尽的宝山,闲暇之时随便指点道门弟子两句,便能让他们受益终生。

    「我就是打个比方。」张小卒看到闫明朝脸上的笑容僵住,连忙解释道:「我可以在任何山脉留下太初元始之力,不过恐怕去不了北琼,太远了。您要是有容纳小世界之

    类的宝物,那是最好不过,我在里面留下太初元始之力,您便可以随身携带着。」

    他拜闫明朝为师虽然是以交易开始的,但是在相处的过程中,闫明朝并没有把他当成交易得来的便宜徒弟冷眼相待,而是把他视作亲传弟子悉心教导,他哪能借机绑架恩师的自由。

    清渠闻言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也没说什么。

    闫明朝听了后心里舒服了些,说道:「老夫以前倒是有一件不错的空间器物,不过被老夫送给门中一个小辈了,抽空老夫再搜集材料炼制一件吧。眼下就不必舍近求远了,你就把太初元始之力留在道门就行。」

    「等弟子处理完前面的事,就回来给您布置。」张小卒点头道。

    「不着急。」

    「闫老,在下却是有件急事得请您帮忙。」清渠道。

    「上人请讲。」

    清渠伸手从虚空里抽出了桃夭剑,倒转剑柄递给闫明朝,问道:「请闫老帮忙看一下,可有修复之法?」

    那日和极乐天尊激战,被极乐天尊一刀把桃夭剑的剑身从剑尖位置向里劈开了一道近三尺长的裂口,连带桃夭剑的剑灵都差点被斩灭。

    此时回想极乐天尊那一刀,仍然让清渠觉得心有余悸。

    闫明朝拿着桃夭剑观察了一会,皱眉道:「修复不难,但是修复之后很难再有之前的威力。」

    清渠连忙恭维道:「以闫老高超的手段,必然有办法解决这一难题,请您务必费心,缺什么材料,或是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闫明朝摇头道:「上人或许不知,修复此等级别的兵刃利器甚至比锻造一件全新的同等级的兵器还难,得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琢磨琢磨。」

    「劳您费心。」清渠感谢道,心知这是沾了张小卒的光,否则可不容易请得动闫明朝出手。

    闫明朝说干就干,拿着桃夭剑走到一旁的石桌边坐下,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小师弟,把闫老的药田照看好。」清渠向张小卒吩咐道。

    说完不给张小卒拒绝的机会,便拍拍屁股离开了。

    张小卒笑了笑,往叶明月的茅草

    屋走去。

    屋内,三界之画悬浮在床铺上空,画中不停地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叶明月正在三界之画里的茅草屋前盘膝而坐,完全沉浸在小世界的构筑中,就连之前的滚滚天雷都没能惊醒她。

    躲在三界之画里的她,避过了这场雷劫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