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捡到个男神 > 213
    此时已经是寒冬季节,水潭中更是冰凉刺骨,可是云中龙自从学会先天功第六重,身体素质早已经强横到常人难以想像的境界,虽然尚没有传说中的刀枪不入,可是其实也相差不远了。闻言,双掌一分,运起先天功,身上顿时升腾起一阵白雾,只用了片刻,全身便已干净如新,含笑道:“梦雪,我现在可是寒暑不避,不用为我担心的。”

    吕梦雪亦是娇笑一声,道:“是啊,我这都给忘记了。”

    云中龙将她轻轻搂在怀中,心知她是太过关心,在意自己,才会如此的。

    冷如玉尚是第一次见他使出这般功夫,虽然武功不高,却是天性好玩好动。见状不由又惊又喜,上前娇滴滴地道:“大侠,你的功夫好奇怪好厉害哦,可不可以教教我啊!”

    云中龙心头一动,自己虽然武功少有人及,可是终究只是一个人而已,若是身边的人都会武功,足以自保,那在外行走江湖,可就方便的多了。遂不置可否地道:“这事以后再说,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看看就来。”眼见所站之地离水潭中央的假山足有三丈之远,而且全无凭藉,想要跃过去,谈何容易。突然看到方才所用的长竹,当即伸手抓起,猛然用力往前一掷,便如脱弦之箭在水面上划过,而他同时足尖轻点,往水潭中纵去,正好踩在被水压所阻变得较慢的长竹之上,脚下用力,借势一个纵身,就上了假山,长竹则沉入了水中。

    这几个动作兔起鹘落,行云流水,潇洒自成,直看得众女惊叹不绝。冷如玉和冬梅两人更是拍手喝采,她们天真,单纯的样子,直引得其他几女亦满是笑意。

    云中龙回身对她们报以一笑,道:“我进去看看,马上就好。”见她均是点头,或是含笑看着自己,便顺着两块石头间的缝隙,走了进去。

    云中龙进入石头缝隙不远,便越来越宽敞,不一会,发现前面居然没有路了。仔细察看之下,左侧有一块数千上万斤重的宽厚巨石,前面又堆放着不少稍小的石块,其他再无痕迹可寻。只得用剑带鞘挑开那些石块,试着搬了下,要说他此时神功已然大成,力负千斤只是寻常之事,可是眼前的巨石居然就是纹丝不动。

    略一思索,已明其由,这块巨石明明是后来放到这里来的,可是因为时日已久,渐渐地与假山联成一体了,这样一来又何止数万斤重量。他力道虽然大,可人力有时而穷,终究不能搬山倒海。念及至此,拔出手中的飞云剑,便往巨石与山体连接处刺落。

    飞云剑号称天下第一神兵,排名犹在后世鼎鼎有名的龙泉剑,鱼肠剑,干将莫邪之上,自是削铁如泥,何况是有着缝隙地石块之间。剑身应声而没,果然不出人的所料,神剑在刺穿连接之处后,巨石之后确是空洞洞的,全无阻拦。

    云中龙初时还怕宝剑受损,见状不由大喜,猛然举剑朝缝隙处劈了下去,只听“噗咚!”一声,应声而裂,巨石与山体之间顿时露出一条半尺宽的大缝。当下收起飞云剑,人站在巨石之后,双手抓紧巨石被劈开的边缘,使力朝外面移动。

    不一会儿,便转出一阵难听地石块摩擦之声,巨石的一端被他移开了近两尺宽。探头往里一看,不由大吃一惊,里面横七竖八,或躺或卧,或站或坐的数十堆森森白骨,显然已经死去许多年了,只是因为里面与空气隔绝,才保留着部分白骨。

    云中龙心怕时间一久,众女会担心自己,又怕她们遇到什么意外,便迅速地将巨石推回原处,又将石块堆放在巨石之前,掩盖住自己弄过的痕迹,这才退了出来。

    吕梦雪几女见他出来,均是喜形于色,含笑看着他。

    云中龙见她们都很是关切地望着自己,不由对她们微微一笑,随即一个纵身便掠向潭边,到得中间处,不等身子下坠,一个猛子钻进水潭之中,找到那个作工原始的瓷瓶,并将它复回原位,这才从水潭中一飞冲天而出,带起一阵数丈高的水花,好不壮观。

    冷如玉见他正运功驱散身上的水份,好奇地道:“大侠,里面有没有什么宝贝儿啊!”

    云中龙心中一动,看来那些人是被人从外面困死的,如果说是死囚,根本用不着花那么多心思,难道其中另有隐情?听她问起,便垂头丧气地道:“里面全是死人!”

    其实应该说是全是白骨,可是他这么说,也没有错,主要是他不想在事情弄清楚之前,让其他人知道。毕竟许多人都知道的秘密,就算不上是秘密了。

    当然在他看来,吕梦雪,夏荷,冬梅,冷如玉都是完全可以信任的,而阿秀,冷如霜两人,毕竟相处时间不长,有些事还不好说话;再者,就算是她们都信得过,可知道的人多了,也难保不会有人不经意说漏嘴。

    吕梦雪上前抱着他的胳膊肘儿,道:“涟漪哥哥,只要没事就好了!”

    云中龙点了点头,道:“是啊,平安是福嘛!”

    尤其是在这乱世之中,能保得性命确实很不容易,抬头看看天色,越来越暗了,又道:“今天就玩到这里,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然,司马府里必然有人会惦记着两位大小姐了。”

    一行人,说着便向外走,出得鹿台,才知道他们来时所雇佣的马车只剩下一辆了,而商洛等人也已经收拾妥当,带领一千卫国大军精锐回城复命云了。

    那车夫倒也本份,见到他们过来,行了礼便走到了一边准备起行。眼前这么多美女,竟然也是目不斜视,只顾着和前面两匹拉车的马儿交流感情。

    冷如玉气愤地问道:“到底是谁把我们的马车给抢走了?”

    云中龙见那车夫吞吞吐吐,便道:“还用说吗,肯定是你大姐夫他们了,能给我们留下一辆就不错了,都上车吧!”看看马车载四五个人刚好合适,现在有七个人,虽然显得窄小了些,可是六个女子身材都很窈窕,最轻的夏荷,冬梅两人大概一起也就150斤;冷如霜,冷如玉两姐妹略微重一点,大概每人八九十斤的样子;吕梦雪身材窈窕,足有九十多斤;而阿秀身为女奴,身子最为结实,比之吕梦雪尚要重上些许;云中龙以前是135斤,现在也相差不多,如此一来,人数固然有点多,马车却也勉强可以乘坐。

    吕梦雪拉着冷如霜的手道:“如霜,我们进去吧!”

    冷如霜略一犹豫,此时天色已黑,回城尚有十余里,又没有其他马匹,更看不到有什么人影。只得一点头,跟着她,坐到马车里面的中间处。

    夏荷,冬梅先后上了马车,乖乖地坐在吕梦雪身边;冷如玉本来想等阿秀先上车,她再与云中龙一起最后上去,可是阿秀坚持让她先上,便只好看了他一眼,上车坐到了冷如霜的身边,阿秀见他要自己先进,便挨着冷如玉坐在最边上。

    云中龙揭起垂在外面的布帷,见她们六人分两边紧挨着坐在一起,正想放下布帷,准备站在马车夫的身后,便见吕梦雪甜美地一笑,道:“涟漪哥哥,你坐到我旁边来吧!”说着,往夏荷,冬梅她们这边挤了挤,让出一小块地方。

    冷如霜不敢抬头看他,有点不知所措地僵坐在那里。

    她身边的冷如玉朝着最外边的阿秀靠了靠近,然后道:“二姐,你也坐过来一点!”

    吕梦雪见云中龙还在犹豫不决,遂起身拉起他的手,道:“大家挤一挤,就可以了。”

    云中龙挨着她的身子坐了下去,身体顿时挤在两个娇美无限的美人之间。

    冷如霜身子微微一颤,虽然两人曾经赤果着紧身相贴,更差点成了鱼水之情,可是当时全不知情;而现在尽管彼此都穿着比较厚实的衣服,而她又尽量往边上避开,可是马车内空间本就有限,加上冷如玉似有意似无意将她往云中龙那边推挤,又是当着这么多人面,闻着他身上那种独特而又有点熟悉的气息,只觉得心跳猛然加快,似乎大家都在看她一般。顿时俏脸红通通的,在冷如玉边小声地道:“如玉,咱们俩个换一下位置?”

    冷如玉嘻嘻一笑,道:“这里凉爽,舒服,多好啊,我才不要和你换位置呢?”

    大家原本都没有太地意,被她这么一说,不由都向两人看了过去。

    夏荷见冷如霜一脸羞涩,而云中龙一副坐怀不乱的正经人模样,亦是“噗哧!”一笑,道:“真难得,这大流氓左拥右抱的,居然还没事人一样?”

    云中龙登时一阵气结,道:“我什么时候对你耍流氓了?别冤枉好人行吗?”

    夏荷被他一激,遂道:“这里这么多人,你们他是不是个大流氓?”

    吕梦雪闻言饶有兴趣地看向冷如霜,道:“如霜,你说他是不是个流氓?”

    冷如霜很自然地想起,两人在瑶池里发生的事,情不自禁地点头道:“当然是啦!”

    吕梦雪见她上当,又道:“那你说说,他怎么对你流氓了?”

    冷如霜正要说出原由,这才想到不妥,忙改口道:“好啊,你捉弄我?”说着,遂起身想要越过云中龙去掐她,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冷如玉见状,装作伸展双腿,伸脚在她脚下轻轻一绊。

    冷如霜登时立足不稳,重心一偏,便向边上的云中龙身上倾倒。

    吕梦雪趁势将她一带,使她正好扑在了他的怀里。

    云中龙顿时芳香满怀,一阵幽幽处子芳香传入心肺,忙举着双手,故作无奈地道:“不关我的事啊!”

    众女不由一阵哄笑,冷如霜勉强站直身子,娇羞地道:“你还说?”

    马车缓缓而行,车内不时传出一阵阵欢声和笑语。

    云中龙一行人回到司马府,才知道司马冷峻与夫人周维及大女儿冷如冰女婿商洛正在等着他们一起用晚餐,不由都是一阵愕然。

    司马冷峻和夫人高座主席,商洛和冷如冰夫妇坐在左首,见到他们回来,便邀云中龙与吕梦雪坐在右首,冷如霜,冷如玉两姐妹坐在左二桌位置,夏荷冬梅与阿秀五女本来想以累了的理由先行离开,分别为被司马冷峻和云中龙所阻,只得坐在左二位置。

    大家边聊边吃喝,人多倒也热闹,时间过得也快。

    用完餐,司马冷峻将云中龙,商洛两人叫到书房。便开门见山道:“事情到现在为止,也许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国君已经回来了?”

    商洛不解地道:“翟人大军围城之时不见人影,现在却是突然冒了出来!”言外之意,这国君作为一国之首,却不能身先士卒,难免为他所看轻。

    司马冷峻接着又有所担忧地道:“照理说国君于此时回朝,也算是卫国的一件幸事,只是他似乎受到某些人胁迫,这可就有些不太妙了……”说着,欲言又止。

    商洛不禁道:“岳父大人,是不是城内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司马冷峻微微点头,道:“国君一回来,就下了一道安民榜,安抚民心,接着又把我和相国大人缴上去的此次有功之人的名单给布告天下,这倒没什么;只是令人不解地是这里面竟然有石氏诸人的名字,更因此下令将所有石氏之人全部释放了。这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才找你们商量一下对策的。”

    云中龙想了想道:“石英等人死不足惜,可是若有了国君撑腰,就算不能反过来对付相国和司马两位大人,卫国也必然又要多事了。不过,现在也只能以静制动,静观其变了!”

    司马冷峻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国君还下令所有有功之人明日集结在城内校场之中,以示嘉奖,我们大家都在其内。”转而又对商洛道:“洛儿,你还是连夜赶紧回相国府,与相国大人商量一下,最好是对石氏诸人提高警惕,免得被小人所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