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王冠 > 第1291章 蝼蚁的绝望!
    相对于其他地方,黄昏那条线路上的战事显得格外残酷。

    双方之间,可以说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已经超越了一般战事,倒不是说规模宏大什么的,主要是气氛烘托起来了。

    黄昏这边倒是还行。

    正常操作。

    可歪思和把秃孛罗的先锋部队,心态崩了!

    先锋大将率领一千多骑军冲锋,迎着火舌冲锋,在他看来,最多再有三四百伤亡,就能突破敌军的火铳射击的火力网,近身钢铁怪兽后,便是胜利。

    但他做梦也没想到,那十八团火舌,像一个恶魔张开的狰狞大嘴。

    那不是火舌。

    那是地狱的深渊,无穷无尽。

    身边的儿郎不断倒下。

    包括战马!

    虽然他的距离越来越近,但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当他的儿郎第一轮齐射之后,身边的儿郎战损已经达到了五成!

    也就说,还有余力继续冲锋的,只有一千骑左右。

    这是何等恐怖的火力!

    仅仅是冲锋,还没有照面,战损就达到了五成,而现在距离那个钢铁怪兽,还有一百步左右的距离,这一段距离,按照这个速度,还要折损两三百人。

    但是——

    够了!

    那个钢铁怪兽里最多有一百人,己方却还有七八百人,若是等到后面的步卒跟上,那就是碾压敌军,不管他们的火铳有多猛烈,都只有死路一条。

    先锋大将鼓舞士气,纵马狂奔中,弓弩连射,一声怒吼,“拿下黄昏头颅者,首功,赏金万两,连升三级!”

    其他骑军和先锋大将的想法一样。

    现在撤退,要背面受敌,也是一死,还不如继续冲锋,而且万两赏金以及连升三级的诱惑,对于先锋不对的悍卒而言,就是最好的冲锋号角。

    富贵险中求,以命博未来。

    冲锋。

    继续冲锋。

    袍泽的死亡更是强烈的刺激着他们的仇恨心理,必须将敌人碎尸万段,才能一泄心头之恨,毕竟对方只有那么一点点人啊。

    己方却已经战损一千多了。

    这不能忍。

    依然冲锋,后面的步卒看前面的骑军没有崩溃,虽然有零星火炮落在阵地里,但率领步卒的将军很快反应过来,示意大家散开了往前冲,于是乎伤亡大减。

    于是乎继续冲。

    战事,似乎在向着利好他们的局面发展。

    然而……

    那位先锋大将骑射了几箭之后,吃惊的发现,那个钢铁怪兽冒起了黑烟,又见它伸于地上的八爪缓缓收了起来,旋即便见它一点一点的回缩。

    像个驱虫一样。

    又像蛇一样,似乎要盘踞起来展开防御姿态。

    先锋大将狂喜。

    胜利在侧,敌人这是眼看着要被己方骑军冲到近前,所以打算逃跑了,那怎么能给它机会,必须一鼓作气将之彻底摧毁。

    说时迟,其实那时快。

    战场的时间,往往比你想的来得要快,尤其是这种远程交战,就在先锋大将率领剩下的七百多人冲到泰山号前时,泰山号也终于合拢。

    然后就开始了另外一种姿态。

    泰山号开始后退。

    退的不快,大概是骑军速度的一半,也就是说,迟早会被骑军追上,但又会让骑军后面的步卒难以追上。

    这个局面很微妙。

    这是一个时间差。

    果然,先锋大将痛苦的发现,当己方的骑军近身了那钢铁怪兽时,敌人也依然保持着速度缓缓后撤,但更加恐怖的是,钢铁怪兽上的十八团火舌依然如死神之手,不断的吞噬着儿郎的性命。

    而己方却无法攻击那十八团火舌后面的士卒。

    因为有钢铁挡板!

    更加恐怖的是,虽然骑军围住了钢铁怪兽,但无法阻止它行动,依然无可阻挡,关键是钢铁怪兽的身躯里,伸出了五十根火铳。

    一番三连射,又是一番三连射。

    而己方的弓弩长枪要想在移动中通过那个小口去攻击里面的士卒,概率实在是太小,就算有希望了,可对方还有火力压制,只要靠近就是人仰马翻……

    这还不是最绝望的。

    最绝望的是钢铁怪兽的速度越来越快,渐渐和骑军的速度相当,然后因为骑军已经冲锋了很长的距离,钢铁怪兽的速度竟然慢慢将骑军甩开了距离。

    这……

    先锋大将有点绝望了。

    当拉开距离后,己方的骑军只能望洋兴叹,而对方却依然利用火器疯狂的输出,就是这短短的片刻缠战,先锋大将身边的骑军,便只剩下五百来人了。

    也就是说,在近身之后,被敌人杀伤两三百人,又被敌人拉开了距离。

    冲锋成了无用功。

    一切都白费了。

    还追?

    没法追,因为战马的速度已经下来了,根本不可能再追得上。

    那就不追了。

    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可先锋大将明白,大势已去,追不上,还不如趁机远离那钢铁怪兽,这样还能减少伤亡。

    于是他率军准备后撤。

    但就在他和骑军停下来后,却惊恐的发现,那钢铁怪兽拐了个大弯,竟然向着他们冲过来,首当其冲便是那压得很低的五门火炮,倏然间爆出五团火焰。

    然后己方刚停下来的阵容中,便见战马和尸首齐飞。

    先锋大将大骇。

    他算是明白了,大明妖臣抓住了骑军失去冲锋能力的时候,选择了回击——这个时候无法冲锋,不过骑军的机动性还在。

    先锋大将怒喝一声,“散开,回撤!”

    面对火铳和火炮的攻击,最好的办法是散开,散的越开越好。

    局面瞬间逆转。

    先前冲锋的骑军此刻呈扇形向后回撤,而先前防御的泰山号此时想个阴魂不散的恶鬼,跟在后面吐着火舌收割敌军的性命。

    关键是效果很好!

    火铳,火炮,机枪的射程,都能确保在追击中达到高效的输出。

    更大的问题来了。

    先锋大将带着骑军后撤,来得太突兀,后面的三千步卒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看见己方骑军溃败回来,而那个钢铁怪兽却向着己方凶狠的冲过来了。

    黑黝黝的炮口,撼动心魂。

    不断闪烁的火焰,敲动灵魂。

    但就算如此,先锋大将还是利用机动性把骑军撤出了战场,然后和步卒汇合,看着凶狠扑过来的泰山号,有些不知道如何应对。

    撤退?

    步卒跑的过它?

    继续用步卒冲击?

    可骑军都打不过,步卒凭什么和它一战?

    怎么办?

    先锋大将此刻是无比的绝望,在钢铁怪兽面前,他感觉自己和麾下的五千儿郎,都成了蝼蚁。

    被无情碾压。

    关键是被碾压之后,还找不到办法应对,现在甚至是连退或者前进都不知道怎么选择了,退,步卒跑不赢,死亡会无比巨大。

    进,步卒更打不赢钢铁怪兽。

    死亡也大。

    最后,先锋大将一咬牙,打算将最后的骑军召集起来,用骑军作为棋子挡住钢铁怪兽,让步卒前军变后军撤退。

    如果这样,就意味着两千骑军很有可能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