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都市魔尊 > 第399章 一招秒杀!
    十八层地狱,一层层下。

    拔舌,剪刀,铁树,孽镜,蒸笼,铜柱,刀山,冰山,油锅,牛坑,石压,舂臼,血池,枉死,磔刑,火山,石磨,刀锯,历经地狱十八层洗礼,痛到全身扭曲,面目全非,形如一团烂肉,但苏夜仍然一声未吭。

    “这么能忍?”

    这下,就连宗主也不得不佩服起这个男人来了。

    “哎,就你现在这副样子,应该也听不见我对你的赞许了吧。我原本还以为你是个不错的对手,可惜,年轻人终究还是年轻人,凭着一腔热血和蛮劲确实可以在短时间内不落下风,但时间久了,经验、履历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本座活了四百年,这四百年间,一心修道,不涉世事,迄今为止,入神境已有四十四年!你充其量只是个刚入神境的毛头小伙,还不能完全驾驭神境的力量,你想跟我斗,还早了四十四年!”

    二十五岁入神境,确实是不可一世的天才。

    宗主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确实吃了一惊。但现在静下心来想想,是不是也可以反过来说,苏夜才刚入神境?

    神境之战,看的是谁更能驾驭神境的力量,比的是谁更贴近天地元气。

    再说宗主是拥有大修为、大智慧的人,不会因为一场战斗的胜利而沾沾自喜,更不会沉浸在这种胜利的喜悦之中,哪怕对手也是一位神境强者。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这是上善若水的境界,是一种至高的境界。

    诚然,到了宗主这一层次,尘世间的许多事,包括生离死别,都再难牵动他的心弦。

    离宗境的万年基业也好,四位长老、一百多位弟子的性命也罢,都不值得他挂念。

    就像三叔他们一度看破红尘,一心只求鬼道一样,宗主亦看破了鬼道,一心只想得道成仙。

    弟子没了,随手招来便是;万年基业倾覆一覆,重整江山,重建山河,再造锦绣便是。

    唯有成仙,才是他的一生所求。

    凡尘……

    宗主站在这十万米的高空仰天看去,不知离九重天还有多远;而低头朝下看去,却知离凡尘有多远。

    “这十八层地狱,不是真的地狱,只是用法术创造出来的十八种刑罚而已。灵魂未灭,肉体未毁,说到底,我距离真正的鬼道和仙道还差得很远!”

    宗主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从踏入仙境起,他便开始寻求求仙之道,这一寻,便是两百四十四年!

    “罢了,罢了。”

    他叹息着摇了摇头,求仙若太容易,求仙也就没意义了。

    他再看了一眼那团烂肉,心中已波澜不惊。

    神境强者沦落至此,纵然可惜、可叹、可悲、可怜,但以宗主此时的心境,却没有这些感触。

    宗主感觉自己距离仙道又近了一步。

    只是,还得回去凡尘,这让他感觉很恼火。

    他手握一颗鬼气之球,从天而降。

    球中有一团烂肉,雪艳可以从这团烂肉中依稀感受到苏夜微弱的剑气!

    “师傅!”

    一瞬间,雪艳崩溃了!

    她捂着嘴,瘫坐在地上,哭得仿佛天都塌了下来。

    她的师傅,堂堂剑神,杀鬼谷,灭天机阁,斩尽天下宗门,败天榜诸灵三百万大军于太平洋上,过鬼门关,走黄泉路,与孟婆谈笑风生,解神榜封印,上不周山,将离宗境踏在脚下,如此神威,宛若神邸,居然成了这副模样?!

    这怎么可能?这是为什么?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师傅?”宗主瞥了一眼球中那团烂肉,笑得一脸轻蔑,“他是你师傅?这就有意思了。你师傅败给了我,你却赢了我的徒弟,不如,从今往后,你就拜入我门下吧?”

    “你做梦!你还我师傅!”

    雪艳含着泪吼道。

    她小小的身子一颤一颤,在这片废墟之中,显得那么弱不禁风。

    在强大的宗主面前,她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但……

    “我要杀了你!”

    一声冷喝,雪艳撑着暮雪剑,一点一点站了起来。

    化悲愤为力量,她眼中一片寒冰。

    “你师傅都败了,凭你,还想杀我?”

    宗主淡淡一挥手,一片鬼气瞬间笼罩住了雪艳。

    雪艳刚欲挥剑,宗主动了一下手指,这片鬼气化作无数道“鬼气之丝”,瞬间缠住了雪艳的身体,如同蚕丝一样,将雪艳的手腕、手臂、腿、脚、脖子、腰缠了一层又一层,雪艳拼命挣扎,但挣脱不开,被吊在了半空。

    宗主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

    半晌,他突然阴冷地开口道:“仔细一看,你还真是位不折不扣的大美人。身材,也是极品。”

    雪艳一听这话,挣扎得更厉害了。

    她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声音发颤道:“你,你什么意思?”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宗主阴笑着走了过来。

    他轻轻动了动手指,鬼气之丝便掀起了雪艳的衣裙。

    雪艳被吓傻了,整个人不动了,脑子一片空白,凭着本能,嘴上哀求道:“你,你别乱来,你别碰我,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

    “若说凡尘有哪一点值得留恋,那便是男欢女爱。尤其是,和你这样的冰山美人相爱。春宵一刻值千金,用你的身体来偿还毁我离宗境的罪吧。”

    宗主放肆的笑声回荡在方圆百里之内。

    雪艳流干了眼泪,喊破了喉咙。

    这时,天地一变,缓缓君临凡尘的不是宗主,而是苏夜。

    鬼气之球变成了剑气之球,烂肉还是那团烂肉。

    雪艳如沐春风般笑着迎了过来:“师傅,您可算回来了。”

    “雪艳,你做的很好。”

    苏夜夸了一句,然后将目光落在了静静地躺在一片花海之中的沈若曦的身上。

    “这里腐朽的味太重,我便寻思着摘一些花来,好让若曦睡得安稳些。”

    雪艳解释道。

    “嗯。艳儿,你有心了。”

    苏夜微微点了点头,走了过来。

    艳儿?

    雪艳稍稍愣了一下,这时,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从剑气之球中传了出来,接着,便听到了那足以回荡在方圆百里之内的响亮的笑声!

    雪艳俏脸一红,撇着嘴道:“都变成了这副样子了,他还能笑得出来?”

    苏夜忍不住微微一笑道:“他都狠得下心来,召来十八层地狱,自己一层层下,经受拔舌、剪刀、铁树、孽镜、蒸笼、铜柱、刀山、冰山、油锅、牛坑、石压、舂臼、血池、枉死、磔刑、火山、石磨、刀锯,十八层地狱洗礼,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一边受刑,他还一边说‘这么能忍?这么能忍?’,就这样一个人,你觉得他能笑不出来?”

    “这……”雪艳迟疑了一下,说道,“感觉是个智障吧!”

    “我挺好奇他脑子里究竟是怎样一副画面,竟能让他笑成这副样子。”

    苏夜看着雪艳说道。

    “我也挺好奇的。不过师傅你别这样毛骨悚然的看着我呀。”

    雪艳别过了脸去。

    苏夜但笑不语。

    气得雪艳扑到他的怀里,一通小拳拳呼了上来,嘴上嘤嘤道:“师傅,你欺负我!你好坏。”

    苏夜屈指一弹,将剑气之球弹了出去,顺便把那团烂肉扔在了废墟之中。

    接着,便低头吻上了这张嘤嘤不休的嘴。

    雪艳一下子沉沦在了这样的暧昧之中,任凭苏夜侵略她的地盘,在她身上为所欲为。

    诚如雪艳所言,这片废墟腐味太重,所以苏夜带着雪艳来到了云霄之上。

    以白云为床,以蓝天为被,云雨在云间。

    废墟之中那团烂肉还在放肆的笑。

    这种只能活在梦里的人,注定是个失败者。

    怎配和苏夜相提并论?

    苏夜可是实实在在活在现实中的。

    从天空被撕裂,鬼气吞噬诛天,苏夜出剑那一刻起,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一招“倾月流年”,秒杀了离宗境的宗主。

    鬼谷那一剑,苏夜把兽神的灵魂封印在了醉生梦死之中,如今,不周山这一剑,把宗主的灵魂亦封印在了醉生梦死之中。

    离宗境的宗主,比兽神强不了多少。

    苏夜杀他,只需一剑!

    回来后,苏夜吩咐了一声:“艳儿,留着这家伙的性命,等我回来。”

    便抱起沈若曦往西北方向飞去了。

    “哦,好。”

    雪艳点了点头,目送着苏夜他们离去,待他们消失在视野的尽头处,她眼中一丝怅然一闪而过,旋即,定了定神,开始了寻宝之旅。

    不远处,那团烂肉抽搐着,发出一声又一声舒服的声音,听得雪艳直犯恶心,恨不得将其切成肉丁!

    西北方向,一片沙漠之中,苏夜随手召来一座寒冰宫殿。

    寒冰宫殿,寒冰池。

    苏夜脱光了沈若曦的衣服,为她疗伤。

    沈若曦法力消耗甚巨,瞳力受损严重,要治好她的伤,必须内外一起治疗。

    白天外疗,晚上内疗,一个星期后,应该就可以康复了。

    出人意料的是,这才过了四天,沈若曦就生龙活虎了。

    苏夜高兴之余,一番云雨过后,便正式传授沈若曦,瞳术“万象星辰”!

    ps:推荐两本书!

    杨帆大大的《女王大人饶命啊》,还没上架哦,免费的哈。

    七勾八勒的《还有比你更费的系统吗》系统文,轻松搞笑风,喜欢的可以去看一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