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汽车销售系统 > 第599章:大火
    第599章:大火

    埃尔法驾驶员身体瘫倒趴在了地上,浑身抽搐着似乎非常痛苦,所有人全傻了。

    细野幸之助和十来个王嘉良手下的员工惊恐的看向医生,不知道怎么回事。

    方远倒是很淡定,他知道王嘉良的为人阴狠,觉得应该是自己三人见过他脸庞上的伤疤,这孙子想要灭口,丧心病狂到连自己人都不放过。

    方远双拳攥的死死的,明白落到王嘉良手里没自己的好果子吃,这次不想拼命也必须拼命。

    “把他丢到底仓。”迈克医生遥指向了方远和细野幸之助,“抓住他们两个。”

    十来个工人相互看了看,犹豫了几秒钟最后还是朝着方远两人扑了过去。

    既然是拼命,方远下手丝毫不留情,尽自己现在最大的力气挥拳打中了跑在最前面那个人的脸颊,尖锐的钥匙尖插进皮肤,鲜血当即滋了出来疼的他嗷的一嗓子叫了起来。

    可是对方的人太多,没等方远再次挥拳,直接被两个工人扑倒,紧接着五六个工人压在了身上,手脚和身体全部被按的死死的。

    方远这边还反抗了一下,细野幸之助更加不堪,压根没有动手反而掉头就跑,被工人们追上之后,拉住双脚拖了回来。

    工人们搜走了方远两人身上的手机和钱包,双手双脚被捆的结结实实丢到了货轮底仓的角落里。

    等到了底仓大门传来了哐当的关门声,一脸惊恐的细野幸之助先看了眼旁边昏死过去的同事,他虽然被双手绑在了后面,但是很愤怒的撞了一下方远的肩头,朝着他吼了起来:“你到底做了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社长说是你在保时捷刹车系统上面捣了鬼?”

    方远猜到了三人被抓的原因,不过不想告诉细野幸之助,否则两人死的更快。

    方远鄙视的看着细野幸之助,满脸嘲讽的反问:

    “我在刹车系统上捣了鬼?”

    “保时捷是坂本真一检查的。”

    “保时捷始终停在了改装店里,”

    “我都没碰过中鲁雅志的保时捷,改装店那里有二十四小时监控,你去查录像啊。”

    “你老板超车时撞了我,一千多万的GT-R50报废不说,还被莫名其妙的捆住抓了起来,你问我原因,我还想问你们是怎么回事。”

    面对细野幸之助的质问,方远虽然被捆住了双手双脚,但是气势丝毫不弱,一声更比一声高的反问,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这个……”细野幸之助本来是满怀怒气的谴责方远,在他连珠炮般的反问之下,反倒被嘲讽的说不出话来,他想想也对啊,方远和自己老板赛车被撞,好好的一辆新车报废,损失确实是最大的。

    细野幸之助安静了下来,没有了刚才凶狠的架势,方远循循善诱的又接着提醒他:“你老板什么人,你自己心里不明白吗?”

    “额……”细野幸之助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自己社长在人前道貌岸然,装作正人君子,还是什么车神,全日本第一改装师,其实暗地里一肚子男盗女娼,勾结国外的黑帮,走私汽车,不是什么好鸟。

    看着表现非常委屈,一副心疼车子报废样子的方远,细野幸之助不但不再逼问,开始有点可怜他了。

    不过,细野幸之助感觉自己是天下第一倒霉蛋,冒着危险救了老板,反倒被捆了起来丢到了底仓,等会儿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于是满头雾水的试探着询问方远:“老板突然翻脸,是不是因为咱们看到了他脸上的异常?”

    方远一直认为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傻子,即使细野幸之助不知道王嘉良的真实身份,从皮肤上的异常也猜到了原因,毕竟正常人的身体不会出现这种奇怪的变化。

    “不知道,他是你老板,你问我?”

    “咳咳……”细野幸之助有点不好意思,消除了对方远的怀疑,两人又都被捆着,有点难兄难弟的意味,“你觉得中鲁雅志会怎么对待我们?”

    “你觉得呢?”细野幸之助竟然连社长也不喊了,直接叫他的名字,方远反问细野幸之助,“以前碰到过这种事情吗?你老板是怎么处理的?”

    “我老板是怎么处理的?”细野幸之助不说话了,低头想起了以前发生的事情。

    那时也有一个工人得罪了中鲁雅志,中鲁雅志同样是把他捆住丢到了底仓,从此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想到这里,细野幸之助瞪大了双眼,即使被捆住了双手,硬凑到了方远面前:“不会杀我们灭口吧?”

    “你觉得呢?”

    细野幸之助吓的脸色煞白,不满的对方远说:“你给我出个主意啊,别老是说‘你觉得’。”

    “我给你出主意,你听吗?”

    “听,当然听了。”细野幸之助知道中鲁雅志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现在别说听方远的话,为了活命,他杀人的心都有了。

    方远看了眼还昏迷不醒的埃尔法司机,转身把捆住双手的绳子朝向了细野幸之助:“给我解开。”

    “我怎么给你解开?”细野幸之助刚为难的反问,忽然想到了什么,马上低头弯腰开始用牙撕咬着绳子,费了好大劲终于松开了方远的双手。

    方远揉着发酸的手腕,开始解捆住双脚的绳子,细野幸之助在一旁急眼了,挪动身体蹭了过来,央求方远说:“方先生,给我解开绳子吧。”

    “行。”方远没有过河拆桥,解开了脚上的绳子之后,马上让细野幸之助恢复了自由。

    细野幸之助看着方远,感激的简直要哭,他知道方远的身体不好,贴心的搀扶着他走向了大门口。

    “喂,喂,你们别走,还有我呢,帮我解开绳子。”

    一个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方远两人回头一看,竟然是刚才一直‘昏迷’的埃尔法驾驶员,趴在地上仰着脑袋焦急的冲他们喊叫。

    这孙子竟然学王嘉良装晕?

    “给你解开绳子?”方远嘴角露出了冷笑,压根不想搭理他,心中暗骂刚才在码头上的牛比劲呢?现在知道求着我们给你解绳子了,我又不是圣母,想的美。

    细野幸之助回头看向了同事愣了一会儿,松开了搀扶着方远的胳膊,转身想要回去。

    “你想一想,刚才在码头上他是怎么对你的。”方远现在身体虚弱,想要阻止细野幸之助也没有这个力气。

    “我没想那么做,都是中鲁雅志逼我那么干的。”细野幸之助还没有反应,埃尔法驾驶员慌了神,马上大声的解释给自己开脱。

    “哼。”细野幸之助回想起码头上的那一幕,重重的冷哼一声,但还是走了回去。

    看到细野幸之助蹲在自己面前,埃尔法驾驶员高兴坏了,扭动着身体把被捆住的双手朝向了他,央求着快点给自己解开。

    “解开?”细野幸之助一巴掌扇在了这个前同事脸上。

    “你,你竟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细野幸之助帕帕给了他两巴掌,又想起了在码头上的丑恶嘴脸,好像还不解恨,又给了他一脚。

    看着躺在地上呜呜挣扎的埃尔法驾驶员,方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日本人果然是最记仇的民族,细野幸之助完美的继承了这个优良传统。

    “八嘎,我要向社长告发你们,社长一定会惩罚你们的。”

    “你都这熊样了,还想着中鲁雅志?”方远不明白这种人的脑回路,实在是无语死了,“我价值两亿日元的车子没有了,还是我先惩罚他吧。”

    方远也是气坏了,直接打开旁边一辆虎头奔的后备箱,找到了工具,先用千斤顶升起油箱那边的车身,然后跪在地上用工具咣咣的开始砸油箱。“你干什么?”方远的异常举动,把细野幸之助两人全看傻眼了,不知道方远砸油箱干什么。

    “我两千八百万华夏币打了水漂,收点利息不行吗?”方远停下来,猛的抬头瞪着细野幸之助。

    望着方远眼中闪烁的恨意,细野幸之助默默不语,他知道自己的老板是什么样的人,今天如果逃不出去,恐怕也会像别人那样失踪,逃出去了也一世不得安宁。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我不好过你中鲁雅志也别想舒坦了,细野幸之助咬牙切齿的发了狠:“你身体不好先歇着,我来。”

    说完,细野幸之助不由分说夺过了方远手中的工具,趴在地上咣咣的砸了起来。

    油箱破裂,汽油咕咕的往下流淌,很快浸湿了好大一片地面,一股刺鼻的味道充斥四周。

    看着脚下的汽油,细野幸之助好像还不满意,又把目标瞄向了旁边一辆Type-R……

    趁着细野幸之助开始用千斤顶升起车身砸油箱,方远颤颤巍巍的走向了大门,拉动门把手纹丝未动果然已经锁上了。

    有了艾丽西亚给的手表,方远现在也算个技术开锁的行家,轻车熟路的就打开了锁具。

    藏好了手表,方远没有招呼细野幸之助,也没有打开门,而是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了回去,静静的看着细野幸之助趴在那里咣咣的砸油箱报仇。

    两辆车的汽油淌满了底仓的一角,很多车子下面流的都是,方远看了眼细野幸之助,心想这小子也是被逼到了绝路,否则也不敢这么干。

    “快走,快走。”细野幸之助也知道自己玩大发了,连忙一手搀扶着方远,一手拉扯着埃尔法驾驶员脚上的绳子,拖着他走向了大门。

    埃尔法驾驶员被拖的在地板上滑行,满地的汽油使他预感到了不妙,脸色煞白的朝着细野幸之助厉声质问:“你们想干什么,想干什么?”

    “哼,你的话有点多。”细野幸之助烦了,冷冷的回头看向了这个前同事一眼。

    “你们不会是想烧了底仓吧?价值几百元亿日元的车子啊,你们这是犯法要坐牢的……”

    “八嘎。”面对同事的恐吓,细野幸之助老脸变得狰狞,扭头压低声音询问方远,“咱们怎么办?”

    细野幸之助的眼神透着狠厉,方远当然猜到了他什么意思:“现在都这份上了,还顾虑那么多干什么?”

    细野幸之助想想确实这样,已经把中鲁雅志得罪死了,还顾虑那么多干什么?他干脆松开了方远,双手把埃尔法驾驶员扔到了汽油那边,打了一个滚瞬间浑身湿透,任由他哭喊求饶也没有回头看一眼,反而掏出了打火机。

    方远瞅着细野幸之助拿着的打火机,问:“想好怎么逃出货轮吗?”

    “咱们走楼梯直接到甲板,等会儿起火了,谁还顾得上找咱们?”细野幸之助对货轮非常熟悉,表示不用坐货运电梯,有楼梯直通甲板,所以逃出货轮不是问题,难办的是怎么出底仓。

    “万一底仓大门没锁呢?”

    “不可能。”细野幸之助直接抱起了方远快步走向了大门,对于方远的话一脸的嫌弃,他不相信这些人智商这么低,竟然会不锁门。

    到了大门旁边,当方远轻松打开大门时,细野幸之助都抓狂了,愣了好一会儿才相信竟然让自己碰到了如此奇葩的事情。

    惊喜过后,细野幸之助回头看向汽油浸湿的地方露出了狞笑,蹭的一下打着了火机,先让方远在门口等他,自己马上转身跑了回去。

    站到了满地的汽油旁边,又瞥了眼一脸惊恐的前同事,细野幸之助伸出了手里点着火的打火机。

    “你想干什么?干什么?”埃尔法驾驶员吓的都快疯了,他清楚的知道只要细野幸之助手里的打火机掉落地面,浑身汽油还被捆住双手双脚的自己百分之一万跑不掉。

    “想干什么?你马上就要知道了。”细野幸之助嘴角露出了冷笑,他非常享受别人的恐惧,和把别人的生命掌控手中的快感。

    “我求你了,求你了,饶我一命,把我救出去吧。”埃尔法驾驶员挣扎着,想要远离细野幸之助拿着的打火机。

    细野幸之助压根不搭理他,手指一松,打火机掉在地面的一瞬间,方圆十几平方的地方燃起了熊熊大火,吞没了七八辆车子和地上的埃尔法驾驶员。

    如今很多车子更换成了树脂油箱,加上一些高科技的运用,在汽车着火的短时间内不会发生爆炸。

    方远看到墙角很多车子全部着火,火焰在漆面上燃烧跳动,发出了滋滋的声音,又夹杂着歇斯底里的哭喊声,求饶声……

    火势越来越大,很快蔓延开来,一辆价值千万的劳斯莱斯幻影,一辆价值几千万的布加迪威龙,一辆价值八千万的纪念版兰博基尼Veneno……都开始燃烧起来,方远的心竟然没有一丝丝波动和可惜,反倒觉得很爽很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