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许你一世星辰 > 第十章冷眼旁观,心痛无以复加
    “不”,她削弱的双肩都在耸动,一双美眸满是恐惧,“不,我……我不走了……”

    手心下那颤动让冷逸白心口倏地涌出一股烦躁,她就这么怕他?

    “明天就给我上学去,别在家半死不活的”。

    直到耳边响起剧烈的摔门声,南星辰的意识才回归,他竟然还让她去上学?

    次日,南星辰到了学校才知道那他为什么会这么的“好心”,周围满是带有颜色的目光,污碎不堪的话语一句接着一句像刺一样袭上她的全身,无力的扯了扯嘴角,南星辰垂眸走向舞蹈室。

    哥,如果你想用这种方法来折磨我,那你做到了。

    世间最高明的杀人之发不是让对方多么痛苦,像这样不见一滴一血慢慢的吞噬着对方的神经才是巅峰。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因为南致恒的病情,冷逸白和颜沐的婚事也被提了上来。

    早餐桌上,冷致恒因为生病脸色不假,平时的威严也不复存在,只剩下疲倦,“逸白,今天你和颜沐就去试婚纱,婚期我和颜家夫妇也商量好了,你们早晚是要结婚的,正好一周后的日子不错,就那一天吧,咳咳……”。

    对于他这种独断专行的做法,冷逸白很是不悦,但是反驳的话在看到他猛烈咳嗽的状况,硬生生咽下,“好”。

    冷致恒欣慰的点了点头,这个儿子总算没有没有再让他操心,“澜澜,扶我回房间吧”。

    “好”,卫澜不争气的看了南星辰一眼。

    事到如今,她也不希望她能嫁入好人家了,只希望南致恒能够撑到她毕业,等她离开这里,不然以冷逸白绝对不会放过他们母女。

    触及到母亲责备的目光,南星辰垂眸敛去凄哀,尽管她现在极了他,可是此刻听到他要结婚,她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错乱,“我吃饱了”,她垂眸起身离开。

    “星辰,你还没去学校呢”,轻柔的嗓音让她上楼的脚步一顿,转眸就看到颜沐从可外面走了过来。

    脑海中立刻想到她在医院对冷逸白的话,她秀眉微蹇,嗓音淡淡,“有事?”

    颜沐看到走过来的冷逸白,走上前拦住他,“我想让星辰做我的伴娘可以吗?”

    “我……”,南星辰拒绝的话还没有出口就被男人凌厉的眼神逼下了话,“她当然愿意,她把你害成这样,你还愿意让她做伴娘,她感激你都来不及”。

    颜沐娇嗔似的瞪了他一眼,“逸白,你别这样,星辰一定不是故意的,我都原谅她了”,随即,她抬眸转向南星辰,红唇微微扬起,“星辰,那上午你就别去学校了,我们一起去试礼服”。

    她能拒绝吗?

    南星辰攥了攥衣角,眼底掠过一抹苦涩,颜沐,我说过我会走的,你又何必这么着急?

    ……

    婚纱店。

    柜员看到三行人进来,恭敬的迎上前,“冷少,颜小姐”。

    “星辰,来,你和我看看哪一套合适”。

    颜沐拉过来南星辰,柜员这才注意到她,但也仅限于点了点头,眼底的嫌弃毫不掩饰。

    “颜小姐,我们店今天刚来了一套婚纱,全世界仅此一套,很适合你”。

    “带我看看”。

    在看到婚纱的那一瞬间,颜沐嘴角微微翘起,“确实不错”,她回头看着南星辰,挑眉道,“星辰,你说呢?”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她看了看婚纱,眼底的悲伤更甚,“很漂亮”。

    “我感觉也是”,颜沐随即从店员手中接过婚纱,走到她身旁,“那你给我换上吧,我不喜欢让陌生人帮我”。

    一副主人对仆人的命令语气,南星辰眉心紧缩,用力挣脱她的手,“我没有义务为你服务”。

    她有她的尊严,即使她可以容忍冷逸飞的羞辱,那时她欠的,但是并不代表他可以任由她的污蔑,羞辱。

    脚步趔趄了一下,颜沐整个人都阴沉了下来,目光变得阴毒,脚步稳稳的走到她面前,尖锐的高跟鞋瞬间刺进南星辰白皙的脚背,狠戾的厮磨着娇嫩的血肉。

    “啊……”,南星尖叫,想要推开她,却被她紧紧掐住双手。

    “痛吧?”颜沐嘲弄的勾唇,眼角在看到过来的人影后,俯身贴近她的耳边,咬牙切齿道,“南星辰,你毁了我的一切,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

    “我没有”,她反驳,胳膊上的力度一松,眼睁睁的就看着对面的女人瞬间摔倒在地。

    “颜小姐”,柜员大喊道?

    下意识的,她顾不得脚上的疼痛就要俯身去拉颜沐。

    “啪……”。

    清脆的掌声响来,南星辰的身体被狠狠摔到了墙上,可见下手之人用尽了全力。

    轰

    耳边嗡嗡作响,口腔涌出浓浓的血腥,南星辰久久才回过神,半个脸红肿不已,她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

    “胳膊没事吧?”冷逸白关切的问道。

    颜沐微微皱了皱眉,“有一点痛”。

    “那我们去医院”,冷逸白抱起她就向外面走。

    “可是婚纱还没试”。

    “去医院回来,我再陪着你过来”,他回眸看到从地上爬起来的南星辰,看着她高高肿起的脸,幽暗的潭底掠过一抹异样。

    窝在他胸口的颜沐双手拼命攥起,“逸白,我的胳膊好像更痛了”。

    “你自己回家”,冷逸白森冷的扔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看着两人恩爱的身影,南星辰再也忍不住一口血涌出,“咳,咳……”,鲜血顺着她的嘴脸滑落。

    看到她如此模样,店员却嘲讽的笑出声,“真是活该,快走,别脏了我们店”。

    她恍若只闻一样,步伐犹如飘在云端般踉踉跄跄,眼泪决堤而出,她从未如此绝望的笑,“呵呵……”

    走在大街上,南星辰任由旁人指指点点只是垂眸局促不安的行走,可是那污碎不堪的话语还是一句句传入耳中,紧绷的神经轰然崩塌。

    “滚”,她向四周嘶吼,猩红着双眸。

    “吱”的一声,一辆汽车猛然停在她身旁。

    车上的人冲下来,看着她狰狞不堪的面容,心像是被人拿着鞭子抽搐,这才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那个他心底单纯的女孩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星辰”,容堇紧紧拥住她,把她带到车上,疾驰而去。

    “对不起”,他自责的皱眉,“星辰,我这一段时间在国外”。

    他和容安半个月前被父母强迫送出国,今天才处理完事务回国,却不曾想父母已经私自接触了婚约,还让看到了这般情景。

    “不怪你”,南星辰摇头,拼命的压下泪水。

    她压制的神色更加让容堇心痛,他眉头紧锁,“星辰,嫁给我吧,这样你才能摆脱他”。

    “不”,南星辰别过头,不让自己去看他眼底的深情,她承受不起,圆润的指甲狠狠钳进掌心。

    “星辰”,容堇低吼。

    车子戛然而止,南星辰身体猛的前倾,肩膀被紧紧掐住,惊恐的看着神情愤怒的男人。

    “他强迫你,让你为他流了两个孩子,被整个云城咒骂,被他误会,被他折磨了七年,如今已经伤痕累累,难道还不够吗?你到底还要怎么样,是不是真的要用条命去偿还?这不是你的错”。

    容堇把她拥入怀,“星辰,这真的不是你的错”。

    她只不过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可是上天为何要让她承受如此沉痛的负担?

    伴随着容堇一声声诉说,过往的一幕幕,他的咒骂,他的饱含恨意的目光,他的误会,他的冷眼旁观……在南星辰脑海中划过,她更加悲恸,连容堇都能看到的事情,为什么他就看不到呢?

    哥,你知不知道,我也是人呢?

    我的心也会痛!

    她太高估了自己的坚持,她一直以为只要她用心去对待温暖他,总有一天他的恨意会消散,可是她却低估了他的恨。

    她终究捂不暖那颗被极寒的恨包裹的心。

    听着耳边起伏粗喘的呼吸,南星辰轻轻推开他,轻柔的嗓音尽是哀伤,“容堇,帮我一个忙”。

    容堇一怔,“你说?”

    “……”

    ……

    澜苑别墅,卫澜看到南星辰进屋,径直向楼上走去,“和我过来”。

    南星辰皱了皱眉,跟上去。

    屋门刚关上,女人凌厉的话语应声而下,“下周他结婚的日子恰好就是你的毕业礼,正好,我已经和学校联系过了,你不用再去了”。

    卫澜说着把一个证书放到桌上,“这是毕业证书”

    她抬眸,杏眸苦涩的微眯,不可质疑开口,“我不需要,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安排,证书我会自己拿到,毕业礼我也参加”

    南星辰脚步不稳的连退几步,菱唇颤抖,悲恸的望着面前的女人。

    舞蹈是她唯一可以守护的东西了,她绝不允许那最后一片净土再被玷污。

    卫澜这才注意到她红肿的脸,心中一阵心疼,可是她仍旧唇角紧绷,冷冷转身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塞到她手中,“拿着这张卡,等到冷逸白结婚之后你就走吧,你在这里只会干扰我的生活,当年把你从老家接过来的决定我后悔了,你走吧”!她一直以为卫澜只是不喜欢她,可是她错了,她也厌恶她。

    这个世界上唯一和她有血缘的亲母亲也厌恶她。

    南星辰,你真是可悲至极!

    “你的钱,我不会要”,滚烫的泪水悬在颤抖睫毛,她哽咽出声,“你放心,你会如愿以偿的”。

    “我会离开的,妈……”,她夺门而出,这也是她最后一次叫她妈。

    ……

    晚餐时,颜沐和冷逸白一同回到了澜苑。

    “小沐,婚纱选好了吗?”南致恒慈祥的看着她。

    “嗯”,颜沐羞涩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逸白说很漂亮”。

    冷逸白的目光却都落在对面那个闷头吃饭的小脑袋上,尽管她的头底的很低,可是隐隐约约还是能看到那小脸耸起的肿胀,心底不可抑制的一颤,他下手有那么重吗?

    幽暗的眸底是他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疼惜。

    没有得到回应,颜沐阴森森的看过南星辰,攥着筷子的手不停的发紧。

    晚饭过后,因为时间太晚,颜沐也就留在了冷家。

    “扣扣”,敲门声响起,冷逸白擦着头发打开屋门,看到门外穿着清凉的颜沐,眉头微皱,不过还是让她进了屋。

    “逸白,我睡不着,今天晚上让我陪着你吧”,她说着,身体不断的靠前,翘挺的酥胸若有似无的摩擦过男人的胸膛。

    他是正常男人,身体上不可能没有反应,感受他炙热的呼吸,颜沐嘴角划过一丝得意,双手撩拨似的抚上他的胸膛,一路下滑……红唇不断凑上他迷人的薄唇……

    触碰的一瞬间,冷逸白像是触电般推开她,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那个小女人在身下苦苦挣扎,软软糯糯叫着他哥哥……

    “逸白”,颜沐受伤的看着他,“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

    难道他就这么不愿意碰她?

    冷逸白飞快的敛下心中的异样,勾唇,宠溺一笑,“沐儿,你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医生说了让你注意休息”。

    “我没事,我的身体真的没事”,她急忙解释。

    “听话”,冷逸白打开屋门,俊脸已然显露出不耐烦。

    颜沐虽心有不甘,却也只能离开,“还是你想到周到”。

    送走了颜沐,冷逸白躺在床上却没有丝毫睡意,翻身下床。

    另一边,南星辰在睡梦中不安的挣扎,凌乱的发丝黏着冷汗黏腻的挂在额头,苍白的小嘴不安的战栗,“不,不要……”。

    寂静的房间多了一道沉重的脚步声,看着床上那娇小的一团,男人狭长的凤眸重重一缩。

    月光下,她睡梦中惶恐的神色分毫不差的落到男人深邃的双眼,大掌轻轻抚上那肿胀的半张脸,黯哑出声,“你但凡有一点善良,我也不会如此”。

    烫人的温度让南星辰倏然惊醒,看到那张曾经迷恋的脸庞,她恐惧的后退,“不要碰我”。

    她就这么抵触他的触碰?

    冷逸白眼底的愧疚一闪即逝,凤眸阴鸷的微眯,紧紧盯着她,身上寒气逼人,“我偏要碰了”。

    粗暴的提起她小小的一团,大掌毫不留情的把她笔直的长腿缠在腰上,深沉的潭底涓着狂肆,“不碰你,你怎么忍住寂寞”。

    撕裂的疼痛让南星辰瞬间崩溃,“啊~”,她失控的踢打着双腿。

    “唔~”,嘶吼声尽数被他堵在口中。

    ……

    她没有情动又怎能不受伤?

    这种运动,只能对彼此都是折磨,冷逸白把她扔到床上。

    南星辰睡衣早已经被撕破,身上的皮肤处处泛着青痕,她却像毫无感知一样,红肿的杏眸没有一丝光芒,就那样呆滞的看着他。

    那种冷漠和淡然第一次让他幽寂的心涌出恐慌,沙哑的低吼道,“南星辰,容堇回国了,你就摆出这幅死样子?我告诉你,只要我还活着,你就永远别想脱离”。

    激烈话语再次把她的心炸的血肉模糊,她用力捂着自己的心口,全身涌出从未有过的悲凉……

    南星辰今晚再度失控,“冷逸白”,她人生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却是在这种情况下,通红的杏眸尽是痛苦挣扎,“够了,你不要把别人都想的那么不堪”。

    闻言,冷逸白神色愈发冷冽,阴佞皱眉,他在她心中就是,不堪?

    怒火涌上心头,他的语气冷冽到了极点,“闭嘴”,修长的手臂提起她的脖子,逼着她对视,“别试图惹怒我,不然我不能保证你这双腿还能完好无缺”。

    “啊~”,南星辰歇斯底里的嘶吼,小脸因为呼吸不顺逼的发红,冒着泪的双眼除了恐惧就是绝望。

    这就是她爱了七年的男人,就连她最后的一丝希望都要毁灭。

    冷逸白眉心紧拧,他从未见过南星辰如此模样,在他眼里这个女人永远都是唯唯诺诺的做作,此刻他倒是一怔。

    犀利的眸子直视她的眼底,心头的烦躁不仅没有解决,反而涌出一股怜惜感。

    他一定是疯了,冷逸白掐着她的手掌一松,扯开视线,试图去忽略她的楚楚可怜,“老实呆着,别再试图伤害颜沐”。

    巨大的摔门声落下,南星辰再也支撑不住虚弱的身体瘫痪在地,双手紧紧抱住双腿,一声声压抑的呜咽声听着让人酸涩不已……

    旁边的房间内,颜沐侧耳紧贴着墙壁,直到听到摔门声,她才回到床上,手死死的扣着床单,上挑的凤眸尽是恶毒。

    刚才南星辰房间发生的一切全部都落尽了她的耳朵。

    凭什么,她费尽心机手段,废掉了右手,冷逸白也没有碰她,她南星辰却简简单单得到他。

    阴狠憎恨的目光掠过旁边的墙壁,“南星辰,既然你这么不安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想到上次手机上两人在舞蹈房的视频,红唇勾起一抹渗人的弧度,她拿出手机播出一个号码。

    “呦,颜大小姐找苏某有何贵干”。

    听到对方轻佻的话语,颜沐压下心中的嫌弃,娇笑道,“苏爷,我这里有个美人,有没有兴趣合作一下呢?”

    美人?

    苏爷两眼顿时放光,迫不及待的开口,“颜大小姐请讲”。

    “给你点好东西……”

    挂了电话,颜沐得意的盯着旁边的房间,冷笑,“南星辰,我到要看看这次你会怎么样?”

    这个苏爷可是出了名的色鬼,上次在酒吧显然就对南星辰很是满意,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会放弃。

    婚礼如期而至,教堂早已经热闹非凡,整个云城的所有的名门望族几乎都来了。

    化妆间,颜沐早已经打扮好了自己,从巨大的落地镜中看到窗边那么纤弱的身影,眼底闪过一丝暗芒。

    把所有支开后,她轻声走到南星辰背后,“很痛吧,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结婚的滋味不好受吧”!

    讥讽的声音瞬间拉回了南星辰思绪。

    转过身,南星辰寡淡的开口,“你何必这样挖苦我,我说过我会走的,你到底在不安什么?”。

    事情到了如今,她早也看透了面前的女人,但她也不是任人拿捏的,

    心思被戳破,颜沐神色一凛,强压下内心的波动,冷声道,“不安?我有什么不安的,逸白马上就要和我结婚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看着南星辰透彻的双眸,身上散发的清冷,颜沐唇角紧绷,上前靠近她,冰冷的视线,淬了剧毒一般,“至于挖苦你,我乐意,你毁了我的一双弹钢琴的手,你还指望我能不恨你吗?”。

    “我那天没有推你”,南星辰与她对视。

    她后来仔细回想了好几遍那天的事情,虽然她当时神经很混乱,但是她能确定,她绝对没有推颜沐,那她到底为什么会摔下楼?她也百般不得其解。

    倏地,一个念头闪过脑海,漆黑的瞳仁一颤,她紧紧盯着颜沐,毫无质疑的说道,“那天你本来是想推我的,自己不小心却摔下去的吧?”

    事实摊开,女人精致的妆容有一瞬间的龟裂,但她很快就压下心底的那抹慌乱,冷嗤道,“想不到你还是有几分脑子,不过,是又怎么样?你知道了又能如何?你倒是去说啊,你看看有人相信你的话吗?”

    看着犹如吐着蛇信子阴暗的视线,南星辰脚步不稳趔趄了两步,秀眉紧蹇,“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

    红唇犹如厉鬼般扬起,颜沐继续逼近她,却并没有说话。

    因为她早已经看透了那个男人的心思,他的心早已经被这个女人勾走了魂儿。

    冷逸白只能是她颜沐,她绝不允许任何意外。

    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颜沐转身像门口走去。

    没有得到回到,南星辰正要拦住她,手机却传来了不停的震动。

    她本不打算理会,可是看到上面画面,浑身不稳的踉跄了几步,表情因惶恐近乎呆滞,颤抖的手差点把手机甩出去。

    一幅幅画面全是冷逸白和她在舞蹈房缠绵的画面…………

    “吱”,手机铃声响起,她急忙接听,“喂?”

    “南小姐,和自己的哥哥乱伦刺激吗?”对方笑道,“如果我把当天摄像头记录的画面传到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