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一株仙灵脾 > 第十章 乖小白,吃药药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蒲杰一无所知。

    因为秦映霜这次不是把他揣进兜里,而是扔进了那个曾经装着万仙果的褐色袋子里。

    其实他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储物袋,比储物戒低了整整两个档次。

    秦映霜不是买不起储物戒,而是修为决定了,别说储物戒了,储物镯她都没法儿用。

    他还知道空间容量,决定了储物装置的品阶高低。

    可是当他第一次被放入秦映霜的储物袋时,立即怀疑起秦映霜当时是不是在胡扯。

    这个储物袋的空间,竟然和伍仙月的储物戒差不多大小!

    更夸张的是,这个储物袋居然被塞得满满的。

    仅从数量上说,至少是伍仙月储物戒的一倍以上!

    秦家的小祖宗,果然名副其实。

    不过他也只是感叹了一下,连释放意念去感知秦映霜到底收藏了些啥的念头,都没兴起过。

    此时的他,主体蹲在厕所,被隐匿阵法笼罩着,啥也见不着。

    绝大部分分身,则躺在伍仙月的储物戒里。

    这个分身又被秦映霜关了禁闭。

    本来有一截被伍仙月拿来做研究的分身,还躺在实验室的玉台上,专注地看着专注的伍仙月。

    伍仙月第一次收到秦映霜的传讯后,只是微微一笑,便置之不理。

    秦映霜第二道传讯符打来之后,居然弹出一个幻象——

    魏满子!

    伍仙月仔细打量了好一阵子,慢慢地脸现红晕,凤目含春,扔下那堆瓶瓶罐罐就跑出了实验室。

    这一走,就是两天!

    蒲杰就这样,被全世界遗弃了整整两天。

    这两天对他而言,比两世都难熬。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蒲杰不得不翻来覆去搜寻着、其实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这间实验室,或者去翻看伍仙月的储物戒,以及秦映霜的储物袋。

    可是这个世界的一切,对他而言都那么陌生。

    无论多么新奇的事物,因为只知表象,在他眼里,都如面对浩瀚星空时一样,令他充满对未知的惶恐和畏惧

    终于,位于伍仙月储物戒的一个根须分身,被召唤了出来。

    他首先就看到了伍仙月。

    从来都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的伍仙月,居然穿上了一件粉红色的绣花道袍,而且她还化妆了!

    虽然很淡,却又轻易地把蒲杰的审美极限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

    她是什么时候从储物戒拿的换洗衣物,我怎么没见着——

    尼玛,这是问题关键吗?

    关键是她为何要如此着装,以及弄我出来干嘛!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毕竟她只是一个人呆在一间装修得极其素雅的小房间里。

    蒲杰心里不停叨念着,试图欺骗自己。

    ——好吧,这里应该是类似于客厅偏厢之类的地方,她好像正在泡茶!

    伍仙月的右手食指,又长出了那根被秦映霜称为半尺霜的匕首。

    挥手之间,这截仙灵脾的根须,瞬间被斩成了无数个。

    每个分身,都如尘埃一样大小。

    蒲杰本来以为一截残枝就是自己的一个分身。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种分身构成,恐怕有一定体积限制。

    细如微尘的这些分身,意识正在飞速泯灭。

    他只听见伍仙月喊了声“小霜,快来帮我下,给魏师伯上杯灵茶”,自己的感知,就再次与这个世界绝缘。

    蒲杰心中的不安更浓烈了。

    这种不安,带给蒲杰的,是愤怒,是难过,是梦想破碎。

    更是信念坍塌!

    因为他清楚的看到,伍仙月泡了两杯茶,然后把仙灵脾的碎末放了进去!

    其中一杯,是给魏满子的,那另一杯呢?

    总不成是给秦映霜喝的吧!

    给白小白喝——老子倒是非常期待啊,尼玛的!

    他突然开始破口大骂,可是任他如何怒骂,整个世界都听不到他的声音。

    ……

    “嘭!”

    巨大的摔门声传来。

    位于实验室的那截蒲杰分身循声感知,见得来人,立马精神百倍,明明心里高兴,又怕再次失望,连忙掐算了下时间。

    虽然时间是有点久,足够做一些事了,不过看这气色,并不像啊。

    应该没有发生我以为的事情。

    蒲杰满是愧疚地默念着,是我错怪你了

    原来伍仙月不知为什么,显得异常愤怒,直接踹开了实验室的门,疾步走到玉台前,拿起先前那些她做试验用的各种药材,无意识地撕扯着。

    因为过于激动,手颤抖得很厉害。

    “滚进来!”伍仙月突然怒吼道。

    如一条土狗大小的白小白,骤然出现在玉台上。

    暗红色的双眼瞪了蒲杰一眼后,它突然一屁股坐在蒲杰的这个分身上,将蒲杰的感知遮挡得密不透风。

    大概一刻钟的样子,蒲杰感觉坐在自己分身上的白小白,在密密麻麻地抖动,似是有重物在击打它。

    随后,伍仙月又是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传来。

    “滚出去!”

    蒲杰的感知豁然开朗。

    可惜他只看到白小白似是被伍仙月一把给砸了出去,撞在了屏风上,翻身爬起来夹着尾巴不要命地冲出了实验室,就再次被伍仙月给收进了储物戒。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一脸懵逼的蒲杰,眼下可能是穿越以来,最憎恨自己是一株草的时刻。

    明明老子无数分身,原以为无往不利,结果整整两天,啥都不知道。

    这种草生,有意思吗?

    ……

    秦映霜终于想起了被自己给扔进储物袋的蒲杰,又把他给弄出来了。

    也不知她从哪儿弄来一根绿色的细绳,细绳上打着一个结,刚好可以把试管给卡住。

    她就这样把试管挂在腰间,如佩剑一样。

    此时的她,正呆在白小白的窝边,拿小手不停地帮它揉搓着身上的伤处。

    “师父也是,这种事儿怎么就赖上你了,明明是我不对嘛。可是爹爹刚才说不怪我,是有人作怪,不用理会。小白,爹爹不会骗我的。你那么聪明,能不能猜到是谁在作怪。”

    “咩!”

    白小白一脸悲愤地叫了一声,紧接着就开始龇牙倒吸凉气,可能是扯着伤处了。

    “啊,不疼了不疼了!来,这个给你,我娘炼制的回生丹,极品哦,死人都能医活。”

    秦映霜从储物袋里拿了一枚泛着紫青色雾芒的丹药,硬往白小白嘴里塞。

    从来对秦映霜言听计从的白小白,这次却怎么都不张嘴。

    “你受伤了,不吃药会疼的。乖,快吃,听话哦,否则姐姐不喜欢你了!”

    白小白终于张嘴将那枚丹药给吞了下去,不过它那表情,比死了爹还难看。

    “姓管的,看老子笑话很爽是吧!”

    白小白的怒吼声突然在蒲杰脑海中响起,直震得他几乎晕厥过去。

    好不容易缓过神来的蒲杰,哭笑不得地应道:“尼玛,老子招你惹你了?我特么真能跟秦映霜交流,轮得到你现在还舒舒服服地躺在狗窝里?”

    其实他非常理解白小白没事找事、迁怒于他的心情。

    那边才被伍仙月揍了一顿,这边又被秦映霜硬拿起死回生的极品丹药,医治小小的皮外伤。

    这哪里是治伤,简直就是催命嘛!

    说实话,连陪着秦映霜看书的蒲杰,都知道回生丹对于轻伤者而言,无异于毒药,没理由她都筑基中期了,会不知道这个道理。

    应该是秦映霜发现了什么,借机整白小白呢。

    果然,秦映霜手里又多了一枚丹药。

    黑色的,还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恶臭味儿!

    “这是朴师伯炼制的拘灵丹,可以抵充回生丹过于猛烈的药力。来,小白乖,张嘴!”

    姓朴的是谁,蒲杰不知道,拘灵丹他也是第一次听说。

    然而一枚正常丹药,能长成这德性?

    “咩!呜呜呜!”

    白小白突然缩小成土狗,张嘴一吐,将它含在嘴里一直没敢吞咽下去的回生丹给吐了出来,身上的伤势也神奇般的快速愈合了。

    随后,它趴在地上,脑袋不停地捣蒜,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秦映霜哭诉着什么。

    秦映霜收敛笑意,脸若寒霜,冷声道:“哼,枉我如此疼你!要不是爹爹及时赶来,我差点就……真没想到,原来你这么厉害!八阶巅峰阶妖兽哇,还开智了。师父是怎么做到把一头六阶上限的灵兽,提升到这么恐怖的程度的?”

    蒲杰也是吓了一跳。

    所谓妖兽的品阶,是跟人类修士的凡界九境相对应的。

    一阶最低,九阶最高。

    八阶巅峰,意味着与大乘巅峰实力相对应!

    看上去比不上九阶,其实不然。

    如人类渡劫期一样,九阶妖兽,实力并没有比八阶巅峰有本质提升。

    只不过是感知到了飞升天劫来临,处于一种非常特殊的状态,才被单独划分了出来。

    也就是说,八阶巅峰,基本上就是这凡间最高端的战力了。

    姑且不论境界相同,实力照样会天差地别,但是境界的差距,却是碾压性质的。

    哪怕魏满子全力以赴,也挡不住白小白随便挥出的一蹄子!

    蒲杰终于意识到,因为白小白的畜生身份,使得自己一直对它有轻视之心。

    看来老子必须重新审视这头藏得如此之深的妖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