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致闺蜜,爱就追吧 > 254 撩了就要负责
    “瑾瑜,你现在需要调养,我们不让你回去,就是不希望你太悲伤了,你身体受不了。”梁辰拦着她,劝道。

    “你走开!你们把我困在病房里,我就不会悲伤了吗?!”梁瑾瑜很是羞怒,作为女儿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没能奔丧;作为母亲,她未能保住腹中的孩儿,真的生不如死。

    “你给我坐下。”梁辰冲着她令道,绝不容许她再受到任何危险。

    “我不!”梁瑾瑜怒吼道。

    “辰,你先出去,让我来劝瑾瑜吧。”小雪见兄妹两的情绪激动,担心他们会争吵伤感情了。

    “好吧。”女孩间会比较好说话,梁辰便离开了病房。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梁瑾瑜见离开了,对小雪的态度更加冰冷了。

    “医生说你这几天得把身体调理好,不然以后很难再次怀孕。”小雪转告她病情。

    “我不在乎。”梁瑾瑜冷声回。

    “你哥在乎,他希望你能好起来,你就当作是为了身边关心你的人,别让他们担心了。”小雪劝道。

    “我告诉你,这场车祸绝对不是意外,我的孩子没了,我一定要把凶手捉出来。”梁瑾瑜的眼里充满了愤恨,腹中的孩子是她爱情的唯一证明,她绝不放过那个凶手。

    “辰也是这么觉得的,调查的事就交给我们,你在医院里精心休养吧。”小雪继续耐心劝道。

    “不行,我自己亲手来,我和你不一样,我不喜欢假手于人。”梁瑾瑜批判道。

    小雪知道她指的是林嘉玲的事,看在她的遭遇份上就不跟她计较,引导她:“如果对方是要害你,这次没成功,他一定会再找机会,你只需要守株待兔,我们会保护你的。”

    “……”梁瑾瑜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可又非常无奈。

    而我们想找的真相,已经有人收集了证据,他是出于愧疚与爱护、为了赎罪及自己夭折的孩子……

    ————————————

    在梁辰走出梁瑾瑜的病房后,一个英俊帅气的外国人走到梁辰的身前,流利英文的说:“你是梁辰?方便借一步谈话吗?我身上有一些你想要的资料。”

    “OK。”梁辰提起了警惕,两人转到了天台交谈。

    “首先自我介绍:我叫迈克,梁瑾瑜的朋友,你是她的哥哥梁辰吗?”迈克礼貌的用中文说,他的中文说得还可以。

    “是的,你刚刚说的是什么资料?”梁辰不知道他有什么意图,更不想浪费时间与他墨迹。

    迈克从风衣中取出一个牛皮纸做的文件袋,递给梁辰说:“这场车祸是梁泽背后策划的,这里有他的犯罪证据,足以让他定罪。”

    梁辰谨慎的接过文件袋来查阅其中的资料,其中有梁泽与肇事者暗中见面的图片及视频的U盘,还有汇款记录,足以控诉梁泽意图谋杀。梁辰抬眸观察眼前这个叫迈克的男人,帅气迷人的外表,个性不羁的气质,想必是一位撩妹高手。他好像一直在等我,为什么他不直接把资料给瑾瑜?

    “其实,我是瑾瑜的前度,我不想她知道我来过这里,还有证据……你懂的。”迈克忐忑的说,眼神中充满了愧疚。

    “OK,谢谢你。”梁辰感谢道,无论他与瑾瑜有着怎么样的过去,现在他的确是帮了一个大忙。

    “NO,NO,不要谢我,这是补偿,只是一点,一点的补偿。”迈克一脸惭愧的拒绝梁辰的感谢,边说边怯弱的后退,一幅想要逃离的模样。“我要赶飞机,Good-Bye。”

    梁辰看着他如小偷般的溜走,感觉此人不是正派,瑾瑜怎么会认识这的人?再看看手上的证据,目前最重要的是惩治梁泽,那个迈克的事,以后有机会再问瑾瑜吧。

    梁辰把证据给了梁瑾瑜查阅,两人一致决定把梁泽告上法庭,控诉他意图谋杀。

    作为梁泽的妻子方雅莉也站在梁瑾瑜那边来出庭作证,列出梁泽数年来在暗中所做的种种坏事,务求让梁泽无法翻身。

    梁泽万万没想到方雅莉会如此绝情绝义,这全是因为他伤害了凯文,方雅莉对凯文是仍有感觉的。

    梁家作为新加坡的一大豪门,兄妹三人的官司自然成为了新加坡一大热门话题,占据了经济新闻、教育新闻、娱乐新闻等头条,打开电视、网页及APP皆能看见这场官司的相关新闻报道。

    梁泽歹毒的伤害家人为大众所唾骂;梁瑾瑜的遭遇让人同情;梁辰在新加坡所隐藏的身份为公众所知道了,原来梁家从未露面的二公子是中国知名艺人梁辰。

    引起媒体想方设法的深挖梁辰的过去,争相发出各种吸人眼球的猜疑新闻。小雪不想这些事增加梁辰的困扰,把梁辰和自己的家庭关系,摘取部分Lamp;H集团的架构向公众说明,以辟谣言。

    这回,不明真相围观的网友才知道了:Lamp;H集团的创始人是梁辰的父亲,小雪的父亲是大股东,母亲是董事长。多么庞大的后台!豪门世交,梁辰和小雪在一起也成了“理所当然”了。

    “额,原来背景可以让公众更容易接受我和梁辰的情侣关系,那我早就该公布,也不用逼得我们假分手了。”小雪在闺蜜群里抱怨。

    “人们就是这样,见高就拜,见低就踩。”怡姐点评道。

    “这下就没有人说你是:上辈子拯救了全世界,这辈子才会遇见梁辰了。”叶子的话似褒实贬。

    “不要理会外界的评论,更不要因此影响心情。”糖糖说。

    “因为没有心情,所以不会受影响。都怪梁泽做的坏事,现在我能做得只有祈祷凯文能醒过来,教堂的教友们也纷纷为他祷告。”小雪无奈的说。

    “这周末,我和叶子会去探望凯文。”怡姐说。

    说到这里,四人没有继续聊天,她们在怀念起凯文,印象中那个让人如沐春风的学霸。

    ————————————

    经警方调查,梁泽所作的坏事是种类繁多,此人有着严重的人品问题,挑出触犯法律的部分来查,商品造假、不正当交易,洗黑钱……太多了,需要加派人手及一定的时间来系统整理,依法判刑。

    梁泽不仅掉光了自己的颜面,还影响了Lamp;H集团的声誉,害集团的股值一再下跌。梁辰恨不得把这衣冠禽兽给了结,他心情也跌进新低位,对于官司以外的事,全然不关心,什么都不想说、不想做,更觉得笑声刺耳,笑容有罪。

    这数日来,小雪撩梁辰说话,他是只言片语;撩他出去散心,他只想把自己藏起来;撩他吃好吃的,他只会为了果腹而食……哎,想尽方法,还是撩不动啊,如果凯文在就好了。

    小雪担心他会憋坏了,苦恼的想办法,让自己也失眠了。那夜凌晨3点,小雪仍无法入睡,取手机记录下心情:好彷徨无助,仿佛再也开心不起来了,欢乐迷路了,笑声有罪。凯文仍未醒来,我真不知道可以向谁求助了。

    她本想设为私密,却快手直接公开发在朋友圈了。心想这个时间也不会有人看见的,没想到很快就有回复了,那是披着王子轩助理马甲的林伟霆,他在纽约是白天时间。我竟然忘了把他给删了,要是梁辰知道肯定很生气,不过生气也比死气沉沉要强。

    多想过去美好的回忆,不要让自己沉溺于哀伤之中,想不起快乐的事,就去创造快乐吧。你曾如是对我说。林伟霆的留言。

    我忘了,我不想在朋友圈里散播负面情绪,我要删去了。小雪回。

    过了一会,小雪把那条消息删了,思索着如何能让梁辰开心起来。梁辰在新加坡出生,可是他在这里真的没有多少快乐的回忆,母亲自杀,后母及梁泽对他百般欺负,现在又发生了这么多不愉快的事。那么,我和梁辰一起创回到他儿时成长的地方,造快乐的回忆吧。

    想到这里,小雪转向身边睡眠中的梁辰,习惯性的伸手准备捏他脸蛋来叫醒他,灵光一闪,不如换一种方法唤醒他。小雪小心翼翼的把头探在梁辰面前,亲吻他的性感的唇,如蜻蜓点水的吻、轻吸唇瓣的吻、微抖轻咬的吻……各种各样的吻,吻着吻着,思绪却飘回3年前,林伟霆曾如此吻醒自己……停!不能想他!小雪停下了吻,暗中责怪自己不该想起他。

    “继续。”梁辰轻声说,借着昏暗的灯光能看见他俊美的脸,他仍闭着眼睛。

    “……辰,明天我们去一个地方,一个我没有去过的地方。”小雪见他醒了,就说出想说的话。

    “继续。”梁辰仍闭着眼睛,如帝皇的命令的口吻。

    额,看来把梁辰撩……好吧,撩了就要负责,我愿意为了你做任何的事情。想到这里,小雪继续吻梁辰的唇,然后探入唇中,冰冷的唇内是炽热的舌,等候她的是缠绵的深吻。一如梁辰的外冷内热的性格,你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来剥开把他层层包裹的外壳,才能发现他温柔的一面。

    啊……

    数日未温存,梁辰是如狼似虎的把她压在身下,尽情享用。

    小雪在心里懊恼,别方法撩不动他,莫非他是一直在等着我作主动?

    ——————————

    翌日清晨,阳光明媚,小雪换上青春洋溢的白T恤、短裤裙,梁辰是情侣款的白T恤、中裤,两人看起来是运动感十足的CP。

    “我们踩自行车到那个地方。”小雪准备了两台单车。

    “你会踩自行车吗?我来载你吧。”梁辰说。

    “我会踩的,要比快吗?”小雪不服输的说。

    “你的技术不行,不能踩。”梁辰想起她踩自行车的情景,一路蛇形,十分危险。

    小雪抢不过他,只能做在他的自行车后座了。想想坐在男友自行车后座是十分浪漫的事,尽管这桥段她与梁辰在荧幕前曾演出,但这次是属于二人的珍贵时光。

    “坐好了?要去哪里?”梁辰问道。

    “好了,我想到你曾读的小学。”小雪回。

    “什么?去哪里干嘛?”梁辰不解。

    “就是想看看,四处兜风嘛。”小雪说得很随意,她知道梁辰在小学里没有快乐的回忆,那么我们一起去创造吧。

    梁辰从未想过回母校看看,但也不排斥。

    英俊非凡的梁辰踏起自行车,身后载着甜美可爱的小雪,穿梭在繁华的闹市之中,如青春偶像剧的情景吸引着路人的目光及偷拍。自从他们出道后,还是第一次坦然露面,全然不理会旁人,将会引起多少的新闻与议论皆没关系了,只需在乎心里重要的人。

    梁辰曾就读的小学隐藏在钢筋森林之中,透过围墙看见小学经过改造与重修,与梁辰印象中大不相同了。

    如今的小学管理规范,闲人不能随便进出,小雪碰运气的对保安说:“我们曾在这里读书,请问可以让我们回去走走吗?”

    “你们是那一届的?班主任叫什么名字?”保安巡例询问。

    小雪牵着梁辰的手摇晃,梁辰好一会想出答案来,竟然通过了,顺利在校园里悠转。

    “辰,你好厉害哦,十来岁时候的事情还记得的。”小雪一脸崇拜的赞赏道。

    “班主任名字是编的,十几年前的事,保安是不知道的。”梁辰得意的说。

    “你就是骗子,也经常骗我。”小雪不满的抱怨。

    “别冤枉我,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梁辰问。

    “你还说,昨晚就骗了我。”小雪说。

    “昨晚怎么了?怎么骗你了?”梁辰追问道,脸上带着奸计得呈的坏笑。

    “你挖坑让我跳。”小雪生气的走开,梁辰牵着她的手让她溜走。

    两人来到运动场上,只见小学生们在上体育课,看着他们天真烂漫的笑脸,银铃般悦耳的欢笑声,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净化了,变得纯真而美好。

    “辰,你在小学就已经是篮球队的?”小雪问。

    “嗯。”梁辰闷声回,嘴角上扬起优美的弧度。在新加坡的小学时代,唯有与篮球有关的回忆是欢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