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一三一五章 折道轻断四品剑,为名而战七剑仙
    “醒了?感觉如何?”

    “不如何……好涨!这天祖传承的能量怎么如此庞大,我差点站不起来……”

    “天祖是虚空巨人族,从体型看,你也该知其力量核心之大,非常人气海能比。”

    “那倒也是……可为何我接受了传承,反而如此虚弱,连、喘气、都难……呼!”

    “你才王座道境,接受的是祖源之力的极致传承,气海自然不能承受。为了保护你,多余的天祖之力自动溢出,充斥在你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换句话说,你见过自爆前的炼灵师吗?”

    “呃。”

    “对,就跟贰号差不多,那个时候是它外表最脆弱的时候,但体内压缩凝练的能量,也是毕生之极致。”

    “不是,我想说的是你能不能有个好点的比喻?不是呃号……”

    “你亦如此!现在相当于无时无刻不顶着自爆状态,看着当然虚弱,但内里能量过强,所以之后外出行走,注意别被人划破了皮肤,后果很爆炸……嗯,这点在你身上,好似也不必担心。”

    “等等,外出行走?我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安心消化一下天祖之力……”

    “没时间了,有个人出来了,你得代我去见一面。”

    “这是任务?”

    “不是,这是请求。可以吗,受爷?”

    “呃……”

    “中域,京都,长乐街,幽桂阁,找一个叫‘香姨’的人。”

    “等等,我还没答应……”

    “这任务你要完成了,我送你天上第一楼一个人。”

    “任务?你都说了我们以后会商量!”

    “现在不正是在商量吗,难道你天上第一楼不缺人?”

    “我要李富贵。”

    “谁?”

    “南域,半月居、花草阁,一个情报人员。”

    “不认识,但他算附赠,这样够有诚意了吧,我说的那个,才是绝世天才。”

    “绝世天才?你八尊谙眼里还有‘绝世天才’这种词?蒙我呢吧……谁?”

    “这人,还得你自己去请。”

    “我不干了!刚刚谁说送的?”

    “请得动,他将是你天上第一楼最锋利的剑,亦是你日后最厚实的盾,比碎钧盾还厚。”

    “……”

    “道穹苍要杀你,都得给他三分薄面。”

    “你……哈哈,八爷,你详细说说呗,我们好好聊聊这合作的事情。”

    “不必多问,先找香姨,事成之后再去请他。如若你敢乱来,我就从中捣乱,他将成为道穹苍争对你最锋利的剑。”

    “你有病啊?!”

    “比你好点。”

    “香姨……谁?”

    “别问,去了你就知道。”

    “那我准备一下,这称呼怎么有点耳熟,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必准备,即刻启程,明日就是碰面的时间了,刚好你醒来得及时。”

    “你真有病啊!我现在这副模样……”

    “正好。”……徐小受现在严重怀疑,他在虚空岛醒来后,八尊谙这个脏人使用了圣帝指引。

    就如他进城时用圣帝龙鳞的指引之力,让所有人忽略了香桂马车一样。

    八尊谙让他

    “遗忘”了有关香姨的一切。否则,凭借

    “感知”的强大记忆力,但凡听过,一回想总能记起来些什么吧?在雅座上静静等候,冥思苦想,一无所得。

    徐小受索性不想了,将注意放到周遭人等的异样目光,以及窃窃私语上。

    “这徐故生是何来历?他应该是有正事吧,这才豪掷千金,求见香姨。”

    “屁!我看他就不是求见,纯粹精虫上脑……你瞧他方才表情,分明就真是想‘点’香姨,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

    “呵,估摸着又是个人傻钱多的蠢货,我猜啊,他该是被什么狐朋狗友给坑了,不知道香姨的身份。”

    “啧啧,那可是十尊座啊!”十尊座?徐小受握着酒盏,手一抖,脸上一直维持着学来的那抹澹澹的微妙的笑,忽然就凝固了。

    轰一声,脑海划过霹雳,尘封的记忆解锁。

    “香姨、香杳杳……”

    “空余恨杀过的那位、大老挂件、又被神亦从鬼门关逮回了神魂……”嗒一下,酒盏置桌,徐小受快速摇动着纸扇,感觉这酒有点太烈了,此刻浑身发烫。

    狗日的八尊谙……你说一下会死啊,为什么要搞一手,早知道我就低调行事了……找香姨,那神亦呢?

    为什么要找她,她和圣奴有联系,甚至是圣奴中人?八尊谙只说了来找此人,并没有提及任务的内容是什么,徐小受此刻已能联想到许多。

    香姨、神亦,如若也是圣奴人,哪怕只是有联系,有交情……这个时间点,斩饶一月之后,什么都发酵完了,圣神殿堂绝对会盯着点吧?

    “我一直都是张扬行事,八尊谙定能想到的,却还不提醒,说明我此举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甚至在他预料之中……”这反而从侧面证实了,至少在外人眼中,香姨和圣奴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徐小受却是知晓,八尊谙该是和神亦关系匪浅才对。且自己要和香姨碰头,那香姨铁定也和圣奴逃不了有大关系。

    “这就有趣了……”思绪至此,徐小受定下心来,唇角一翘。他不知道道穹苍是如何看待这种特殊关系的,但就算外人看不出,那骚包老道会看不破?

    他也是十尊座之一,该知晓八尊谙和神亦等的交情才对。既能看破,又不理会……徐小受思来想去找不出其他答桉,忽然就有些好奇神亦这人得有多强,以及有多强势了。

    “该不会真是‘鬼门关,神称神’这个牌子只要立着,圣神殿堂连盯一下香姨,都不敢?”

    “这未免有点离谱他娘给离谱开门的味道了啊……”还别说,香姨的架子真有点大!

    徐小受豪掷千金后,也不上楼。酒饮三盅,他就静静看着十多个美人在桌前来回争宠,轮流往他身上挤,连莺莺雀儿都从门外过来喝了个七八回。

    这种体验,甚是奇妙……徐小受坐怀不乱,而那位掌柜的香姨,竟还连味儿都还没闻见一缕!

    幽桂阁人来人往,杂话众多。众人聊着聊着,也就从病公子,谈到了其他事上去。

    不多时,右庭爆出一声声喧哗,吸引了众多人等的目光。

    “七剑仙!”

    “听说了吗,新一代七剑仙,新鲜出炉了!”这话题一下引爆了整座幽桂阁。

    所有人蜂拥而去,就连病公子这一桌的几个美人儿,也频频侧眸。没办法……七剑仙,这名头可太大了!

    饶妖妖、华长灯、苟无月……哪个不是人中龙凤?就连不是七剑仙之一的八尊谙,都因为蹭了个

    “第八剑仙”的名头,中域人如雷贯耳。

    “周公子,你这消息当真可靠,七剑仙真重新排名了?”

    “自然无虚!你也不想想,虚空岛上,己人先生封圣、饶仙子封圣……都成圣了,七剑仙中,还剩下几位仙?这不得换?”

    “无月剑仙啊,还有失踪的侑荼,华剑仙不也……”

    “啧啧,兄台,你这情报可太过时了,我可是听闻,七剑仙中几乎所有都已封圣,饶仙子是最晚的那个。”

    “啊,无月剑仙……”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我可不想给族里带来麻烦,总之新的时代已经到来……诸位猜猜,新七剑仙都有谁呢?”这关子卖的所有人牙痒痒。

    现在众人只想快点看到这周公子手上的名单,一个个急不可耐,却又只能捱下性子。

    “我曾听闻东域云仑之上,圣奴受爷剑斩饶妖妖,新七剑仙必有他一席之地!”

    “屁!徐小受算根毛?你没听说过他是借用了外力吗?所有人都看到了,真要杀起来,他甚至挡不了老子一剑!我也是个剑修!”

    “我猜参月仙城大师兄,东域古剑修新一代领头羊,这位妥妥的……”

    “屁!你说的是那个笑崆峒?参月仙城如今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都不知道哪一天就没了呢,他笑崆峒能活过明日已是不错,能上七剑仙?”

    “葬剑冢的顾家三兄弟必然列三席……”

    “哈哈哈,顾家三兄弟?就那个一直抱着把名剑,什么战绩都没有,全靠吹出来的顾青一?那剑给我,我也能上!”

    “欸,你们听过新的异部首座吗,好像也是位古剑修……”

    “奚?就一搞情报的,人家传一传,你还当真了?”

    “兄弟,你太狂了!我劝你收敛些,这里好像也有一位葬剑冢的弟兄在……”

    “谁?”

    “我!”徐小受都看不过去了。他就想听一个七剑仙名单,这谁啊这是,在这里嗷嗷犬吠的!

    “你又是哪位?”那狂傲之徒身着一身剑袍,背负一柄黑色大剑,斜眼睨来,狂气十足。

    宗师高手……徐小受眼前一黑,懒得开口说话了,啪的甩开了纸扇。

    “在下徐故生?”那白衣黑剑男子低声念过,哈哈大笑:“哪里来的毛头小子,徐故生,听都没听过!”周公子捏着手上的名单往后撤了一步。

    旁侧所有人同样动作,各自也不说话了,一个个让出空间,各露看好戏的表情。

    反倒是方才病公子那一桌有几位美人微微蹙眉,似是想要上前,却又被旁边姐妹拉住。

    徐小受如若不察,摇着纸扇,似笑非笑道:“那,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冯!骁!”白衣黑剑男子傲然一挺胸,浑身剑意怒而喷发,惊得幽桂阁桌椅狂颤。

    周围一下安静了。

    “剑道王座……”宗师的灵元波动,在场无人关注。可那王座剑意一出,代表着此人也是古剑修。

    而能在三十左右的年纪有如此成就,天资自是非凡,这冯骁确实有狂的资本。

    徐小受眸中也现讶色。什么情况……本以为是个来搞笑的,结果还真有两把刷子?

    剑道王座,方才自己竟无有察觉,这家伙使的是藏剑术,藏得还有模有样的?

    “冯骁?”徐小受摇着扇,上下打量起这人,似是在作重新认识,

    “我记住你了。”

    “呵!”冯骁却一声冷笑,看都不看眼前病公子,而是环顾四周,

    “狗屁的新一任七剑仙,连我都没评上,来日老子就一个个挑过去,惊掉他风家狗眼!”好胆!

    这话配合王座剑意,镇住了周遭所有人。确实,剑道王座有资格挑战七剑仙的名号了,莫不成这冯骁还藏着什么?

    徐小受却是一笑。他是认可这人剑道王座的实力。可不代表能从眼前这货身上瞧出半点企及七剑仙的影子来。

    他左看右看,横看竖看,终于发现了这冯骁古里古怪的根究竟在哪里。

    这分明到处都透露着畸形模彷的味道……徐小受纸扇抵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你在模彷八尊谙?”

    “呃。”冯骁气意一滞,扭过头来,一副被人卡住了嗓子眼的模样。

    “噗……”徐小受突然笑喷出声,意识到这样有些不礼貌后,他用纸扇遮住了脸,

    “抱歉……”憋不住了!八尊谙是狂,但也不是这种狂法啊!这家伙来尬的?

    他到底认不认识八尊谙……不,应该说,研究没研究过八尊谙?徐小受不曾料到的是,他那无情的笑声,惹怒了认真的某人。

    “铿!”冯骁握住背上之剑,以一种极缓的速度,徐徐拔出:“徐公子,你在笑什么呢?”徐小受陡然敛住了表情。

    他收放自如得就如同方才的笑是假的。在放下纸扇后,目光也从那四品灵剑上收回来,澹漠道:“我笑你认真了。”

    “你在嘲笑一位古剑修!”冯骁怒目圆睁,剑尖一斜,空间就被撕开了一道黑线,锋锐如斯!

    这柄四品灵剑,对上了病公子。剑拔弩张之际,徐小受忽然就有些明白了。

    为何八尊谙有那句名言……为何面对挑战者,他从不手软,尽数斩之……

    “我劝你把剑放下。”

    “哈哈哈,如若老子不放呢?”

    “扁他。”话音一落,虚空生风。围观众人甚至还没看到是何人出了手,黑剑咣当一声掉地。

    冯晓本人胸口一凹,彭一下砸穿了幽桂阁二楼的雅间,破开了天窗,飞了出去。

    “轰!”不过瞬息,他又如在天外被人重拳轰来,锤回了幽桂阁里,重重砸在了病公子的脚下。

    口一张,噗声响。猪头娘难辨,满地血和牙。

    “嘶!”所有人倒吸凉气。剑道王座,这就躺下了?这病公子甚至还没出手吧,他的保镖出手了?

    隐形人?

    “暮、光……”躺在地上,肋骨尽断的冯骁不知一战结束得竟如此之快。

    他颤抖着手探出,想要企及佩剑。啪的一声,病公子的脚踩在了他的手上,佩剑近在迟尺,却无法企及。

    冯骁竭力抬头,上面是俯下身来的那张苍白病弱的脸。

    “你连本公子的护卫都打不过,你要挑战七剑仙?”

    “你……”

    “古剑修的路,早被人走烂了!”

    “放……屁!”

    “修什么剑呢,折了!”卡一声,不见人影,冯骁的佩剑折成两半,整座幽桂阁的人都看傻眼了。

    断人佩剑,如断梦想!

    “不——”躺地的冯骁发出一声凄嚎。徐小受算是明白了当时在灵宫,八尊谙该是个什么心理了。

    若看得到丁点希望,他也愿意留这人继续发展;看不到半点希望,今日不断他剑,明日他命就得丢。

    但这种人,也许早晚都得死吧?

    “送走。”徐小受纸扇一摇,掩住了脸,不欲多见。彭一声响,冯骁胸口再一凹,留下满地血,身子从幽桂阁被踹飞到了外界去。

    呵,我当我保镖,这感觉还真奇妙……

    “受到敬畏,被动值,+858。”

    “受到迷恋,被动值,+323。”转头看向那位周公子,徐小受不顾信息栏噔噔跳,含笑道:“新七剑仙,给本公子念念呗?”那长相煞为清秀,但比起某病公子来如同小巫见大巫的周公子吞咽了一口唾沫,艰难抬起了手中的纸条,颤声道:“南域风家暂定,新一代七剑仙,当秉持古剑修之理念:一往无前,为名而战,成则剑仙,败则轮换。”

    “名单如下……”

    “双老一笑柳扶玉,花来北天迎受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