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穿越之入赘公子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答案
    

    以通俗的套路来说,这是一个烂俗的苦情剧,男主求而不得,郁郁寡欢,疾疾无终,最终娶了一个不爱的女子过一生,一辈子相敬如宾,至死,终是通透,遗憾为何自己没有走出那一步。

    不过对于刘伯来说,若是如此单纯的话,也不会称作犯错了

    “造化弄人,某一日,她家的生意忽然落败了,不仅如此,她的父亲还欠上一屁股的债,那间宽阔的大宅院也贱价抵了出去。她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成了位普通姑娘,其中的落差不只她接受不了,就连我,短短时间内也无法把这位身着朴素衣物的女子与先前光彩熠熠如仙女下凡的她联系在一起。”

    刘伯回想起那时发生的事,既有庆幸,却也懊悔,若非如此,他这个小人物不可能有靠近她的机会,可要不靠近她,自己也不会把灵魂出卖给魔鬼,直到现在,都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知何人,向我建议,既然她已不复往日光彩,为何不趁此机会托媒提亲呢?你好歹是位锦衣卫,入得是朝廷编制,每月几两银钱,虽不多,胜在稳定,养活一家几口人不是问题。再者说,对一个普通家庭,久居闺阁的女儿仅是累赘。我心想,此举虽有乘火打劫的嫌疑,但她身为女儿身,家中又有两位考取功名的兄长,长久以往,势必是要家里人遭嫌弃的。”

    “我心一横,索性迈出这一步,东拼西凑了些银两,请媒人上门提亲。她的父亲倒也是位实在人,见面便拿出卖女儿的架势,精打细算颇具商人市侩。哦,我忘记了,他先前的确是位商人,不过是位失败的商人。对于唯一的一位女儿,活着可以说是比较珍贵的‘商品’来说,他要价极高,对那时的我来说是一个无法计量的数字。但阴差阳错,我并没有拒绝,反倒是亲自登门,待偶然间见到那位姑娘后,我的魂都丢了,一颗心已不归我自己。那刻起,我立誓,无论经过怎样的努力,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都要迎娶她过门!”

    刘波神采奕奕,时至今日,那瞬间的激动心情与豪迈气势,仍是历历在目。

    也许,那是他这一生少有爷们时刻。回过头来看,要说后悔,也是有的,但哪怕知道今日的结果,他仍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人海茫茫,能够抱得心爱的女人归,这是多么幸运又美好的事

    “钱难挣屎难吃,我把身边所有人都借遍了,但大方者屈指可数,就算曾今酒后坦言过命的交情,在涉及银两时,那幅拘谨又冷漠的神态,像极了两个刚见面的陌生人。大概几天,又或是几十天,我记不清了,当我知道凭自己财力永远无法和她在一起时,我终日借酒消愁,日复一日夜复一夜。可就在某一天,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找上门来,他说,他愿意帮我完成心愿,但需要我做一些事。”

    “对我来说,她是心病。当下我便同意了,就算明知道这是和深渊下的怪物签订契约,依旧义无反顾!”

    “最终,我如愿以偿,用他父亲无法拒绝的银两娶到了那位姑娘,她脾气温和,心底善良又很贴心,成亲后,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哪怕到现在,我都是她最要紧的人。但我从未忘记,我曾将灵魂出卖,今日的一切,虽手中掌握着想要拥有的一切,却总觉得空虚。就在我天真的以为此事早已淡忘于尘埃里,永远不会被人提及时。但该来的总会来,如今,我总算要偿还欠下的债”

    “完了?”在刘伯沉默许久后,刘雷问道。

    刘伯点点头:“这正是我在年轻时犯得错,但心甘情愿,哪怕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做。”

    “那位帮助刘伯的人到底是何身份?他要求刘伯做什么?”故事并没有那么完整,刘雷好奇问道。

    刘伯摇摇头:“不能说,总之惩罚刚刚才到。”

    刘雷等人间刘伯面色坚定,也没继续追问,不过每个人心中都或多或少有点憋屈,故事的内容不算精彩,而且还有隐藏剧情,结局也不是那么令人诧异。

    但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亦是故事中的人

    刘伯缓缓起身,坐的久了,两条老腿已经麻了,他走起路来一瘸一拐,不过并没有因为腿上传来的触感生出任何不适,他知道,有些事,比失去两条腿更加恐怖。每个故事,总归要有一个结局。

    短暂走后,刘伯双手拖着一个大木圆盘过来了,原盘上摆着九碗茶水,包括他自己在内,每个人都有份

    “诸位,听了这么久,想必口渴了吧,来,喝口茶水,这是我临行前,夫人亲自递予我的,味道不算差。”

    “多谢刘伯。”

    众人都很欣喜,牢狱内,喝碗干净的白水都是奢望,更不必说有滋有味的茶水了。

    八个人分别从刘伯手中接茶碗,他们想也没想,二话没说仰头喝了一半。

    众人发出“啧啧”的声音,品尝着茶叶的滋味。

    刘伯见所有人都喝了下去,他也笑着一饮而尽,不得不说,茶水中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但除此之外,却有致命之物!

    “好茶!”

    “是呀,还是刘伯照顾咱们。”

    “就是不知道活着的时候能尝到几回这样的茶水了”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沉默不言,是啊,他们存活于人世的日子越来越少了,被锦衣卫当成工具榨干最后的价值后,就是他们的死期。

    “今夜高兴,提这个干什么,扫兴!”刘雷瞪了他们一眼,接着,一小口一小口抿着碗中的茶水,就像品尝琼浆玉液一般。

    刘伯从众人身上扫过,忽然开口:“我知道你们对刚才的故事仍有疑问,我现在可以为你们一一解答。诸位不是想知道帮我的那人是谁吗?”

    没等刘雷等人开口,两个字已从刘伯口中缓缓吐露而出。

    不过这两个字却让刘雷众人震惊无比,他们望着和蔼慈祥的刘伯,刹那间如同恶鬼一般恐怖。

    “钱山”这正是刘伯的答案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