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狼与兄弟 > 第五千三百零三章 咨询阿诺
    张帆看着王赢,整个人亦陷入了沉思。

    二十分钟以后,在一辆阿尔法商务车内,张帆再前面开车,阿诺再后面闭目养神。看起来并不太想说话。张帆犹豫了一刻,缓缓开口。

    “这一次马来国的投资,银子把身家性命都投进来了,带着整个龙银商会,以及龙氏财团的全部家当。现在还欠了一屁股的外债,又有秘国的,又有E国的,又有马来国的。这一次若是真的搞不好,资金链断了,他可就要彻底破产了。这么多年,全都白忙乎不说,还得连累不少人。”

    “破产也是活该,自作自受。谁让他好好的把手伸到这边来呢,投资生意,有赚有赔,这是多正常的事情。其实他还是有些能力的,要是真的破产了,我就带着他发展我的外贸手表生意!带他做精仿。我的人生格言,就是要作假做的比真的还真!”

    “他赌的不仅仅是有身家,还有性命。”

    “咋的,他还能想不开跳楼不成?你以为我第一天认识他吗?”

    “他再接手皇京港的时候,和马来国的内阁总理端古赛有签署过协议,他对马来国的港口只有经营权,没有转让权。但是这条协议,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

    “现在他以转让港口为条件,骗取了秘国与E国大量的武器装备,如果他的资金链断裂,他无权支付剩余的费用。那秘国与E国就会拿皇京港,兰京港,赤京港作抵押。”

    “端古赛是不可能让他们拿走这些港口的。到时候他与王赢的协议就会公布于众。然后,秘国与E国,就都会知道,王赢耍了他们。到时候王赢一定没有活路的。”

    “你别在这给我瞎扯了,王赢是白痴吗,会做这样的事情,他疯了吗?如此胆大包天”

    “他是第一次胆大包天吗?再说了,本来正常情况下,我们是可以支付这些费用的,可是谁知道内忧外患,又是恐,怖,袭击,又是爆炸袭击,又是各种体恤金,还有周边国家拼命不惜成本的打压。实在是给银子逼的没办法了,要么他能想到古墓那里去吗。他之前只不过是想趁机钻空子捞点便宜。现在是便宜没捞到,快给自己扔到里面了,他都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

    “你别忽悠我,那座墓真的是空的,不信我带你们去,你们自己看。”

    “你以为我是子画吗?或者是南天机?我张帆这一辈子没有说过一句谎话,也没有心思忽悠你,和你开玩笑!”

    张帆说到这,叹了口气。

    “想来也是,这得给银子逼成什么样啊,连一个破墓穴都能惦记上。就算是真的有些陪葬品,也不可能够我们解决问题,看来这一次,银子要遭大难咯……”

    阿诺的眼珠子晃悠了晃悠,低头并未接话。张帆从后视镜当中看着身后的阿诺,心里面也在犯嘀咕,这银子到底又在和阿诺玩什么路子呢……

    依旧是隆城,再欧威的家中。

    欧威的面前,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手上拿着一个文件资料,递给了欧威。再欧威翻看文件资料的过程中,男子从边上给欧威开始汇报情况。

    “这是我们手上所掌控的所有资料,我认为,非常全面,并无遗漏!”

    男子信心十足。

    “首先是狼盟六国的情况。赛亚松和黎敬巴蛇,都是穷的叮当响,什么都没有。汪锦城更是不用想了。唯一有些深藏不漏的是汪锦城身后的老阁主。辉煌阁的财富拥有量是个问号。至于哈洛伦那边,他们刚刚连续打了两场大仗,又从E国购买了大批量的武器,所以国库相当空虚。端古赛已经批准了王赢一大批贷款,短期内也绝对不可能再给王赢提供任何支持了。所以狼盟六国当中唯一一个问号,就是老阁主。”

    “接下来说说王赢身后的那些财阀势力,首先是龙氏财团,这一次为了支持王赢投资港口,龙氏财团倾其所有,把自己的命运与王赢已然紧紧的联系到了一起,若是现在王赢的资金链断了,港口没了,龙氏财团也就完了。”

    “而且整个龙银商会,都会解散。至于龙银商会内部的这些财阀,所有人的情况,也都在文件资料上面了,可以肯定,他们也都已经到达了自己内心承受的底线,坚决不可能再给王赢投一分钱了,毕竟龙薇那种冲动的女人,只有一个。所以王赢身后的财阀势力,没有任何指望。”

    “至于王赢身边的朋友,所有的资料也都再那里,唯一一个真正有势力能给王赢提供大笔资金的,就是大点集团,但是大点现在不在国内,而且大点家族的人不希望大点与王赢来往,大点现在也根本无法擅自做主家族生意的事情。”

    “所以就算是他和王赢联系上了,他也未必有能力帮助王赢。他一意孤行都很难。因为他们现在是两个家族的利益,死死的捆绑在一起。女方家的身份地位很强势,按照王赢的性格,不会找他。”

    “剩下的就是王赢的这些下属了,他身边所有下属的所有资产情况都再那边,清清楚楚,先后相差不会太大,应该也不会有太多的意外。”

    这个身影笑了起来。

    “综上所述,只要辉煌阁一次性拿不出来大笔资金支援王赢的话。那王赢手上不会再有财路了。毕竟最近几次针对于港口的恐,怖,袭击,再重建和善后的过程中,让王赢耗费了大量的金钱,现在为了预防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他一口气又调集来了三个特种部队,光这三支特种部队的开销挑费,也是一笔极大的数字。皇京港现在也是每天都在赔钱赚吆喝。”

    “王赢再隆城的公司账户上面,就只有那么多钱,根据我们专业人员的估算,就现在这些钱,能不能把赤京港和兰京港按照他们的计划建设完毕都未必,更别提支付我们第二部分的军火费用了。更别提还有需要支付给E国人的武器费用,现在距离王赢交钱的时间还有三天。如果不出意外。我们估计很快就可以接手剩下的港口了。”

    欧威仔细的观察着这些文件,并没有任何的轻松大意。

    “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也不要把王赢想的太愚昧,纵观他的发家史,几乎次次都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样一次两次是偶然,是运气,但是一直都这样,这说明了什么?”欧威十分的严肃“这说明的是实力,切莫掉以轻心,做好与他斗下去,打持久战的准备……”

    夜幕缓缓的降临,隆城的夜晚霓虹闪烁,灯火辉煌。再隆城一家十分高档的子龙西餐厅内,怨子龙,陶婷。高浪,文文,以及王赢和张帆,六个人坐在一起。因为这么长时间了,大家都一直没有好好相聚,怨子龙今天特意就把大家召集再了一起,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他和陶婷这一段时间相处的不错。

    陶婷手上的“鸽子蛋”钻戒,璀璨夺目,光芒万丈,似乎已经说明了一切。

    高浪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适应之后,与文文也已经形成了默契。

    而且说实话,只要文文不动刀,那走到哪儿也绝对是回头率极高的美女,最起码配高浪这个油腻大叔,是富裕。

    酒桌上面唯一的一点不对劲儿,那就是高浪看待王赢的眼神,以及高浪种种针对于王赢的行为,尤其是和王赢喝酒,干杯,最主要的,他还喝不过王赢。

    这事整的就太扎心了。还不好表现出来。

    酒过中旬,怨子龙“咳咳”的咳嗽了两声。

    “我亲爱的家人们,我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你们一定猜测不到。”

    他一脸的神秘。

    “婷婷答应我的求婚了,我也要成家了,我要娶媳妇了,哈哈哈哈!”

    怨子龙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王赢装作不知道一样。

    “那正好啊,浪哥和文文也要结婚,你们干脆一起办呗。”

    王赢这话一说完,高浪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王赢,凶狠的目光再文文转头的一瞬间,瞬间变的幸福无比,抬手就搂住了文文的脖颈。

    “我要给我媳妇买一个更大的鸽子蛋求婚!”

    这高浪长期扎在女人堆里一个屁三谎,专心哄文文那自然是手到擒来,果然,文文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一副幸福的小鸟依人的样子,开心的笑了起来。

    王赢赶忙举起红酒杯。

    “好事成双,好事成双哈哈,来来来,喝一口!”

    一桌子的人举杯庆祝。高浪恶狠狠的看着王赢。

    “银子,来,好久不见了,在整一个!”

    王赢点了点头,又陪着高浪喝了起来,其实高浪这会儿已经有些多了,但是他现在心里面就是再较着一股劲儿,宁可自己喝多,也不要放过王赢的决心。

    结果呢,喝到一半儿就吐桌子上了。

    这论喝酒,他还真喝不过王赢,别看是商务接待部的部长,也不好使。

    文文这一脸的心疼,对高浪,也是真的照顾有加。

    王赢也是没少喝,看着文文照顾高浪的样子,又看着依偎在怨子龙怀里的陶婷。王赢脑海当中浮现的第一个人,居然不是静馨,反而是龙薇。

    想到龙薇,王赢内心还是有些担忧,他借口离开了包房,再餐厅门口点着了一支烟。

    他大口大口的抽着,几分钟以后,他拿起电话,打给了龙成,电话那边很快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原本狼刺的下属,金狼国际的保镖。

    “银子哥,龙总喝多了。没有办法接你的电话了。您是不是要咨询龙薇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