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十七章 决断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语带少许笑意地回答道:

    “如果只是为了扶持一位‘诡秘之主’出来,那我更应该押注阿蒙,至少祂成功的可能要比你高很多。”

    不等克莱恩再问,祂语气轻飘如梦境般继续说道:

    “埋葬在旧日的那个时代,是我们共同的回忆,也是我们人性初生、萌芽、滋长的关键时期。哪怕我已经拥有漫长的生命,它依旧是我最美好的记忆。

    “你有它的烙印,所以,我更愿意帮助你。”

    爱屋及乌……克莱恩用一个成语在心中做出了总结。

    这一刻,他联想到了罗塞尔大帝在日记里写下的那个词语:

    “故乡”。

    他满是感慨的沉默中,“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转而说道:

    “等你准备好,随时可以去霍纳奇斯山脉主峰。

    “当然,怎么选择是你的自由,没有谁会逼迫你,也没有谁能逼迫你。你完全可以选择停在某一个阶段,不成为旧日,不让‘诡秘之主’在体内苏醒,然后,于末日来临时带着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和物,‘漫游’去别的星系别的星球,躲避外神们的注视,再造一个文明。”

    克莱恩早就想过这方面的问题,默然一阵后道:

    “我不清楚罗塞尔有没有说过一句话: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他和“黑夜女神”对话用的是巨人语,那句俗语翻译过来略有点奇怪:

    躲避只是临时的策略,无法作为长久的纲领。

    顿了一下后,克莱恩继续说道:

    “宇宙虽然浩瀚,没有边际,但外神明显比我们更加熟悉它,也更为强大,直接代表着整个宇宙的某方面象征,要想躲过祂们的搜寻,非常困难。而且,即使能够成功,也只能安稳一段时间,再造的文明不超过千年又会毁灭,到时候,连成为旧日的机会都没有了,永远无法自我救赎。”

    这是因为要想在外神入侵时成功逃跑,必然得放弃所有源质,否则肯定成为祂们关注的焦点,别说漫游星空,就连是否能撑过最初的那轮打击都属于未知数。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嗓音轻缓地说道:

    “除去直接从外神那里撕扯来的事物,只是带走其余途径的唯一性和高序列非凡特性,外神们未必会在意,不会花费太大的精力去搜寻。”

    “您也说了,只是‘未必’,外神们对相似领域的唯一性和高序列非凡特性应该还是有一定渴望的,这能帮助祂们接近支柱。”克莱恩平静回应道,“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于祂们的心情上,祂们没有仁慈可言。”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点了点头道:

    “在这方面,你比罗塞尔清醒,当然,也是因为他知道旧日、外神们的事情太迟了。”

    祂接着说道:

    “你还有另外的选择:利用帕列斯的办法,自降位格,并让阿蒙窃取走‘源堡’。这样一来,你就能以序列1大天使的身份很好地活着,不用时刻担心‘诡秘之主’在你体内苏醒,也不用太累。”

    在黑夜教会的宗教典籍里,有天使和大天使的划分,克莱恩一直猜测后者指序列1,今天终于得到了证实。

    当然,这只是一家教会的标准,不能代表其他。

    听完“黑夜女神”的话语,克莱恩沉默了很久,然后才开口问道:

    “阿蒙可以信任吗?”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坦然说道:

    “我无法给你确定的答案。”

    克莱恩又问道:

    “如果‘诡秘之主’在阿蒙体内苏醒,祂是否会收回‘占卜家’、‘偷盗者’和‘学徒’三条途径的所有高序列非凡特性?”

    “我不知道。”“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以同样的口吻回答道。

    克莱恩再一次沉默,隔了一阵道:

    “对我个人来说,我并不渴求成为旧日,但是,我不能辜负、背弃在我身上押注的那些存在,祂们或多或少都帮助过我。

    “一旦阿蒙成为‘诡秘之主’,祂必然会帮助远古太阳神收回‘风暴之主’、‘知识与智慧之神’处的唯一性和序列1非凡特性,导致祂们陨落。

    “而且,阿蒙是个肆意妄为的神灵。”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轻轻颔首道:

    “你的人性维持得不错。”

    克莱恩下定决心之后,摆脱了刚才低沉的状态,闻言笑了笑道:

    “如果人性维持的不好,让神性获得了优势,我同样会做出类似的选择,因为神性的本能是以我为主的聚合。”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轻柔笑了一声:

    “去做准备吧,尽快去见安提哥努斯。”

    克莱恩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一事,忙又问道:

    “阿蒙是否已借助‘门’先生的仪式容纳了‘学徒’途径的唯一性?”

    “黑夜女神”的梦境投影缓慢回答道:

    “如果是别的存在,那肯定没有。

    “但若是阿蒙,有一半的概率。

    “他天性喜欢冒险,寻求刺激。”

    克莱恩不再多言,看着眼前的“黑夜女神”投影消逝,看着梦境柔和垮塌。

    他的视线内,又出现了那个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祭坛。

    于他而言,前往霍纳奇斯山脉主峰,面对安提哥努斯家族先祖需要做的准备并不多,主要是依靠“源堡”,弄一个分身出来,窃取走自己还未消化的曾经属于查拉图的那份“诡秘侍者”非凡特性,让本体处于可以容纳唯一性的状态中。

    ——随着本身的精神状态稳定下来,哪怕没有查拉图残留的精神烙印纠缠,克莱恩也能依靠自己的人性、意识和锚勉强压制住“天尊”复苏的部分意志了。

    不过,在此之前,克莱恩的灵性直觉告诉他,应该还要做点什么。

    环顾一圈后,他收拾好祭坛,从历史迷雾内拖出了道恩.唐泰斯的书房。

    坐至桌前,克莱恩摊开纸张,提笔给阿兹克先生写信。

    因为刚写完前一封没多久,这次内容并不多,他只大概提了下卡尔德隆地底的“永暗之河”与徘徊于支流两侧的死亡烙印们,重点讲了讲自己看到了多个阿兹克.艾格斯,以及对此的猜测。

    折好信纸,克莱恩拿出阿兹克铜哨,凑至嘴边,吹了一下。

    白骨信使以正常人类的大小出现,单膝跪下,摊开了手掌。

    克莱恩将信纸递给它后,又从“源堡”内摸出了一枚金币:

    “这是长久麻烦的感谢。

    “如果你不能主动接收,就交给你的主人,由祂分配。”

    这枚金币是克莱恩那五枚沾染了“源堡”气息,产生了一定变异的金币之一。

    他已经用其中一枚支付了信使小姐的邮差费,并在和马里奇打牌时,输给了对方一枚。

    白骨信使呆愣了近五秒钟,才不敢违背克莱恩话语地合拢指骨,同时握住了信纸和金币。

    它随即崩解,瀑布一样落到地面,钻了进去。

    紧接着,克莱恩又拿出一枚金币,将它放入了自己的衣兜里。

    与此同时,他让“源堡”内轮值的“灵之虫”们看了某颗深红星辰一眼。

    …………

    东拜朗,一座属于黑夜女神的教堂内。

    作为参与围剿玫瑰学派行动的第一批半神,伦纳德.米切尔已利用一件封印物,抵达了南大陆。

    不过,他暂时没有收获,因为玫瑰学派的半神们似乎都嗅到了空气中的危险,不约而同地隐藏起了自身。

    这让伦纳德不得不耐心等待,随时准备着接受调派。

    趁着无事可做,他戴着红手套,进入教堂的大祈祷厅,还算虔诚地做起日常祷告。

    幽暗安宁的环境内,他仿佛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伦纳德睁开眼睛,站起身来,沿过道走向门口。

    就在这时,他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戴着礼帽,穿着正装,黑发褐瞳的克莱恩.莫雷蒂。

    伦纳德瞳孔放大,眉毛微挑中,同样在祷告的克莱恩放下双手,站了起来,从他的身边经过,一步一步靠近圣坛。

    这个过程中,两人都没有开口,仿佛对方只是一个陌生人。

    抵达圣坛附近的奉献箱后,克莱恩从衣兜里摸出一枚金币,表情严肃地将它投了进去。

    然后,他改变方向,从另外一道门离开了教堂。

    伦纳德侧身立在主过道中,颇感疑惑地看着这一幕,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时,他的脑海内,帕列斯.索罗亚斯德略显苍老的声音回荡开来:

    “找机会把那枚金币拿到手中。”

    …………

    贝克兰德,某栋房屋内。

    威尔.昂赛汀拿着银制小勺,专注地挖着面前那坨浅绿色的冰淇淋。

    突然,祂左手伸长,挡在了食物的侧面。

    祂旁边的椅子上,道恩.唐泰斯的身影瞬间勾勒了出来。

    “我似乎错过了你两次生日。”克莱恩笑着说道,“这是一份迟到的礼物。”

    说话间,他拿出一枚金币,推给了威尔.昂赛汀:

    “这是给你的幸运金币。”

    威尔怔了两秒,然后嘟囔道:

    “出生礼物是幸运护符,生日礼物是幸运金币,你真没有创意。”

    他一边说,一边伸出胖乎乎的小手,飞快将那枚金币拿了回来。

    克莱恩笑了笑,站起身来,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