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四十章 梦开始的地方
    返回现实世界后,阿尔杰耐心地等待起“愚者”先生口中的任务来临。

    这一天,穿着教皇衣物,戴着银黑面具的他正在和神使达尼兹商谈海神教会内部的事情,突然看见有位主教进来。

    “教皇冕下,风暴教会派使者送来了两份礼物,祝贺您担任神的代行者。”这位主教捧着一个白锡制成的盒子,毕恭毕敬地行礼道。

    一直暗中庆幸之前拜亚姆电报线路出了故障的达尼兹闻言,诧异脱口道:

    “那名使者呢?”

    “他留下礼物就走了。”门口的主教相当无奈地回答道。

    虽然风暴教会的人经常会有暴躁冲动的时候,但像现在这种行为还是相当少见。

    阿尔杰轻轻颔首道:

    “他们能不敌视我们,派使者送礼物过来,已经足够了。”

    说完,他抬起右手,轻轻一抓,让主教掌中的白锡盒子被风卷起,飞了过来。

    接住这个不大的盒子后,阿尔杰的动作突然放慢了一些,仿佛感受到了沉甸甸的重量。

    他一点点打开了这个容器,看见里面摆放着一卷由黄褐色羊皮纸装订成的书籍。

    书籍的表面,用精灵语写着一行单词:

    “天灾之书。”

    “天灾之书”……看清楚这行单词后,阿尔杰一阵恍惚,有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这是真的,明白了“愚者”先生说的任务是什么。

    阿尔杰无声叹了口气,望向门口那位主教道:

    “第二份礼物是什么?”

    “是一艘叫做‘幽蓝复仇者’的幽灵船,已经停在了港口。”那名主教不觉有任何异常地回答道。

    “幽蓝复仇者”……达尼兹听到这个名称,本能就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教皇阿尔杰。

    他记得很清楚,这是对方做海盗时的船只。

    这意味着风暴教会知道海神教会的教皇就是他们曾经的枢机主教!

    这究竟是在祝贺,还是在下战书?达尼兹心头一紧的同时,发现另外一份礼物他也相当熟悉:

    那是他跟随格尔曼.斯帕罗时见过的,极端邪异的《天灾之书》。

    “替我回一封信给风暴教会,感谢他们的礼物。”阿尔杰已然沉稳下来,平静吩咐道。

    等那名主教离开了这个房间,他转头对达尼兹道:

    “神使,我已收到‘愚者’先生的神谕,接下来将去完成一个任务,或许几年后才能回来。”

    “神谕?”达尼兹愕然脱口道。

    此时,他脑海里回荡的只有一个念头:

    我怎么不知道?

    阿尔杰点了点头:

    “‘愚者’先生即将进入沉眠。

    “不过,这不影响你的祈祷获得回应。”

    “……”达尼兹太过震惊,以至于说不出话来。

    阿尔杰继续说道:

    “格尔曼.斯帕罗也跟随沉眠了。

    “等我离开,教会的事务将移交给新白银城的戴里克.伯格长老,你需要配合他,将海神是‘愚者’先生从神这件事情写入典籍,让所有信徒都接受。

    “我们的信仰是‘愚者’先生苏醒的关键,你是祂的神使,更要在这方面做出表率。

    “当然,祂随时可能给你新的神谕,交给你别的任务。”

    达尼兹听得有些头晕和迷茫,但还是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犹豫了一下,重重点头道:

    “好。”

    交代完这件事情,阿尔杰站起身来,拿着《天灾之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望着镜中的自己,笑了一声,缓缓取下了头顶的三重冠冕,摘掉了脸上的银黑面具。

    几天后,拜亚姆港口,人头攒动的码头上。

    阿尔杰抬起脑袋,望向外形上比自己高大不少的“太阳”戴里克,笑着说道:

    “你这段时间做得很好,海神教会运转得很正常。”

    戴里克下意识又想抬手挠一挠后脑,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略感惆怅和不舍地说道:

    “倒,威尔逊冕下,您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阿尔杰摇了摇头道:

    “前方的一切都还未知,谁也说不清楚。”

    不等戴里克.伯格回应,他转而说道:

    “你已经足够成熟和稳重,我没什么可以再叮嘱你。”

    说到这里,阿尔杰顿了一下,还是开口道:

    “如果罗思德群岛遇到无法抵御的灾难,你不要为了保护这里牺牲自己。”

    “啊?”戴里克一下愣住。

    这可是“愚者”先生最重要的信仰之地,是白银城新的故乡,怎么能就那样放弃?

    阿尔杰早已预料到戴里克的反应,表情严肃地解释了几句:

    “对‘愚者’先生来说,最重要的是这里的信徒,而不是这些岛屿,对白银城来说,最重要的是民众,而不是城市。

    “只要能保护好‘愚者’先生的信徒们,保护好白银城的民众们,及时将他们转移,那就算失去了拜亚姆,失去了新白银城,失去了罗思德群岛,我们也随时可以在别的地方重建起新的城市,新的家园。

    “记住,不要为了形式而损害实质。”

    戴里克听得深受触动,一下把握到了问题的关键。

    他由衷回应道:

    “我明白了,谢谢您,倒,威尔逊冕下,我会保护好‘愚者’先生的信徒,保护好这里的民众。”

    阿尔杰不再言语,转过身体,走向了停于这处码头的“幽蓝复仇者号”。

    这艘幽灵船还是落后于时代的三桅帆船形式,与之前相比,毫无变化。

    阿尔杰望着它,望着甲板上的几名船员,忽然心有所感,低头看了下自己。

    他穿着亚麻衬衣、棕色夹克和本地流行的阔脚裤,腰间缠着一条特制的皮带,上面插着一把短刀和一根白骨做成的短杖。

    阿尔杰嘴角微微上翘,脚步一迈,乘风而起,落到了“幽蓝复仇者号”的甲板上。

    他随即转头望向看不到边际的蔚蓝大海,抬起右手,沉声说道:

    “出航!”

    …………

    贝克兰德,皇后区,霍尔家的豪华别墅内。

    奥黛丽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看着父亲霍尔伯爵和哥哥希伯特、阿尔弗雷德讨论王国最近的局势和发展趋向,看着母亲凯特琳夫人不断地召集管家和执事们,为即将举行的舞会做最后的忙碌。

    她没有说话,带着不太明显的微笑,安静地注视着这日常生活里相当常见的一幕。

    不知过了多久,霍尔伯爵笑着望了过来:

    “我们的小公主在想什么?”

    奥黛丽抿了下嘴,浅笑回应道:

    “你猜。”

    “我猜你在想今天的舞会穿哪条裙子,配什么样的发型和妆容。”希伯特神情轻松地代替父亲说道。

    奥黛丽嘴角上扬道:

    “答对了,但没有奖励。”

    她随即缓缓起身,对父母和两位兄长道:

    “我去楼上换礼服了。”

    霍尔伯爵笑着点了点头:

    “不用着急,所有人都公认你值得等待。”

    奥黛丽轻咬了下嘴唇,保持着笑容,一步一步走向了门口。

    快离开这个房间时,她停顿下来,回头望了一眼。

    她的父母,她的两位兄长,又在继续刚才的事情,或讨论,或安排。

    奥黛丽碧眸宛若凝固,一点点一点点地收回了目光。

    她走出了这个房间,回到了楼上,回到了卧室。

    金毛大狗苏茜早已等待在那里。

    奥黛丽微不可见地吸了口气,抬起右手,用食指于半空勾勒出了一道道闪烁微光的纹路。

    这些就像是来自最深层的梦境。

    几秒后,那些微光扭曲着变成了一个金发碧眼,异常美丽的少女,变成了奥黛丽.霍尔。

    而与奥黛丽不同在于,这个少女还带着一点稚气,还有些许浪漫的气质。

    “晚上好,‘正义’小姐~”这少女语气轻快地打起了招呼。

    奥黛丽嘴角微微翘起,回应了对方:

    “晚上好,奥黛丽小姐。”

    那次临时的塔罗聚会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晋升为了“织梦人”,准备分割一个身份出来陪伴家人,自己则远离他们,不让他们被自己引来的各种危险事情波及。

    和自己对视了两秒,她扭头看向旁边的金毛大狗道:

    “苏茜,你确定要跟着我?”

    “嗯,我们是永远的朋友。”金毛大狗苏茜认真回答道。

    “正义”奥黛丽没再多说,分出一个“虚拟人格”,进入了苏茜自行放开限制的心智体内。

    然后,她又一次抬手,于半空勾勒出了另一个苏茜。

    这苏茜刚一成型,就张开嘴巴,“汪”了一声。

    奥黛丽随即收回目光,看向了另一个自己。

    沉默了一阵后,她虽然知道两人的想法、心思是共通的,但还不是忍不住对面前的金发少女道:

    “以后,以后就拜托你了。

    “记得多向爸爸撒娇,让他不要那么忙碌,他年纪已经不小,需要注意身体的健康了,很多事情完全可以交给希伯特和阿尔弗雷德,交给管家们。

    “还有,慢慢地开导妈妈,告诉她,不需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不用在社交场合保持完美,这会很累。

    “嗯,不要忘记希伯特,经常逗他笑一笑,让他不要那么阴沉,不要总是把事情想得太复杂,阿尔弗雷德不会威胁到他地位的。

    “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他需要一个好的妻子来让他不想再冒险……

    “唔,你哭什么?我们已经长大了,不能再像个小女孩了。”

    奥黛丽眼帘微微垂下,笑着对面前流下了眼泪的自己道。

    “我知道,我知道。”那个奥黛丽说完之后,紧抿住嘴唇,表情凄然地重重点头。

    “正义”奥黛丽收回了目光,拿起放在旁边的斗篷,将它披在了身上。

    接着,她领着金毛大狗苏茜,走出卧室,来到了走廊。

    下方的大厅已亮起灯光,舞会的宾客陆续到来,霍尔伯爵、凯特琳夫人、希伯特和阿尔弗雷德已离开之前的房间,走到了门口。

    奥黛丽立在栏杆后,静静地注视了好一阵。

    然后,她虚提起裙摆,隔着遥远的距离,郑重地,缓慢地向父母和兄长行了一礼。

    保持了这样的动作两秒,她直起身体,抬手拉起了深蓝斗篷自带的兜帽,遮住了自己的容颜。

    她的侧面,她的后方,灯火通明,热闹喧嚣,她的前面,许多幽暗光芒组成的集体潜意识大海浮现了出来。

    “走吧。”奥黛丽嗓音略显低哑地对苏茜说了一声。

    说完,她迈步走入了那片幽幽暗暗的虚幻海洋中。

    卧室内的奥黛丽冲了出来,带着哭腔道:

    “一定要回来啊!”

    奥黛丽没有回头,只是抬起右手,挥了一下,表示自己知道了。

    她披着蓝色斗篷的身影在晃荡寂静的深暗中,渐行渐远,渐至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