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 > 第685章 九族
    灵绝看着花娆月那通红的眼睛,血红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愧疚,沙哑着声音道:“谢谢你,愿意听我说。”

    花娆月冷嘲一声:“因为走不了,否则谁也不会想留下来听你说。”

    灵绝顿时被花娆月噎得不轻,不过他还是开口诉说起来:“如你们听到的传言那般,我们是半兽族人。”

    灵绝的第一句话,便吸引了所有人。

    “原来真的有半兽人。”

    宫羽煌好奇地看着灵绝,“什么是半兽人,你们会变身吗?”

    其他人也都好奇地看着灵绝。

    “会,每个月圆,半兽人就会变成兽身。”

    灵绝并不隐瞒他们。

    宫羽煌他们听的有些惊奇。

    没想到这世上真的有半兽人,而且半兽人竟然真的会变身。

    鬼医闻言想到什么皱眉道:“可是你之前一直在鬼医谷的地牢,我也没看到你变身啊?”

    灵绝看着鬼医道:“地牢里没有月光,所以就不会变身。”

    鬼医愣然:“所以只有被月光照到才会变身?”

    灵绝点头:“对,不光是被照到,只要感受到月光都会变身。”

    “可是就算你们是半兽人,这跟我们灵雪有什么关系?”

    花娆月虽然也觉得半兽人很稀奇,可是还是接受不了他们掳走小灵雪的事情。

    灵绝看向花娆月怀里的小灵雪:“因为她是我们半兽族的圣女,只有她才能克制我们半兽族的诅咒。”

    大家闻言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什么圣女?

    什么诅咒?

    你倒是说清楚啊。”

    宫羽煌急性子,最是着急。

    “说来话长。”

    灵绝轻叹了口气,便沙哑着声音娓娓道来:“这事还要从我们半兽族的祖辈说起,原本我们半兽族的人并不是生活在这里,而是生活在东海另一边的大陆,那边跟这边不一样,那边没有人类,只有巫族,灵族,羽族,血族,魅族,兽族,半兽族,暗灵族,预言族九个族类。”

    听到这些话,所有人都震惊得不行,仿佛在听天方夜谭一般。

    竟然还有地方没有人类,还有那什么巫族,灵族,羽族,血族,魅族,兽族,半兽族,暗灵族,预言族都是什么鬼!灵绝知道自己说的东西肯定会让他们很吃惊,不过事关半兽族的安危,他必须把事情说清楚:“虽然我们是九个族类,可是也分了三派,暗灵族,魅族,巫族为一派,灵族,羽族,半兽族为一派,剩下的兽族,血族和预言族算是中立派,原本因为两派实力相当,几千年都一直相安无事。

    可是就在三百年前,暗灵族突然发动了大战,暗灵族的王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拉拢了兽族,兽族实力强大,有了兽族的加入,局势瞬间有了变化。

    我们这一方惨败,灵皇和羽皇一起陨灭,而我们半兽族也成了俘虏,卑鄙的暗灵族为了奴役我们半兽族,让巫族给我们下了恶毒的诅咒。

    以前我们半兽族人只要成人,就可以自由变化成人形或者兽身,而且即便是兽身也可以自己控制意识,绝对不会失控,但是巫族给我们下了诅咒之后,我们每到月圆就会不能自控地变成兽身,而且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只会变成他们的杀人.兽。

    为了逃脱他们的控制,我带着一小部分的半兽族人跑了出来。

    半兽族有本秘密的地图,上面讲述了半兽人的来历,还有这一片大陆的存在。

    按那书上所说我们半兽人是兽族和人类的结合,而东海的这一边便是人类的地盘,我们根本没有去路,所以便选择远渡到这里。

    因为害怕会失控,所以不敢去陆地生活,便选择在这没人的孤岛安顿。

    现在虽然没有人再奴役我们,可是巫族的诅咒依旧折磨着我们。

    每到月圆我们就会变成失控的野兽,因为没有别人,最后的结果就会变成自相残杀。

    我从那边带来的族人,越来越少了,所以我们才急于想要找到解除诅咒的办法。”

    灵绝讲的很细致,所有人都听懂了,虽然他讲的东西大家依旧觉得像是天方夜谭一样,不过却还是能深切体会他的痛苦和无奈。

    “所以小灵雪能帮你们解除诅咒?”

    花娆月已经有些明白了,小灵雪必定是对他们的诅咒有作用,所以才会被他们当成圣女,被硬留在了岛上。

    灵绝再次看向花娆月怀里的小灵雪:“她能不能帮我们解除诅咒,这个我们还不知道,但是她能克制我们的诅咒。”

    花娆月皱眉:“你们怎么知道?”

    “预言族的国师曾经替我们半兽族占卜过,我们半兽族的救赎会出生在天玄大陆,谁能承受我们半兽族的神水,谁便是我们半兽族的救赎。

    当时鬼雾试过,她能承受我们半兽族的神水,她便是我们半兽族的神女,因为她还太小,我们怕“神”字太煞,所以改了圣女。”

    灵绝为了得到小灵雪,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灵绝说的,君墨染倒是有印象,当时他记得有道金光将小灵雪托了起来,现在想来那道金光也很奇怪。

    “我想知道你们怎么用小灵雪克制你们的诅咒?”

    花娆月怕得就是他们克制诅咒会伤害到小灵雪,刚才她在屋里刻意将小灵雪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倒是没发现任何伤口,她还给小灵雪把了脉,也没发现小灵雪有任何异样。

    “她的血可以压制我们的诅咒。”

    灵绝老实说道。

    花娆月和君墨染闻言,脸色突变。

    灵绝见状连忙解释:“每个月只需要一滴血,而且每次取完一滴血,我都会帮她抹平伤口,我们只是想要她的血压制血咒,绝对不会伤害她的。”

    灵绝虽然这么说,不过花娆月和君墨染还是很心疼。

    每个月一滴血,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想到每个月都要从孩子身上取血,他们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小灵雪的血为什么可以压制他们的诅咒,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宫羽煌从刚刚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了。

    小灵雪可是君墨染和花娆月的孩子,只是一个人类,她怎么会是半兽人的救赎,这太奇怪了。

    其实别说时候宫羽煌,就连灵绝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这其中的道理。

    花娆月想到什么,突然道:“或许是因为灵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