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承包的奶狗居然是大佬 > 第040章 苏念不要命了?
    冷冽的寒风刮在苏念的身上,吹的他的衣服沙沙作响,他努力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探出脚,感觉到脚下踩稳了,他毫不犹豫的攀上隔壁的窗台。

    看着他动作的人,连大声呼吸都不敢,生怕惊吓到他。

    人群中的程歌心里一震,他没想到苏念会用这种不要命的方式,来救姜辛。

    这是一种疯狂到变态的感情,试问他,绝对做不到。

    人性都是自私的,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

    苏念稳稳的站在窗台上,他试图用手去推开窗户,但窗户都纹丝不动。

    听着屋内细弱的声音,苏念目眦欲裂,那一刻他的神智被摧毁,他只知道一下又一下的砸着玻璃,手砸不破,就用手机,一下一下,用尽全力。

    玻璃经不住蛮力的冲击,渐渐出现了裂纹,苏念握住拳头,集中力量砸了过去,玻璃应声碎裂,撒了苏念满头满脸。

    他毫无知觉,顶着一张被玻璃划破的脸,迅速的跳了进去。

    屋里本来精、虫上脑的男人,也被这巨大的动静惊醒,月亮不知什么时候悄然爬上了半空,他就着月色看见了一个堪比修罗的影子。

    血腥,恐怖。

    前后不过几秒钟,“影子”已经走了过来,重重的脚步声像踩在了男人的心上,压的他完全喘不过气来,本来撕扯着姜辛衣服的手,也不由自主放开了。

    他想逃跑,但腿却像粘在了地上,一只血淋淋的手,像冤魂索命般伸了过来,死死的掐住了他的喉咙。

    “你也配碰她?”

    如恶魔般的呢喃,在男人的耳边响起,他想求饶,却什么也做不到,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呜”声。

    陷入疯狂的苏念,抬起扎满了碎玻璃的右手,一拳一拳往男人脸上身上招呼,丝毫没有留情。

    姜辛无力的躺在床上,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没有人知道,屋里一片漆黑的时候,她的心里有多么绝望。

    她陷入回忆,眼泪无声而下,直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她才恍若隔世般惊醒。

    “苏念····”她翻坐起来,小声叫他。

    男人发出的声音渐渐变弱,只剩下苏念拳脚相交的声音,在漆黑的夜里,格外的渗人。

    “苏念···”姜辛借着手机光线,看清了屋内的景象,她冲过去抱住他的胳膊,“别打了,再打他要死了!”

    闻着熟悉的味道,苏念的神志总算清醒了一些,天知道当他破窗而入时,看到的一切让他有多么疯狂。

    他攥紧的拳头松开,侧过头看着身边的人,夜很浓,他很难看清她的表情,却从两人相触的肌肤察觉出她的恐惧。

    “别怕,我在这里,没人敢伤害你。”他将她揽进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如同她从前哄着他一般。

    有血液从苏念的手掌中滴下,落在地板上,溅出一片血花,地上躺着奄奄一息的男人,屋内可怖却又诡异的和谐。

    外面似乎有很多人,门被拍的震天响,苏念想要去开门,却被姜辛紧紧的抱住胳膊,“太黑了,我怕。”

    苏念眼角闪过一丝笑意,手拉着她走到门边,“等我一下。”

    苏念将依旧坚挺的手机打开照亮,把被拉下的电闸打开,屋子里一瞬间亮了起来,刺眼的光线让姜辛的眼角流出生理性泪水。

    “辛辛,别哭。”苏念以为姜辛还在害怕,忍着心痛去给她擦泪水,却把她的脸蹭的血迹斑驳,看起来更像是受了凌虐。

    门外传来很大的动静,似乎有警察的声音,姜辛见到光线整个人已经恢复了很多,除了还有些腿软,她在苏念的脸上抹了抹,才绕开他。

    她吃力的挪到门边,将安全链打开,门很快被推开,乌泱泱的人群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

    在那一刻,苏念迅速的靠了过来,将她挡在身后,不让人看见她这幅模样。

    或许是看见姜辛神思清明,也不像是遭受了什么样子,只有几个女生围了过来,扶着她去一边休息。

    因为有警察介入,姜辛也参与了问话。

    “没有被怎么样,是因为苏念进来的及时,对,苏念是自保,正当防卫,是的,那个变态先动得手。”姜辛逻辑清晰,镇定自若的回答了警方提出的几个问题。

    一旁的苏念,总算知道刚刚开门前,姜辛为什么要在他嘴角涂上鲜血了····

    折腾了好一会儿,警方压着已经看不出人样的“变态”,充满歉意的离开了酒店。

    “我们会尽快审出事情的真相,姜小姐请耐心等待。”

    “谢谢警官。”姜辛态度端正的送走了办案民警。

    不远处的张轻轻死死的咬着下嘴唇,眼里的恨意被她很好的藏了起来。

    时间已经滑向凌晨一点,酒店里的喧嚣也终于烟消云散。

    苏念没有离开,小阳胆战心惊的帮他处理伤口,看到那些泛着白往外翻的伤口,他都看的肉痛,但苏念只是一声不吭的看着套间内的身影。

    他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苏念会为姜辛做到这样,连命都可以不要?

    他隐隐觉得自家艺人的某些行为有些偏执的可怕,但他只是个拿钱干活的人,他不会也没有资格对他指手画脚。

    “我来吧。”安抚了吓得不轻的许妙妙一阵,姜辛有些头痛的走出了卧室。

    在柔弱的许妙妙面前,她都有些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受害者了?

    “你先回去吧。”苏念让小阳先回去收拾房间,自己则往旁边坐了坐,给姜辛腾了个位置。

    准备蹲着的姜辛,只好紧挨着苏念坐下,她本来还有些心猿意马,但一看到苏念脸上、手掌上那些刺目的伤口,顿时什么想法都没了。

    原本鲜血掩盖下,她以为那些血液都是那个变态的血,没想到居然都是他自己的伤口。

    “疼吗?”她的眼泪好像有些自己的想法,无论她怎么努力控制,都争相的往下掉落。

    从她离开孤儿院那天起,她就再也没哭过了,哪怕是被养父母抛弃,她也只是去桥边吹了吹冷风。

    哭也不会换来任何人的真心,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