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 > 第93章 了解世子的意图就已经赢了大半
    好胆略,我喜欢。

    丁奉生来就佩服胆大妄为的人,

    刘禅如果安排他率本部去攻东吴的水寨,那就是安排他去送死,丁奉才不奉陪。

    可刘禅居然说一应水军都由他调遣,还把昊天亲赐的神弓和那古怪的铁丝网都交给丁奉,

    更说千军都不如丁奉一人重要。

    这待遇。

    在东吴,丁奉只怕混一辈子都没这样好的待遇。

    别说去打洞庭了,

    打建业……

    算了,打建业真不行,做人还是要有点逼数啊。

    丁奉是个很有逼数,很会跟领导相处的妙人,

    刘禅这么器重自己,肯定要把交代的工作做好,

    但是跟愣头青一样,那就是纯那啥了。

    军情如火,丁奉赶紧召集手下部将,抓紧先去油江口会和再说。

    “大哥,又要打仗了?”

    丁奉手下士卒这几仗一路大胜,捞到的赏赐不少,现在一听说打仗就各个嗷嗷叫,打天王老子也敢上。

    “嗯。”丁奉表情凝重地哼了一声。

    “打何处?”

    “洞庭东岸的巴丘。”

    “……”

    这些出身东吴的士卒哪里不知道洞庭东边的巴丘就是吴军的水军要害所在,

    整个洞庭湖上更是遍布吴军的大小船只,

    这天下,敢强攻东吴的水军驻地,怕是没死过吧?

    “大哥,你是不是招了世子的晦气,想故意害死你啊。”

    “是啊大哥,你招惹世子,可别连累我们啊,

    我们还不想死啊。”

    丁奉一脚把贫嘴那人踢进江中,冷哼道:

    “吾乃世子心腹大将,水军头号领军,

    世子又怎舍得让我去死?”

    “尔等难道忘了之前中庐之事?

    当时世子早早料定梅敷就在中庐,叫我等轻装夜袭,这才立下大功,

    此番进攻洞庭,世子肯定也早早布下安排,

    说不定洞庭上的吴军毫无防备,我等可以一举获胜。”

    丁奉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知道此事根本没有半分可能。

    东吴早就做好了跟关羽开战的准备,洞庭上到处都是水师在巡逻操练,

    连晚上都沿江遍布哨探,火把如星斗密布,远远望去如江上起火。

    这样的防御工事若是能被人轻易偷袭成功,只怕东吴多年前就被灭了。

    哎,算了,想这么多作甚?

    世子定然早有安排,我小心行事便是。

    船行一夜,终于抵达油江口。

    这是丁奉之前莫名其妙被俘的地方,

    故地重游,丁奉心中非常感慨,他心道事事变化无常,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是个小兵,第二次来就已经成了刘禅的左膀右臂。

    不知道这次从洞庭回来,自己又会有怎样的造化。

    士仁听闻丁奉到来,叫人备下好酒好菜招待,

    阳群有被俘的经验,跟丁奉也是相谈甚欢,

    只有丁立非常不满——

    俘虏神气什么?

    世子居然还对他这么倚重?

    老子不服啊。

    好在丁奉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

    他先敬了年纪最长的士仁,立刻起身给丁立斟酒,陈恳地道:

    “若非春秋将军,小将焉有今日?

    此番南下再战,还需春秋将军助我,

    小将先饮此杯,略表谢意。”

    丁奉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又端起酒杯送到丁立面前,

    丁立这才心情好了些,接过酒杯冷哼道:

    “尔随世子北伐,也算勤勉,

    这酒我喝了,以后都是同袍,不需如此多礼。”

    他也一饮而尽,傲然道:

    “说罢,汝此番南下作甚?”

    “小将此番要去做一件为难事。”

    “呵,汝说来便是,

    不是我丁立妄言——

    自跟随世子,行军打仗,我还没遇上什么难事。”

    丁奉振奋道:

    “那我便放心了——

    世子此番北伐俘获甚众,故遣小将去洞庭取些米粮回来以充作军资。”

    酒桌上的气氛立刻凝重了起来。

    士仁和阳群、丁立交换了一个惊恐的眼神,这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洞庭?”

    “是啊,”丁奉苦笑道,“虽然早知世子定有布置,可小将心中仍然惶恐,

    还请诸君教我。”

    “洞庭啊……这可如何使得?”

    士仁在油江口囤驻多年,哪里不知道洞庭乃是东吴水军的要害所在。

    当年周公瑾讨伐曹仁,便是在洞庭操练水师,之后病死巴丘,

    吕蒙囤驻陆口之后,更是屡屡在洞庭操练水师,

    那巴丘一代虽然储备粮草无数,可你去抢,估计还没上岸就已经被东吴发现。

    这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不会是丁奉得罪了世子,世子故意想借东吴的手干掉他吧?

    不过,丁奉拿出刘禅的手令,手令要求所有水师必须服从丁奉的统一调度,

    这显然还真是想让丁奉拿些功勋回来,这就让人难以捉摸了。

    “奉跟随世子时日尚短,

    故此需请教诸位将军,还请诸君不吝赐教。”

    呃……

    士仁、阳群、丁立三人顿时陷入了沉思。

    世子用兵不拘常法,每每出人意料,所以战无不胜,

    之前他们在世子麾下,统一听从调度,只要执行任务就好。

    现在各自领军,想要理解世子的深意就有些困难。

    “世子是在操练我等,好叫我等日后能独领一方,

    能学到世子用兵一二成,我等也能自称名将了。”阳群感慨道。

    丁立用力点点头,道:

    “是了,不如把我大哥叫来,咱们一起商议一下,看看世子到底是何用意。”

    阳群点头,赶紧叫人去请邓铜。

    不多时,邓铜匆匆赶来,

    众人见邓铜浑身上下血迹斑斑,赤红的战袍上甚至还夹杂着不少肉渣,不禁一齐起身。

    “大哥,你这是怎么了?”丁立关切地问。

    邓铜笑着摆摆手,道:

    “今日终于找到吴军最后一股奸细,

    那吴狗负隅顽抗,被我一斧劈在头上,倒是溅了我一身狗血。”

    之前拷问胡铖和其他被俘的吴军密探,知道吴军在油江口共埋伏了三股哨探,

    他们彼此没有联系,前两股密探覆灭之后,第三股干脆彻底隐藏不在活动,这一直是阳群心中的一根刺。

    不过,敢在成都附近做贼的阳群很快就想出了高招。

    他让邓铜督造刘禅设置的外城营寨,并在军中传言这是为了防备东吴入侵,世子特意设计的厉害机关。

    那些东吴的密探非常敬业,虽然知道有危险,还是耐不住好奇出来查探。

    邓铜早就在附近准备了天罗地网,

    他把那些鬼鬼祟祟在旁边查探的人一网打尽,然后拉回去酷刑拷问,终于有几个吃不住酷刑,交代了他们彼此的联络方式和具体人数。

    接下来的事情跟之前别无二致,

    邓铜突袭那些密探的居所,那些密探见事情败露,胆大的拼死搏斗,胆小的要么投降要么服毒自尽,很快便一一落网。

    至此,东吴在油江口的布置彻底灰飞烟灭,

    士仁也终于可以高枕无忧。

    他亲自斟满一杯酒,激动地道:

    “季众好谋划,长金好本事,

    东吴狼子野心,尽数灰飞烟灭,看他们日后还如何施为!”

    丁立也振奋地道:

    “吕蒙得知他手下准备多年的细作全军覆没,不知会不会直接气死过去,

    世子这招真是高明啊。”

    阳群矜持地道:

    “说得对,都是世子谋划有方,当日世子叫我来此,便是叫我以雷霆手段扑杀奸细,

    此番……咦……”

    他突然想到什么,丁奉也恍然大悟。

    “啊,原来世子竟是如此用意!

    原来,原来在那时候世子就已经开始谋划今日之事,

    世子真乃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