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月老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 第三十五章:应诺
    “那帮家伙从洋界来了人界,可算是到了天堂了,咱们人界这些大学,本身就恨不得求着这些洋学生过来,这帮过来的,真真是被当成了大爷去孝敬啊,不仅给钱,还特么给人!”

    听着李至孝的讲述,王尧的心变得沉甸甸地,这特么花钱都没人理会,把人家的渣滓统统招了来,还上赶着用热脸去贴人冷屁股,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这帮家伙难道自己家里就没有女性?这种龌龊的事情怎么想得出来,做得出来的?

    转而一想,他又想通了,现在人界女人都特么以嫁给洋人为荣,就像那个养着斗牛犬的大妈,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女儿嫁了一个洋女婿。也许那些家伙自己家的女性真找了个洋人,不定在家怎么得意呢。

    可……这特么没道理啊?男女姻缘难道不是应该讲感情的吗?和在哪个界面有特么什么关系?人界有好男人也有坏男人,洋界就特么全是好男人?不可能啊!怎么大家都上赶着想嫁过去呢?

    就这么有把握,自己找的一定是好的?隔着一个界面呢,在人界找比在洋界不是靠谱多了?这特么到底究竟怎么一回事情?

    因为婚姻牵涉到了王尧的专业,他不能不反复思忖,可对人界的国子监包括昌盛大学这些高等学府,他也是有些无语。

    大学又不是什么外交机构,沉下心好好做一些真正的学问不好吗?别人承认不承认有那么重要吗?你特么办学是为了人界还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虚荣心啊?

    一个不务正业的草鸡大学,就算洋界承认了,又特么有什么意思,有什么光彩?踏踏实实多教出几个人界的人才难道不是大学该做的事情?非要上杆子弄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还要不要脸了?

    “李至孝,花都昌盛大学学生。性格:热情,好交朋友,讲义气,爱好:电玩、动手做实验,自制航模。梦想:永远和林爱诗在一起。”

    扫了一眼李至孝的身份信息,发现没有扯谎这一条,王尧点了点头,看来这小子确实是真爱林爱诗,有机会看看林爱诗的情况,如果可以,替他们牵一个也算是成就了一桩美事。

    “昌盛大学这般胡闹,就没人管一管?”甄怀在一边怒道。

    “现在人界谁敢管洋人?都像老爷似的供着呢,上回我们学校有个洋学生书包丢了,整个花都的捕快全部出动,限期24小时破案,4个小时不到,书包就送到学校来了,你说,咱人界有谁有这待遇?”

    “洋人在咱们人界,只要不是在大马路上明目张胆的杀人放火,根本就没人去管,就算干了点出格的事情,大不了也是客客气气送出界去,文明得不得了,一指头都不敢碰人家的。”李至孝连连摇头。

    “这个世道怎么成这样了?难道咱们人界姓洋了?变天了?”甄怀脸蛋子都红了,他可是亲身经历过洋界侵略人界的那段历史,对洋人有一种天然的排斥心理,听说现在这种情况,大是不忿。

    “若是真姓洋,反倒好了,人洋界对自己人,可不像咱们人界,天天教育你怎么温良恭俭让,人洋界一个地痞流氓在咱们人界受了一点点委屈,那都要跳了脚的闹……”

    “在洋界,最坏、最贵的东西永远都是给外人的,对他们自己人,偏袒得不得了……”

    “你特么到底是什么人?有你这么诋毁自己界面的吗?对你说的,劳资特么一点都不相信,当年人界吃洋界的亏,难道还少了?这才过去多少年?现在这帮人难道都忘本了?”

    甄怀气得脖颈子的青筋都爆了起来,恶狠狠地瞪着李至孝。

    “劳资想起来了,现在都说社会上有一批哈洋族,什么都是洋界的好,一说起人界,就是七个不满,八个鄙视,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劳资看你就像这种人!”

    “我才不是!”李至孝呼啦一下站起身来。“哥,我就说吧,和这些人说什么都没用,你一个小司机,我一个穷学生,说这些东西不仅没人相信,还会惹祸上身,有本事的,就像你那老板……”

    “嘴里骂着洋人,财产、小孩都特么偷偷送去了洋界,自己早特么成了假洋鬼子……”

    李至孝说着话就要走,他哥李忠孝急忙站起身,却又为难地杵在那里,知道弟弟和甄怀话不投机,他请这客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请王尧帮自己弟弟的忙,弟弟如果走了,还怎么帮?

    可硬留他下来,只怕他和甄怀还要争吵,这顿饭也没法吃了。

    “冷静一点,你还想不想和林爱诗谈恋爱了?”这个时候,王尧也跟着站起身,老神在在地开了口。

    听了王尧的话,毕竟那是李至孝的梦想,他顿时站在那里,倒也不急着出去了。

    “什么人界姓洋姓人的,那样的大事咱管不了,不过和你那变心的女友谈一谈,我还是能做到的,主要看那女友对你是个什么感觉,如果已经对你无感了,我劝你也干脆死了这条心。”

    “老话说,再灵的药也治不了想死的病,人真死心塌地跟了洋人,那是人自己的选择,我劝你想开一点,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在哪个旮旯你特么得自己去找,这一根就不用再惦记了。”

    “不过,只要那林爱诗对你还有情义,我就必然会劝她回到你的身边。”王尧斩钉截铁地说道。

    其实以他月老的威能,林爱诗就算移情别恋了,他也照样扭得回来,不过,王尧并不打算那样去做,他是仙人,是月老,可不是那违背妇女意愿,拐卖妇女,强行逼婚的,那特么是人贩子做的事情。

    他对林爱诗与李至孝以及那个洋学生之间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毫不了解,也许林爱诗是真心喜欢那个洋学生,人家两情相悦,可不能因为对方是个洋人,就特么把林爱诗抢过来,他王尧还没那么霸蛮。

    李至孝听了王尧的话,表情明显变了变,显然他对那林爱诗对自己还有没有感情也没什么把握,听了王尧的话,顿时便有点患得患失。

    “咱们也别在这里闲扯淡,百闻不如一见,你领我去见见那个林爱诗,什么事,一见面不就全明白了?”王尧见了,呵呵一笑说道。

    “哎呀,不着急,先吃了饭再走吧。”

    李忠孝见王尧开了腔,愿意帮弟弟这个忙,顿时心下大喜,他听自己弟弟也不知说了多少与那林爱诗感情怎么怎么融洽的故事,却是全然没有李至孝的忐忑,只想把客请了再说。

    “臭小子,你知道怎么与人去谈?又怎么知道人家还有没有感情?什么都不知道,可不能去瞎胡闹!”

    甄怀猛地站了起来,瞪大眼睛看向王尧,王尧说的话他虽然认可,但是他根本想不到王尧有什么办法去兑现自己说的话,你凭什么去了解林爱诗的心思?你愿意问,人家也得愿意说啊。

    而且这里面还牵涉到李至孝和洋学生,每人可都会有一套自己的说辞,你怎么去分辨真假?特别是这件事还关系到一个洋人。

    虽然甄怀刚才气势汹汹地骂李至孝,可他毕竟久历江湖,知道李至孝说的不可能全是空穴来风。这样一来,涉及到洋人可就更是一件敏感的事情。

    甄怀一开始就认定了王尧是在做那坑蒙拐骗的事情,冒充什么大师,见这小子一点分寸也没有,连洋人的事情也敢去管,可不是自己找着枪口往上撞吗?顿时就急了。

    “老叔,是非曲直,咱可都有一双眼睛,什么都不知道,难道自己不会看吗?您就不对那昌盛大学的事情感兴趣?别忘了,韦大发说的那杨全星,可也是昌盛大学的人呢。”王尧冲着甄怀微笑说道。

    甄怀被王尧一句老叔给叫愣了,这还是王尧头一回这么亲热地叫他,让他不自禁地便有一股暖流流遍全身,感觉自己没有白疼这个小子,再看王尧那胸有成竹的样子,顿时便有些茫然。

    特别是王尧那一双眸子,此刻竟是特别的明亮,要知道,王尧灵力等级可是上了4级了,此刻外表已经隐隐然有了一种仙风道骨在里面。

    一旦拿定了主意,王尧全身都透射出一种叫人难以抗拒的自信气质,让甄怀不由得便有些相信王尧,难道说……这小子真有办法?再一听说杨全星也在昌盛大学,甄怀就更加没法淡定了。

    那家伙可是个叫人匪夷所思的奇葩,看来这昌盛大学大有蹊跷,还真得去看一看,究竟是什么风水养出了这么多祸害……不对!特么的事情还没确定,是不是祸害可千万不能先入为主。

    甄怀心中一震,赶紧默默地提醒自己。

    “还是先把饭吃了吧,忠孝都已经把菜点好了。”郑云芝也在一边劝道,她对大家说的事情早有耳闻,听说王尧能解决这个事情,心中大感好奇,只是自己明明是来请客的,还是打算吃了饭再办事。

    “现在时间还早,中饭才吃过,等肚子饿还得好几个钟头呢,咱们还是先去见见那个林爱诗,办完了事回来再吃也不迟。”

    王尧摇了摇头,他是仙人,本身就没什么食欲,此刻有事在身,更是一刻也不想耽搁。

    “对,还是先去看看。”甄怀倒是赞同王尧的意见,如果一切真是如李至孝所说,他们少不得要大闹一番昌盛大学,如果李至孝是在撒谎,那还吃个屁饭,以后连面也不必再见了。

    “这……小弟,你还能约那林爱诗出来吗?”李忠孝见王尧、甄怀主意已定,现在也不过才下午三、四点钟的光景,吃晚饭确实太早,不禁看向李至孝问道。

    “她……早就不愿见我了……”李至孝沮丧地摇了摇头。“不过,虽然现在放暑假,但只要伴读的洋学生没回去,她都会呆在学校里,这个时间,她一般应该在留学生宿舍外面等着陪洋学生去吃晚饭。”

    “那咱们就去留学生宿舍。”王尧果断地说道。“那个,你打个车?”他看向李忠孝,心道劳资特么可是替你弟弟出手,不会打车钱也让劳资掏腰包吧?

    “当然当然!”李忠孝连连点头,一行人走出包厢,李忠孝和饭店服务员打了个招呼,领着众人离开乐口福,在街边叫了两辆出租,气势汹汹地直接奔着昌盛大学就过去了。

    到了昌盛大学门前,这学校规矩不少,出租不能进校园,王尧想想也对,校园里一个个可都是人界、洋界的未来,这特么里面出租乱跑,一不留神撞了几个未来,那损失可没法算得清爽。

    几人在昌盛大学门前下了车,李忠孝付了车钱,一伙人昂然走进校园,只见一进学校大门,就是一条长长的银杏大道,尽头是一幢古色古香的教学大楼,楼顶四个古拙的大字“昌盛大学”。

    “秋季来这昌盛大学,风景一定不错。”王尧看着昌盛大学入门处的气派连连点头。现在是盛夏,倒是无法领略银杏金黄的风采,但却也能想见这银杏大道在季节来临时那绝美的景致。

    “是啊,咱们昌盛大学的银杏大道整个人界都是大名鼎鼎,到季节的时候,各地都会有人来打卡拍照呢。”

    李至孝急忙说道,虽然他对学校拍洋学生的马屁深恶痛绝,但是说到自己学校的风景,那种自豪还是压抑不住的表现了出来。

    顺着银杏大道走了约莫200多米,王尧发现路边树下竖着一排展板,上面花花绿绿贴了一些学校的新闻,都是些学校新学期录取了多少新生,哪所学校的教授过来交流了,哪位教授开了什么讲座之类的。

    只见展板中心位置贴着一张大大的海报,上面写着“新时代个人价值的选择与确立。”下面是一行小字“本校社会研究学院教授杨全星先生专题演讲。地点:社会研究学院多功能演讲大厅。”

    看了这个广告,王尧和甄怀不禁对视了一眼,看了看演讲时间,下个月6号,还有半个月呢,这么早广告就贴出来了?

    “这个杨全星在咱们学校可有名了,他的演讲学生们最爱听,讲的都是干货,不拿那些老掉牙的东西糊弄人。”见王尧、甄怀似乎对那杨全星的讲座很感兴趣的样子,李至孝赶紧在一边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