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与你商量个事儿。”

    “何事?”

    “以后,若是见着观音菩萨,希望不要将今天的事说出。”

    想不到孙悟空的脸皮还算薄。

    所谓人至贱则无敌。

    所以这一点上,唐三藏算是独领风骚。

    可为什么是观音菩萨呢?为什么不让她知道?

    难道这猴子脑袋里在想的事,是自己不能得知的?

    还是说剧本之中写的猴子的不是这样的?

    “你是怕观音姐姐对你的看法有偏颇?”

    唐三藏打趣道。

    “师父……”

    “哈哈哈……”

    “师父,徒儿求你呢!”

    “看心情吧!”

    孙悟空:……

    “好了走吧,赶路要紧!”

    唐三藏心里美滋滋的,接下来可以为所欲为,好好的收服女妖精。

    且说唐三藏骑着马,孙悟空背着行李,走在前方。

    不多时,二人过了两界山。

    “总算是离开了那里。”

    孙悟空叹道。

    那里是他的痛,一个人如果被困在一个地方不能移动,一天都受不了,何况五百年?

    两人走着走着。

    忽然见得一只如牛一般大小的猎豹奔向二人所在。

    如此庞然大物,就差成精化人了。

    在它眼中,两人就是可口的食物。

    孙悟空挡身在前,一个郁闷。

    “这猎豹来得直不是时候,若是凡人它还能吃上口肉,但碰上的却是师父,真是悲哀。”

    他说话间,只听得唐三藏道:

    “悟空,将那拦路猎豹扒了皮,为师要为你扯件衣裙,遮住下体为妙。”

    孙悟空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尽是猴毛,之前的齐天大圣服装早就被如来拍为灰烬。

    如此出现在众人眼前,有些不雅。

    孙悟空有些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

    “裙子?师父,徒儿是男的!不穿那玩意儿!”

    “男的就不能穿裙了吗?”

    “师父为什么不穿?”

    “你这是在教为师做事吗?你真想忤逆为师吗?”

    唐三藏脸色一变。

    “徒儿不敢!”

    吓得那孙悟空直呼不敢。

    唐三藏威严一起,就算他是齐天大圣,也是害怕不已。

    从他拍猴子后脑勺三下开始,猴子就已经净他当成了菩提祖师。

    且观音说过,拜唐三藏为师,方能成就正果。

    一边的猎豹看着这怪异的两人,甚至忘记今天出来是吃人肉的。

    “还不快去?下次见到观音姐姐的时候,你也好有个好形象。”

    说道这里时,孙悟空才答应。

    “是,师父。”

    他这便放下行李,耳朵里拔出一个针儿,迎着风,幌一幌,手中便出现碗来粗细一条铁棒,是为如意金箍棒。

    他拿在手中,笑道:“这宝贝,五百余年不曾用着它,你这豹子能死在我的如意金箍棒之下,是千年修来的福份!”

    随后他拽开步,迎着猎豹。

    “孽畜,哪里去!”

    那只豹子蹲着身,伏在地面之上,积势而发。

    还没出发,却被他迎头一棒,就打的脑浆迸裂。

    “师父豹子已经死了,接下来怎么办?……”

    “让我来!好好看着!”

    “师父您这是?”

    唐三藏不知从何得来一把尖刀,从那豹腹上挑开皮,往下一剥,剥下皮来,剁去了爪甲,割下头来,割个四四方方一块豹皮,提起来,量了一量。

    “嗯……大小合适。”

    “师父,真的要穿吗?”

    “你是怕不好看?你放心,为师肯定会为你设计出一条野性又优雅的豹纹半裙……绝对是走在时代前端,时尚潮流有你引领!”

    孙悟空有些后悔了。

    但现在说什么也是来不及了。

    “师父,这荒郊野外的,有了皮草却无针线,不如不做了。”

    “我有!”

    唐三藏从李世民给的包裹之中取出了针线,开始缝制起来。

    唐三藏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天啊!发生了什么?

    “这可是师父的良苦用心,不能辜负!知道吗?”

    孙悟空:……

    唐三藏根据现代的思维方式,三下两除五,不消一会儿时间,两条露腿豹纹短裙便完成。

    顺带着还有两件披肩。

    “两套豹纹衣服你穿试试?”

    孙悟空无解,不敢说不,只能如他意。

    哪天他离开唐三藏,肯定不是因为妖怪,一定是因为这些奇怪的要求。

    当衣服穿上时,他还不忘将裙子下拉。

    “裙子短了些,师父!”

    “这叫时尚,懂吗?这些欲遮不遮,引人瞎想。穿上它,你便是全场最靓的崽!好看,真的好看!而且,这可是一千年之后最新款式,你想穿,还不一定买得到。”

    孙悟空宁愿不要。

    唐三藏竟然独自欣赏起来。

    孙悟空再次无语。

    至于上空之中的观音看着底下的一切,心中必是腹议。

    “这金蝉子的行为怎么如此怪异,以前也不知道他还会设计衣服?”

    “师父,我看那猴子穿的真是好看……”

    观音没好气的对着木叉道:

    “如是好看,不如你也下凡助唐三藏去往西天取经?让他给你扯一件?”

    这话一出,说得木叉连忙改口。

    “徒儿还是想在师父身边伺候。不要那裙子!”

    观音接着突然想到什么。

    “对了,那西海龙王三太子敖烈身在何处?”

    “回师父,敖烈日前于贬到蛇盘山鹰愁涧,而后突然暴毙,由于妻子万圣龙王之女万圣公主代为受罚。”

    西海龙王三太子敖烈因纵火烧了殿上明珠,而被西海龙王表奏天庭,告了忤逆,玉帝将其吊在空中,打了三百,不日遭诛。后因南海观世音菩萨出面才免于死罪,被贬到蛇盘山鹰愁涧中,等待唐僧取经。

    “此是为大功德,那万圣公主有此觉悟,那是非常之好。”

    而底下的师徒二人气氛有些尴尬。

    孙悟空可不想在多说什么,他只想离开。

    不想让唐三藏一直说下去。

    “师父,前方十里外便是蛇盘山鹰愁涧,我们在那时休息一会儿,徒儿去取点水来!”

    “蛇盘山鹰愁涧吗?好,我们走!”

    那不是白龙马要出来了,可以将身下的坐骑升级一下,试想将神仙当坐骑,那是多么牛逼啊!

    真的有些期待呢。

    唐三藏上了马。

    孙悟空拾起行李背上。

    一路西行,唐三藏将有四个帮手,这四人可任他驱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