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猴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这个师父今天很不一样!

    至于猪八戒则是愣愣的,这是怎么回事?

    “禅师,还有事吗?”

    唐三藏仗着有佛祖撑腰,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了。

    禅师实力必是不及佛祖,恐怕怎么的也得给佛祖一个面子吧?

    且观音还在边上,并未离远。

    而此同时,突然,一股威压突然散发。

    是来自于乌巢禅师身上的。

    这时,众人等被压迫得十分难受。

    孙悟空直接被压迫入地。

    猪八戒则是手持着武器,才没能跪下。

    至于白龙马则是四脚跪地不起。

    方圆百里的动物妖怪都发出痛苦的声音。

    但唯独一人无事。

    乌巢禅师不解。

    “唐僧,你怎么无事?”

    “发生什么了吗?”

    唐三藏摆了摆手道。

    “我说了,师父比你这什么狗屁乌巢禅师要厉害得多了,你还不信?!”

    乌巢禅师惊讶不已经。

    此时他哪知道,这种威压只对于一些体质差的存在有用。

    对于先天圣体而言,一点作用都没有。

    何为先天,那便是天下产生之前就有的。

    而乌巢禅师这类的存在,只在天下产生之后才出现的。

    这便是本质的区别。所以威压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如果他不出手,基本上是很难将唐三藏弄趴下。

    “哈哈哈,果然是如来祖佛的得意门生,佩服佩服!”

    唐三藏想到。

    佛本同源,如果用佛光照耀,孙悟空等人一定会舒服一些才是!

    因此他想尝试一下。

    大超度佛光!

    这时,唐三藏将身上的佛光散发,将先天圣体之能散到了孙悟空、猪八戒与白龙马身上,三者这才站立起来。

    哼哼,果然如此!

    乌巢禅师见此招无用,也便是收了威压。毕竟这也是耗费心神的事。

    这次他讨不到一点便宜。

    “好好好,非常好,看样子如来这次没选错人。”

    这人变得很快,前一秒还是凶狠,下一刻却是这么一副模样。

    禅师?无非就是如此!

    唐三藏不想再多留下一丝时间。

    “乌巢禅师,告辞!”

    “不着急,我受人之托,来为你们消除魔瘴!

    你们此前所做所为,不为我佛法所容。”

    这话说得,似乎他明白了唐三藏他们做的事了。

    “什么叫不为佛法所容?佛法要求不能穿女装吗?”

    “佛法有规定不能深入女性之中去历练心性吗?不要站在制高点教训他人。如果你们和我一样,你们能把持住吗?”

    唐三藏妙语连珠。

    惹得众徒弟是崇拜不已。

    “师父说的好!”

    “师父说的对!”

    那人却笑了。

    一会儿后。

    “对!出家人不应当如此!如此魔瘴难消,让人惋惜啊!我有《多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句,共计二百七十字。若遇魔瘴之处,但念此经,自无伤害。亦是可以摒除一些杂念。”

    不应当如此?那要怎么样?

    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家伙。

    分明是想束缚自己。获得功德!

    这一点,唐三藏怎么能忍。

    于是便道:“这《多心经》,贫僧已经受过。在大唐,小孩子都会懂得的经书,能有什么用?”

    话一出,让得乌巢禅师有些震惊,要知,这一套经书,就连诸多佛也没能看过。他一个区区凡人,怎么可能看过。

    而且还整个大唐小孩子都会读。

    这似乎与自己想的不一样啊。

    现在佛教已经怎么兴旺发达了吗?

    同时有意考察。

    “此经全名是什么?你能背诵否?”

    “《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不就是背诵,那太过于简单了,你且听来!”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完后,唐三藏便将一整卷的心经背了出来。

    “你……怎么可能……”

    猪八戒赞同道:

    “好!师父强大如斯!”

    孙悟空说道:

    “老和尚,你可服气!!?”

    乌巢禅师本想装一下逼的,没想到,装逼不成还被上了一课。拿着自己以为很强大的东西给他人,却被打脸鄙视!

    好像是自己视为珍宝的东西,放到某个地方,却是极为普通的存在,还遍地都是,那种心理落差可是十分之强的。

    “乌巢禅师,贫僧这是在另觅一种修行之法,这种修行之法,甚至会超越我之前的修为。”

    这可是叫做系统的东西,何止是超越,真的到时候,直接碾压这些老妖物。

    “如此说来,那我没什么可教了……”

    “乌巢禅师,我句话叫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可明白?”

    这话说得似乎很有道理。

    就是在说,他表白就是为了入地狱,从而证得真理。

    那家伙被反过来教训。

    “管不了,管不了,教不了,我教不了!你们走吧!”

    而后,乌巢禅师竟然失落的离开了,飞上了树梢之上,不再发声。

    他现在可羞愧难当,哪里还会呆着?

    同时,暗处的观音也不知道要怎么和乌巢禅师说了。

    真是好心办了坏事。

    她只是喃喃道:“唐三藏何时知道《多心经》?佛祖可未传授!这是怎么回事?我也没有听过这个经书在东土这么火爆!”

    其实嘛,就在刚才,唐三藏用了一次月光宝盒,将乌巢禅师所说的心经全部记一下来。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罢了。

    碰上这种装逼的好场景,说什么也要在徒弟面前好好装装。

    唐三藏收了佛光。

    “走吧,我们接着赶路。”

    既然乌巢禅师走了,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留下的。

    于是招呼着两人离开这里。

    “师父,您刚才太厉害了,俺老孙崇拜你!”

    “师父,您说这乌巢禅师会不会跟上来?”

    “呆子,都怪你说错话!没事捧那老家伙干什么?那种家伙见不得人好!”

    “猴哥,我真的认识他,我哪知道他今天会是这样……”

    这一次,唐三藏的所做所为,确实是让师兄弟二人认识更深了。

    可是还没走出几步。

    唐三藏又对猴子说道:“悟空,为师又无聊了。你再变个美女看看?”

    “师父我……”

    “八戒你也一起吧?”

    “师父让猴哥先来!”

    ……

    恐怕没有人比他们更想再碰上一个女妖精了。

    不然谁家有闺女也行。

    因为那样可以让唐三藏分散一下注意力。

    放过他们吧……

    此时,正有妖怪在某处集聚,等待师徒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