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蛰雷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照片搜查
    程松对于抓到学联和地下党的人,还是很有信心的。

    毕竟有照片在手。

    而且中间也找到过他们,甚至于交过手。

    在程松看来,只要搜查下去,肯定会有收获。

    “小心他们转移出城。”林沧州说道。

    “照片已经送到各个盘查口,他们想要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程松说道。

    武汉区的人现在不负责把守出城的盘查,但是给他们都送了照片,学联的人想要转移,并非易事。

    “这两件事情你都多操点心。”

    “是区长。”

    程松现在算是林沧州手里用起来很顺手的人,所以很多事情都要交给程松去处理,不过还有陈友和薛善平的存在,以及现在发展的暗探,程松不至于出现分身乏术的情况。

    而且因为之前死掉了两个人,现在就剩下陈友和薛善平,程松的压力也小一点。

    武汉区的工作照常进行,宪兵队会时不时的询问一下。

    不过询问都是询问在林沧州这里,魏定波倒是没有收到过中岛健太的消息,可以说是他确实在中岛健太这里,不重要了。

    只要和武汉区有关的事情,中岛健太只会联系林沧州。

    魏定波就是副区长,中岛健太不会直接联系他。

    也是为了让他将自己的位置摆清楚,魏定波心中自然明白,不过现在也不是争一时的时候。

    江天晓今天又抓了人回来,审讯室的人都有意见了,毕竟他抓了几次都不对。

    江天晓审讯完,果然又错了。

    他就跑到魏定波这里,来发牢骚。

    江天晓说道:“画像给我们让我们抓人,这就是为难我们,如果给我们照片,让我们抓学联的人,我们早就抓到了。”

    “你不要理会他们,审讯室的人现在也是见风使舵,你正常工作就好。”魏定波劝说。

    “区长放心,我不会被影响的。”江天晓说的非常肯定。

    “不过日后还是尽量确定了再抓人,毕竟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抓人,确实不太好看。”魏定波说道。

    之前他都没有说过这个问题。

    毕竟江天晓认为,宁抓错不放过,是正确的。

    魏定波如果不让的话,反而是显得有问题。

    不过现在好了,审讯室这边先有意见了,那么魏定波顺势说一下就行了。

    这对组织的行动队,也是一点微乎其微的帮助,但是不要小瞧这一点微乎其微的帮助。

    说不定下一次真的遇到了,江天晓一个犹豫,人就放过去了。

    江天晓张了张嘴,最后只能说道:“是区长。”

    没办法,现在大家对你有意见,江天晓也要考虑不是。

    “区长,那照片能不能给我们也弄来几张?”江天晓问道。

    “你想要抢功劳?”魏定波问道。

    “区长,反正他们的照片,还给了其他机构的人,那些学联的人要出城被发现,还能是抢功劳吗?”

    “可是我们……”

    “区长,照片很好弄到手,城门口要几张都行,我们现在拿着画像也是在街面上搜捕,还不如将照片也拿着。

    我们也不是专门要去找这些人,但是你在搜查画像的时候,刚好就看到了,这不是不抓白不抓。”江天晓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反正都是搜查。

    单独拿着画像,和多拿一份学联的照片,在江天晓看来,没有什么区别。

    若是能抓到学联的人,既能立功还能抢林沧州他们的功劳,何乐而不为。

    何乐而不为?

    魏定波不想这么多人搜捕学联和组织的人,这会给组织带来更大的压力。

    可是你作为武汉区的副区长,你在江天晓面前,你能表现出来吗?

    而且江天晓说的很有道理。

    至于你说不想抢夺功劳?

    你不想抢?

    你之前说的话是放屁?

    伱让望月稚子做的事情,是假的?

    所以现在为了不让自己前后矛盾,魏定波只能同意江天晓的提议。

    给组织带来的压力,魏定波也没有办法去缓解。

    “照片你打算从什么地方弄?”魏定波问道。

    刚才江天晓就说了,从城门口就可以拿走,但是现在魏定波还这样问,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做了什么。

    江天晓也立马明白过来说道:“一些情报贩子手里也有,我可以从他们手里获得。”

    照片给出去的不少,就是为了让大家都来找人。

    所以现在魏定波他们想要,也能在不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拿到手。

    “不要太大张旗鼓,将照片拿到手之后,默默找就行,若是真的遇到学联的人,对他们进行抓捕,之后也要说是凑巧碰到的,觉得可疑才抓人的明白吗?”魏定波说道。

    “区长放心,属下明白。”江天晓很兴奋的说道。

    毕竟在他看来,有照片好找的多。

    不过是不想让人看出来,自己抢功劳罢了,江天晓这点还是明白的。

    江天晓下去之后,就开始负责这件事情。

    魏定波打算晚上回去之后,将这个消息交给屈婶,让屈婶给组织说一声。

    组织的同志也要小心江天晓这些人。

    压力更大了。

    魏定波不知道组织能不能坚持过去。

    毕竟之前已经被抓到蛛丝马迹,有过牺牲。

    怀着这样的担心,晚上和望月稚子共进晚餐,这差不多算是两人的习惯。

    毕竟望月稚子就一個人,也是在街上吃饭。

    吃饭期间,魏定波询问她调查暗探的情况。

    望月稚子说道:“没有发现他们中有人执行什么任务,不过这才刚开始调查,再给我点时间。”

    “不急。”魏定波说道。

    同时将江天晓拿照片的事情,给望月稚子说了一下。

    望月稚子一听,也觉得很对。

    为什么不拿照片找呢?

    所以今天江天晓面前,魏定波就没有办法拒绝,如果你拒绝,所有人都觉得很奇怪。

    甚至于魏定波没有主动提起这件事情,本身就有点奇怪。

    只是魏定波不想给组织更大的压力。

    现在江天晓先提起来,这个隐患也算是解决,只是压力给到了组织这里,希望可以安然无恙吧。

    吃过饭送望月稚子回去,魏定波回到洋房之后,就将这件事情告诉屈婶,让她给组织汇报,让组织有所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