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半仙 > 第一零零九章 海底密道
    面和心不和的两个女人分开后,相海花刚从露台下来,那个白皙富态的妇人又出现了,过来问:“阁主,您的房间,向大行走还占着,要不要给她安排一个更好的房间?”

    知海阁内哪里还有什么更好的房间,相海花的房间就是最好的,这是想提醒向兰萱挪窝,不要鸠占鹊巢。

    相海花皮笑肉不笑道:“‘相’和‘向’听着都亲,谁住都一样,来者是客,我换一间凑合一下没事。”

    富态妇人点头表示知道了,又禀报道:“派去跟探花郎他们那条船的人回来,说海底下没办法跟,说那条花船下面有几个实力不凡的海妖随行巡游戒备,人家压根不让靠近,没办法再跟了,否则就要发生冲突。”

    相海花皱眉,“海妖?”

    富态妇人道:“应该是青牙的人马,这方面的妖修,海市那边比我们更强。”

    这点上,相海花也能理解,大多妖修的立场都在千流山那边。

    无法再跟就不跟,她转而问道:“人找到了没有?”

    富态妇人知道她问的是那个新结识的相好,“之前可以肯定,没有被向兰萱抓走,大业司的人动手时扑了个空,没有碰到他。阁内也打听了,这有人说见过他,那也有人说见过他,也没躲,好像在到处熘达着逛,暂时也不知逛去了哪。阁主放心,他的外貌很好辨认,我们的人遇见了一眼就能认出。”

    相海花轻轻嗯了声,别的她倒不怕,就怕向兰萱玩阴的对她男人下手……

    碧海晴天,花船上莺莺燕燕带来的快乐,庾庆几个并未享受。

    青牙也未享受,都交给了他的手下去逢场作戏,不过对那些手下有要求,不能让人打扰到船尾他们所在的区域。

    看着窗外海平面上出现的岛礁,反复对比海图后,青牙对庾庆道:“差不多就这一带了。”

    庾庆也对比确认了,略颔首,扭头对牧傲铁道:“你留这里盯着,有人过来,你就应付一下。”

    牧傲铁有些犹豫,他其实还是想跟去看看的,然又不好跟虫儿做置换,这次海底密道入口的寻找需要虫儿亲自参与,跟琥珀女交流的详细情况只有虫儿最清楚,最终也只能是点头答应了。

    没什么别的花哨,直接翻窗出了房间,落到了无人的后甲板上,庾庆跟虫儿先后从船尾遁入了海中。

    青牙这边只有他一人跟着下了水。

    三人入水后,都施法在一个气泡的包裹中避水,这片海域深深浅浅的斑斓景象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水中一个朦胧巨影迅速缩小成了一个人影,快速游到了青牙跟前。

    青牙打了个手势,其人又迅速遁离了。

    庾庆观察了一下,既然青牙敢放心,那他也没什么好怕的,挥手示意虫儿别管,只管去寻找入口。

    虫儿点了点头,立刻往深处游去,其实这片海域也不深,所展现出的海底世界五彩斑斓,且生机勃勃,各种彩色鱼儿自由游动,虫儿并没有一寸寸搜寻的意思,明显在观察海底的地势。

    青牙跟在两人后面,之前还奇怪为什么不带牧傲铁下来,据他所知,那大块头才是四处跟着探花郎跑的心腹,如今见到虫儿是寻找的主力才有所明悟。

    他和庾庆更多的时候都是在观察四周,小心戒备居多。

    水底游着游着,庾庆忽然发现了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发现青牙那厮在海底居然还在剥花生吃,真是服了这位的爱好,好在花生壳并未乱扔。

    游逛了好久后,青牙有点不耐烦了,突然游到了庾庆的身边,两边的气泡连接在了一起,他发声问道:“我说,你们没有具体的线索,就这样漫无目的寻找的啊,这可是海底,这么大地方,得找到什么时候?要不你把知道的线索特征告诉我,我召集点海族来帮忙寻找看看?”

    这里话刚落,两人便齐齐扭头盯向了前方的虫儿,发现虫儿游动的速度突然加快了,两人相视一眼,立刻气泡分离,也迅速跟了过去一看究竟。

    追上去后才发现,虫儿这是发现了一条海沟,有点兴奋地直扑那条深沉海沟去了。

    三人陆续遁入了斑斓彩鱼、鬼怪模样海族躲躲藏藏的海沟里,光线也越来越暗了,触底后视线朦胧。

    虫儿踩了底,东张西望打量,犹豫不决的样子。

    庾庆靠近,护体气泡与之连接后,问道:“怎么了?那些琥珀女究竟是怎么说的?”

    虫儿罕见的没有理会他,忽闭上了双眼,皱着眉头,明显在回忆思索什么。

    连青牙也看出来了,他朝庾庆挥了挥手,示意不要打扰虫儿,然后自己又捏碎了颗花生,纳入嘴中咀嚼着东张西望。

    等了那么一阵后,虫儿忽然睁开了眼,护体气泡和庾庆的脱开了,人迅速向海沟上方浮起。

    青、庾二人相视一眼,也迅速浮起跟去。

    虫儿浮出了海沟就停下了,浮在海沟上面转动着看向四周,很快盯向了水中的一个朦胧影子,又迅速游了过去。

    青、庾二人跟着靠近后,才发现那朦胧影子是海底一处凸起的地形,上满布满了珊瑚等各种海中生物,不过整体地形上看起来的弧度比较浑圆。

    虫儿游近观察了一阵后,转身直扑就近的海沟而去,人影又沉了下去。

    青、庾二人目光一碰,没说的,又迅速跟了去。

    到了光线昏暗的海沟底下,只见虫儿正贴底四处张望着一路搜寻,这回倒不见什么犹豫。

    一直前行了约莫百丈远的距离,虫儿突停下了,浮停在了一块凸起的海底礁石前,绕着圈的观察一番后,又凑近了伸手去触碰查看。

    青、庾二人也就近观察了起来,若非要说这块海底礁石有什么特殊之处的话,那就是有点三角形的味道。

    这时的虫儿已经落底了,双手抵住了三角的一角,从左向右推动了起来。

    “咕隆…咕隆…咕隆……”

    海沟底下突然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异响,虫儿已经推转了那三角礁石,紧盯的二人又迅速扭头看向了一侧的崖壁底下,只见一块贴在崖壁上的长条状大礁石正在慢慢旋转摆动。

    长条大礁石半歪到位后,哪怕隔着被搅动的混浊海水,两人也能看出那崖壁上露出了一个洞口。

    虫儿已经停止了推动,游了起来,游到了那洞口张望,很快便摸出一颗荧石钻了进去。

    青、庾二人相视一眼,都难掩兴奋。

    尤其是青牙,心里乖乖直叫唤,看这别有洞天的玄机情形,那肯定不是凑数的行为,从机关上生长的贝类和珊瑚就能看出绝对是岁月漫长的老设置,看来这琥珀族果然是弄了个宝藏啊。

    宝藏这玩意,对任何人都有刺激感。

    两人跟着钻入了崖壁上的洞口后,青牙又摸出了荧石查看了一下洞壁上的痕迹,伸手触摸检查了一下,确认是许久许久以前开凿的老痕迹无疑,才算是彻底放心了,发现自己之前对狗探花还真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之前在海市,每次跟庾庆搅在一起他都要倒霉,甚至差点连命都丢了,不长教训是不可能的。

    所以之前哪怕是已经跳船下水了,他也一直是暗自小心防备的。

    随着在黑漆漆通道内的一路潜行,他越发放心了,因为这条海底通道太长了,绝非临时搞出来的。

    不过该有的警惕还是有的,谁敢保证前面没坑?

    游着游着,发现不但距离长,水底下甚至还有弯路和岔路口,绕了一阵后,他已经分不清了东南西北,又开始惊疑了起来,忍不住施法传声道:“探花郎,这什么藏宝库要弄这么长的通道?”

    庾庆回头回应了一句,“我哪知道,我们都是头回来。”

    来都来了,已经在地下钻了这么远,青牙也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

    三道流光在通道内一路穿梭,直到前方出现了台阶,速度才慢了下来。

    台阶?青牙两眼放光,已经到藏宝库了不成?

    顺着台阶小心上行,不一会儿,三人陆续从水中冒头了,拿着荧石走上岸后,身上都还是干的。

    地上还有四周,那都是老痕迹,四处打量的青牙嘿嘿乐道:“入口搞这么长,进来都费事,我倒要看看都藏了些什么宝贝。”

    他嗓门没做任何遮掩,大喇喇的,声音隐隐在前方通道内回荡。

    庾庆赶紧转身竖指唇边,“嘘,小声点。”

    青牙无所谓道:“随便说两句话怎么了,这么深的宝库里面总不能还有人吧?”

    说着还卡察了颗花生米出来扔自己嘴里,表演了一手娴熟的单手剥花生,花生壳顺手一扔。

    庾庆想问候他祖宗,然又不能告诉人家实话,不能说这上面就是海都的宫城,不能说上面有不少守卫,不能说担心被上面人听到,否则人家会发现被骗了。

    于是只能继续骗道:“青爷,小声点,这藏宝库里面有看守宝物的怪物存在。”

    “啊?”青牙愣了下,声音立马小了,“什么怪物?我们能应对吗?”

    庾庆:“为琥珀族看了几千年藏宝库的怪物,你说呢?”

    几千年的怪物?青牙两眼瞪大,瞬间胆寒,一把揪住了庾庆的衣襟,压低着嗓门骂,“狗探花,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我说你怎么乐于和我分享藏宝,敢情是拉我来分担风险的。”

    庾庆又摆手道:“青爷莫慌,此怪嗜睡,只要不惊动,就不会有事,否则我岂敢来冒险。”

    是这样的吗?青牙下意识看了看四周,最终一把推开了对方,指着他鼻子低声道:“出了事你也别想跑。”

    说着还施法把地上花生壳给捡起装进了口袋,生怕踩出了声音来,花生是再也不敢剥了,脚下木屐也抬脚取下了挂腰上,赤足行走声音小好多,背上的“斩草刀”拔出在手戒备。

    一旁看着的虫儿大眼忽闪,抿着嘴唇不吭声,来之前庾庆交代过她的,说来的是琥珀族藏宝库,让她不要说漏了嘴。

    她其实有点不太明白公子为什么要把这秘密告诉别人,不过她相信一点,以公子的才华,这样做肯定有正确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