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人世见 > 第六百三十一章 成败在此一举!
    “前辈,你还好吧?”云景迅速飞驰而来询问道。

    洪崖当即一抹嘴笑道:“当然没事儿,虽然你见我吐血了,但连伤都算不上,而且这算什么,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在战场上,两军对垒,拼杀起来我整个人都差点被剁了也没皱一下眉头”

    我们说的是一回事儿吗?这就扯到你年轻的时候去了?

    心头无语,云景见他还有这精神想来问题不大,于是放下心来,洪崖受伤估计倒是没有,不过难受是肯定的。

    接着云景目光看到了之前洪崖吐出的那口鲜血,和常人不同,他的血液虽然也是鲜红色的,但却带着点玉质的青色,且宛如珍珠般凝而不散尘埃不染,大大小小的血珠散了各处宛如珍珠宝石。

    这还是云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神话境的血液,当真神奇。

    当初云景虽然在刘能身边看到他杀了不少神话境,可到底距离远了,而且刘能出手对方连完整的躯体都没能留下,自然是没有这样观察的几乎。

    留意到云景的目光,洪崖到:“没什么好奇怪的,以后你踏足老夫这个层次也一样,或许每个人体质不一样有所区别,但都大差不离”

    听后云景了然,不过血液凝而不散,到这种程度,得多么强大的心脏才能让其运转起来?考虑到武道修为的提升体质也在变强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说话的时候,洪崖伸手一招就将突出的血液收集了起来,还寻了个玉瓶装好,面对云景疑惑的目光,他笑道:“云小子你也应该清楚,老夫这个层次的人血液可是好东西,寻常武者吞服好处无尽,当然,前提是不怕膈应,毕竟这是从嘴里喷出来的,你要不用尝尝?”

    “前辈好意晚辈心领了,您老人家自己收好奖励给他人吧”,云景嘴角抽搐道,倒不是嫌弃,而是他自己用不着,而且自己又不是走吃人流。

    洪崖哈哈一笑道:“和你开玩笑的,老夫的血液自然是好东西,不过收集起来主要的还是防止被人拿走算计老夫,这点你自己也要记住,以后切记保护好自己的一切,须知天底下奇奇怪怪的手段多了去了”

    “晚辈谨记”,云景认真点头道,这可是金玉良言,平时或许没什么,可真当身体组织被人拿走针对那可是要命的事情,到时候哭都找不到地儿去。

    短暂的寒暄后,洪崖道:“好了,我们继续吧,早点把这里搞定还得去红衫城,此地已经如此,下来那边还有一场大的等着我们,现在这里最大的麻烦已经被老夫解决,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说话的时候,他就直接施展领域将边岭城笼罩镇压了,一切都定格下来,如何辨认人奸就是云景的事情了,他老人家不擅长这方面。

    云景也不含糊,当即行动起来。

    活靶子捡人头而已,很是简单,不过聚集的人奸太多了,云景一番忙活下来着实费了不少功夫,足足耗费了两个多时辰,比在三水城花的时间更多。

    当把念力范围内的最后一个人奸搞定,又迅速巡视了一遍整个边岭城,大致可以确定没有遗漏后云景这才停下,亦感到有些疲惫。

    哪怕仅仅只是捡人头也不是个轻松活儿。

    有些事情就不能去细想,云景虽然杀的都是人奸,都是该千刀万剐的家伙,但某种意义上他们也是生命,所以云景不知不觉早已经完成了万人斩的成就,而今正在朝着六位数的成就买进,且已经完成大半了……

    看到忙完过来的云景,洪崖收起领域的同时也差异的看了他一眼。

    云景打量了一下自己疑惑道:“晚辈可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那倒没有,老夫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像你这样一通忙活下来,恐怕身上的杀气煞气和血腥味早已经浓郁到极致,看谁一眼都足以吓死人那种,可偏偏在你身上依旧云淡风轻,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真心令老夫意外”,洪崖看着云景惊奇道。

    也不怪他如此差异,须知常人杀猪杀多了身上都带着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而云景宰了那么多人却依旧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这本就有些不合理。

    云景想了想道:“或许是因为我和其他人的心态不一样吧,心情平静但并不是冷漠无情,如此就很难受外界的影响到自身了”

    “难得,老夫活了几百年,见过的人没有千万也有百万,但你却是最特别的一个”,洪崖由衷道。

    这些都是小事儿,云景适时止住话头说:“走吧前辈,这里忙完了,去红衫城”

    “嗯,老夫已经通知王朝方面来善后了,走吧”,洪崖目视一圈满目疮痍的画面语气复杂道,旋即带着云景迅速离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们。

    人奸组织在这里搞事情,虽然最终被解决了,可却留下了让人触目惊心的画面。

    整个边岭城数百里区域,小部分建筑都被毁了,死去的人更是数以百万计,在此之前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啊,这里下要恢复往昔不知道要多少年月。

    死去的人无法复生,关键的是活下来的人却要背负一辈子的伤痛!

    之前边岭城的所有人在那灰雾的影响下发狂肆意攻击周围的一切,现在灰雾散去人们恢复意识,明白自己都做了什么,那种来着心灵的折磨比千刀万剐还要来的难受。

    父杀子,子嗜父,杀家人杀孩子杀亲人杀朋友,这是何等的人间惨剧?

    这样的事情,几代人的落幕都不可能被遗忘,或许只有等待沧海桑田由时间去一点点磨灭吧。

    不是云景他们狠心就此离去不管了,而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们,若不解决,这样的事情只会更多更多……

    红衫城坐落在桑罗腹地,乃是一座能在整个桑罗王朝排进前五的雄城,军事文化政治贸易意义都很是非凡。

    这座城正常情况下常驻人口都在千万以上,而今灾民汇聚人数更胜往昔,也唯有这样的大城才能兼顾数以百万计的灾民,但如今灾情太严重了,红衫城和其他人任何地方一样都早已经不堪重负。

    人奸组织将这里作为三个凝聚圣主意志降临载体的地方之一定是经过仔细商讨的。

    桑罗王朝的精力有限,他们同时在三个地方进行尽量拖延时间,其他地方都被阻止,但凡有一个地方成功都足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圣主的强大毋庸置疑,有着神话境的实力和手段,一旦载体凝聚完成意志彻底降临,退一万步讲,哪怕暂时不敌人类的神话境也能从容离去。

    在没有圣主亲自主导的前提下,人奸组织都能发展到如今这样几乎快颠覆整个桑罗王朝的地步,届时有圣主主导那将会是什么样的一副光景?

    人奸已经被控制,身心皆甘愿奉献给圣主,只要能达到圣主意志降临的目的,他们哪怕全部死绝都无所谓。

    并非圣主有那样的凝聚力,实在是如今的人奸分明就是傀儡,是被提线的木偶,炮灰都算不上,仅仅只是异域文明入侵人族疆域的前提条件罢了,对于异域文明来说,当下的这些人奸根本就没有太大意义,毕竟他们一旦成功降临,要多少这样的傀儡没有?人族不死绝就能源源不断的控制起来!

    云景洪崖他们在边岭城忙完启程奔赴红衫城的时候天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不知不觉一夜就那么过去了。

    在他们单独行动之前就已经吩咐集结在青苗郡的部队火速奔赴红衫城,毕竟有着几千里的路途,大部队肯定不可能那么快看到,其中精锐中的精锐急行军也只在天亮之前堪堪赶到,人数也就万多人罢了,后续大部队还在源源不断的赶来。

    冷无双柴世林图波他们是第一批次感到红衫城的。

    天亮之前是最黑暗的时候,黑暗中他们看向远处的红衫城一个个脸色凝重到了极致,更有很多人直接面无人色。

    红衫城可谓群魔乱舞,有施展诡异能力变成怪物一样的人奸在四处屠杀,已有被人奸控制的毒虫猛兽,其中极个别的异兽堪比真意镜修为的武者,而异兽通常体型庞大,它们行动间就是灾难!

    城内火光冲天,照亮了半边天宇,哭喊生嘶吼生尖叫声不绝于耳。

    那里的画面比人间炼狱还要来的可怕,若非明知这里是红衫城柴世林他们都以为自己在做梦来错地方了。

    情况比他们想象中严重得多得多,仅仅只是远远看一眼就心神颤抖胆战心惊。

    尤其是那炼狱般的城池中还有一股恐怖的气息在弥漫酝酿成长,那股气息并未刻意隐藏,好似在特意彰显自身的存在,如渊如岳,感受到那股气息,柴世林他们连前进的勇气都没有,源自生命本能的畏惧,心头有个声音在告诫催促他们立刻远离,有多远跑多元,否则会死!

    来到这里,柴世林他们知道这里有人奸组织在作乱,在大肆屠杀凝聚所谓圣主意志降临的载体,关乎整个国家的命运,所以他们不能退不能走,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留了下来。

    “前方三十里就是红衫城了,全体停止前进!”夜色下柴世林沉声道。

    他们先一步赶来,情况不明,贸然过去根本就是取死之道,这点道理但凡不是傻子都明白。

    众人停下后,冷无双忍不住问:“柴大人,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云景和洪崖都不在这里,此时柴世林的地位最高,自然是要听从他的吩咐。

    到底坐了多年的高位,柴世林此时倒是并不慌乱,稍微权衡后便道:“大家急行军来到这里,暂且原地休息,后面的队伍前来也要给他们休整的时间,此时云大人和洪老都在忙着另外两处无法兼顾这里,但我们也不能就这样干等着什么都不做”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继续道:“而今情况不明,我们至少要派人过去先了解一下情况,敌人有多少,已经发展到到哪一步了,这些都是需要了解的,如此一来,待云大人他们到来也有个底”

    “全凭柴大人吩咐”,周围的人抱拳到。

    能来这里的都经过严格筛查,都知道此行意味着什么,没有人退缩,一脸视死如归。

    前方再如何危险,他们可是兼顾着整个国家的命运,若是国都没有了哪儿还有家?自己苟且偷生有什么意义?是以不容退缩!

    点点头,柴世林到:“我现在至少需要十个人从各个方向靠近红衫城了解情况,若是能深入其间再把消息带出来最好,此行很可能有去无回,修为至少在先天后期,有自愿前往的吗?”

    他的话音落下,周围的人不但没有丝毫迟疑,满足条件的全都积极表示愿意前往。

    大义面前方见人心,而今可不是考虑个人得失的时候,每时每刻都有无数人死去,个人在这个时候又算得了什么?

    毫不犹豫表示愿意肩负重任的人太多,柴世林干脆随机指派了十人,看着他们,他道:“诸位此去一定要小心,打探情况虽然重要,但我更下看到你们全都活着回来,听到了吗?”

    “大人放心,我们定不辱命!”十个即将要前去打探消息的人语气轻松道。

    不再多说什么,柴世林挥手道:“出发!”

    随着他一声令下,十人很快就从各个方向消失在天亮前的夜色中。

    视线一直看着他们彻底消失柴世林才收回目光。

    其实谁心头都明白,他们此去大概率九死一生再也回不来了,可终究是需要人去探路的,你不去我不去那么谁去?

    去了十个人,剩下的已经大好了他们若是回不来自己领命前去的打算。

    “也不知道云大人他们怎么样了,红衫城正在遭到人奸屠杀献祭,那股可怕的气息每时每刻都在变得越发恐怖,定是人奸背后所谓圣主降临的载体,云大人他们来之前我们除了派人冒险了解情况还能做什么?总不能一直这样坐以待毙!”目视红衫城方向冷无双沉声道,绞尽脑汁的思索各种方案却又被推翻,脑袋里面不禁生出一个念头,若是云景和洪崖在这里会做出什么样的安排?

    敌人太多太强,他们人数少且情况不明,任何行动都可能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死亡不可怕,就怕死得没有一点意义。

    柴世林目光闪烁道:“云大人和洪老去解决另外两个地方,他们肩负的不比我们轻松,人奸组织在三个地方同时行动,任何一个地方成功都将是灾难,那不是我们桑罗王朝的灾难,很可能演变成整个人族的灾难,任何人在这件事情面前都不能退缩半步,因为身后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说到这里,他深吸口气转身看向重任赫然道:“所有人听命,待到青苗郡集结的人马到达一半,那时不管云大人他们是不是已经到来,我们都将奔赴红衫城这处战场,违令者斩,直系亲属全部打为奴籍!”

    “遵命”依旧没有任何人退缩。

    作为桑罗的三杰之一,冷无双明白柴世林的意思,当下红衫城正在遭到屠杀,不知道什么时候圣主意志载体就会孕育完成彻底降临过来,而作为对抗那等存在的主要力量洪崖若是无法第一时间前来,那么他们就必须要过去行动起来拖延时间,争取延缓载体的孕育,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不顾一切的去拖延时间有意义吗?当然是有的,至少好过什么都不做。

    命令过后,柴世林再度道:“每一刻钟向我汇报一次人马集结情况!”

    人数少的时候就冲过去无异于是送菜,但人数多了就有个人奸对抗的资本,所以必须要时时刻刻了解有多少人到达。

    为了这次行动,整个桑罗王朝都积极准备了多天,桑罗王朝疆域辽阔,而今局势混乱,几乎每个地方都需要军队驻守,除却实在不可擅动的地方外,足足准备了百万人马,其中大部分都是精锐。

    整个桑罗王朝几十亿人,却只能抽调百万人马,真心不少了,毕竟不可能为了这次行动就不管其他地方了不是。

    如此人口基数的国家,常备军上千万是必然的,必要的时候拉起几千万的武装力量也没太大问题,但那种行动需要时间啊,而今最缺的就是时间。

    况且面对人奸这种组织,临时拉起的军队压根就没太大意义。

    时间一点点过去,人马源源不断的在汇聚,没过一刻钟向柴世林汇报一次。

    渐渐的天亮了,几十里外的红衫城情况不但没有减弱下来反而愈演愈烈,火光冲突烟雾弥漫,整个世界都压抑而绝望。

    之前派去打探情况的十人直到天亮也没有任何人回来汇报情况!

    他们的下场如何可想而知。

    骄阳升起的时候,柴世林的拳头撰得发白,直到现在集结的人马还不到十万,更多的还在路上。

    百万人马啊,几千里路,哪怕急行军,下要全部集结也得几天时间,根本等不到那个时候的。

    不能这样等下去了,每过一分情况就危险一分,现在的七八万人都是精锐,只要不去触碰那可怕的存在足以和人奸一战,没有云景和洪老的手段虽然无法歼灭人奸,但能拖延他们的进度……

    心中这么想着,柴世林决定下令进攻,再不行动起来恐怕再多人马集结都每意义了。

    一旦圣主意志载体凝聚成功,纵使洪崖到来恐怕也无力回天了啊。

    如果背后有多两个神话境该多好,就无需这么纠结了,可当初联合大江王朝金狼王朝针对大离的那一战之后……

    就在柴世林思绪完全决定下令进攻的时候,洪崖带着云景直接出现在了这里。

    紧赶慢赶,他们两人几乎横跨了桑罗王朝大半个疆域,路途何止万里?神话境的洪崖虽快但也无法瞬移,也是要花时间的。

    在面见柴世林他们之前,云景和洪崖便先行观察了一下红衫城眼下的情况。

    很不乐观。

    他们已经竭尽所能的快点行动了,可终究无法做到一蹴而就啊。

    人奸组织同时在三个地方发动,一晚上过去,红衫城保守估计至少有半数的人死去沦为了圣主意志载体的养料!

    数百万人的死亡,那是何等血淋淋沉甸甸的话题姑且放在一边,关键是有了这些人的死亡后,那承载圣主意志的载体已经孕育到一定程度了,纵使没有孕育完成恐怕也差之不远亦。

    在红衫城里,数以百万计被杀之人,他们的鲜血化作血雾长虹朝着某个地方汇聚,那里地面有一个直径百多米的洞口,漆黑而深邃,宛如大地上的一张巨口。

    那洞口不知多深,内中恐怖的气息酝酿澎湃,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云景的念力哪怕之在外面徘徊都心惊不已,本能告诉他,念力若敢深入其间窥探自己必将遭遇大恐怖。

    很明显那深渊般的洞口内就是圣主意志载体的孕育之地,其中的恐怖气息笔直边岭城强大十倍以上!

    基于这些情况,哪怕洪崖都没第一时间轻举妄动,毕竟他是消灭圣主意志的主力,也唯有他才有那样的手段和资格,一旦动起手来他不敢保证第一时间解决,必将是一场苦战,那样一来他就无暇兼顾其他了,所以必须要事先商量好一应事宜他才能放心的全力以赴。

    红衫城已经岌岌可危,很可能彻底沦为死地,可为了整个国家,真正动手之前也只能暂时顾不了那里了。

    “云大人,洪老”,看到云景他们的第一时间柴世林便开口行礼道,心头大大的松了口气,压力大减,一下子就找到了主心骨。

    没时间寒暄,洪崖直接开口道:“其他两个地方,经过我们一夜奔波已经解决,就剩下红衫城这最后一个地方了,成败在此一举,接下来老夫将全力以赴解决异域圣主,其他的由云小子主导,先商量出一个章程来,要快”

    话音落下,洪崖对云景点点头便站在一边闭口不言,饶恕他也不得不养精蓄锐全力备战。

    最终能把圣主意志解决一切都好说,整个桑罗再乱也有时间恢复过来,若是解决不了这种问题洪崖没想过。

    在洪崖说话的时候,云景便已经暗中留意了一下当前人马集结情况,虽然都是精锐和高手,可相比起汇聚在红衫城的人奸数量依旧捉襟见肘啊。

    不到十万人,看似不少,人奸绝对没有这样的数量,可关键的是他们实力强大而诡异,有着充分了解他们的云景自然明白双方的差距。

    这些都是其次,主要的是,而今人奸孤注一掷几乎全部集结在一起了,目的是要把他们彻底消灭以防止死灰复燃,而红衫城那么大,横纵数百里,区区不到十万人如何保证把他们彻底全歼?

    据之前审问活口得到的信息,人奸组织里面,每一个圣徒都拥有构建血池沟通异域圣主的手段,是以其他的都可以不管,但圣使是一定要全部消灭的,放跑一个都后患无穷!

    心念闪烁,云景在洪崖话音落下后便开口道:“拿红衫城以及周边的地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