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为了成为英灵我只好在历史里搞事 >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冥界之中的布置
    “穆修胡休的头部很尖锐,感觉和其他的魔兽都不太一样。”

    藤丸立香看着那一米多长的穆修胡休头骨,想了一下自己从冬木一路走来的见闻,见猎心喜的说道。

    “美索不达米亚人有的会用穆修胡休的脑袋当武器,而且穆修胡休的头骨还可以入药,研磨成骨粉的话,可以用来解毒。”南舍给藤丸立香解读到。

    几人的周围,遍布着数个穆修胡休的尸体,甚至莫德雷德还在抱着一只啃。

    “莫德雷德小姐,这个不能吃的!”玛修正在焦急的制止莫德雷德。

    “看样子,我们明天应该就要和那家伙撞面了。”劳伦斯的眼中流露着思索,对着藤丸立香说道。

    “医生,雷达的扫描记得随时都打开。”藤丸立香提醒了一句,省的医生回头忘掉了。

    “安心吧,我这边随时都能监控到你们那边的情况,如果我睡着的话,莱昂纳多也会顶替我的位置的。”罗曼宽慰了一句,“你们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就行了,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放松警惕。”

    迦勒底一侧,和梓鹃廖业的那一侧,行动的速度都差不多,差不多都是明天就能够接触到提亚马特的触手的样子。

    “明天的作战,我得安排一下。”藤丸立香将所有人都召集了过来,“原先的阵型方面,玛修和劳伦斯小姐你们都应该很熟悉了。”

    迦勒底的演算体系之中,玛修和劳伦斯算是比较关键的两个点了。

    毕竟如果要形容的话,在特异点的行动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东西?

    是御主藤丸立香这个人的安全。

    因为藤丸立香就相当于最后的底线,只要藤丸立香还活着,那么一切都还不算结束,哪怕失去了藤丸立香以外的一切都还会有机会。

    但唯独不能失去藤丸立香。

    劳伦斯和玛修,就是保护藤丸立香最好的手段。

    平常的时候,玛修和劳伦斯都会寸步不离的跟在藤丸立香的身边,一旦发生战斗,玛修就会顶在最前面,劳伦斯依旧站在原本的位置。

    现在战斗之中加入了莫德雷德和南舍,因此阵型也要做出一些改变。

    “南舍小姐您要注意游斗。”藤丸立香在这两天的相处之中了解了南舍的能力特点,严肃的说道,“您是能够杀掉穆修胡休的最锋利的一柄剑,我的安全有劳伦斯小姐的保护,您只需要找准最好的机会,将您的宝具直接轰在穆修胡休的身上就好了。”

    “嗯唔.虽然我不是很擅长这种事,但肯定会加油的。”南舍微笑着点了点头,拿出了自己的钓鱼.剑!拿出了自己的剑,挥舞了两下,像是在给自己打气的样子。

    “莫德雷德小姐的话,就负责和玛修一起顶在最前面就可以了。”藤丸立香又看向了莫德雷德,“只要您能够听懂我的话,在需要的时候解放您的宝具就可以。”

    “唔唔唔~”

    野兽的声音从莫德雷德的喉咙之中传了出来,她大抵是理解了藤丸立香的意思的。

    很简单的战术规划,和梓鹃那边很像。

    毕竟要战斗的对象是野兽,所以有时候计划这种东西反而是拖后腿的,用最简单办法涌上去就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藤丸立香的身边可是有劳伦斯的。

    穆修胡休能使用毒液让别人中毒,但劳伦斯可是能驱除这些病害的,所以至少从这一点来看,这场战斗相性.还不错?

    “这片大地上的气息,确实发生了改变。”

    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并肩站在宫殿的顶端,恩奇都的神色之中带上了一点凝重。

    “安那努,换你来感受下。”他在自己的灵魂之内轻声说道。

    绿色头发一瞬间就变化成了黄色的头发,气质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吉尔伽美什看见安那努和恩奇都又切换了,不知道联想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打了个寒战。

    安那努没有理他,半蹲了下来,将自己的手按在了宫殿上,然后闭上了眼睛,将自己与大地联通,让自己的感知能力能够最大化的发动。

    “.很危险,这种感觉,吉尔。”

    安那努皱起了眉。

    “是从什么方向过来的?”吉尔伽美什从高处看向乌鲁克的四周。

    “四面八方。”

    安那努重新站了起来,捏了捏自己的拳头。

    “对了,吉尔,当时我和恩奇都留给你的天之匙和天之锁,你还留着吗?”

    “我说的不是我们的本体,而是那两个留给你平时用的。”

    安那努想起了什么,突然拍了下吉尔伽美什的肩膀。

    “嗯?还在啊?怎么了?”吉尔伽美什一脸茫然。

    “还在就行。”安那努笑了笑,“恩奇都,换回来吧,我有些事情要在冥界布置一下。”

    上次他和埃列什基伽勒商讨过有关于将最后战斗的地点,在冥界的时候,安那努就开始了在冥界之中的布置。

    至于是什么布置.

    其实很简单。

    就是种花。

    将安那努之花,尽可能多的种到冥界的每个地方,甚至于每个角落之中去。

    这种将代表了生命力的花朵散布冥界的行动,让安那努感觉有些奇怪,但埃列什基伽勒本人倒是兴致挺足的。

    这种行为的本质上,其实和提亚马特,以及那个自称为所罗门王的beast的行为,有些类似。

    那就是散布自己的分支,每一朵安那努之花,其实都相当于安那努的触手,算是安那努生命的一种延伸,跟着安那努一起生存,跟着安那努一起死去。

    它们自然也会携带一切安那努的特性。

    就比如,对神性的克制。

    这种克制可以跟着安那努的主观意识进行改变,这也是为什么安那努之花从来都不会攻击埃列什基伽勒的原因。

    而如果,疯狂的beast提亚马特或者阿勃祖,出现在安那努之花,会怎么样呢?

    总而言之,安那努反正在冥界之中除了压制阿勃祖以外就没什么事可干了,不如多考虑一下该怎么面对后续会发生的事情。

    至少,要做好面临挑战的准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