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温柔舐骨 > 大结局
    大结局

    江母带洛欢到了楼上她的房间里。

    “原本想等你结婚前再正式给你的,可想想现在给也不错。”

    江母轻笑着,从保险箱里取出一只祖传的祖母绿戒指递到了她面前。

    戒指上镶嵌的宝石很大,颜色亮的纯粹,即使她不常关注宝石也能看出来价格不菲。

    “这是小寒的祖父买给祖母的结婚首饰,当初就花了一万大洋,然后传给了他奶奶,他奶奶又传给了我,如今该传到你这一辈了。”

    江母准备让她试试。

    “伯母……这有点太贵重了,而且,还有将来思遇的女朋友……”

    “江家的继承人妻子得到戒指。”

    江母轻轻打断了她。

    洛欢的话语一顿,抬头看她。

    江母:“这是我们欠小寒的。”

    “当年因为我们看护不力,才导致小寒与我们分离了这么久,错过了他人生成长里的每一个重要阶段,这是我们一辈子的遗憾。”

    “我们这些年为了找他,花出去的力气不少,连我都要绝望再也找不到我的儿子了。”

    江母的声音低了几分,像是陷入在回忆里:“整整二十年,我没有一天不想念小寒的,可江家不能没后来继承家业,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结果,五六年前,我们只好生下了思遇。”

    “思遇原本也是‘知’字辈的,我跟他父亲商量了下,才改成了思遇,也算是,对小寒的一个思念。”

    “如今小寒回来了,这个继承人的位置理当还是他的。”

    “也许是老天可怜我们,那天要不是我心血来潮一个人去了一家餐厅吃饭,就看不到小寒了。”

    江母说着,看向她的目光里多了几丝温情。

    “我庆幸那家偷走我儿子的人,没有把我和她父亲给他取的名字改了。”

    江母性子很善良。

    洛欢抿唇:“伯母……你就不恨他们,当年做过的事吗?”

    “是恨的,不过他们自有法律制裁,我很开心我的儿子这些年在那样的环境下也没有长歪。”

    江母脸上的笑容变深了几分,伸手握住她的手在手心,轻轻地拍了拍,道:“而且,如果小寒没有那样的经历,他也不会遇到你,我能看得出来,小寒他喜欢你,如果让他在你跟没有那段经历之间选一个,我想他肯定还会选择你。”

    “伯母,您开玩笑了,我哪有那么大本事。”

    洛欢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否认,心潮却不受控制地轻微起伏。

    江母笑而不语,转身拿起戒指,轻轻放在她的手心合拢,笑道:“所啊,这戒指等后面结婚,就由小寒亲自给你戴上吧。”

    洛欢讷讷,半晌道:“谢谢伯母……”

    江母一顿:“还叫伯母?”

    洛欢愣了下,连忙改了口,有些生疏,却很真诚:“妈妈。”

    江母发自内心地笑了。

    洛欢与江母聊了一个多小时,才从屋子里出来。

    刚要合上门,就看到站在走廊里的某人。

    安静又专注地低头望着手机,窗外光线落在他的身上,使得他的周身凝出温柔的金边。

    五官清俊完美,身材线条干净利落,显得温柔又矜贵。

    在听到开门声时,他放下手机,抬眼看了过来。

    “你等多久了?”

    洛欢关上门跑了过来,仰头问道。

    江知寒将手机放回兜里,垂落眉眼看她,笑着回:“没有多久。”

    “你们在里面聊什么?”

    洛欢先是神秘地笑了下,然后伸出右手,摊开掌心叫他看。

    江知寒的视线跟着落下。

    “是妈妈给我的,说让我以后在重要场合里戴。”

    洛欢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有些虚,看着别的地方。

    江知寒看了着她,而后轻轻地笑了,“嗯。”

    订婚后的生活似乎并没有发生太多的变化,江知寒又投入到研究与医院的工作里,而洛欢也在准备着年底的考试。

    大四后面的课越发的少了,两人也算是正式同居了,洛欢有时候吃完晚饭,就拉着江知寒坐到沙发上看各种舞蹈视频。

    逼着一个理科大神看各种舞蹈,还要他说出点评。

    还别说,江知寒偶尔的评价还挺专业。

    洛欢挺惊讶的,问他怎么知道这么多。

    江知寒彼时正翻着本医学杂志,一心两用,侧头看她一眼,淡定地说:“高中那会就会了。”

    洛欢的心口微烫。

    口中像吃了一颗刚熟的梅子。

    又酸又甜。

    江知寒作为导师眼中的红人,难的研究课题找他,各种疑难病例还找他,明明还没毕业,却比正儿八经的医生还要忙。

    洛欢就经常给他带饭。

    但总是外面的也不行,洛欢于是就在江知寒忙的时候,学着做菜给他吃。

    无论她做的多难吃,江知寒都能面不改色地吃的全部吃完。

    还说她做的很好吃。

    洛欢挺不好意思的,面上不说什么,私底下偷偷地努力改进。

    两人的生活似乎早从情侣跳到老夫老妻的阶段……

    只是偶尔在看江知寒的时候,有点欲言又止。

    然后,像个林妹妹一样地仰天长叹。

    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

    几周之后,江知寒轮休,那天恰好是周末,江知寒问她想不想出去玩。

    洛欢正看着舞蹈视频,闻言转过头,问他去哪。

    江知寒问她想不想去看看他的大学。

    那也是当初高中时候她和他约定的大学。

    这假期休的不容易。

    洛欢想也没想,当即就同意了。

    得到洛欢同意,江知寒当天就订了票。

    洛欢暗暗兴奋了一宿都没睡。

    到了第二天一早,江知寒便叫醒洛欢,洛欢还困着,江知寒便给洛欢穿衣服,抱起她去洗手间里洗漱。

    等洗漱完,洛欢差不多也清醒了,吃完早饭,便欢快地催促着江知寒快点准备。

    于是一大早,两人便坐上了飞往京都的飞机。

    到达时正好是中午。

    江知寒本想先带她去附近吃午饭,洛欢对A大感兴趣,想去那里的食堂去吃。

    江知寒只好答应,两人便打车直接到了A大门口。

    快到暑假,A大门口的学生络绎不绝,热闹无比。

    A大作为百年名校,其中医学系更是在全国名列前茅,一草一木都似乎透着古朴与厚重的文化底蕴。

    洛欢置身其中,有种全身都经历过洗礼的感觉。

    这就是江知寒生活了三年的大学吗。

    当年,也是她梦想中的学校。

    可惜当年江知寒突然消失,她也因此放弃了这个梦想。

    江知寒低下头看她,说:“去吃饭?”

    洛欢转头看他,笑着点头:“好。”

    洛欢以江知寒家属的身份,很容易地就进了学校。

    江知寒依旧还是A大的学生,尽管因为学术交流离开快一年,但依旧备受瞩目,还没走到食堂里就有人把他认出来了。

    期间还有不少跟他打招呼的。

    江知寒颔首应回去。

    而他们在打招呼的时候,目光也格外八卦地落在她身上。

    在A大的食堂里,两人顶着周围无数目光吃完饭,然后江知寒又牵着她逛校园消食。

    他平常去的教室,寝室楼,图书馆,礼堂,以及实验室都到了。

    一点点地,慢慢地熟悉着那些年他没有她的一个人的日子。

    路上遇到几个教授,看到江知寒第一次带着女朋友过来,都一个个地开心的不行。

    洛欢是又尴尬又有点暗暗开心。

    A大的校园不小,一圈逛下来,着实是个不小的工程。

    洛欢忍不住腿酸,在学校的一处人工湖上面的长椅上坐下来休息。

    江知寒让她先坐着,他去买水。

    洛欢懒洋洋地点头,也没怎么留意地欣赏湖面的风景。

    湖边柳树多,和风吹着清澈的湖水泛起一阵阵的波纹,在燥热的午后确实舒爽至极。

    湖里还有学校派专人饲养的鲤鱼。

    江知寒去的时间久了点,洛欢专注地看着鱼,就没怎么发现江知寒去了十分钟还没有来。

    直到身后忽然响起江知寒的声音来——

    “欢欢。”

    “嗯?

    水买来了?”

    洛欢还蹲在湖边盯着鲤鱼,随口说了句,手伸起自然地等着接水。

    没有动作。

    洛欢略有些疑惑地转过头去,看到江知寒站在四五米远的地方,手里不知何时抱了一束红色的玫瑰花。

    特别大,特别漂亮。

    江知寒额前的发被风轻轻吹起,他就站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黑眸专注地看着她,带了几分温柔,身材修长,气质卓越,整个人好看的有些不像话。

    如同捧着玫瑰翩翩而来的白马王子。

    洛欢愣了愣,反应了几秒才站起来。

    她看了看他怀里的花,又看看他的眼睛喃喃:“你……你在做什么啊?”

    其实她已经隐隐有些念头了,只是有些不敢证实。

    江知寒似乎有些紧张,他轻吸口气,才抬步上前,捧着那束玫瑰走到了她面前。

    洛欢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有些迟钝地低下头看看玫瑰,慢慢伸手接了住。

    江知寒这才向后退了两步,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的丝绒小盒子打开。

    正是那枚江母给她的那枚祖母绿的祖传戒指。

    洛欢呼吸顿住。

    眼眶忽然一热。

    接着,江知寒在洛欢的视线里单腿着了地,他捧着那枚戒指,语气很是郑重:“欢欢,愿意嫁给我吗?”

    “……都订婚了你还问愿不愿意。”

    洛欢不禁咬了下唇,声音里带了哽音的嘟囔。

    江知寒淡笑着:“是,但是这流程一个都不能少。”

    “之前我太忙了,很多次想干这事都被打断,现在我想郑重地问你一遍,你愿意吗?”

    洛欢忍不住笑出声,眼睛还红通通的,闪着晶莹,挺傲娇道:“我的大好青春全被你给耽误了,我不答应还能怎么办。”

    她朝他伸出了一只手。

    江知寒笑着松了口气,说着是,伸手给她戴上。

    套上了。

    刚套上的那一瞬,周边忽然响起了起哄的口哨与欢呼声。

    洛欢吓了一跳。

    这才发现周围藏了那么多的学生,这下全都跑出来了。

    原来江知寒的名气太大,不到半天他回校的消息就传遍了全校,这玫瑰挺显眼的,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过来的人不少。

    “恭喜学长拿下学姐!!”

    “我们狗粮吃撑了!”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四周起哄的厉害,洛欢笑着流泪,主动踮起脚尖,而与此同时,江知寒也默契地低头,温柔地吻了下去。

    四周的欢呼声响彻了整个校园。

    爱上他的那一瞬间,自此以后,她的眼睛里再也看不到别人了。

    而他也是。

    江知寒求婚的视频不仅传遍了校园网,而且在网上也引起了热议。

    主要是视频里的两个主人公颜值太出挑,加上男主人公是本校的风云人物,关于他的各种传说,以及爱情故事都被各路校友们给挖了个遍。

    于是视频想当然地就爆炸了。

    神通广大的网友们还把两人各个年纪的照片都给挖了出来。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小哥哥啊,也太温柔太仙了吧,完全长在我的审美点上!”

    “人家从大一开始就蝉联A大校草,你们开玩笑呢!”

    “关键头脑厉害,家境也厉害,人天联集团的大公子!”

    “卧槽这拍偶像剧呢?”

    “女生也好美啊,我超喜欢这种可爱又有点媚的,学生时期就好好看,好他妈的搭!”

    “我怎么感觉这个女生有点眼熟……”

    “手动艾特楼上,人江北大学的校花,专业也厉害,比赛照片附上。”

    下面也是好几个爆照的。

    “果然大帅哥和大美女就是养眼。”

    网上热议不小,但两位当事主人公却齐刷刷地神隐了,安心地过起他们小生活。

    五月底,江知寒抽空去医院看了一趟江伟。

    江伟因为常年昏迷,各个器官已经严重萎缩,再也醒不过来,而杨艳娇也因为长期的面对一个醒不过来的丈夫患上了妄想症,被送入精神医院治疗。

    江知寒出来的时候,是下午。

    他看到站在门口等他的人时,脚步一顿。

    “怎么,不认识我了?”

    洛欢走上前来,笑着问。

    江知寒清澈的眼睛上下打量她,又向后看了眼:“你,没进去吧?”

    洛欢知道,江知寒是担心她想起以前那些不快乐的记忆,所以每次来看他们时,都不告诉她。

    可她已经成长了。

    “我们都快结婚了,我是你的妻子,陪你是应该的啊。”

    洛欢笑得特别坦荡:“都已经过去了,你别担心我。”

    江知寒听着,伸手牵住了她的手。

    “好,下次带你来。”

    “嗯。”

    两人的身影沐浴在金色的黄昏里。

    六月,洛欢与江知寒正式结婚了,办的特别盛大,几乎整个京城的名流都前去参加,一些流传到网上的视频又引起了一番关注。

    九月,江知寒正式大学毕业,又在导师的百般劝说下,保了本校的研究生。

    报道那天,洛欢陪他去的。

    重新站在A大的校园门口,洛欢朝江知寒晃了晃手里的A大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笑得挺得意。

    多年前他们的约定,终于在如今得以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