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十二分缠绵 > 番外 阮斐扬x傅漫(7)
    番外阮斐扬x傅漫

    07

    阮斐扬要和傅漫一块离开。

    走的那天,阿离来送他。

    女人的直觉一向很准,傅漫能看出阿离队阮斐扬的感情,哪怕阿离一点都没主动表现出来。

    这些年,都是阿离在照顾阮斐扬,说起来,傅漫觉得自己还是得好好谢谢阿离。

    傅漫先上车,留给阮斐扬和阿离单独说话的空间。

    “以后……你大概不会再回来了吧。”阿离说话时候,低着头,忍着心底的颤抖。

    那一年,她从医院辞职,带阮斐扬来这,帮阮斐扬开始新的生活。

    可是她一直都知道,他迟早有一天会走的,无论怎么落地生根,他都不属于这。

    能在他身边八年,对她已经是极大的恩赐了。

    “这些年,谢谢你。”

    “不用谢,我们是朋友嘛。以后有机会,记得回来看看。”

    阮斐扬点点头,阿离抬头看着他,强忍着眼泪,提出自己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带有私心的要求:“你可以……抱我一下吗?”

    阮斐扬沉默一下,随后张开双臂,凭着感觉,将站在自己面前的阿离轻轻拥住。

    车里的傅漫,默默看着拥在一块的两个人。

    跟阿离告别完,阮斐扬坐到车上。

    傅漫看他的紧绷着脸,不免问:“舍不得吗?”

    “嗯?”阮斐扬刚刚仿佛是在想事情,听到傅漫的声音,才稍微有一点反应过来。

    “你舍不得她吗?”

    “她帮了我很多。”

    “那我就当你是回答舍不得了。”

    阮斐扬蹙眉,想解释:“傅漫——”

    傅漫却握住他的手,把头靠到他肩膀上:“放心,我没有吃醋。我也很谢谢她,是她把你照顾的那么好。你舍不得她,也是应该的。”

    “我心里只有你。”

    听到阮斐扬这句话,傅漫浅浅笑了笑:“嗯,我知道。”

    ……

    两人先回了海城。

    傅漫陪阮斐扬去了一趟墓园,祭拜已逝的父母。

    从墓园回来,天色已经不早。

    傅漫让阮斐扬住她那,简单地把行李收拾一下后,她对阮斐扬说:“先去洗个澡吧,洗完澡再吃点东西。”

    陌生的环境,对双目失明的阮斐扬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他仍然有傲气,不愿在傅漫面前表现出自己软弱无能的一面,所以他一直在床边坐着,没动。

    傅漫帮他从行李箱里拿出换洗的衣物,见他一动不动,意识到什么,说:“那个浴室……就在你左手边,大概两三米就能到。”

    阮斐扬没出声,傅漫就拿着衣服走过来。

    “我带你进去吧。要不要……我帮你洗?”

    阮斐扬忍不住清了一下嗓子:“不用,我自己可以。”

    怎么说都是曾经坦诚相见过的,应该是不用害羞了。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现在两个人反而……不够自然。

    傅漫怕阮斐扬不熟悉浴室,出什么意外,想想还是牵起他的手:“跟我来。”

    “不用,我可以自己进去。”

    “跟我来。”

    傅漫再次强调。

    阮斐扬只好妥协听她的。

    傅漫牵着阮斐扬走进浴室,先关上门,开了淋浴器的热水。

    然后她站在阮斐扬身前,伸出手,帮他一颗一颗地解着衬衣纽扣。

    衬衣被丢到一边的洗脸台上,傅漫的目光落在裤子的纽扣的拉链上,稍微停顿了一下。

    等她要动手的时候,阮斐扬伸手挡了一下。

    “我自己来吧。”

    这次,傅漫听他的。

    等衣服脱完,傅漫带阮斐扬走到花洒底下,热水一下淋湿阮斐扬的头发。

    傅漫默不作声的,挤了一点沐浴露,帮他抹到脖子和后背上。

    水花四溅,傅漫的衣服也有一点湿了。

    两个人极其安静,整个过程一句话都没说。

    最后冲洗完,傅漫拿干净的浴巾披到阮斐扬身上,也顺便帮他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浴室里,热气氤氲,一直未散。

    很多细微的心思,暗暗发酵。

    “以前……她也这样帮你洗过澡吗?”

    阮斐扬听出傅漫的意思。

    “阿离?”

    傅漫闷声应:“嗯。”

    “没有。”

    傅漫上前一步,搂住阮斐扬的脖子,将他下拉的同时,自己稍稍踮脚,亲了一下他的唇。

    “她在你身边八年,比我那三年,多了太多。”

    说是不吃醋,但傅漫心底仍会羡慕和嫉妒。

    八年,真的足够长了。

    阮斐扬顺势揽住傅漫的腰,身上的浴巾掉落到瓷砖地上。

    “可是我以后,都会陪在你身边。”

    鼻尖碰着鼻尖,呼吸交错。

    傅漫问:“你想我吗?”

    阮斐扬喉结滚动,声音喑哑了几分。

    “想。”

    “有多想?”

    “很想。”

    他主动亲吻她。

    这是重逢之后,他第一次主动吻她。

    眼睛看不见,确实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但是当感情到了,欲望开始燃烧,任何一切都显得那样微不足道。

    热烈的世界里,他们只有彼此,熟悉的力道,还有熟悉的温度。

    ……

    在海城简短逗留了一天,阮斐扬就和傅漫一起出了国。

    他们为眼睛的事奔波了好久,终于找到一个眼科专家,他们也终于看到一点希望。

    没有多久,阮斐扬进了手术室。

    手术很成功。

    重新再回国,已经是几个月后。

    阮斐扬有很多的事要做,第一件就是跟当年夺了他们家产的叔叔打官司。

    官司不算顺利,断断续续打了半年,阮斐扬才终于将父母留下的财产夺回来。

    当年,他跟父母置气,不愿继承家业,想着要自己闯出一番事业。

    现在……他算是圆了父母那时的心愿,重振阮家。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很顺利地往好的方向发展。

    忙完这些事,阮斐扬就和傅漫结了婚。

    两个人都很忙,并没有计划要孩子,加上年龄摆在那,傅漫就更不敢要孩子了。

    可偏偏,刚一结婚,刚持证上岗,傅漫就意外怀孕了。

    虽然是高龄孕妇,但傅漫仍然雷厉风行,经常挺着大肚子在公司开会。

    最后还是傅时津看不下去,强制停了她的工作,让她回家养胎。

    怀胎十月,傅漫在家里闷的快长草,终于在一个凌晨,卸货了。

    是个大胖小子,还很小,看不出到底像谁。

    但傅漫觉得,他像阮斐扬。

    像爸爸挺好的,男孩子就该像爸爸一样帅。

    就是脾气千万不要那么倔那么要强。

    孩子周岁的时候,傅漫和阮斐扬意外收到阿离寄来的周岁礼物,还有一张请柬。

    阿离要结婚了。

    这是个好消息。

    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去了一趟清河古镇。

    在这生活了八年,这个地方的声音,气息,阮斐扬都很清楚熟悉。

    但是复明之后再看到这座古镇,很多情绪涌上心头。

    当时在医院,他心灰意冷,是阿离劝他,安慰他。

    要出院时,阿离把他送到了这,用他的钱帮他开了客栈,让他有源源不断的生活来源。

    确实,阮斐扬能再遇见阮初初和傅漫,真的多亏有阿离。

    而阮斐扬对阿离,也一直是愧疚的。

    他知道她的感情,即便她从不说。但是他也无法回应,因为他心中一直有一个傅漫。

    现在阿离要结婚了,阮斐扬也卸下心中一块大石头。

    阿离是少数民族,新郎也是少数民族,他们的婚礼很有特色,很热闹。

    参加过婚礼,在住的客栈哄睡完刚满一岁的儿子,傅漫才发现,阮斐扬一直靠在窗口,望着远方。

    她小心翼翼走过去,怕吵醒儿子,就很轻声地问:“在看什么?”

    阮斐扬转头看傅漫,伸手搂住她肩膀,说:“看那里。”

    傅漫循着阮斐扬的视线看过去,在一片夜色之中,能隐隐约约看见远处的那片雪山。

    “那是……”

    “我出意外的地方。”

    那次登雪山,阮斐扬遇上雪崩,被困了好几天。

    正是因为这样,他患上雪盲症,又一时得不到治疗,才导致失明。

    “其实那时候,我是打算登完雪山,就回去。一切从头开始。”

    阮斐扬现在说的,傅漫并不知情。

    对于那次意外,她知道的并不多,一开始是顾虑阮斐扬的心情,她没有多问,后来是眼睛治好了,那些就没有必要再去问。

    “你后悔吗?”傅漫看着阮斐扬的眼睛,问他。

    “后悔。后悔自己年少气盛,后悔自己过于倔强倨傲。我后悔的事情太多了,这几年错过的也很多,我的父母,我的妹妹,我通通没有尽到责任。还有……就是你。”

    傅漫靠到阮斐扬身上,望着远处的雪山说:“可是现在你都弥补回来了。”

    “阮斐扬,我们已经不年轻了。以后……我们会继续一直携手到老的吧?”

    “嗯。”

    两个人侧头,相视一笑,在窗前静静依偎。

    人生没有那么多个八年可以虚度。

    他们错过的时间太久,所幸,还有现在和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