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黑月光崛起 > 非她不欢(三十五)
    天子说了满两个时辰,这些行刑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简直恨不能让王闰锦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凌重衍从始至终唇角含笑,眼底却连半分笑意也没有,满满的杀意。

    他分明是要所有人不得安宁。

    一旁的太后坐立难安,没有过一刻松快。

    她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岁,连一身雍容华贵,都遮盖不着颓败脸色。

    很久,她惨白着脸色开口,带着最后的争辩:“皇帝,哀家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这话软弱无力,太皇太后自己说出来,都是心有戚戚。

    而凌重衍恍若未闻。

    他眉眼寡淡,看着高台之下横七倒八的大片尸体,纯然不为所容。

    半晌,他不耐的“啧”了一声,用漠然的语调说:“这样死了,实在是便宜了他们。”

    甚至有一丝丝遗憾。

    太皇太后牙关开始发颤,她也是见过后宫腥风血雨的女人,自认手段狠毒,没有底线,可是在凌重衍面前,还是觉得自己妇人之仁了。

    “衍儿,哀家是你的祖母,你做事留些余地,适可而止吧!”

    她这般说着,眼底已经有哀求:“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还不够吗?”

    凌重衍露出了今夜第一个真切的笑容,他睨着太皇太后,字字清寒:“当初,朕的娘亲是否也是这样求太皇太后你?你当初,可曾有过半分恻隐之心?”

    气氛彻底凝固,这陈年旧事被轻描淡写的提起,可是分明是千钧之重,叫人不能承受。

    太皇太后几乎要从椅榻上摔下去,幸好身边的侍女搀扶了她一把。

    她缓过神,眼眶泛红,字字争辩:“你母亲那样不恭顺的女子,留在霆儿身边,只会叫他成为一个昏君!”

    “当昏君有什么不好?”凌重衍语调平直,那双眼睛分明渗骨冰冷:“当个明君,连自己的妻子,都要成为政坛上的筹码。”

    “你在说什么?”太皇太后此刻的脸色已经不是难看可以形容了,她嗓音沙哑,话不成句:“什么筹码!你在胡说……胡说什么?”

    “异邦太子对朕的生母一见钟情,凌霆为了养精蓄锐,不战而屈人之兵,答应后者一旦她生下我便让她跟随那太子去异国。”

    凌重衍说到这里,唇角的笑意嘲讽:“可怜朕的娘亲刚刚生产,身体虚弱,你们便一杯毒酒害死了她,说是要保存天家颜面。”

    凌重衍看着心虚不已,眼神不断躲闪,已经整个人靠在侍女身上的太皇太后,继续寒声道:“朕本就不打算放过你的,偏偏你还敢撞到朕的逆鳞上。”

    太皇太后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招惹苏娆。凌重衍竟然早就知道了一切,那么他这么多年的暴戾残忍,似乎都有了源头。

    既然如此,他又怎么可能放过自己。

    太皇太后心头恐惧不已,却见凌重衍已经缓缓起身。

    他在太皇太后面前蹲下,姿态恭敬谦逊,实则锋芒毕露。

    他开口,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太皇太后放心,将来你的死讯,一定会万分体面,保全天家颜面。”

    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谁能想到堂堂天家,高台之上的祖孙二人之间,竟是隔着血海深仇。

    凌重衍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狠戾,一双眼睛里面闪烁着瘆人的戾气。

    太皇太后这才明白,这么多年,凌重衍不过就是一直在隐忍而已。但是只有再有一点点刺激,他就能无所不用其极,将一切的始作俑者折磨致死。

    如今,苏娆无异于就成了那刺激的源头。

    “衍儿……哀家是你的祖母……”太皇太后黔驴技穷,翻来覆去,就只会这一句。

    凌重衍目光极端淡漠。

    而此时,高台之下传来了墨痕的声音,他说:“皇后娘娘,您不要过去,那边污秽太重。”

    太皇太后亲眼看见,上一刻还对自己不留余地,手段堪称嗜血残忍的男人,在一瞬间收敛了所有戾气,取而代之的是不安。

    他再如何百无禁忌,也希望自己在苏娆的心目中,不要太过暴戾恣睢。

    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现如今,她看见这一切,又会作何感想?

    他起身,走到了高台的边沿,心神皆乱。

    心慌的感觉来得真实,他修长的手死死捏着栏杆,骨节已经泛白。

    事实上,苏娆的确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

    放眼望去,被鲜血沾染的白玉瓷地已经满是血污,完全看不清原来的颜色。地上是数十具乱了头颅的尸体,不远处,那王闰锦还在低低哀嚎。他面目全非,一身血泽,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貌。

    而那数十几的高台之上,凌重衍正凝望着自己。

    他的身边,是脸色惨然的太皇太后。

    系统适时开口,向苏娆具体描述了刚才的一切。

    苏娆心神震裂,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凌重衍的生母,竟是这般惨死的。

    盛世要美人装点,死局要美人偿命。

    其实周遭几乎已经没有声音了,毕竟已经是后半夜,凌重衍觉得该死的人,基本都死了。

    剩下的也不过一个王闰锦。

    可是苏娆仿佛还能听见了几个时辰前的哀嚎。

    她也许真的并非纯良之人吧。

    因为这个念头刚刚涌上心头时,苏娆想的是:她只是这般联想一下,就觉得不寒而栗。凌重衍坐在这里,也不会好受吧?

    或许世人说他是暴君,可她总是觉得他是心软的,他曾经是一尘不染的明月。

    凌重衍想过无数种苏娆见到这份情状后的反应,唯独没有想过,她会在高台之下朝着自己伸出手。

    她用那样甜糯乖巧的声音说:“阿衍,抱我。”

    【黑化值:80%】

    所有人都看见,那位从始至终冷眼旁观,手段残忍到没有半点余地的天子,从高台上一步步走下来。

    他眼尾泛红,雅致的面容上满是动容,月光落在他的身上,明华灿灿。

    他哪里还有半点要置人于死地的残忍模样。

    苏娆被他狠狠拥入怀中。

    她听见凌重衍在自己耳畔说:“娆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