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诸界第一因 > 第66章 神话时代(上)
    逃!察觉到了似是而非,令他毛骨悚然的气息的刹那,这魔影已斩灭了所有侥幸,就要遁入虚空。

    可下一刹,他只觉四周明暗变换,五根通天也似的巨柱陡然间横亘在前,锁死了他一切遁行的空间。

    噗!五指捏合,将那魔影迸发而出的气焰尽数掐灭,杨狱再度张开手掌之时,那魔影已明灭不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失在天地之间。

    “司,司魔之主……”望着那漠然而深邃的目光,魔影只觉心头阵阵发冷,惨笑道:“想不到,想不到堂堂司魔之主,九天降魔祖师竟然会藏在这小山之中,还,还夺了一圣灵之躯……”魔影惨笑,不甘中又尽是惊惧。

    神庭九极战神,纵然在九劫最盛之年,也是寰宇诸天之间,最为可怖的杀神!

    而对于一切魔类修持者而言,司魔之主更是无限恐怖。终九劫八亿四千万年,魔道式微,绝大多数的功劳,可都是因为历代司魔之主……

    “月魔?”垂眸掌心,通幽之下,杨狱窥见了这缕潜藏在侧许久的魔影来历。

    混沌之体对于任何神通皆有莫大的增幅,通幽自不例外。【月魔】【命格:阴月遮日】【命数:三金六红二青一黑】【……生前曾为九劫末代月魔,位列七元,相距成道仅有一线……】【阴月遮日,即可成道……】

    “你,真是司魔之主……”眼见得自己身份都被叫破,跌坐于掌心,月魔心中暗暗叫苦。

    他刻意避开了地界最为繁华之处,远遁边疆之地,怎么居然碰上这般可怖的存在?

    要知道,同为六司,其间的差距也是极大,其中顶尖者,与初入者不可同日而语。

    而九极战神与九大王佛一般,皆是成道主中的绝顶强者,只在‘一因三圣十二尊’之下。

    而他生前,都不曾成道……

    “日、月、星、明、幽、灭……”杨狱心中自语。这月魔他倒是有些印象,但那尊月魔可不是眼前这一缕魔影,而是传说中九劫最初的魔头。

    八劫末、九劫初,神庭威慑寰宇诸天之前,雄踞天海的乃是妖魔两道。

    妖尊‘太元’、魔尊‘太殇’,这两尊无上存在,相传皆与八劫有关,乃是最为古老的存在。

    而日、月、星、明、幽、灭等九大魔头,正是魔尊‘太殇’麾下最为强横的魔尊,位格可比那妖皇太元手下的十大妖圣。

    “天尊饶我,小魔有事通禀,愿弃暗投明……”感受着那独属于传说中的‘道境’气息,月魔心中惊惧更甚,连连讨饶。

    然而……随意瞥了一眼掌中这魔影,杨狱连问询他的心思都无,随手将他丢入了芥子洞天内镇压。

    心思,则汇聚于通幽之所见。对于这尊月魔的位阶与仪式,他并不太在意,反倒是,这月魔的突兀醒来,以及其生前,复生后所经历的一些事,更让他在意一些。

    还在蜕变之中的混沌之体,已初见峥嵘,加持下的通幽之所见,远远超过了之前。

    “此魔,死于群星陨落,太阴星崩之时,是日,与之同死的神佛仙佛妖,不计其数,但那时,似乎还属于谛听所提及的,诸圣盟约之前。他,又凭什么也历劫不死?”

    “昔年,玉清道祖传下合道之法,此法,只在神佛仙三家流传,妖魔不在此列,甚至于,那三类修行者,也非人人得传……”

    “天海两百余年里风云动荡,其间不知有多少神魔归来,这其中,绝不乏如月魔之类,本不该获得合道之法的……”……青玉坛废墟也似的禁地之中,杨狱阖眸静坐,心中自语着。

    这是许久之前就萦绕在他心头的疑惑,而此刻,窥见这月魔的跟脚后,他隐隐有所察觉。

    九劫之末,至少有一尊,甚至于数尊绝顶强者暗中出手,引渡了如月魔这般的魔头归来……这,当然不是杨狱凭空猜测。

    因为,通幽映彻之下,这头月魔可不是独自归来,其归来之时,足有数百各类妖魔随之一同复生。

    这绝非巧合……

    “积雷山吗?”深深北望了一眼,迷雾深处的巍峨神山,杨狱方才将诸般杂念斩去,感受着此间古老气息的同时,开始梳理自身道路。

    【杨狱】【体质:混沌之体】【先天跟脚:神魔九重】【道行:年】【法力:年】【心境:道境】【逆乱心猿、斩魔位阶、人仙第四步、灵相第三劫、乾刚练气术】【大神通术:天意四象、元磁真身】【神通:略】【本命灵宝:元磁五行山】【神兵:两刃刀】【法宝:人种袋、金蛟剪、三足赤眸金蟾印……】……时至如今,诸般法道的进境,无需暴食之鼎记录,杨狱也了若指掌。

    但他仍是留有列下诸般进度的习惯。千余年间,他所修的诸法诸道,皆于鼎壁上记录着。

    “道境可融合诸般法道,但诸法道本身的进境并不相同,武道,仍是独树一帜,进境尚在仙佛之路上……”杨狱阖眸入定,感受着自身的修为进境。

    于玄黄晋升道境,这对于他而言,比之兼修灵相更为重要的多。此境一成,诸般法道皆汇聚一处,遥相呼应却不再相互掣肘,更没有,武道与仙道不可同时成就,灵相与练气术不可同修的破绽。

    昔年,武圣成就则十都难成,杨狱仍是记忆犹新。在他之前的推演之中,人仙至四步已是极限,再往上,必然会压迫仙佛之道。

    以有限之身,驾驭无限大道,这本身就已超乎了寻常人的预料。也正是因此此节,前后一千两百余年,山海至龙泉,再到玄黄,他不吝传授武道,可晋升人仙者,却仍是寥寥。

    毕竟,对于一众人杰天骄而言,武道终归是辅,而仙佛之路,才是通天之路。

    两者一旦冲突,如何权衡取舍,自然不言而喻。事实上,手握武道长河,杨狱知晓这千余年间,有多少有望晋升人仙者,最终舍弃武道,而走上位阶之路。

    “以我如今的境界,已可彻底解决两道掣肘之问题,一旦解决,人仙将不再艰难。”梳理所学,推陈出新,即是夯实根基,也是拓展前路。

    “呼!”在这废墟也似的禁地之中,杨狱静坐了足有三月之久。三月里,幽风子来过数次,青玉掌教以及青玉坛的诸般门人长老也来了不少,但却无一不是远远看了几眼就离去,没有一人上前打扰他的闭关。

    杨狱阖眸入定,感受这片废墟中的古老气息的同时,心神遨游于武道长河之中。

    千余年间,人仙寥寥,然而武圣却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只龙泉界,已先后晋升足有三千余位之多。

    自然,这长河之中的浪潮越来越汹涌,其中不知多了多少武圣武学。即便是对于此时此刻的杨狱而言,这诸般武学对于他而言,仍有裨益。

    道生万类,人人皆有本我灵光,此光一人仅有一缕,其思其想自然大有不同,所谓集众修行,就在于此。

    当然,这些武学在此刻杨狱的眼中多有错漏浅薄,除却自家小弟杨间创出的那门‘诸劫生死轮’之外,他并未真个学过其他。

    但他仍是将诸般武学一一入心,而后以他如今的境界梳理改良之后,重新抛回了武道长河。

    武道长河,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河流,而是一切习武之人冥冥之中的信念汇聚。

    因而,杨狱改良的诸般武学,终归会有武者在天人合一,亦或者某一刻,陡然领悟。

    而除却沉浸武道长河之外,杨狱一心数用,也在感悟着灵相长河。灵相长河,一如武道长河,并非实质的河流,其本来存在,只是并不被外人所知,是他昔年以天鼎大阵引动,模拟武道长河的运作法理所引导出来。

    其仅存于玄黄天地,但他的意志,仍可感受,甚至于降临其间。哗啦啦!

    似有潮水滚滚而动。杨狱的意志随波逐流,足足三月,也未有停留,直至某一刻,他心有所感,方才脱离潮流,立于其上。

    呼呼~无形的风吹动了画轴,神兵图录在杨狱的注视之下徐徐展开。嗡~图录展开,犹如最好的丹青妙手泼墨而成,其上诸般神兵栩栩如生,交映生辉。

    这一卷神兵图录,以昔年天宗道人留下的诛仙剑光作为核心而成。一百余年间,杨狱又将他千余年间,跨行诸界所持所见所知的诸般神兵一一临摹而出,拓印其上。

    到得如今,画卷一展,其中刀兵如林,诛仙剑、化血刀、斩龙刃、方天画戟、凤翅镏金镋一一在列。

    而正中,则是他那一口两刃刀。而不同于其他神兵皆为他心意观想,这一口两刃刀,乃是本体在内!

    嗡!似是察觉到了杨狱的注视,两刃刀泛起嗡鸣来,似在欢呼雀跃。受武道、位阶、灵相三道滋养,加之从玄黄世界树,亦或者青帝处所得的灵宝晋升玄天之法。

    此刻的两刃刀,汲取万般神兵之气息,已到了晋升玄天的门槛之前。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神兵图录晋升四劫,已是不远了!”感受着灵相的进境,杨狱心中不由得喟叹。

    对于灵相一道,他耗费的心血极少,可因此道已极为完善,且他的禀赋又太好太好。

    哪怕并非刻意追求进境,甚至有意停留于各个层次,感悟昔年天禹创功的心思,他仍是在短短一百多年,已将其修至四劫门前。

    这,便是有路可循,与自己开拓前路的区别。前者只需按部就班,而后者,则举目茫茫,不知何处去,每一步都谨小慎微,纵然绝世之才,也觉举步维艰。

    “然而,纵然如此,武道,我也不能弃!”稍一转念,杨狱心中已是一定。

    对于武道,他有太多的心血与执念,可正如他昔年对张玄霸所言,他不沉迷武道,也不醉心武道。

    前世今生,他始终奉行的是,法为我用。可正因如此,他方才不会放弃武道,甚至灵相,乾刚练气术,他都要学上一学。

    不为其他,只因为,相比于那些在仙佛大道上修持亿万万年的老怪物而言,他终归显得有些浅薄。

    这是纯粹岁月积累的差距,与天赋悟性都无关。他此刻固然是神魔九,诸界绝顶,可那些问鼎道极的无上存在,跟脚禀赋,又如何能差?

    不另辟蹊径,不兼修诸法,他就无法真正与那些神话中的无上存在争锋,更不要说,横压而下。

    “呼!”一念动,将神兵图录收束起来,杨狱也未离开灵相长河,而是停留了许久,感应着那隐可察觉的玄黄世界树。

    但许久之后,并未等来预想中的那位,因而,他还是退出了这虚实之间。

    于幽静的废墟古迹中,取出了两刃刀与元磁五行山。一类道果,可修有一口本命灵宝,而神兵更无此限制,但杨狱却始终只有这一刀,一山。

    非温养不了,而是无此必要。对于寻常修行者而言,本命灵宝可大幅度提升自身吞吐灵炁,法力的速度,以此追逐更高跟脚的天骄人杰。

    而他的根基禀赋,灵宝已无有加持之用。

    “元磁五行山,也已到玄天灵宝的门槛之前,或许,不日也可晋升。”感受着神兵、灵宝的气息,杨狱心神宁静。

    老爷子留下的诸般天材地宝,绝大多数都已用在了这一刀一山上,可晋升玄天灵宝,并非易于之事。

    传说之中,都不乏弟子拿了师尊灵宝,就可追杀师尊的例子。这,指的就是玄天灵宝,乃至于仙宝。

    “乾刚练气术,或许可用在灵宝与神兵之上也未可知……”轻抚着元磁五行山与两刃刀,杨狱心中自语。

    他这不是临时起意,而是知晓乾刚练气术如何修持之时,就已动了念。

    乾刚练气术,是以本源吸纳万般气机以壮大己身的道路,极度危险,他自然不取。

    可此法用之于神兵灵宝之上,却未必不可。当然,他动念是因为,当年在玄黄界,他曾收束了一缕,不知来自何处的,

    “元黄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