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大道惟一 > 第七百八十三章 今朝有酒今朝醉
    通幽殿的大门紧闭了三日。

    期间,除却五大仙门的掌门以及化神老祖,并无半分消息外泄,无一人知晓通幽殿内的动静。

    便是灵初等人离开东陆的这几年,五大仙门对内对外,都是各宗弟子入了千机阁的一处秘境。

    对于修士而言,三五年的时间根本不算久。

    是以,灵初等人明明去了一趟西陆,带回来了惊人的消息,但东陆之上却始终没有半点风声。

    悄无声息的角落里,东陆与西陆之间,无形的较量已经开始。

    三日后。

    赋云楼,雅间。

    熟悉的雕花红木栏,熟悉的落地青铜朱雀灯,熟悉的美貌侍女。

    以及,熟悉的语调神情。

    “这位仙子,敢问芳名?在下赤阳道宗秦肆。”

    红衣金冠,形容出众的青年扬眉一笑,甚是风流倜傥公子的模样。

    对着上菜的美貌侍女语调轻扬,透着股懒散的劲儿。

    “赋云楼侍女,聊祝公子用膳愉快。”

    一如既往的冷淡,一如既往的起身毫不留情的离开。

    时隔多年,众人再次重聚赋云楼。

    再次见到秦肆朝着赋云楼的美貌侍女举止轻浮。

    这一次,众人可没有当初初见的陌生和客套。

    见那侍女回答的话都与当年一般无二,直接拒绝了秦肆。

    屋内瞬间响起或轻或重的笑声。

    笑声中毫不遮掩调侃之意。

    秦肆也不恼,手中玉骨金扇轻摇,眉毛一挑,甚是怡然自得的握着酒杯饮了酒,随后又举起玉箸夹了一块肉片。

    肉片透着粉,肌理分明,被巧妙的做成一朵牡丹花的模样。

    旁边还摆着一碟深褐色的酱料。

    秦肆夹着肉片,蘸着褐酱,配着酒吃下。

    顿时眯起了眼睛,脸上神情满是愉悦,“可算是吃到能入口的了。”

    魔族的食物多为肉食,不似东陆这般处理的精细,通常都是大开大合。

    口味又偏重,香料调味之流下得猛,既尝不出食材的风味,又粗糙的很。

    像秦肆这等注重口腹之欲的,实在是难以忍受。

    便是似柳无意明月等不注重口腹之欲的,也难得多食了几口。

    灵初好酒,亦好美食,如今坐在赋云楼中,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食物,亦是手下不停。

    闻言还附和着秦肆点了点头,手下运筷如飞。

    美食岂能无美酒。

    众人点的是赋云楼的招牌,但在灵初看来,却不及她的酒好。

    大家都是出生入死的伙伴,灵初也不私藏,拿出了四壶酒。

    “此酒乃是我尝遍西陆诸酒,以醉梦酒为引,自酿的酒,尚未甄至最佳,却也有一分新奇,供诸位道友一品。”

    再一挥袖,桌案上出现一排桃粉色的剔透酒杯。

    拎起第一壶酒,倾倒而出,淡淡的粉色在空中划出一道曲线,落入酒杯之中。

    一股淡淡的甜香味悄然出现,初初一闻,便令人双眸微微迷蒙,仿佛眼前出现一片绯色桃花。

    “第一杯,春未老,桃花笑春风。”

    弹指一挥,十余杯酒稳稳的落到各处酒桌之上。

    众人毫不客气的仰首饮尽,随后闭眸轻品。

    蔺初一,林犀和季七七握着酒杯,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灵初并未停歇,继续倒第二壶酒。

    这回是翠绿色的酒杯,倾倒在酒杯中的酒,却是极淡的黄色。

    一股浅浅的清香悄然融合在之前的甜香里,给这股酒香添了一股清爽。

    “第二杯,夏犹清,竹深莲田田。”

    这杯酒滋味清爽,口中盈着淡淡的莲叶清涩,又有竹香回甘。

    别具一格。

    姜衍之,秦肆,柳无意皆是一笑。

    “第三杯,秋不晚,萧萧霜叶红。”

    玄色的酒杯,烈焰般灿红的酒,没有半点酒气,入喉先凉,随后如火焦灼。

    “够烈!”

    莫九酒一饮而尽,眼中绽出光芒,一开口,霸道的酒香蔓延开来,瞬间弥漫了整个屋子。

    众人面上皆浮现淡淡的红晕,体内的灵力如同潮涌,澎湃不歇。

    能够牵动他们灵力的酒可不多。

    傅令云眼底闪过淡淡的诧异。

    “第四杯,冬凌寒,晚来天欲雪。”

    剔透的酒杯,冰蓝色的酒液,酒气晕开,凝出一朵朵霜花。

    冷冽的气息不带丝毫的香,轻轻拂散了之前那浓郁霸道的酒香。

    一杯入腹,满腔的凛冽犹似冬日初雪,万里霜寒。

    清凌凌的瞬间驱散了所有的酒意。

    不醉人,却又好似已经醉了。

    “好酒。”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好!”

    明月和柏鸢同时开口,这等不带丝毫酒气,却偏偏入口便知是酒的酒,令不喜饮酒的二人甚是喜爱。

    “虞师妹这酒,当真是有特色!”

    “春酒绵柔,如春风细雨,三月桃花。”

    “夏酒清爽,微涩回甘,既有夏荷之清,又有透香之竹。”

    “秋酒霸烈,色如红叶,初时瑟瑟,入腹肃肃。”

    “冬酒凛冽,无香无味,却又有香有味,似不醉人,却又惹人醉。”

    “妙极!妙极!”

    莫九酒抚掌而笑,笑声朗朗,连着夸了两次妙极。

    足见他对这酒的喜爱。

    “虞师妹,这酒莫不是还有其他的饮法?”

    姜衍之不重口腹之欲,亦对酒平平,但还是认认真真的品尝了灵初所酿的酒,一滴不剩,极为认真。

    且也眼尖的发现了灵初桌上,四杯酒纹丝未动。

    灵初有些意外姜衍之居然是最先发现且问出来的,她以为会是最喜爱酒的莫九酒。

    但还是笑着开口,“正是。”

    这想法还是来自西陆的醉梦酒,以春夏秋冬四季入酒,又四季合一,算做年岁轮转。

    在众人好奇的视线中,灵初一拍桌面,杯中酒皆如细线,在空中融为一体。

    粉桃,清荷,红叶,霜花。

    四季的变化都在酒中浮现,美轮美奂,如梦似幻。

    轻弹指尖,酒液化作十四道,准确无误的落入众人空了的酒杯里。

    琉璃般的酒液透着星光般璀璨的碎芒,轻轻一摇,便有万般变化浮现。

    就连那酒香,都有不同的变化。

    莫九酒当先一饮而尽,瞬间闭目,神情泰然,嘴角噙着一缕微笑。

    余下众人皆是一般无二。

    屋内只余下酒香隐隐。

    “好酒!不知这酒可有佳名!”

    莫九酒长长喟叹了一声,他一入口,便发觉了奇妙,并未一口咽下,而是一小口一小口咽下。

    果不其然,每一口,都有不同的滋味!

    着实奇妙。

    一张开眼睛,莫九酒就迫不及待的问这酒的名字。

    “春夏秋冬酒!又名年岁!”

    倒是简单直白,却又颇有韵味。

    莫九酒朝着灵初露出一个热情笑,“虞师妹,这酒年份还不足,若酿足百年,那般滋味,定能名留千古!”

    灵初想了想罗天酒谱上尚未完全酿制而成的酒,自知自己的春夏秋冬酒尚有不足,“莫师兄过奖了。”

    “虞师妹,那个……”莫九酒摩拳擦掌,难得有些腼腆,“不知日后可能寻师妹讨酒喝?”

    灵初还未答,一旁的张旭之却先插话了,“不行!虞师妹的酒在我们三清那都是一壶难求。”

    莫九酒红了脸,瞪了张旭之一眼,理也不理他,只看着灵初道,“虞师妹放心,我不白拿师妹的酒,要什么尽管提!”

    灵初笑了起来,“当初便说过,有了好酒,定会赠予各位道友的,莫师兄,我可从来不打诳语。”

    “师妹大气,日后若有难处,我莫九酒定在所不辞!”

    “怎么?我们有难处,九酒你就不出手了?”

    秦肆也在一旁插科打诨,引得莫九酒直接扔过去一筷子吃的,“吃的也堵不住你的嘴!”

    “堵的住堵的住!”秦肆施施然接住美食,接话道。

    满堂哄然而笑,气氛轻松愉悦。

    “有美酒,有佳肴,我们便请诸位赏一曲乐吧。”

    浮游宫善乐,门人多以乐器陶养性情。

    林犀三人并未起身,却各自拿出乐器,一者奏琴,一者吹笛,一者琵琶。

    十指挥弹间,声如仙乐,时而和煦徐缓如春风细雨,时而慷慨激昂惊涛拍岸。

    乐至顶点,满池莲花盛放,虚空自有仙鹤飞舞。

    柏鸢一笑,起身落入中央,袖中青蛇乍现,旋身一曲剑舞。

    傅令云眼睛一眯,拔剑而出,剑光如龙,与柏鸢在台子中央一同舞剑。

    一人柔美中透着英气,一人刚烈中带着沉稳。

    一时间,仙乐,美酒,佳肴,笑声,尽数萦绕在赋云楼之中。

    赋云楼依旧,人也依旧,但那热闹祥和的气氛,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今日之后,他们都将各自回归宗门,或修炼,或突破,或游历,或办事。

    天各一方,再相见不知是何年何月。

    只当,今朝有酒今朝醉!

    不分两章了,一个场景写的流畅,直接一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