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你不信神?”
    在这之中,唯有原作的配角粉在角落里无奈叹气,表示他们心心念念的宋昭就这么无了,实在可惜。

    宋昭在《心影链接》原著里是影帝廖京臣的强劲对手之一。

    原著中,影帝廖京臣出道没几年便发现父亲廖鸿靖在幕后为他铺路,操纵他的一切,巨大的打击和自我质疑席卷了他,面对家里展览柜内的一尊尊奖杯,他分不清究竟这是自己切实做出的成就还是父亲的背后运作。

    屡屡抗争,屡屡失败,廖京臣最后只得接受现实,无奈地戴上假面具,扮演娱乐圈里商业价值最高、最为温文尔雅的绅士,做不给廖家蒙羞的、最完美的小儿子。

    如果不是遇见姜榕,廖京臣或许会沿袭着这条虚伪的道路,直至结束他的一生。

    “里世界”的相遇改变了这个男人,茸茸近乎无理取闹的善意撬开他的心房,使他死灰般的内心再次燃起一点星火。

    廖京臣再次想要认真演戏,不是顺从家族的意愿,提线木偶般被叫去哪个剧组就去哪个剧组,而是演他想演的戏,表达他想表达的东西,为他热爱的表演事业和文化艺术献身。

    圈内有位名导撰写了一份非常冒险的剧本。

    那是一部绝对不会叫座的文艺片,没有半点商业价值,但内核深邃,廖京臣第一次看到梗概时就被它深深吸引。

    电影主角是个残疾人,先天性大脑麻痹夺走了他对身体的支配权,他自小瘫痪,没有行动能力和语言能力,唯一如正常人般灵活自如的只有一只右脚。*

    主角因此饱受歧视,连亲生父亲都差点放弃他,然而在母亲和兄弟姐妹的照料下,主角并未因缺陷失意、绝望,反而散发出无比坚毅的光芒,只有一只脚能动,那就用它写字、作画。小小的阁楼见证着主角日复一日的艰苦练习,当他用脚趾夹着粉笔,丑陋地在地板上蹭动,终于写出一行完整的“妈妈生日快乐,我爱你”的时候,全家人都为之动容,父亲更是流着眼泪骄傲地将他抱起,大声向他道歉并呐喊道:“我的儿子是个天才!”

    就这样,主角在家人的爱和支持下长大,他卓越的智商和美商渐渐展露出来,他成为了一名画家,却在追梦途中被唯利是图的商人以他的残疾做噱头,画展当天,许多人好奇的不是他的画而是他,他像一个稀奇的动物似的坐在轮椅上被围观,这让他深受刺激,当场发疯。

    女主角就在此刻出现在了他的人生当中。她是一名聋人,还瞎了一只眼,她的世界悄然无声,并不完整,但男主角的画色泽鲜亮绚烂,如同具现化的希望与爱,在她接受治疗的过程中给予了她莫大的精神支撑。她很感谢这位画家,一直保持着与他的书信联络,如果画展当天没有出意外,偷偷来到展厅的她本想当面向他表达她的感激。

    剧本在这里戛然而止。

    因着业内不成文的规定,即便是影帝廖京臣也只能窥得故事的一半。

    他喜欢这部电影,敬佩身残志坚的男主角,并对剧情发展和影片结局倍感期待。

    但这样的剧本,不用想就知道拍摄中会吃多少苦。

    廖京臣试图和家里为他安排的经纪人提出自己想要出演这个角色,经纪人当然没有同意。“我的好少爷,你知道你从头到脚有多少代言吗?蹭破一点皮都是莫大的损失啊!”经纪人惶恐地哀求道,可哀求中却是说不出的强硬。

    廖京臣想要苦笑,或是暴躁,不过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他最擅长——被迫擅长——的委婉说辞:

    “敬业是我的人设,小周,我是谁?我是圈里最经典的美强惨影帝廖京臣。距离我上一次出演文艺片已经很久了,这时候来一部电影固粉正合适。”

    全是狗屁。廖京臣那张温和的面皮下在暴躁谩骂,他完全不想从这种角度做解读,可他们只听这个。

    “好吧,那我争取一下。”

    姓周的经纪人犹豫着松了口,“不过少爷,这部片子据说宋昭也盯着呢,我们真的吃力不讨好。”

    廖京臣反倒露出笑容。

    “我正想打败他一次试试看。”他轻声说。

    宋昭多年影帝陪跑,被媒体誉为“最倒霉的实力派演员”,而每每将影帝奖杯从他怀里夺走的,十次有八次都是廖京臣。

    曾几何时,廖京臣真心认为是他的演技比宋昭更强,是他的努力比宋昭更被评审团认可。

    但在得知自己的父亲稳居幕后操控棋局后,以往那些自大全都成了打在他脸上的一个又一个巴掌。

    假如没有廖鸿靖出手,那些奖杯是不是都属于宋昭?

    廖京臣耿耿于怀。

    经纪人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介意这个,明明他已经赢了宋昭那么多次,不差这一回。

    唯有廖京臣知道这不一样。

    在《心影链接》原著中,廖京臣和宋昭的演技对决是不得不品的一环,同时宋昭和姜榕的支线亦惹得书粉既愤怒又心痒。

    在剧情上,宋昭是重要男配角;在感情戏上,这家伙游走于廖京臣和姜榕之间,将一个恶劣浪子的形象发挥到极致。宋昭不爱姜榕,只是心里有股执念,想要抢走属于廖京臣的东西,但他永远都不会想到还存在着“里世界”这样一个奇幻空间,臣榕自有他们的小天地,也仅有他们了解真正的彼此。

    在廖京臣被家里安排着和另一位女星炒CP时,宋昭趁机对姜榕出手,可姜榕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他一个眼神,她认定了一个惊宸,从此也只要他。误以为强势姜榕吃温柔小奶狗这款的宋昭屡次三番绿茶失败,自以为擅长揣度人心的他夹在真正的灵魂伴侣之间,每次试图猜测臣榕间的电波却全都阅读理解偏离,自动被二人结界排开。

    这部分剧情可以说是原作后期不可或缺的搞笑环节,看得人又尬又爽。

    “看《心影链接》改编剧看不到臣榕联手暴打宋昭还有什么意思!!!”

    这是来自宋昭粉的呐喊。

    一看就是亲粉丝。

    在原著里,廖京臣因在“里世界”自杀就此失忆,成为廖鸿靖百分百的傀儡。宋昭也总算没有被廖家的势力压制,得以出演那部主角是残疾人的文艺片。

    然而没想到的是,他这些年处处执着于推翻潜规则、打倒廖京臣,反而失去了那份热爱表演的本心,演技愈发匠气,没有灵魂。最终,那一届的颁奖典礼上影帝获得者并非廖京臣,但宋昭也依旧陪跑。

    事实似乎印证了什么。

    典礼过后宋昭一个人呆在黑漆漆的酒店房间里沉默了很久,然后他打电话给蜕变过后温柔又强大、正坚决而拼命地想把廖京臣从泥潭拉回来的姜榕:

    “你不是想让曾经那个廖京臣回来吗?这次我没有条件,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反派”男二由此转为正面角色,本还在见缝插针“抢”姜榕的宋昭成了这位女王大人的小弟,最后他堂堂正正地与廖京臣比了一场试镜,输得心服口服,且心甘情愿地在两人的婚礼上当了一把恶趣味的司仪,闹洞房失败时再次被两人联手欺负得很惨,是廖京臣和姜榕多年以后上访谈节目也会笑着提起的一个特殊的圈内好友。

    结果很可惜,剧版《心影链接》目前为止似乎并不打算让这位高人气配角出场,宋昭疑似被拆成了两个人,一个是姜榕那边的学长邬兴阳,另一个便是廖京臣这边的罗明新。

    说是拆,其实也只是融了一些剧情戏份,与宋昭性格人设差不多的角色在剧版《心影链接》并不存在。

    “书里那部重量级文艺电影都能魔改成戏剧社年末舞台剧,我为什么还不顺从编剧呢。”书粉如是幽幽道。

    【我真的救,邬兴阳这个角色比起宋昭有一股非常微妙的愚蠢……】

    看过原著的卿卿们此时也在弹幕里发出吐槽。

    《心影链接》剧版第三集,廖京臣成功诱导罗明新报名舞台剧男主角,并抽出时间帮他也帮自己练习台词和表演,而姜榕则被邬兴阳找上,原来对方意外发现自己以前和姜榕他们家认识,在了解到姜榕家里的困境后,邬兴阳以找她求助的名义,自以为体贴地为姜榕母亲提供了一份工作。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因为邬兴阳对姜榕一见钟情。

    莫名其妙且毫无铺垫的设置,反正姜榕就是很好看,反正新生入校那一天邬兴阳就是喜欢上她了。

    ……这段情节秦绝第一次看第三集时就有点绷不住,现在二刷依然需要注意表情管理。

    【好无语啊,原作这里宋昭是故意的,他想拿捏姜榕,可邬兴阳这是在做什么……】

    【我觉得还好吧?不就是单纯地想给暗恋的女孩子一点帮助吗?】

    【有个问题我一直想说,原著榕宝为了挣快钱进娱乐圈,剧版的姜榕一直强调她要好好学习将来补贴家里,这个逻辑本身就有毛病好吧……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家里是不是真的困难……】

    【整个大框架魔改是这样的,仔细一想全是漏洞压根圆不上】

    【邬兴阳这是想让姜榕报名舞台剧女主角吗?为什么?】

    【呃,因为他报名了男主角,所以想和姜榕搭戏……吧……?】

    【很难说哪里奇怪,但就是emmm说不出来的弱智(_ゝ`)】

    与配角有关的戏份打消了卿卿们发弹幕的热情,直到网游部分出现,弹幕池才有所回温。

    尽管现实part充斥着想当然的气息,但负责把“里世界”魔改成网游的那位编剧还挺负责,细节设计处有许多巧思。

    譬如“茸茸”萌新时期胡乱做的跑图任务,其实是一条隐藏任务链的开端。这些任务随处可见,但由于内容普通,奖励稀薄,玩家们都以为这是游戏公司做来充数的,少数尝试探索的玩家也因为没有“爱者”等特殊身份错失开启任务链的机会,于是才被“茸茸”误打误撞捡了个正着。

    那次“惊宸”暴怒下线以后,姜榕怂唧唧地查询论坛,才发现这居然是《心影链接》网游里一个极其特殊的大型隐藏任务链,接到任务的玩家要与绑定的同伴一起寻找心影世界里的神明。

    没有人知道神明究竟是谁,是怎样的存在,也没有人能明确说出这条任务链的最终奖励。不过论坛一直有传言,面见“神”的玩家可以实现他们最本真的愿望,有人推测这是可以直接对话游戏公司的意思,也有人在此基础上猜得异常夸张,觉得哪怕要房要车都行,因为这条任务链太苛刻了,完成者值得这样的褒奖。

    “……结果完全没说怎么放弃任务啊。”

    姜榕痛苦地垂下脑袋。

    想想也是嘛,这样珍贵稀有的任务链,一般都不会有玩家想要弃置的吧。

    但师父很生气耶……

    她哼哼唧唧地把头埋进枕头里,吐出一口气,还是摸出游戏眼镜戴上。

    上线,点开好友列表,“惊宸”显示当前离线中,冲进私信里道歉滑跪。

    尽管前后剧情站在廖京臣的角度来看很高血压,但泪流满面的兔头还是让大部分卿卿们看得笑出了声。

    好惨,再看一眼。

    呜呜嘤嘤的“茸茸”突地发现“惊宸”的头像亮了起来,她原本婆娑的泪眼霎时睁大。!

    师父上线了!

    山羊兽骨面具出现在画面中,深色长外套随风而舞,直播间里的弹幕终于像刚开播那样条条上涌,倒是秦绝面容正经,比观看之前片段时更要严肃一些。

    “这段没沟通好。”她叹息。

    其实这是第二集剧本里的内容,原本按照顺序应该放到第二集靠后,剧情前后是“‘惊宸’愤怒下线,几天后臭着脸出现,对‘茸茸’既厌烦却又没办法,然后被‘茸茸’可怜巴巴又小心翼翼地哄着,最终松口和她聊了一点关于任务链的内容”。

    但第二集播出的时候,秦绝并没看到这段,当时还小小地惊讶了一下,以为被剪掉了,等看到第三集才知道应该是剧方觉得廖京臣和姜榕的间接接吻更适合做断点,因此“惊宸”和“茸茸”的这段对话暂且搁置,被后期插入到了第三集。

    【啊啊啊啊啊你闭嘴!不要挑自己的刺!(怒搓狼头.gif】

    【还不摘面具急死我了】

    【靠着树冷淡不耐烦的样子好帅呜呜呜,魔王大人我是您的狗啊……!】

    【现在的人怎么回事,上网都不知道矜持一点,不说了,我的项圈哪去了,有谁看到了吗?】

    【笑死】

    【女主被放置了好久哦……】

    【活该,谁让她强行绑定廖京臣还搁那茶言茶语】

    【哎呀好啦好啦……唐糯不是挺可爱的嘛,其实我每次看到她就气不起来了_(:з」∠)_】

    【唔这段剧情感觉改编得还行。原作里是惊宸觉得茸茸吸引心影的体质很好用,带上她方便他不爽的时候拔刀开鲨(笑死,不要把兔兔当嘲讽娃娃啊你这人!),茸茸想寻神就随便她了。剧里看这个情况是“惊宸”觉得任务链途中游戏公司必然会安排阵营对撞任务,鼓励玩家PVP,反正他玩这个游戏就是为了砍人发泄,那这样也不是不能接受】

    这条认真讨论剧情的弹幕被秦绝念了出来,她颇为认同地点点头。

    “只是可惜了,早知道要放在这里,当时应该收着点。”

    后期剪辑的顺序很重要,就像营销号爆料一样,不同的表达方式和言语倾向能轻而易举地颠倒是非。“惊宸”和“茸茸”这段放到第三集,俨然变成了“廖京臣生闷气不上线,姜榕被单方面冷战,好不容易廖京臣因为罗明新那边的进展心情好了一些,于是愿意上线和‘茸茸’交流”,和拍摄时表达的出入很大。

    秦绝只能庆幸她那时用了阮紫雁传授的“圆滑”表演法,虽不精准,但泛用性较强,哪怕剪辑顺序改变也能接得上,不至于脱节出戏。

    “唔……师父。”

    林荫密布的偏僻小路旁,“茸茸”坐在草地上绞着手指,试图把她从论坛上看来的有关于任务链的内容说得更有趣一些,“……你,你有没有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她小心翼翼地抬眼,妄想从那张黑山羊面具里窥见一点“惊宸”的情绪变化。

    “惊宸”没有第一时间理她,他面前展开许多块大大小小的光屏,上面是论坛和游戏资料,其中有不少提到了“任务正反撞车”一类的内容,比较经典的即是一队人领取了守护货物的任务,就必然会有另一队人接到夺取货物的任务,届时两队人马在指定地点喊打喊杀,诞生出许多游戏特有的爱恨情仇。

    熟悉游戏的老玩家都知道这是游戏公司故意的,毕竟PVP才是亘古不变的赚钱之道。嗜杀成性的“惊宸”更是心如明镜,对强行绑定的设置不忿之余,他也勉强给自己找到一点好消息。

    唐刀在黑山羊手里转出凌厉的弧线。

    “可以。”“惊宸”这时才出声给“茸茸”一点淡漠的回应,“你寻神,我杀人。”

    说着已然起身向传送点走去。

    “呃呜。”这句话蕴含的暴戾和杀意太浓,“茸茸”打了个激灵,缩缩脖子从地上爬起来,迈开小短腿跟在师父身后。

    “其实,唔,这个游戏的心理测试还蛮准的耶,所以我觉得,找到那位神明大人之后,说不定真的可以实现什么最本真的愿望呢。”

    “茸茸”啪嗒啪嗒小跑在“惊宸”身边,“师父有什么愿望吗?喜欢的东西之类的?想成为怎样的人之类的?发掘真实的自己之类的?”

    黑山羊未置一词。

    周遭仅有风声和脚步声。

    方才还像小雀鸟般叽叽喳喳的“茸茸”倏地停下了吵闹,传送点近在咫尺,她止住脚步,望着“惊宸”沉默的背影。

    象征着传送启动的光芒柔和地溢散开来,“茸茸”垂眸,迈步将剩下这点距离走完,站到“惊宸”身边。

    她没有看他,只是盯着脚下的传送阵。

    “你不信神?”她轻声问。

    光华盛放,包裹住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在附近景色变换的前一秒,“茸茸”听见一声冷淡的呢喃。

    “……没必要。”

    5400+,字数比想象中超得多。

    *电影剧本改自《我的左脚》,吉姆·谢里丹执导,丹尼尔·戴-刘易斯主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