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天庭做仙官 > 第九十五章 玄金元胎
    “最近成仙的人好像多了起来。”少阴宫的弟子都在议论着这个事情。

    身为三界主宰,天庭自有其超然性,具体表现就在于三界之中修士成仙的问题上。

    三界修士,无论身处何地,只要符合条件,雷部就会予其降下雷劫。

    但相应的也提升了雷劫的难度,雷劫就是一次清算,你身上的恶业之力越重,雷劫也就越强。

    如果你能凭自己本事撑过去,就可以成仙,如果不能,那就陨落兵解,转世重修去吧。

    所以现在天庭虽然不卡成仙雷劫了,但同样也只给你一次机会,要么渡过雷劫成仙,要么被雷劫打成灰灰轮回转世。而越是良善之人渡劫越容易,越是邪恶之人渡劫就越难。

    这是孙悟空在神雷玉府新近作出的改革,也是为了应对混沌邪神,混沌邪神的目的是让三界重归混沌,这个想法哪怕是放在魔教那群人眼里也有点‘太极端了’。

    所以三界之中的仙人越多,混沌邪神的敌人也就越多,天庭为三界主宰,自然要顺势而为。

    可是此举对于三界所有修士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大大的德政。

    但是,三界之中所有修士在渡过成仙雷劫之后,都会经历特殊的一幕,那就是‘齐天帝君’显圣授法。

    也就是雷部降下的所有成仙雷劫之中都有孙悟空的一道神念,只要修行之人渡过雷劫摘取真仙道果后,这道神念就会在雷劫中显圣授法,随后便会随着雷劫一起消散。

    如此就是明明白白告诉伱,是谁允许你成仙的,以后不要拜错了神,天庭的齐天帝君给你授法成仙,你去拜邪神那就不应该了。

    这样做有两个好处,第一是明确告诉你准你成仙的是谁,是天庭,是齐天帝君。第二是增强三界修士对天庭的了解度和认识度,并让他们知晓天庭才是三界主宰。

    所以孙悟空才作出这个大胆的决定,堵不如疏,老卡着不让别人成仙,站在天庭的角度来看损害的是现世三界的利益。

    李照卿就是半个月前刚刚渡过雷劫,摘取真仙道果,晋升为了少阴宫真传弟子。

    但她也遇到了麻烦,刚晋升为少阴宫真传弟子的她,就遇到了一位师兄的刁难。

    而这位师兄之所以会刁难她,是因为在外门中她和一位师妹关系不怎么和谐,而这位师妹正是这位师兄的妹妹。

    其实李照卿也很冤枉,她就因为曾经和这位师妹站在一起,然后有几个嘴贱的男弟子路过,随口夸了一句李照卿比那个师妹漂亮,于是李照卿就被记恨上了。

    这些年来那位师妹经常仰仗自己哥哥是真传弟子的权力,对李照卿从各个方向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找麻烦。

    要不是李照卿有一位关系很好的师兄经常照拂她,只怕她根本熬不到今天。

    而这位师兄,就是正坐在她眼前的青玄。

    李照卿坐在竹椅上,端起青玄递过来的灵茶,看着茶盏中飘起的热气,李照卿抬头看向青玄道:“这些年在外门中多谢青玄师兄照拂,否则师妹绝无今日的成就?”

    青玄摆了摆手,说道:“多喝闲茶,少说闲话。”

    李照卿抿嘴一笑,旋即问道:“不知师兄什么时候能摘取真仙道果?”

    “摘不摘取真仙道果,有那么重要吗?”青玄淡笑道。

    李照卿点头道:“当然重要了,摘取了真仙道果就能成仙,就能长生不老,就能成为真传弟子,每月的劫玉也会增加很多,教内的高深道法、法术也就可以学习了。”

    青玄毫不在意地道:“随缘吧,外门呆着也挺悠闲。”

    “师兄,修行要勤修不缀,不能偷懒的。”李照卿义正辞严地看着青玄道:“师兄你就是太懒散了,不然早就成仙了。”

    “哈哈哈。”青玄朗笑道:“常言道‘偷得浮生半日闲’,再说了,你修你的仙,我修我的道,各自修行殊途同归。”

    李照卿道:“师兄你又在说自己的歪理了,修仙和修道不都是一样的吗?”

    青玄摇头笑道:“修仙是修仙,修道是修道,不可混同。”

    “我不懂。”李照卿说道。

    青玄摆了摆手道:“不懂就不懂,这世上的事,不一定非要弄懂。”

    李照卿饮了一口灵茶,旋即有些局促地朝青玄说道:“师兄,你能不能再帮帮我?”

    青玄诧异地看着李照卿道:“怎么?你刚成为真传弟子就又遇到麻烦了?”

    李照卿有些难为情地道:“真器堂的杜师兄让我去溟渊洞把三个月前内门试炼弟子丢在里面的‘玄金元胎’找回来,限期十日.”

    青玄道:“杜师兄?难道是杜玉琪.”

    李照卿点头道:“就是杜玉琪的哥哥杜玉红,他现在是真器堂的执事。”

    青玄点点头,笑着说道:“那杜玉琪看来对你恨之入骨啊。”

    李照卿也极为烦恼地说道:“不就是别人的一句话吗?她记恨我这么久,非要逼死我才甘心,那溟渊洞里面出现了邪神,三个月前的内门试炼弟子是真传弟子带队,接过三名真传弟子和二十多名内门弟子全部陨落在了里面,让我一个刚刚摘取真仙道果的人去,不是死路一条吗?”

    青玄笑道:“你不要小看了人的嫉妒之心,一句话可以结恩,一句话也可以结仇。”

    李照卿的眼中充满了求生欲,她看着青玄道:“师兄,你能不能帮帮我?我不敢去溟渊洞,我刚摘取真仙道果,还不想死。”

    青玄沉吟片刻,然后问道:“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李照卿道:“我知道师兄人脉广,无论内门、外门亦或是真传弟子那里都有熟人,我不知道师兄应该怎么帮我,但我知道师兄一定能帮我。”

    青玄听到这话,半晌之后说道:“其实这仇隙也有的解,你去找杜玉琪道歉服软、认输认错,态度诚恳些,恭维些,应该能稍稍缓解一二。”

    “但我没错!”李照卿说道:“我凭什么要低声下气去求她?”

    青玄瞥了李照卿一眼,旋即说道:“人有时候就需要韬光养晦,胯下之辱,卧薪尝胆,这些都是必要的手段。”

    “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不想对杜玉琪这种人低声下气!”李照卿满脸冰冷地说道。

    青玄叹了口气,然后起身走到一旁的躺椅上面躺了下来,双手搭在扶手上面,眼睛微闭。

    李照卿看到青玄如此,张口想要说话,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而是放下茶盏静静地看着青玄。

    半晌之后,青玄重新睁开眼睛,朝李照卿问道:“你真的不愿意暂时的屈服吗?”

    “不愿意。”李照卿摇头说道。

    青玄又叹了口气,接着站起身来,走到庭院中捡起一块石头,直接朝右手隔壁的庭院里扔了过去。

    “?”李照卿看到这一幕有些疑惑,不明白青玄为什么要往隔壁的弟子居扔石头。

    但她很快就明白了,随着那块石头在隔壁庭院中发出‘啪嗒’一声轻响,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直接越过高墙落到了青玄的庭院中。

    当那白色身影落地,并迈步走过来时,李照卿登时愣住了,只见此人虽然身着外门弟子的青布道袍,但剑眉星目,气质超凡,哪怕是很多真传弟子都远远不如他。

    可李照卿神念探得的此人修为,却是炼神境?这不对吧?炼神境能有这样的超凡脱俗的气质?

    “青玄师兄,投石入庭,有何指教?”方鉴直接走到李照卿对面,原本青玄所坐的竹椅上坐了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灵茶问道。

    青玄道:“大方道友,我这里有件小事,需要你帮帮忙。”

    方鉴对青玄称呼师兄,是敬他本尊‘太乙救苦天尊’的身份,而青玄唤方鉴为道友,则是以平等的地位论交。

    方鉴喝了一口灵茶,闻言道:“青玄师兄但说无妨。”

    青玄抬手一指李照卿道:“就是她,李师妹,你的事这位大方道友就能帮到你。”

    “啊?”李照卿听到这话,顿时吃了一惊,然后一双美眸朝方鉴看去,“这”

    青玄笑道:“李师妹,你别看他是炼神境,但也只有他能帮到你了,所以你把你的事情跟这位大方道友说一声便好。”

    李照卿闻言,顿时凝视着方鉴,心中暗道‘莫非此人在真传弟子中也有后台?’

    想到这里,李照卿越想越觉得可能,别看这里虽然是外门,但藏龙卧虎的人可不少。

    于是,李照卿收起了轻视之心,将自己的遭遇向方鉴说了出来。

    方鉴听完后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朝李照卿说道:“我知道了,既然是青玄师兄相托,这件事你就不要担心了。”

    说完,方鉴站起身来朝青玄拱手道:“青玄师兄,告辞。”

    “好。”青玄立刻起身相送,而李照卿看到方鉴离去,试探地朝青玄问道:“师兄,他能从溟渊洞内取回玄金元胎吗?”

    青玄笑道:“别担心,小菜一碟而已。”

    李照卿又问道:“师兄,这位大方道友有什么来头?”

    青玄听到这话笑而不语,没有回答,而是静静地躺在那里闭目养神起来。

    少阴宫,真器堂。

    真器堂堂主柳一峰是一位天仙境修士,此时的他正坐在后堂内,将杜玉红递来的一方玉盒接到了手中。

    柳一峰打开玉盒,只见一道璀璨的仙光霎时照亮了大殿,却见那玉盒内竟然静静地躺着一块雪白剔透的玉石。

    那玉石之内散发着极为磅礴精纯的神气,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它的不凡。

    “这就是那枚玄金元胎?”柳一峰面带喜色地说道。

    杜玉红点点头,脸上带着一丝谄媚的笑:“不错,柳师兄,这就是那枚玄金元胎。”

    柳一峰看着杜玉红道:“当初溟渊洞出现邪神,进去试炼的内门弟子和带队的真传弟子都陨落在了里面,据说从洞中取来的玄金元胎也遗落在其中,没想到却在你小子手里。”

    杜玉红‘嘿嘿’一笑,这玄金元胎怎么到他手里的,这可是不能说的。

    但柳一峰也不可能细问,而是看着杜玉红道:“你小子还让人李照卿去溟渊洞寻回这枚玄金元胎,分明是没安好心。”

    杜玉红道:“这不还得要仰赖柳师兄你吗?如果李照卿不去溟渊洞,这枚玄金元胎又怎能到得了柳师兄手中?”

    “好了好了。”柳一峰看着杜玉红道:“我不知道你和那李照卿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用玄金元胎为代价,不过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件事我帮你办了,明天正式的诏令就会下来。”

    杜玉红闻言连忙拜道:“多谢柳师兄。”

    一个李照卿自然不值得一枚玄金元胎,但如果能借此机会结交道柳一峰,那可就值得了,要知道柳一峰可是大长老‘元恢’的亲传弟子。

    “那一切就拜托柳师兄了。”杜玉红躬身一拜,然后说道:“师兄早些歇息,师弟告退。”

    说完杜玉红便转身朝殿外走去,但当他打开殿门的时候,一只木杖却搭在了他的脑袋上面。

    “.”杜玉红看着眼前人影和木杖,一时间竟然愣住了,半晌后他才后退一步,然后开口问道:“你是谁?”

    方鉴手持大日佛杵,迈步走进殿内,身后的殿门霎时自动关闭,随后一道伟力落下,将这座大殿彻底封死。

    柳一峰瞬间从檀椅上站了起来,而杜玉红此刻也反应过来,立刻朝方鉴喝道:“你是外门弟子?谁让你来这里的?”

    “错了,我是大方如来佛,是来度化你们这两个坏种的。”方鉴说着,迈步直朝杜玉红走去。

    杜玉红运转法力,护体仙光瞬间出现在体外,同时手中仙光一闪,一柄上品灵宝仙剑立刻出现在了手中。

    然而这一切都是无用的,方鉴只往前踏出一步,杜玉红身上的护体仙光直接破碎开来,杜玉红大惊失色,急忙持剑朝方鉴斩去。

    方鉴抬起左手,直接一把抓住了杜玉红手中仙剑,然后轻轻一捏,杜玉红的仙剑直接碎了一地,“我的上品灵宝!”杜玉红惊呼道。

    但方鉴右手举起大日佛杵,朝杜玉红道:“佛法无量,普渡众生,当头棒喝!”随后大日佛杵轻轻打下。

    ‘噗’随着大日佛杵打将下来,杜玉红的脑袋直接应声而碎,就如同被铁锤砸烂的西瓜一样。

    “咦?执迷不悟啊?”方鉴看着被打碎脑袋和元神的杜玉红,不禁失望地摇了摇头,扛不住当头棒喝,那只能怪他自己执迷不悟了。

    杜玉红神形俱灭,只留下魂魄飞入了乾阳仙光之内消失不见了。

    而看到杜玉红身死的柳一峰不禁骇然道:“你你敢打杀我少阴宫执事?”

    “是超度!”方鉴笑着说道,然后抬手将大日佛杵掷出,柳一峰立刻祭出法宝朝大日佛杵打去。

    然而他的下品仙宝在大日佛杵伟力之下,还没近身便被碾碎,柳一峰骇然无比,当即施展神通道:“金蝉脱壳。”

    少时只见柳一峰身上闪过一道金光,那金光直朝殿外飞去,然而当他接触到大殿房梁之时,却听‘咚’的一声钟鸣,好似撞到了什么极其坚固之物,随后柳一峰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便撞得透露崩裂,元神也被那钟鸣震散,只有魂魄飞出体外,但很快被乾阳仙光摄走。

    而原来柳一峰所在的位置只留下了一道分身,但那分身在大日佛杵的伟力之下也被瞬间压成了齑粉。

    眨眼间灭杀了柳一峰、杜玉红二人,方鉴迈步走上前去,来到柳一峰桌案前,拿起了桌案上的那些玉简。

    在仔细查看过后,方鉴发现只有一枚玉简上面有‘李照卿’的名字,于是便将这枚玉简毁去。

    然而就在方鉴将要离开的时候,却听到元神中传来一道神意:“老爷,桌上那玉盒里有东西!”

    “哦?”这是编辑器的声音,方鉴闻言,当即转身将那玉盒拿起,当他打开玉盒之后,立时看到了那枚玄金元胎。

    “这是元胎!”编辑器说道。

    方鉴闻言道:“有什么用?”

    编辑器说道:“用处大了,一件后天至宝的诞生,第一步就是凝聚元胎。”

    方鉴听到这话猛然一怔,道:“你是说这东西是一件后天至宝的雏形?”

    “可以这么说,不过,元胎不一定能成为后天至宝,但元胎却增强后天至宝以及炼制极品法宝的绝佳宝材。”编辑器说道。

    方鉴听到这话,立刻问道:“我只问一点,这元胎能不能折算道气?”

    “可以。”编辑器说道:“现在混沌邪神出世,你会很需要道气,而功德不是说有就有的,但从方才这两人的对话来看,这元胎在此界却是很常见的。”

    听到编辑器这话,方鉴突然神情一凛,道:“小红,混沌邪神的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编辑器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老爷,有备而无患。”

    方鉴敏锐地察觉到编辑器在隐瞒什么,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形,想到这里,方鉴立刻问道:“小红,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希望你不要对我隐瞒。”

    编辑器道:“老爷,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我若说出来,大道的一切源头都会迎来灭顶之灾。”

    “大道的一切源头?”方鉴第一次听到这个描述不由得心中惊诧。

    编辑器道:“无论是混沌所代表的诸无,还是现世三界所代表的诸有,以天道为始,大道为源,都有一个源头,而源头若是毁灭,一切都将毁灭。无论天庭还是道佛,无论诸有还是诸无。”

    方鉴有些震惊,他沉吟许久之后,明白这肯定和编辑器的来历有关,于是说道:“好,我现在不问此事。”

    “多谢老爷谅解。”编辑器说道。

    随后方鉴抬手将那玄金元胎收入云纹清风袖囊内,再次准备转身离去时,却忽然突发奇想。

    于是方鉴转身施展法力,将柳一峰和杜玉红流淌出来的血液汇聚在大殿地面之上,然后使其形成了四行无比显眼的血字:

    “先诛济盈,再灭少阴,唯我邪神,三界横行。”

    最后方鉴用鸿清玄光抹去了大殿内一切痕迹,然后隐去身形,收摄混沌钟,离开了大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