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柯南里的克学调查员 > 第九百五十章 一个活捉琴酒的计划
    得知水无怜奈所在的犯罪组织,其实就是黑色组织,秦智博脑袋里的一连串疑惑也解开了不少。

    首先,水无怜奈的父亲是17年前被安排进组织当卧底的,这个时间点应该不是巧合。

    17年前,正是羽田浩司与阿曼达·休斯遇害的时间,当年的这个桉件很可能也引起了CIA方面的关注。

    其次,四年前「自己」帮助了水无怜奈的父亲,可能也不是偶然。

    成为fbi的「自己」说不定也在私下调查羽田桉,只是刚好碰到了水无怜奈的父亲,帮助了他。

    之后来到日本,水无怜奈的父亲死亡,加上联系不上「本堂瑛海」这个人,于是就在日本开了家侦探事务所,慢慢寻找真相。

    ……

    「我大概明白了……那这所公寓里安装的窃听器,都是组织为了监视你而安装的吗?」

    「原来你都发现了吗?」

    略微有些吃惊的水无怜奈轻轻点了下头,「是的,他们始终对我不放心,尤其是一个叫「琴酒」的组织成员,戒备心非常强。」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离开组织呢?」秦智博问道。

    水无怜奈顿了两秒钟,回答道:「想要正常脱离组织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就算追到天涯海角都会将所有知情人解决掉,只有依靠意外假死才行……」

    「而且我不想白白浪费父亲的牺牲,只要坚持下去,就能等到同伴的出现,将组织彻底摧毁,才能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还好,现在你终于来了……」

    水无怜奈仰头看着秦智博,眼神中充满希冀,宛如在看着一位大救星。

    四年了,在孤独的夜里,她无数次想过是否继续坚持下去。

    贯彻父亲的意志,为父报仇固然重要,她对此也有所觉悟,但她在这个世上还不是一个人。

    她还有一个放心不下的弟弟,如果自己再牺牲的话,弟弟就真的变成一个人了。

    为了这个弟弟,她曾有过犹豫。

    但她还是选择努力坚持下来,也终于等到了「同伴」的到来。

    有纵横杀场的名侦探作为自己的同伴,还是前fbi,实力上有所保障。

    「可是……」

    就在这时,秦智博画风一转,表情阴森,语气冰冷地道:「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万一我是假冒的「同伴」呢?」

    这句话让水无怜奈面色一怔,彻骨的寒意在皮肤上游走。

    「你、什么意思?」

    「如果我就是你口中的组织成员之一呢?琴酒、伏特加、贝尔摩德……他们都只是我的同事罢了。」

    水无怜奈:「!」

    琴酒、伏特加、贝尔摩德,这些组织内熟悉的代号,让水无怜奈瞪大眼睛,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远离面前的男人。

    冰蓝色的猫眼中满是惊恐,不可思议地瞪着秦智博,双手微微抬起。

    上一秒,她的心情还犹如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

    可是下一秒,她的心就如坠冰窟,整个人陷入了万丈深渊之中。

    糟了!

    大意了!

    没想到自己听到四年前的信件,加上父亲的临终遗言,不由自主就将面前这个男人的身份代入成「同伴」了。

    这是组织派来试探自己的,而自己上当了!

    身份暴露了,只能拼了!

    水无怜奈突然眼神一厉,右手攥拳,朝着秦智博的面门攻去。

    秦智博面对这挥来的拳头,迅速出手接住,手掌刚好握住,这力道在女性里虽然不算小,但对比经常练武的秦智博还是不够看的。

    见拳头被接住,水无怜奈迅速出脚,想要将人踹开,拉扯一些距离。

    可秦智博弯起一条胳膊,在她出脚的瞬间,直接用手臂勾住了水无怜奈的右腿。

    被控住一条腿和一只手的水无怜奈变成单腿站立,光着脚在瓷砖上蹦蹦跶跶维持平衡。

    虽然这姿态有些滑稽,但忿忿咬着牙的表情,像只凶悍的小野猫。

    见水无怜奈还要挣扎,秦智博赶紧解释,「我话还没说完呢,虽然我现在也在你说的组织里,但也确实是你父亲介绍来的人。」

    「证据!」

    显然,经历过「欺骗」的水无怜奈现在也不轻易相信了。

    「那封信现在就放在我事务所的抽屉里,随时可以查看。另外我也确实是前fbi,我知道你的身份,是因为我的前fbi同事昨天下午提醒过我……」

    水无怜奈一边蹦跶,一边眉头微皱,这个情况倒是之前从来不知道。

    秦智博见状,也不想把问题闹大,惊醒隔壁睡觉的毛利一家,主动和解道。

    「如果你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放开你,但是你要保证放开之后别再攻击我,我可以把一切都说清楚。」

    「而且我知道你今天就要参加一个针对重要zz人物的暗杀行动,这件事我们需要好好商量一下。」

    听到秦智博又提到组织今天的暗杀计划,水无怜奈的脸上又是一惊。

    这件事现在应该只有组织的人知道,他怎么会知道?

    对了,他是组织的人,知道很正常。

    可如果是组织的人,我还应该相信吗?

    可是万一他真的是琴酒的人……

    现在的水无怜奈陷入了纠结之中,四年身处组织这个黑暗魔窟之中,让她缺少了许多安全感。

    尽管知道没什么作用,她还是会在公寓门上加装好几道锁,好让自己能稍微有一丝家的感觉。

    见水无怜奈还在犹豫,秦智博主动松开了她的一条腿,以表示自己的诚意。

    「现在我们全都冷静一下,你好好想一下,如果我是来试探你的,为什么是你主动邀请的我和毛利侦探?」

    水无怜奈:「……」

    秦智博的话直击心坎,她邀请两位名侦探还真是有一些其他目的,不仅仅是调查门铃事件,

    秦智博继续道:「还有今天就是暗杀任务,组织应该没办法临时更换人选,为了任务的成功,又怎么会派人在这个关键时候试探你呢?」

    「就算要试探你,也应该选择在这个任务结束之后吧?」

    秦智博的这句话让水无怜奈恍然一下,明白也确实如此。

    如果自己被组织在这个时候解决掉,那么谁来采访土门康辉呢?这样暗杀计划也就不复存在了。

    「我知道了,那我就听听你的解释……」

    ……

    秦智博将水无怜奈的手也松开,二人重新开始交流,但这次换成了秦智博介绍自己这边的故事线。

    「四年前,我联系不上信件上你的电话,就只能在这里开了个侦探事务所,等待时机到来。」

    「今天你偶然邀请我来你家,被在这附近的fbi给看到了。」

    「其实fbi最近一直在附近监视你,因为你前一阵子和新出医院的新出医生来往频繁,实际上那个人是贝尔摩德吧?」

    水无怜奈轻咬嘴唇,没有回应,但是表情已经是默认了。

    秦智博继续道:「fbi说你的身份可疑,很可能是组织的人,还告诉了我你的真实姓名,叫做本堂瑛海。」

    「我这才知道你就是四年前

    我应该联络的那个人。」

    这段是秦智博现编的,毕竟不能说自己是靠触摸来搜集情报的。

    水无怜奈皱皱眉,脑中思考着这套逻辑的可行性。

    前段时间,自己确实是有几次去找贝尔摩德,充当组织的联络员,可是没想到那时候会被fbi给盯上。

    虽然中间有几次感觉身后有人跟踪,但是一想到自己还没有在组织内摆脱嫌疑,就下意识以为是组织的人在跟踪自己了。

    没想到居然是fbi。

    「这些我姑且相信你,但你为什么也在组织里?」水无怜奈转而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两年前组织里有个fbi的人,那应该是你们在组织里的唯一卧底吧?」

    「你说的那个人是赤井秀一,他是我在fbi时期的后辈,现在他也在日本调查组织。」

    秦智博话锋一转,「不过我加入组织,不是出于fbi的任务,而是另外一个调查组织。」

    「关于这个组织的事情,你不需要知晓太多,只要明白他们很可靠、值得信任就可以了。」

    水无怜奈听着秦智博的话,眉宇间有些困惑。

    「那这么说,你现在属于三面间谍了?」

    黑色组织、调查组织、fbi,正好三个面。

    「呵,纠正一下,如果算上你父亲的关系,就是四个面了。」

    水无怜奈面色一惊,好像也确实如此。

    如果这样的人是敌人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秦智博继续说道:「可是我现在不得不放弃其中一个面了,就是组织这个面。」

    水无怜奈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的组织身份是有使用期限的,只要时间一到,我就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身份……或者说是注定会暴露。」

    听了这个解释,水无怜奈更加不解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秦智博:「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你只要明白我需要在离开组织之前,让组织损失一员大将,加快组织的覆灭。」

    「原本我的设想是抓住你,但如果你是CIA,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我想要在今天的暗杀计划里活捉琴酒。」

    此话一出,水无怜奈顿时面露惊讶。

    活捉琴酒!

    这可是组织内最难缠的重要人物,四年前父亲就间接死于他手上!

    「你说的是真的吗!?」

    水无怜奈的情绪有些激动,秦智博见状赶紧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让她声音别太大,吵到隔壁的毛利一家。

    水无怜奈立刻会意,但语气仍是很震惊,「你打算怎么做?琴酒的身边总是跟着伏特加,况且今天的暗杀还会有组织其他成员出现……」

    秦智博点点头,「这些我都知道,因为我就是今天暗杀计划的成员之一。」

    「你也是?」水无怜奈皱了皱眉,「你在组织里的代号叫什么?」

    「迈克尔。」

    「这……好像不是一款酒的名字?」

    「是的,所以说我的身份是有时限的,也比较特殊。」

    水无怜奈作沉思状,几秒后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就算是你也在计划当中,计划里应该也还有组织的其他人吧?」

    「况且琴酒的性格谨慎、多疑,估计不会亲自出面执行计划,而是将自己放置在一个可以安全撤离的位置。」

    虽然这是水无怜奈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直接参与暗杀的任务,之前都只是情报搜集,但以她对琴酒的了解,大概会是这样。

    秦智博思忖了一下,「我知道,但也请你相信我,会有办法的…

    …」

    「对了,你是准备用什么方式接近DJ?之前我也让人从土门康辉的身边调查过,但是没有收获。」

    见秦智博连目标的代号和真实姓名都说出来了,水无怜奈更加相信秦智博是计划中的一员了。

    「是采访,他会在杯户公园接收我的采访。」

    「采访?」秦智博眼神一闪,「可是我调查到是他今天准备去高尔夫球场打球的。」

    「是的,他肯定不会对外界说他会接受我的采访。因为我是用威胁的方式,让他被迫接受采访的。」

    水无怜奈解释道:「我手上有组织提供的他的把柄,土门那个当***的父亲有婚外恋,土门为了掩盖这个丑闻,只能答应我的专访。」

    「原来如此,怪不得……」

    秦智博明白了为什么之前连安室透都调查不到土门的准确行踪。

    组织明明只利用这个把柄,就可以将土门康辉从这届的候选议员中抹去,但却选择了最牢靠的办法,暗杀。

    这个组织boss也太谨慎了。

    秦智博思考一下,现在可以知晓的情报大概都清楚了,暗杀时间、地点、人物……

    接下来就是制定一个能够活捉琴酒的计划。

    这个计划既要满足公安方面的要求,保证政要土门康辉的安全。

    还要让琴酒足够放松警惕,并且不会发生组织成员与警察在市区内大火拼这种影响巨大的恶性事件。

    需要满足的条件太多,但秦智博却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也许可行的办法。

    只是这个办法需要非常多的人手,来共同出演一场戏。

    他无视水无怜奈疑惑的目光,推开厕所门,看了一眼客厅的时钟。

    现在已经是凌晨1点了,不知不觉和水无怜奈在厕所里畅聊了40分钟的人生。

    距离琴酒安排的集合时间还有9个小时,布置这个计划的时间还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