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摊牌了,我是曹操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碰到粉丝了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碰到粉丝了

    秦宓人如其名,宓通“伏”,蛰伏之人,他不喜功名,刘璋曾多次邀他出仕,他全部拒绝不说,甚至还将这些宝贵的机会留给他人。

    秦宓在益州的美名就好似司马徽与庞德公在荆州那样,鲜有人能见到他本人,但一提起他的名字,大家都会称道一番。

    最重要的是秦宓这个人非常的正直,尽管看起来温和宽厚,但为人却是刚直不阿的,所以甭管什么事情到了他的面前,大家都会愿意听他理论理论的。

    不过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秦宓之所以没有为官,倒不是不想为官。

    实在是他找不到现在为官的理由。

    这话怎么说呢——

    自黄巾乱世以来,大汉风雨飘摇,王朝崩塌不过是朝夕之事。

    面对这样的困局,面对这样的乱世,秦宓深感自己的能力不足,是的他是个非常有底的人。

    知道自己就算此时出世,也必然成为不了那种能够改变天下格局的人物。

    人们常说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他常戏言,像他这样的人再来一百个也对这天下的走势毫无影响。

    不是不想出仕,而是没有必要出仕。

    他推荐那些人才,有的确实是他比较看好的年轻人,有的也不过是做一个顺水人情,给那些心性品的上佳之人指一条明路。

    这么多年在益州的好名声,其实只是他随心经营自然而然的结果。

    其实天下到了如今的地步,局势已经很明朗了。

    北方的曹操家大业大,但毕竟是到了人生的暮年,有没有机会一统天下不说,争当曹操统一天下了,这大汉还在不在都是个问题。

    曹操一直以来的名声可不好啊,狡诈,奸雄,秦宓不敢想象天下在这样一个人手里未来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光景。

    可回看四周,刘璋是最不成器的。

    刘备孙权那边又打的不可开交…秦宓只觉得自己太过于无力,有时还不如找个独立于此世的归处——隐士隐世,究竟有多少人是真隐士,这个不得而知,但以秦宓本人的心境来说,他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没有多少心力留给所谓的争霸天下辅佐明君上面了。

    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解释秦宓为何会对易小天,会对有间山庄如此熟悉。

    是的易小天可能都没有想到,在这遥远的蜀地,其实早有秦宓这样的人巴不得加入他的有间山庄——哪怕只是能够在有间山庄隐居,而不加入到易小天他们的经营之中,秦宓也觉得可以接受。

    所以,面对易小天这个名字,秦宓又一次认真地发问:

    “我想再确认一下,您真的是那位有间山庄的易庄主吗?”

    秦宓言辞恳切,竟让易小天有些不习惯。

    “我想,除了我本人之外,应该不会有人愿意假装我吧?

    毕竟我们现在可是在被刘备追杀呢呵呵…”

    易小天自嘲的调侃道,而他的语气也让秦宓深感到面前之人对于身外之事的豁达——

    被追杀?

    如果真的被追杀还能笑着调侃自己的话,这种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个天才…

    “当真是易庄主…”

    “哎…还请稍等我一下,我有些…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起了。”

    “秦先生…您这…”

    秦宓的情绪有些激动,在原地转来转去的不知道正在想些什么,而一旁的黄权自始至终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想发问,却听眼前的秦宓郑重其事的对他说道:

    “黄将军,我想请您给我一个面子,不要再追究他们此先在酒馆内所说的事情…实际上,就凭易庄主的身份,我不认为他会说一些空口无凭的大话,我们不妨进府内好好的聊上一番,记得…能结识这位易先生,乃是你我之幸啊!”

    易小天在旁边都有些傻眼了,他是没见过有人会对自己这么推崇。

    这几年来,倒不是说自己的名声有多臭吧,至少他是不敢轻易在外人面前透露自己的身份的。

    今天之所以会说出自己的身份,主要是想结识一下眼前这位秦宓,想着只要跟对方搭上了线,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跟蔡昭姬等人相见了。

    到那时是走是留,不过是一念之差…

    多一个人少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无伤大雅了。

    要说起荆南那边,就刘备那小心眼的态度,自己的画像恐怕早就传遍荆南诸地了。

    正所谓虱子多了不怕咬,对于掩藏身份这件事情,易小天多少有些摆烂了。

    那么今天碰到秦宓如此热情的招待,他不习惯也是正常的。

    赵云还有曹昂以及樊铃三人面面相觑,直到易小天都走进门里朝他们招呼了,他们才赶忙跟了上去。

    ——

    后面的事情就显得格外顺利。

    府衙不大,但招待易小天他们几个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易小天进门之后就发现这府衙之内空空如也,似乎除了门外的那些官兵,就再无任何办事的人了。

    “这府衙没人了吗?

    怎么看起来这么荒废?”

    易小天随口提了一句,结果就听秦宓解释道:

    “易庄主您不是已经知道原因了吗?”

    “是刘备的事?”

    “没错,永安那边有没有守住我们还不清楚,但事实就是,刘备确实已经开拨军队,与我们宣战了。”

    秦宓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周围空落落的庭院:

    “我们也是刚刚接到消息,黄将军此番前来,正犹豫要不要带兵去往前线支援,这不,正巧碰到诸位…”

    “所以我很想知道,易庄主您所说的吴懿吴将军叛变的事情…您究竟是如何判断的?”

    “若真有此事的话,当下的局面可就不容乐观了。”

    易小天了然,便将之前自己的推断以及推断的过程都跟秦宓说了一番。

    听罢,秦宓揉了揉下巴,露出一番凝重的表情,对着身边的黄权说道:

    “黄将军,虽说易庄主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我认为他的推论没有问题——我们最好当吴将军已经叛变,尽早知会周边的守军做好准备,如果敌人大军杀至,能延误他们一刻都是相当珍贵的。”

    “那…那既然秦先生都这么说了…”

    黄权叹了一口气,其实他也不愿意相信吴懿会叛变。

    毕竟永安那边的隘口有多么重要,已经无需多言。

    平白无故的丢掉那么重要的隘口,这对于益州接下来的防御都是极大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