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原神之璃月奉香人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无忧乐章,智慧圣歌,礼赞大慈树王
    “猪,准备帮忙了,打一道力量出去当信号弹,让纳西妲他们进来。”

    “行,我这里也就剩些小虾米了,等我一分钟。”

    黑龙一爪子拍碎了剩下的敌人:“这些知识真的一点用都没有啊,东一榔头西一棍子的。”

    “几万块的拼图里面几乎有一半都不属于这张拼图画,原本属于这幅画面的拼图都不知道跑哪去,吞这些真的有用?”

    “也算是做个尝试,成不成的其实对于整体影响来说不是太大。”

    顾三秋说道:“联络吧,一切按照原定计划进行,金毛知道我要做什么的。”

    金光和黑光缠绕在一起,在梦境世界当中打出了一条笔直的通道。

    眉心法眼睁开,虚空的力量在通道当中留下了清晰可见的记号,确保外面的队友们能够直接跟过来。

    “来了!”

    外界,纳西妲神情一震。

    “我找到三秋在什么地方了,大家跟我来。”

    影点了点头,空若有所思地看了纳西妲一眼,随后手伸进裤兜里面活动了一下,拿出了一枚坚牢黄玉捏碎。

    不管有什么危险,反正先给自己套上护盾再说。

    “走,我们去找三秋。”

    五分钟之后,大慈树王甚至要比顾三秋先一步站起来,看着神色惊讶的纳西妲笑了起来。

    “我等你好久了。”

    惊讶才是正常反应嘛,而且这一次总算是喊对人了!

    “我,你,不对,您是大慈树王?”

    将说话的空间留给了两位草神,顾三秋瞥了空一眼,看到对方传来肯定的眼神之后顿时也就没管了。

    顾三秋看向影:“我倒是很好奇你怎么会在须弥。”

    “教令院的人扣下了长次的母亲,此身前来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接人。”

    影挥手打开一心净土:“你看看还有什么是需要注意的。”

    金光抚过这位脸上已经有明显皱纹的女人,顾三秋不由得点了点头。

    “身体方面没问题,估计是要配合实验的原因,营养摄入比一般人还要充足科学,精神方面也还行,睡到你回稻妻就能好。”

    “嗯,多谢。”

    影点头:“另外,你在玩什么把戏。”

    顾三秋:?

    “请详细解释一下你这样诽谤我的原因。”

    影盯着顾三秋:“原因?作为当年那些事的始作俑者,你对这个难道不应该比我还熟悉吗?”

    顾三秋摸了摸下巴:“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

    “不是明显。”

    影语气淡然:“这是受害者之间的默契,反正我觉得纳西妲已经落入了你的圈套里。”

    顾三秋:

    “你怎么不称呼她布耶尔。”

    “如果是谈论公事的时候就会那样称呼。”

    顾三秋点头,然后嬉皮笑脸地伸出大拇指。

    “看人真准!”

    “情况就是这样,对于你这数百年来的遭遇,我很抱歉。”

    大慈树王握着纳西妲的手:“未来的须弥就要靠你了,我将与禁忌知识一同消亡,将纯白新生的须弥留给你。”

    “唯有世界彻底遗忘我,才能彻底根除深渊力量的影响,将饱受魔鳞病痛苦的子民们解救出来。”

    “我相信你,会给须弥带来新的未来。”

    大慈树王的身体逐渐亮起了彩色的光芒,形体逐渐暗淡。

    “而我作为过去,会一直看着你们的。”

    “魔鳞病,我就带走了。”

    “须弥的子民啊,再见了,愿你们今日,得享安眠——”

    顾三秋瞬移到空的身边,然后将手臂搭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开着?”

    “早就开了,不是说等我过来找你的时候就打开么,还要特意屏蔽我们三个。”

    顾三秋笑了笑:“是这样没错啦,只是随口问你一句而已。”

    “掌控梦境的感觉怎么样。”

    空瞥了顾三秋一眼:“反正我觉得你小子迟早是会堕入邪道的。”

    “哈哈,如果我堕入邪道,就把你抢去做压寨老公。”

    轰隆!

    梦境世界剧烈动荡,黑龙长啸一声,无论是黑红色的天空,还是凝聚成兽形的深渊力量,全都被黑龙吞进了肚子里面。

    留下的,只有纯白。

    “嘿,老规矩啊,我先跑毒了,这地方对我来说就是毒区。”

    黑龙语气轻松:“本来还说要么我变成印玺给大慈树王抱着,要么就把她吞进肚子里净化一遍,现在看来已经没这个必要了。”

    “咱们这次玩的确实大。”

    一道道翡翠色,金色的力量不断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极致的悲伤和悔恨让光芒之中的哀嚎和哭泣万分明显。

    “树王,不要走,不要啊!”

    “树王,求您了,再看我们一眼,再看须弥一眼啊!”

    “您是魔神,不死不灭的魔神啊,别走,我们舍不得您!”

    “小吉祥草王,一切都是我们不对,是我们的错!”

    “我们的错,不应该由您和树王来承担!”

    “求你们了,恳求你们千万不要离开我们,不要离开须弥!”

    “我们曾经遗忘,但我们不愿意永远忘记!”

    “树王啊!”

    远在化城郭,感受到怀中大日宝珠的震颤,派蒙的神情顿时严肃了起来。

    “准备啦各位——”

    在白毛飞飞怪的身后,一个个小萝卜精蓄势待发,甚至于手都已经放在了乐器上。

    就连兰拉迦也在其中,苍老的兰那罗手中拿着的是叶片枯黄的古老乐器,象征着曾经的时光与传承。

    这种时候,兰拉迦作为如今存世最为古老的兰那罗,自然是需要在场统领全局的。

    梦中的桓那兰那已经逐步与新生的觉王树产生了联系,兰拉迦现在出来也不会导致桓那兰那崩塌,很安全。

    派蒙重重挥手,声音通过大日宝珠传达给了所有兰那罗。

    “无忧乐章,开始!”

    兰那罗的乐声缓缓奏响,一如温暖的太阳洒向人间,也像是遍布天下的水脉那样,清泉滋养万物生灵。

    雨林中一切生物的行动都慢了下来,甚至于连风也缓缓收住了脚步。

    整片森林的律动,似乎都进入到了一个奇妙而统一的韵律当中。

    兰那罗在奏乐,在歌唱。

    而桓那,同样也在轻柔地唱出舒心而柔美的曲调。

    而在往昔的桓那兰那,兰罗摩与兰穆护昆达的身影也从全新的觉王之种当中缓缓浮现,保持着相同的姿势看向须弥城的方向。

    树王,小吉祥草王。

    这是我们兰那罗的力量。

    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无忧的歌曲奏响须弥,而桓那的歌声,就是最好的传声筒和伴奏!

    乐章的声音缓缓流入到了所有须弥人的脑海中,帮助他们平复精神的同时,也借助冥冥中的联系转入梦境世界,聚集在了纳西妲和大慈树王的身边。

    此时的梦境世界当中,纳西妲和大慈树王已经被璀璨的二色光芒彻底包裹了起来,就像是包裹着新生种子的沃土一般。

    “嗯,这力量来的有点慢啊,对比一下以前的经历,这延迟是否太高了一些。”

    顾三秋摸了摸下巴:“所有须弥人过于压抑的持续理性突然被来了个大的,所以大脑一下子就被我们给干短路了?”

    空赞同地点了点头:“嗯,这个说法应该很合理。”

    持续高压的生活突然松懈下来,就算是再怎么缜密的人,大大小小都会出点问题,更不用说是号称永远都不会做梦的须弥人了。

    无论是两位草神,还是影,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空和顾三秋。

    “你们.”

    两个连魔神都不是的菜鸟突然指向了对方。

    “都是他的主意,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两人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你就是这么对兄弟的是吧!”x2

    空和顾三秋又对视了一眼,随后哈哈大笑,举起右手用力地碰了碰拳头。

    “想出这种计划,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金毛酱。”

    “正因为这句话是从你嘴里面说出来的,所以才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三秋。”

    合作愉快,我亲爱的搞事搭子。

    空掏裤兜给自己拍护盾的行为,其实是为了掩盖自己进一步操作虚空神器的动作。

    三秋那边都来信号了,里面没杀穿几个来回空肯定是不信的,没有以郊游的心态进去逛逛已经算是良好的演员修养了。

    看着勾肩搭背的两人,三个魔神一下子连话都不会说了。

    《狼狈为奸》

    影缓缓说道:“那么,解释一下?”

    大慈树王和纳西妲现在的状态不方便说话,顺带她也挺好奇的。

    虽然这一次自己算是旁观者,但还是没有搞懂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嗯,其实计划已经完成得很漂亮了。”

    顾三秋耸肩:“树王,刚才我不是和你说,我以前碰过几次类似的事情嘛。”

    “但很巧合的是,我捞人的办法也挺类似的。”

    “这一次,只不过是动静更大而已。”

    空解释道:“我在帮助兰那罗解决深渊力量的问题的时候,就已经有过猜测了。”

    “在更早之前,三秋就确定过梦境世界里面的那位是大慈树王您。”

    “而真正确定猜测的时候,正是在帮助兰罗摩成就全新觉王树的过程中。”

    “世界遗忘我,梦境世界里面的深渊力量,连三秋都无法探究本质的魔鳞病。”

    空语气笃定:“所以我们确定,您肯定还以一种奇特的方式活着,并且和兰那罗一样打算用兑子的方式破局。”

    “然后,我们的计划就开始了。”

    顾三秋笑道:“运用虚空的力量,等到你们进入梦境世界之后就全程跟随在纳西妲的身边,将一切发生的事实通过虚空终端告诉所有须弥人。”

    如果还觉得不够清晰,其实还有一个更加简单直白的解释。

    借助虚空神器的力量,顾三秋和空进行了一场范围扩张到须弥全境的“户外直播”。

    而且还是正儿八经的跨界级户外直播。

    “兑子嘛,也用不着遗忘,开源节流不就行了。”

    顾三秋笑了笑:“刚好,兰那罗一族独有的无忧节,似乎就有这样的效果。”

    “无忧乐章,桓那之歌,聚合了所有须弥人的记忆和愿力的惟耶之实,哦吼吼吼,这可真是令人害怕呢。”

    整个智慧之国都参与进来的无忧节,放在提瓦特,无论是参与规模还是质量层级都已经算是祭天封禅那个层次了。

    顾三秋自信满满:“虽然实力方面我什么都不是,但如果说到愿力方面,这我可就不困了啊。”

    “论对愿力的了解和运用,我才是世间少有的大师!”

    惟耶之实,希望之种。

    除开被黑龙吞走的部分之外,无论是魔鳞病患者体内的深渊力量,还是潜藏在梦境世界当中残留的禁忌力量,全都被惟耶之实的无上伟力彻底磨灭。

    无数须弥生灵以痛苦、悲伤和愤怒的愿力凝结而成的愿力攻击,对于这次的事情而言,威力已经是灭界歼星的水准了。

    禁忌知识是吧!

    深渊力量是吧!

    极度危险流毒无穷是吧!

    你别管我是怎么做到的,我就问你这几大嘴巴子抽得你痛不痛吧!

    灵魂都给你抽碎!

    无论是光鳞病还是魔鳞病,管你是什么。

    这里是人界!

    而愿力,才是人界唯一的至上法则!

    影暗中点头,这一套操作她很熟悉。

    当年顾三秋真正在明面上和她作对,同样是从海祇岛一路东行席卷大势,然后在天守阁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想起来就有气,想打一架。

    轰隆!

    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动静,震得顾三秋和空一脸懵逼。

    “动静的来源,是沙漠地带!”

    众人各显神通朝着沙漠的方向看去。

    防沙壁的另一半,整个沙漠区域染上了无尽的沙暴色彩。

    而在沙暴当中,一个个巨大而宏伟的建筑闪烁着晶蓝色的光芒,从类似于海市蜃楼的状态当中彻底复苏。

    而在被称之为“沙之眼”的极端危险区域之中,那仿佛潜藏于另一个世界之中的殿堂也逐步现身。

    待到所有的建筑都逐一复苏之后,以赤王陵为核心,无数建筑的顶端打出了一道晶蓝色的光芒,于半空中缓缓凝聚出了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巨人身影。

    影看向顾三秋和空:“这也是你们计划的一部分?”

    “这绝对是在计划之外!”

    巨人踏步,沙暴更甚,整个沙漠仿佛都在为他的降临而欢呼喝彩。

    巨人走到防沙壁之前,沙暴也停息,无尽的黄沙赤血凝聚在他的周身,最终化作了一套威严尊贵的袍服。

    身披黄沙,万众臣服。

    脚踏赤血,绿洲存心。

    巨人立于大地,所有看到他身影的生灵,心中都不由得升起了一个念头。

    赤沙的圣主,沙漠唯一的主宰和至尊。

    阿赫玛尔!

    “我超,阿赫玛尔!”

    顾三秋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这玩意儿不是搞科技把自己给搞死了吗!

    真就魔神不死不灭是吧!

    阿赫玛尔身披赤沙帝袍缓缓地走向了须弥城,最终消失不见。

    没过多久,须弥民众就看到了立于两位草神面前的赤沙圣主。

    大慈树王看着阿赫玛尔巨大的身影,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阿蒙,你可把我们都害惨了。”

    一句话之后,顾三秋和空下意识眨了眨眼睛。

    在场的就他们两个实力最低,看不清东西也很正常。

    刚才,阿赫玛尔的巨人之躯,是不是做了一个类似于“缩了缩头”的动作?

    外界,拉赫曼等一众沙漠子民原本以狂热的眼神盯着阿赫玛尔。

    但是听到了大慈树王那句话之后,所有的沙漠子民没忍住动作,双手全都不约而同地狠狠拍在脸上,遮住了自己的表情。

    赤沙的圣主,沙漠的唯一主宰,我所信仰的至尊魔神阿赫玛尔啊。

    您这次,可真的是丢了个大脸.

    阿赫玛尔缓缓缩小了身躯,与此同时也伸出手掌,一枚晶蓝色的菱形宝石悬浮在他的手掌正中央,隐隐间还能听到咆哮的沙暴声。

    空一愣:“什么东西?”

    睁着三只眼睛仔细打量的顾三秋有些惊讶。

    “居然是这个?”

    “举个例子啊金毛,如果哪一天我在璃月真登基称帝了,你和派蒙拿着大日宝珠也是一样的效果。”

    顾三秋耸肩:“那枚宝石,代表的意思大概就是‘如朕亲临’。”

    “以后但凡有沙漠子民不听话,无论是树王还是纳西妲,一巴掌抽过去之后,人家还只能笑着感谢草神和赤王的教诲。”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

    树王看着阿赫玛尔:“你已经决定了么,阿蒙。”

    阿赫玛尔缓缓点头,随后毫不留念地转身离去,晶蓝色的身躯迅速分解,沙漠当中那些恢弘的建筑也重新隐藏了起来。

    现身的不是阿赫玛尔,但也能算是阿赫玛尔。

    甚至都无法和迭卡拉庇安的状态相比。

    依仗不死不灭留下的,不过是对于故友的执念和愧疚。

    【这样,就好】

    梦境世界终于平静了下来,就算是须弥子民依旧还在通过愿力对着两位草神疯狂发送“弹幕”,也不是什么要紧事了。

    甚至翻不起风浪。

    “虽然出现了一些计划之外的情况,但也算是圆满收官。”

    空呼了一口气,刚才阿赫玛尔冒出来的时候着实吓了他一跳。

    那种魔神至尊至伟的气势不断接近他的过程,就算是自己身边就站着稻妻和须弥的执政,说实话安全感也不是太大。

    “对啊,也算是圆满了。”

    顾三秋也松了一口气。

    “何必去遗忘,何必去承受。”

    顾三秋张开双臂:“倘若世界拒绝了你,那又如何。”

    “那就让桓那,让那些依旧想念你的人和事,彻底铭记就好!”

    “他们才是你世界之中的一部分。”

    “让世界,彻底铭记!”

    大慈树王看了一眼顾三秋的背影,随后又看向了梦境世界之外,那一张张惴惴不安,但又隐隐带着期待的面孔。

    “不是让世界遗忘我。”

    “而是让世界,彻底铭记我的存在。”

    大慈树王笑了起来,笑得轻松而解脱。

    “须弥的子民们,放心吧,我不会走的,你们也不会将我忘记。”

    “我和小吉祥草王,我们会一直陪着你们。”

    光芒闪动,大慈树王化作绚丽而纯净的枝丫,而这一道枝丫构成了一个花环停留在了纳西妲的头顶。

    与其说那是花环,倒不如说是花冠,是另一种形式的至尊冠冕。

    而这,也是经过惟耶之实的帮助之后,大慈树王留下的纯净之躯,初生白枝。

    阿赫玛尔的菱形宝石不甘示弱,一个跳跃就来到了花冠的正中央,手脚并用地将自己缠了上去。

    当然,在外界看来,这枚菱形宝石是自己升空之后缓缓镶嵌上去的。

    那代表着雨林和沙漠合一的权柄,同样意味着从此之后防沙壁挡下来的只会是风沙,不会再有那些不能公之于众的东西。

    “这一次,就不用说再见了。”

    纳西妲和大慈树王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温柔的声音萦绕在所有须弥子民的耳边。

    “晚安,须弥的子民们。”

    “愿你们今夜——得享美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