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 > 第六百一十三章 真正的圣骸(二合一,求订阅!!!)
    八岐大蛇和源稚生的战斗凶猛异常,让所有人都感到诧异的是,身为混血种的源稚生居然微微的压制住了“神”。

    八岐大蛇的八颗巨大龙首被斩下来三首,这只巨兽眸子里凶戾的金光已经黯淡下去大半,它拖着臃肿不堪的身子,剩下的五颗龙首死死地瞪着源稚生,里面的情绪介乎于愤怒与憎恨之间。

    八岐大蛇又一次被源稚生逼到了红井的井沿位置,这只巨兽冲源稚生发出了歇斯底里又色厉内荏的咆哮,它已经展露了真实面目,这只即将咆哮时间的怪物显然不愿意再回到那冰冷幽暗的井底了。

    但源稚生显然不会再给他机会,或者是赫尔佐格不会给他机会,源稚生挥舞着手中的双刀,如雨般密集的刀光和剑影将八岐大蛇巨大而坚硬的躯体逼得连连后退,刀锋挥砍在八岐大蛇龙颈坚硬的鳞片上,卷起刺眼的火光,鲜血就好像繁盛的荻花一样,大片大片的在空中飞舞。

    八岐大蛇拖着遍体鳞伤的躯体,发出了震彻天地的咆哮,这是最后一声咆哮,这只巨兽似乎是想以啸声震慑眼前的人,分明它才是“神”,可此刻它身为生物的懦弱和畏惧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源稚生也浑身都是伤,有的伤口已经深到了骨骼,但他依然神情冷漠,已经破碎了一半的面骨下是一张冷漠如严冰素霜的脸。

    猛鬼众的黑道成员和科研人员,所有人都紧紧捂着耳朵,哪怕他们戴着防噪耳机,那只巨兽的吼声依旧震得他们耳膜出血……那声音令人畏怯胆寒,里面饱含着倾泻人间的暴力与愤怒,还有血统的压制,被这道声音贯入脑中的白王血裔只怕多年以后从噩梦中惊醒也会忍不住想起这段地狱般的记忆。

    但同为白王血裔的源稚生却对这道咆哮声无动于衷,也不知是因为他的体内流淌着承自白王的“皇血”,还是因为他现在正被赫尔佐格所控制,处于失去意识的状态。

    源稚生再次悍然前冲,蜘蛛切和童子切斩在八岐大蛇的胸口,印出一道交叉模样的伤口,八岐大蛇同时也用两只巨兽狠狠地顶在源稚生的胸口,清脆的声音响起,这一击之下不知源稚生的胸骨断了几根,他吐出一大口浓郁殷红的鲜血。

    源稚生不顾以以伤换伤的方式也要将八岐大蛇逼退,似乎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这只巨兽封印回红井之中。

    八岐大蛇被源稚生逼退到井口的部分,但它的三只巨首依然牢牢地支撑着身体,或是死死地衔咬着井壁,不让自己庞大的身躯坠落红井。

    “王权”再度降临,就像是一座小山从天而落,狠狠地压在八岐大蛇的身上,红井本就被白丝腐蚀得松软的井壁根本就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片刻之后,红井的井沿崩塌了,八岐大蛇和源稚生同时向红井的井底坠去。

    “咚”的一声巨响,八岐大蛇沉重的身躯坠落到井底,溅起的巨浪拍打在红井的墙壁上……而源稚生并没有坠落井底,因为一只手抓住了他。

    居然是樱井小暮,樱井小暮踩在断裂的井口,用一只手抓住了源稚生的手臂,她甚至都能感受到源稚生的这条手臂已经完全松弛无力了,仅仅是一条手臂上就不知有几处的骨头断裂、脱臼,可见这场战斗的厮杀有多么激烈。

    樱井小暮使力,将源稚生从红井之中拽了出来,她一扭头就看到来到她身后的赫尔佐格。

    “为什么救他?”赫尔佐格对樱井小暮质问,“他是蛇歧八家的大家长,你是猛鬼众的龙马,以你们的立场来看,你们本该是不死不休的敌人,为什么伱会救他?”

    赫尔佐格那张狰狞的能剧面具上露出质疑的表情,似乎樱井小暮一个回答不对,这位猛鬼众的高层的处境就会变得岌岌可危。

    “王将大人。”樱井小暮毕恭毕敬地说,“源稚生的战斗力很强,很明显这位蛇歧八家的‘皇’已经落入了您的控制,那么也就无关乎源稚生的立场问题了,我只是判断也许源稚生接下来对我们还有用,所以自作主张出手救他。”

    赫尔佐格死死地盯着樱井小暮的眼睛,樱井小暮在赫尔佐格面前微微低着头,始终保持面色如常,最后赫尔佐格收起质疑的表情,那张狰狞的能剧面具嘴角勾勒出一抹邪性的笑。

    “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做的不错。”赫尔佐格拍了拍樱井小暮的肩膀,毫不吝啬自己的称赞,然后越过樱井小暮,去到红井的井口,向下打量坠落井底的八岐大蛇。

    等到赫尔佐格的视线移开,樱井小暮挺直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刚刚被赫尔佐格拍到的肩膀还是僵硬的,如果赫尔佐格从背后打量她,说不定就能看到樱井小暮被冷汗浸湿的后脖颈,还有她紧紧攥着腰后手枪的手掌。

    看着在井底疯狂挣扎的八岐大蛇,剩下的五只巨兽还在疯狂的撕咬井壁,就像一只企图从黑暗幽静深渊中爬出的恶鬼,赫尔佐格扭头,皱着眉头冲科研人员们大喊:“你们还等什么?等着‘神’从井里再一次挣脱么?一群酒囊饭袋,养着你们干什么吃的!”

    科研人员们被赫尔佐格这怒气冲冲的吼声给惊得回过神来,他们迅速行动起来,并不是因为对赫尔佐格的惧意,更是也骨子里对“神”的畏惧,那种怪物冲破牢笼,似乎下一刻就要将他们吞噬殆尽的噩梦般的画面,这些人再也不想看见了。

    液氮从设置好的发射机中疯狂涌入红井内部,井底的液体被迅速降温,厚厚的冰层在水面上开始凝结。

    低温能够有效的降低生物的活性,即便是龙类也不能例外,液氮甚至能让八岐大蛇血管里的血液都给凝结,这种冷却剂十分有效,冰层迅速往水面之下蔓延,悬梯从红井的井口落入红井之中,赫尔佐格顺着悬梯缓缓降下。

    当再一次踩在那结实的冰面上,赫尔佐格仰天大笑,时隔二十多年,他仿佛又变成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冯格·荣·赫尔佐格博士,那个第三帝国的首席科学家,那个黑天鹅港的负责人。

    赫尔佐格望着脚下奋力挣扎、但是逃脱不了被冻结命运的八岐大蛇,他的内心汹涌澎湃,又一次,他又一次踩在了这种至高生物的头顶上……一如当年在西伯利亚海港的严冰中,他也是这般踩在厚厚的冰层上,俯望脚下那只白色的高贵巨龙。

    这一次赫尔佐格踩在这只纯白巨兽的上方,就像屹立在王座的上方,他感觉自己离世界的主宰更近了,至高的权力触手可及!

    完全将红井中的液体连带着八岐大蛇冰冻总共花了五分钟,这五分钟里,赫尔佐格一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八岐大蛇的状态变化,就像一位慈爱的父亲在注视着自己的孩子。

    科研人员们用激光切割机将被液氮冻住的冰面打开一个圆形的洞口,起重机降下机械手,将井里的八岐大蛇缓缓吊起。

    这只伤痕累累的巨兽被放置在红井旁边的空地上,赫尔佐格围绕着八岐大蛇庞大的身躯转圈,他在欣赏、他在端详,这个书里和纪录片里都从无记载过的、奇形怪状的史前生物。

    此时八岐大蛇的龙首已经被斩去三只,剩下的五只龙颈上也遍体鳞伤,黄金瞳黯淡无光,从掀开的鳞片能看到这种生物的血液也是红色的,不过和人类鲜血的殷红不同,这种生物的血液红的发黑,对普通的混血种来说应该是某种剧毒的存在。

    说是至高的生物,但眼前的八岐大蛇和赫尔佐格印象里那只冰封在西伯利亚冰层中的巨龙完全不同,看到那只巨龙的那一刻,高贵的气息扑面而来,赫尔佐格大受震撼,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美丽、古奥又森严的生物,简直是造物主手中最杰出的艺术品。

    一只纯血的龙类尚且如此华贵,更何况龙族中那些威名赫赫的四大君王……可这只液氮冻住的巨兽怎么也和华美森严等词沾不上边,那臃肿笨拙的躯干,那短小畸状的四肢,那不成比例的身体……也只有八只高昂的龙首和其尾部锋利的天丛云具有高贵的龙族特征,其他部分更像是畸变地森蚺和某些猎奇的生物拼接在一起的。

    “王将大人……”一名研科研人员来到赫尔佐格的身边,小心翼翼地开口,“这东西真的是……‘神’么?”

    “嗯?你怀疑我们捕到了假货?”赫尔佐格分文。

    “不不不,属下不是这个意思。”科研人员吞咽一口口水,谨慎地措辞,“属下的意思是,这‘神’的体型确够庞大,力量也很强……但是怎么看它的形象也和传说中的龙不沾边啊!”

    科研人员抬起头,仰视面前冻在液氮中的巨兽,这东西的外形的确和龙类沾不上边,准确来说就是个四不像。

    “而且传闻中,‘神’的真身是能与黑色皇帝并驾齐驱的至高生物,其威力更在四大君王之上,可它却被蛇歧八家的‘皇’打的节节败退。”科研人员的质疑声越来越有力,“纵然它只是初生的状态,纵然源稚生服下了加强版的猛鬼药剂,但是这和我们计算公式下的‘神’差距也太大了。”

    “我看过你们的计算,数据没问题。”赫尔佐格淡淡地说,“但你们代入的模型错了。”

    “模型错了?”科研人员愣了愣。

    “你们计算的是那位白色皇帝初生时的能力,是那位远古时期龙类的先祖之一,那一位当然有着通天彻地的威能,我们也不可能捕获那样勇猛的生物。”赫尔佐格低声说,“换句话说,你们只是把完整体的白王给模拟到了她刚刚复苏的虚弱状态,但我们的面前的不是那位白色皇帝,我们的面前只是一只继承了白王遗产的怪物,是残躯中的残躯。”

    “残躯中的……残躯?”科研人员瞪大眼睛。

    “没错,这不是那位白色皇帝,我们看到的这个荒诞离奇的生物也并不是我们口中的‘神’……真正的‘神’藏在这具身体的某处。”赫尔佐格语出惊人,“‘神’其实是某种……寄生生物!”

    “什么?什么?”科研人员大为震撼,“您的意思是,白王是寄生生物?”

    “蠢货,我是说‘神’是寄生生物,白王当然是高贵的龙类。”赫尔佐格怒斥,“白王的遗产是‘圣骸’,‘圣骸’是寄生生物,而被‘圣骸’附身的生物则被称为‘神’!”

    “看这东西模样,‘圣骸’应该是寄生在了某条龙类亚种海蛇的身上吧。”赫尔佐格仰头看着八岐大蛇。

    “海蛇?居然只是一条海蛇么!”科研人员瞠目结舌地看着完全看不出海蛇模样的巨兽,“寄生在一条海蛇身上就有如此的威力……那完整的白王到底该有多强?”

    “重要的不是生物的形态,而是生物的血统。”赫尔佐格破天荒耐心的解释,“只要给‘圣骸’足够纯净足够充裕的鲜血,它就能恢复成更加完整更加强大的模样!”

    科研人员被赫尔佐格的这番理论给惊呆了,他滞在原地,嘴里还一直喃喃念叨着:“原来我们一直都错了,真相居然是这样……原来我们一直都错了,真相居然是这样……”

    “那么就开始切割吧。”赫尔佐格振臂高呼,“从这具身体里找到真正的‘圣骸’,到时候我们就是继承‘神’之遗产的人!”

    手下们纷纷高呼响应,在承担了巨大的恐惧后,接下来终于要迎来巨大的回报。

    科研人员们调动纤维的绳索,把八岐大蛇巨大的身体拉扯起来,然后是精细的工程钻机,钻头从这尊庞然大物身体的各个方向往里钻进。

    这怪物的身体不可谓不坚硬,金刚石的钻头足足花了好几分钟才突破八岐大蛇的鳞片和表皮,到达骨骼的部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