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出场就满级的人生该怎么办 > 596、一步青云半步颠
    人生重开的游戏大家都不敢再玩了,凑在一起吃了顿饭,互相诉了一通苦。

    “张哥八成就是让我们珍惜当下吧。”许薇无奈的说到:“想重生还是看重生好了……”

    “当然啦。”皮爷叹气道:“好难好难。”

    “那当然难啦。”英四十二靠在那撑着脑袋:“你们知道我这么高贵的出身为什么愿意跟着那些臭嗨一起守护人间界吗?”

    “罗曼罗兰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以后依然热爱生活。”英四十二大声说道:“被一群英雄所拥戴,我无上光荣。”

    “得了得了,四十二。你看你活的那个逼样。”

    皮爷翘着二郎腿说到:“还不如我呐。”

    “伱一老鸡还有脸说我?”

    “老鸡怎么了?老鸡不比你那赌狗强?老鸡养活了一家人,你赌狗害得全家跟你火葬场。”

    他们说着说着,张瑶又搁哪哭了起来:“我心态崩了呀……”

    而此刻张哥正在海边钓着鱼,他戴着渔夫帽,左手边还有一个装饵料的桶子,他耳朵里带着蓝牙耳机,虽然身上还穿着牛仔裤,但那涨起来的潮水就好像有灵性一样在他的身边避开了一圈,就连拍过来的浪花到这里也会温柔的分开。

    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蓝盈盈的女孩子,她的头发是像海草一样四处飘荡着,身体则是湛蓝的海洋色,她就这么站在张哥的身边,静静的看他钓鱼,两人也没有沟通,仿佛好像张哥不知道他存在一样。

    这时月亮也缓缓升了起来,远处的海面上有一个巨大的身影漂浮在海面上,那是一头非常非常巨大的白鲸,虽然没有海总那么大,但通体雪白如玉,在月光下还微微泛出粉红色,一看就是可爱的男孩子。

    张哥仍然在这里钓鱼,这时潮水已经缓缓褪下了,在他脚下的礁石上静静的趴着几个鲛人和氐族的小朋友在那嬉戏打闹。而在他身后的礁石上会有一丛一丛蠕动的海带慢慢挪上来,接着在海带的尽头则是一个大皮球似的生物,它们就是山海界海族之一的椒图族,只是这些小椒图还没有长大,不然他们的蚌壳会分裂开,里面会出现一个人形的核心,不管是传说里的蚌壳姑娘还是蚌壳小人儿都其实是他们。

    虽然他们没有什么名气所以很少被人认识,但他们的亲族却是名气高高的,那就是海市蜃楼的蜃。蜃族就是椒图族的亲族,据说蜃族中的长老可以将两个不同的世界链接起来,人们看到的海市蜃楼有一部分正是另外一个平行世界的镜像。

    张哥坐在这已经三个多小时了,那是一条鱼都没钓上来,他看了看时间发现不早了,于是站起身将帽子往旁边一放,立刻就像是有一双看不见的巨手似的将他的帽子给接了过去。

    而当张哥回头的瞬间,一颗擎天大树就伫立在不远处,它的高比天还高,它的粗宛如一座山脉。

    虽然它看上去很大很近,但其实就是这个距离都已经是千里之外看到的场景了。

    大家都说东海建木其实就是盘古大神本身,虽然大梧桐并没有承认但他也没有否认。

    此刻的夜晚更加深沉了,海面上逐渐升腾起了星星点点的光,这些幽蓝的光一丛一丛的,将海面映衬得波光粼粼,而这正是腐草为萤的萤,并非是普通的萤火虫。

    它们逐渐汇聚在张哥身边,绕着他的身体成编队的来回飞舞,形成了一条明亮的光带,甚至还能自带RGB炫彩灯光效果。

    而就在这时,天边一道黑影飘了过来,接着山海巨鲲的触角露了出来,它太巨大了,光是一个触须就已经像一座山峰似的。

    怎么说呢……就如果没见过人的很难想象它的大,但就这么描述吧,如果它不是概念生物,那么它自身是可以产生引力和重力的,而它的身体是可以无限制长大的,现在远还不到极限,在巅峰期的时候,它甚至能超过这颗星球本身的大小,进入到宇宙级概念。

    张哥抬头看向天边的鲲鹏和它引来的云雾和风暴,但也就是看了一眼而已,因为现在已经很晚了,他要回家了。

    而游荡着的鲲鹏似乎发现了张哥,它的高度明显降低了不少,甚至仰头看去就已经产生了那种遮天蔽日的感觉,非常恐怖跟有压迫力。

    只不过张哥今天只是来钓鱼的并没有打算跟鲲鹏有什么交流,可是等他连续几次跳跃到了岸边时,却被发现一个白色衣服的人正站在那等他。

    这白衣服的人站的很高,张哥的视线只能跟他的膝盖齐平,这让张哥在从这里走过时微微皱起了眉,可那人却还开始跟着张哥一起走了起来。

    “连老朋友都不抬头看一眼了吗?”

    那白衣人的声音传来,张哥这才停下了脚步,但仍然没抬头:“不看,看了之后我就输了。”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较真了?我记得你以前一点都不在意输赢。”

    “可是我不想再答应你什么事了。”张哥低着头:“没事我就走了,我只是来钓鱼的。”

    “哈哈,你就是来找我的!你这人好不诚恳。”

    白衣人跳了下来:“我可是在你不是守护者的时候就跟你很好了,你现在居然躲我?”

    张哥侧过头不去看这人的眼睛:“我没躲你,也没必要。”

    “唔,那你是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咯?”

    白衣人说完,只是脚一跺,身上的长裤就变成了裙子,并还在张哥面前转了一圈:“喜欢吗?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说要娶我的。”

    “年少不懂爱情。”张哥仍是侧着头:“我真的只是来钓鱼的。”

    “我不信,除非你看我一眼。”

    “不看。”张哥摇头道:“我不想再满足你奇怪的愿望了。”

    “那行,这次不需要你完成愿望了。”

    听到对方的话,张哥才把头转了过来,而他看到的是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庞,仍然是久远记忆中的模样,十三四岁还没有成为守护者时那张让他辗转反侧会心一笑的脸。

    “给哈哈……胆子变这么小了吗?”

    “倒也不是,只是你总是会提奇怪的要求。”

    “没办法啦。”对面的女孩子摊开手无奈的说:“只是我实在想不到要什么。”

    这个小豆丁一样的女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刚刚那个引动天象的鲲鹏,因为是概念生物,它可以用使用一切它想使用的面貌。

    而整个世界,不管在哪个界之中,唯一看到过它真实面貌的人只有张哥,即便是外界出现过很多次的鲲鹏都只是它的化身,天上那个也是。

    真正的它其实是一颗种子,一颗拳头大小的种子,而这颗种子是可以用来播种世界的,印度教神话里的大梵天就是它,但即便是大白象本人也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梵天。

    “你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来看我了。”

    “我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钓鱼的。”

    张哥仍在坚持,但他面前只到他胸口的小小女孩却笑了起来:“我还生怕你忘记我的样子,我特意把自己固定成这样呢。”

    听到它的话,张哥扫了一眼,然后呵呵的笑了一声:“过去的事没什么好提的。”

    “那不行,你不想我,可是我很想你啊。所以我让白泽去给你搞破坏!看你什么时候来找我。”

    “他?”张哥轻笑一声:“他还不配。”

    “我知道,但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就这样吧。”鲲鹏说完突然拽着张哥的胳膊:“跟我走,我带你去看我们的秘密基地。”

    张哥被它拽着拖行了好长一段路,一直绕过了茂密的山林,直接到达一个洞穴外头,这里方圆五十米连一棵草都没有,更别提小动物了。

    被拽着钻进去之后,张哥看到里头就像是另外一个奇幻的世界,里头的布置就跟他苏醒之前时家里的布置没有区别,这带着浓浓九十年代画风的房间跟外头那蛮荒世界相比就像是硬塞进来的一个空间似的。

    刷着蓝色底漆的石灰墙,还有四大天王的海报,一台小小的彩色电视机和一台插着卡的卡带游戏机,以及头顶还在慢慢旋转的吊扇。

    仿佛一下子时间就被定格在了这里,就连张哥的书包都静静的放在墙角的书桌上,而那张书桌上还摆着张哥父母亲的照片,要知道当年为了保证张哥的情绪稳定,他父亲早已经把所有能够引动他情绪波动的东西都销毁了,而如今他居然在山海界的某个角落再次看到了它们。

    他走上前拿起照片低着头看了一阵,记忆仿佛一下子被拉回到了那个自己最快乐的时光,下午五点半放学之后回到家中从冰箱里拿出一壶冰水一口气灌下去,然后拎着书包来到书桌前写作业,一直到父亲从厨房端着菜出来喊他吃饭。

    吃了饭之后如果作业写完了,他就能出去找父亲的两个徒弟,也就是英砸跟耗子两个人去玩,他们一般会去大梧桐下头玩一些男孩子喜欢玩的奇怪游戏,那时候英砸还不是现在这个德行,那会儿的英砸可是大家的开心果。

    如果是暑假的时候,他们三个就是长安巷里的宝贝疙瘩,谁家做好吃的都会叫上他们,而如果遇到父亲有事,他们甚至可以随便去谁家吃饭。

    张哥用手指感受了一下自己书桌的质感,打开抽屉则是一台复读机,里头还有一盘一人一首成名曲,张哥甚至到现在都还能唱上几句。

    “满意吗?看我记性好吧?”

    旁边的鲲鹏得意洋洋的说道:“一切都跟那年夏天一样。”

    听它这么一说,张哥的记忆一下子就飞到了那个暑假,有一天早晨他出去买早餐时在大梧桐下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年纪跟他差不多大,十三四岁的样子,站在那仰着头看着大梧桐,嘴里好像还在跟大梧桐在说些什么。

    于是他就上前跟这个女孩子聊天,他们聊了什么张哥已经记不住了,但他只是依稀记得好像除了自己之外别人都看不到这个女孩,但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劲,他不光把她带到自己家里去玩,甚至还跟她一起去南河游泳。

    他们那个暑假玩的很开心,只是每天傍晚的时候,她都会说自己要走了,接着只要张哥的视线离开她,她就会突然消失。后来有一次张哥死死盯着她,为了不让她走,于是她就跟张哥说:“我跟你玩个游戏吧,以后如果你看我的脸一眼就满足我一个愿望。”

    当时张哥没有想太多,一口就答应了下来,但之后每次自己看她,她就会让自己满足她一个奇怪的愿望,比如她对张哥说自己想吃好吃的东西,但必须是张哥自己做的,而为了这个要求张哥才正式走上了野厨师的路线。

    而在那一系列要求之后,有一天她在张哥看她之后,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让张哥忘记她。而从这个要求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在长安巷了。

    当她消失之后不到两个月,张哥就成为了守护者,成为守护者的代价就是让张哥几乎与红尘相斩,此后的很多很多年,他好像真的好像忘掉了这个女孩子。

    一直到刚才。

    刚才他在那个梦境之中等了一辈子,出来之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那种等待的感觉他非常熟悉,于是他开始重置自己的记忆,那些被封印在非常底层的记忆逐渐冒了出来,其中就是那年大梧桐下像茉莉花一般的女孩。

    他现在想要检索这个女孩根本不是难事,于是他只是心念一动……

    这才发现,自己的初恋……

    “哈哈哈哈哈……”

    张哥突然笑了起来,因为他在抽屉里摸出一张用白色信封包着的信,他转过身摇晃着那张信封:“猜猜这是什么。”

    “是什么?”

    “是本来打算下次见面给你的东西,没想到你连这个都复制过来了吗?”

    “给我看看!”鲲鹏着急的要去抢。

    “不能给哦。”张哥手腕一转,那封信渐渐的化为尘埃:“这是独属于我的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