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魏晋干饭人 > 第734章 盟约
    一年不见,傅祗的头发更白了,脸上的皱纹也更多,眉眼间带着一股忧愁,看到孙子和未来孙媳妇,他不由展开笑容,但眉间的忧愁并没有减少多少,眼中的忧虑反而更重了。

    赵含章距离他十来步时便下马,然后和傅庭涵快步上前行礼,「傅祖父!」

    傅祗的胡子在寒风中翻飞,他一手抓住乱飞的胡子,一手和他们招手:「快起来,快起来,西凉来的使臣已经在帐中等候,我们去见一见吧。」

    赵含章笑着应下,把随行的人都交给范颖去管理。

    她紧紧跟在傅祗身后,「西凉是谁来?」

    「是治中杨澹。」

    杨澹是个高大的文士,嘴上留着一小撇胡子,脸白,中长脸,一派正气。

    赵含章的目光扫过他的左耳,那里是空的,是被人齐齐割了下来。

    那应该就是他割的,当年为了见到南阳王替张轨求情割的,赵含章敬佩这种对自己都这么下得去手的人。

    杨澹也在打量赵含章,他久闻赵含章大名,今天却是第一次见。

    这一年西凉和赵含章没少合作,西凉出产的青稞、药材、牛羊和毛皮等经过长安都销往了洛阳、豫州等地。

    而赵含章自己都缺粮,她还为西凉介绍了好几个粮商,促成他们和粮商的交易,甚至还容许他们往西凉贩盐。

    他们西凉军更有一支在她麾下效力,听闻她用北宫纯如使臂膀,毫无介怀。

    因为这份信任,不管是张轨本人还是他的手下们,对赵含章都很有好感。

    杨澹忍不住扬起笑脸,赵含章才近前,他便深深一揖,「下官杨澹拜见赵刺史。」

    赵含章挥了挥手笑道:「杨治中不必多礼,快快请坐。」

    说完才反应过来她也是客人,不由扭头去看傅祗。

    见她露出讨好的笑,傅祗便没好气的挥挥手道:「请坐吧,赵刺史也坐。」

    西凉和洛阳来往,必须要经过长安,所以杨澹才邀请傅祗一同谈。

    现在长安做主的人有两个,一是傅祗,另一个就是南阳王了。

    南阳王身份上比较高,似乎更名正言顺,但他没有才能,傅祗才到任一年,不仅长安内外的百姓,就连南阳王麾下不少将领和属臣都投靠了傅祗。

    所以现在长安算是傅祗做主。

    论官斗,赵含章都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她从不邀请有名望的***来给自己当手下,因为她知道她暂时斗不过他们,她更喜欢从低处提拔人。

    西凉的要求很简单,他们希望可以从中原吸引到更多的客商,不限于粮商,绸缎、绵麻、瓷器、琉璃等西凉都很喜欢,他们希望这些客商都可以去西凉走一走,看一看……

    同时,他们西凉的香料、宝石、药材、毛皮,甚至赵含章急需的牛羊和马匹等,他们都可以运到中原来。

    这是经济上的合作,政治军事上的,杨澹希望他们在对羌族和西部、北部鲜卑一事上有更深的合作。….

    西凉的位置注定他们有四个敌人,一、二是混居在一起的西部鲜卑和羌族,三是随时越过羌族到达西凉的汉国匈奴人,四就是北部鲜卑了。

    这些敌人,除了北部鲜卑暂时触摸不到赵含章,其余三个同样可能随时南下进犯赵含章。

    所以西凉希望能和赵含章加强合作,就好比这一次,赵含章对刘渊出兵,西凉便出兵为她掠阵,西凉希望,有一天他们要是和外敌打起来,赵含章也能出兵策应。

    赵含章没有多犹豫就答应了。

    张轨给的条件很爽快,提的要求也都在情理之中,她就喜欢这样有自知之明,想要有所得必

    会先付出的盟友。

    这一场谈判,看似是赵含章和西凉在谈,其实都绕不开长安。

    因为不管是商贸,还是士兵进出,都需要经过长安的关卡,所以傅祗至关重要。

    傅祗一直沉默的听着他们谈,对于他们的合作,他没有异议,他只有一个要求,「若有朝一日,陛下有难,我要你们答应我,必不计代价的勤王,护佑陛下和大晋。」

    赵含章和杨澹对视一眼,齐齐低头应下。

    傅祗缓缓呼出一口气,道:「那拟定盟约吧。」

    双方都怀抱友善之心,因此谈得很快,只半天功夫就敲定了盟约。

    范颖起草盟书,又和傅祗帐下的一个文书各抄了一份,将三份盟书递了上去。

    三人看过,确认无误便签字盖章。

    杨澹目光扫过范颖,和赵含章笑道:「早听闻赵刺史帐下有许多能干的女官,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赵含章便也笑看范颖一眼,颔首道:「这是我的治中从事。」

    也就是说,范颖和杨澹的官职品阶是一样的。

    杨澹闻言更尊敬了些,还起身与范颖行了一礼,这才和赵含章道:「我们刺史府上的女郎听闻赵刺史这里有女官,吵着闹着要一起来,也说要在赵刺史麾下求个一官半职,我们刺史叱责女郎胡闹,但到底拗不过女郎,所以让她跟着来长长见识。」

    「一会儿女郎来拜见赵刺史,还请赵刺史多担待,我们再留几日便回西凉去。」

    赵含章挑眉,笑道:「原来张刺史的千金也来了,那我可要见一见,都说虎父无犬女,张刺史英雄,张女郎也必是侠女豪杰。」

    张轨的女儿叫张茹,她是张轨的第四个孩子,也是最小的一个,颇为受宠,不然也不会一哭闹,张轨就让她跟着来了。

    她和赵含章同岁,一身红衣,却长得甚是温婉,眉宇间带着英气,听说赵含章要见她,当即就握着长剑来见。

    她对坐在上首的傅祗匆匆行了一礼就抬头去找赵含章,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傅祗左侧的年轻女郎,一眼便看呆了。

    赵含章含笑看着她,见她盯着她发呆,便不由笑出声来,问道:「张女郎怎么呆了?莫不是我长得太丑,吓到你了?」

    张茹脸一红,连连摇头,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她道:「不,使君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刺史,我一时看呆了。」

    赵含章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拍着身边的坐席道:「张女郎快上前坐,我们一同饮酒。」

    傅祗默默地扭头去看他孙子,就见傅庭涵只是抬头看了张茹和赵含章一眼便低头喝汤。

    傅祗一时心中复杂不已,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来.

    郁雨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