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魏晋干饭人 > 第1006章 维护
    赵瑚走进皇宫。

    虽然他年纪大,但进宫他还是要靠脚走,他还没狂妄到进宫要人抬的地步。

    他不是第一次进宫,第一次来洛阳时,他就曾经因为好奇进来看过一次。

    但当时皇宫里一个人也没有,只余留大战过后的残破和荒凉,所以他只在大殿晃悠一圈就没兴趣了。

    对于赵瑚来说,当时的皇宫除了占地大外没啥特别的,还比不上他在城外的一处别院,但此时再进宫,肃穆之威隐隐压在他的头顶,赵瑚不由的挺直腰背,在侍卫的带领下踩着台阶一步一步的往上。

    直走得气喘吁吁,他不由的扶了一下膝盖才走到大殿前。

    赵瑚脸都黑了,心中后悔,他不该进宫来的,其实在宫外等着赵含章也没什么不好。

    赵瑚站定缓了两口气,这才跟上侍卫。

    大殿前也有侍卫,看到赵瑚,他直接指着另一侧道:“大将军在偏殿。”

    偏殿也有侍卫守着,拦住了赵瑚,不过对赵瑚却很恭敬,“七太爷稍候,待我等回禀。”

    说罢悄悄进殿去禀报。

    汲渊、明预和荀藩等人都在偏殿呢,每人面前的矮桌上都放了几封折子,都是来找赵含章拿主意的。

    明预刚禀报完事情,拿定了主意正要退下,听说赵瑚来了,屁股就又坐回去了。

    现在国库缺钱,他还是想对赵瑚的财产下手,正好,赵程也在这里,据他所知,这位赵祭酒无私得很啊。

    赵含章已经露出笑容,朗笑道:“七叔祖来了,快里面请。”

    侍卫退下,请赵瑚入内。

    偏殿里,正中的桌案空着,旁边另立一桌案,赵含章就坐在那后面,台阶之下,汲渊明预等分坐两边,赵程坐在最后。

    他一进来,赵含章便指着明预上边的一块空地道:“落座。”

    听荷立即带着侍女上前,在明预上方放了一个席位。

    赵瑚见了,有些骄傲的抬起下巴,在众人的注视下志得意满的走上前去。

    赵含章起身,站在台阶上行礼,笑道:“七叔祖请坐。”

    赵瑚就冲她拱了拱手后落座。

    明预等他一坐下,立即伸手扯住他的袖子道:“七太爷,坐在殿中的莫不是于国有功者,是因官职坐在此处,明某是其中最差的一个了,却也为大将军舍过性命,七太爷有何功劳坐在此处呢?”

    赵瑚一听,吹胡子瞪眼道:“三娘让我做的,怎么,她发达了,我这个长辈来见她,连个坐的位置都没有了?”

    “不是没有,只是七太爷不该来此求见,”明预道:“这是皇宫,是大将军办公的地方,七太爷若是以长辈的身份来见大将军,应该去赵宅求见才对。”

    赵瑚横道:“我愿意在哪儿见她,就在哪儿见她,与你什么相干?”

    他扯了扯自己的袖子,发现扯不出来,便气恼的看向一直不吭声的赵含章,“三娘,你这中书令好生无礼,你不管吗?”

    赵含章正要说话,明预已经笑吟吟的抢在她面前道:“七太爷不必告我的状,我是真心为你好。你从前没有功劳可以坐在此处,现在却可以创造功劳。”

    赵瑚一听就知道他还在惦记他的家产,顿时大怒,“想要我的家产,你做梦!”

    明预叹息的摇头道:“七太爷为何只看到眼前利益呢?您能积累下如此庞大的家产,是因为有大将军的扶持,而今日您若能助大晋渡过难关,那将来您便是有国作为靠山,会积攒下更庞大的财富的。”

    “您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若想取,必先予的道理。”

    赵瑚哼的一声,扭过头去,一脸高傲的仰着头,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摆烂模样。

    明预就转头去看赵程,笑吟吟的问道:“祭酒以为如何呢?”

    赵瑚一听,瞬间紧绷起来,还真怕赵程松口要捐,连忙扭头去瞪他。

    赵程就没看他,只面对赵含章,沉声道:“捐与不捐,自看主家愿意与否。”

    明预问:“此不是你家吗?”

    赵程道:“我的家产已经全部捐给国库,那些资产与我不相干。”

    赵瑚听着,既松了一口气,又有些伤心。

    他咬牙切齿的想,这些钱最后还不是要留给他和正儿?怎么不跟他相干了?

    想到被赵程关在监牢里的管事,赵瑚呼吸急促起来,怒意升腾,行,既然觉得与他不相干,那他就把钱全花了,一文钱也不给他们父子留,看他们在他百年之后是不是要饭去!

    想是这么想的,但不到三息,他的怒气就下来了,同时在心里自己安慰自己,算了,他是个傻子,他何必与一个傻子计较?

    显然,虽然恨极,可赵瑚还是没舍得真的什么都不留给赵程。

    赵含章笑道:“好了,我知道明先生是为国库忧心,此事急不得,你们先下去吧,让我与七叔祖叙叙旧。”

    她和赵瑚一起从陈县过来的,就隔了两天没见面,有什么旧可叙?

    不过大家还是起身躬身退下,把空间让给他们。

    赵含章笑着留下赵程,在荀藩、贾疋等人快走出偏殿时笑道:“我知道七叔祖是为何而来,除了内城那一片废弃的房屋,就是程叔父了吧?”

    便是汲渊和明预都忍不住停顿了一下脚步,更不要说荀藩和贾疋等人了,内城的那片地……

    赵瑚面色好看了些,扫了一眼垂手站着的赵程,气就不打一处来,和赵含章告状道:“你这代理的洛阳县县令为了彰显自己大公无私,无故就拿了我的家仆,你得好好的说说他。”

    赵程脸上一片平静,声音没有起伏的道:“他们贿赂官吏以谋国财,犯了国法,自应该受罚。”

    说到这里,赵程终于看向赵瑚,有些铁青,“若不是战事正酣,道路断绝,此案应该捉拿首犯的。”

    “好啊,你还想抓你爹不成?”赵瑚暴跳如雷,“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你以为当了个祭酒就可以……”

    “七叔祖!”赵含章阻止他要出口的话,道:“这里虽是宫殿,但隔墙有耳,您是想第二日程叔父不孝的名声传遍洛阳吗?”

    赵瑚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赵含章又对赵程道:“我知道程叔父为人公正,但对七叔祖还是过于严格了一些,刚才当着人前您都能维护七叔祖,怎么就不能私下说两句软话呢?”

    晚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