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兰言之约 > 第304章 扎心了孩子(第一更)
    第二天早上兰亭暄醒来,发现卫东言还在她床上。

    以前有过两次,都是完事就走,没有留到天亮的情况。

    她有些不习惯,悄悄翻身,打算从另一边哧溜下去。

    卫东言也不睁眼,直接伸手拽住她胳膊,淡淡地说:“才六点,再睡会儿。”

    兰亭暄见他发现了,也不“悄悄”了,直接掀开被子说:“不睡了,还要晨练。”

    她去浴室简单洗漱一下,再去衣帽间换了一身运动服,去大平层另一边的健身房晨练。

    卫东言被她吵醒了,也睡不着了。

    他坐起来,打量了一下兰亭暄的卧室,微微一笑。

    希望不久的将来,两人能举行婚礼。

    ……

    时间过得很快,没多久就是元旦前夜。

    卫东言的东安创投要举办年会。

    他们没有在海市举行,而是在南面的海岛上订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包机将公司的人都送过去了。

    兰亭暄和卫东言却没有跟着去海岛。

    因为昨天兰宏星亲自给兰亭暄打电话,让她回家过元旦。

    原因是元旦过后,他马上就要调到京城,今年得在京城过年了。

    所以在走之前,问问兰亭暄想不想回家乡一趟。

    兰亭暄当然是想的。

    如果继父一家都搬到京城,那她也没有什么需要再回家乡了。

    可那到底是她的家乡,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她会想念的。

    因此兰宏星很体贴地给她打了个电话。

    兰亭暄还是从薛副部那里才知道兰宏星可能要调到京城,没想到实际行动起来,比薛副部还快。

    ……

    兰亭暄和卫东言下了飞机,坐上兰宏星派来接他们的专车,回到她长大的那个部队大院。

    她六岁时候就跟着柳娴来到这里,一直到十七岁离开家上大学。

    回到那个熟悉的家里,兰琳琅先她一步跳下汽车,大叫:“妈!姐姐回来了!”

    丝毫不提卫东言,当他不存在。

    她跟着专车去机场接兰亭暄,结果发现兰亭暄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她还把她那个冷峻的未婚夫带回来了。

    兰琳琅立刻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离卫东言远一点。

    这人给她的压力太大,她选择尽量远离。

    于是在车上也没能跟兰亭暄说几句悄悄话,兰琳琅心里非常郁闷。

    自从上一次去海市,兰亭暄对她态度转变之后,兰琳琅就恨不得挂在兰亭暄腰上做挂件。

    还以为兰亭暄这一次突然回来,她可以占据兰亭暄所有的时间。

    现在却多了一个未婚夫。

    兰琳琅想着,回头斜了卫东言一眼。

    卫东言也不在意,跟在兰亭暄后面进了兰家的门。

    兰宏星已经没有去上班了,这边工作的交接早就办好了,家里也收拾得差不多。

    该托运的都已经运到京城。

    这里的房子是部队的房子,他搬走就要还给部队。

    他在这里也没有房产,走的时候非常方便。

    看见卫东言跟着兰亭暄一起回来,兰宏星挑了挑眉。

    他是知道兰亭暄跟卫东言是假订婚的。

    有必要做戏做的这么真吗?

    这一次兰亭暄也只能在家待两天,然后元月三号就要跟着兰宏星的专机一起去京城。

    卫东言看了兰亭暄一眼。

    从兰宏星的表情,他猜兰亭暄多半把两人之前订婚的实情告诉了兰宏星。

    兰亭暄还没意识到这一点,直到吃饭的时候,兰宏星不断问卫东言是不是来这里“公干”,兰亭暄才醒悟过来。

    可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兰宏星解释这件事。

    开始是假的,后来假戏真做了?

    但是兰亭暄也不认为自己一定要跟卫东言结婚。

    现在她才刚刚接受跟卫东言开始一段新的感情,连“真订婚”的程度都还没到呢。

    不过这些话,她怎么说得出口呢?

    只好硬着头皮吃完饭,就被兰宏星以考察为名,叫到他的书房去了。

    兰宏星在家的书房,就是他的另一个办公室。

    平时只有柳娴才能进去打扫,连兰琳琅都不能进去。

    兰亭暄更是没有进去过。

    所以第一次进去,她还是抽空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只能说没进去的时候,她总觉得这房子很神秘。

    可进去之后,才发现这房子就跟他们这套房子的外观一样有年代感。

    一张实木大书桌背对窗放着,靠墙放着一溜木椅子,椅子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十八线小县城最流行的样式。

    茶几上和椅背上都蒙着一块块白色针织品,勾着通透的花纹,还可以当茶杯垫。

    放在书桌上那个白色搪瓷缸子,就更有年代感了。

    估计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风格。

    兰亭暄嘴角抽了抽,在兰宏星面前坐定。

    兰宏星坐在书桌背后,脸色严肃地看着她:“……你跟卫东言是怎么回事?上一次你告诉我,你们是假订婚。”

    兰亭暄抿了抿唇,低下头,老老实实地说:“……我们在交往。”

    “在交往是什么意思?”

    “……就是在谈恋爱。”

    “先订婚再恋爱?”

    “总比先结婚再恋爱好。”

    兰亭暄抬头,看着兰宏星眨了眨眼,露出一种无辜的神情。

    兰宏星扯了扯嘴角,这个女儿,还是知道怎么让他心软的。

    不过对女儿可以心软,对女婿不行。

    兰宏星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行了,只要你喜欢他,跟他交往也不是不行。但是你毕竟没有结婚,要注意影响。这一次我调到京城,你跟我去京城吧,你自己开公司,在哪里不能做投资?再说我在那里有一套房子,你如果不想跟我和你妈住到我们分的房子那里,可以跟琳琅住到小区。”

    兰亭暄忙说:“我也打算在京城买房子,等这一次跟您过去,我也去买一套。”

    兰宏星点点头:“我给你出首付,剩下的按揭你自己出。我对琳琅也是这样。”

    显示自己一碗水端平。

    兰亭暄微笑着说:“爸,您把钱留着给琳琅买房吧,买套好点的。我有钱,我可以全款在京城买大平层。”

    兰宏星:“……”

    扎心了孩子。

    但他也知道兰亭暄没有什么坏心思,她只是想减轻他的负担而已。

    毕竟以兰宏星这个位置,他能挣多少钱是大家都清楚的。

    他也不会为了钱,影响自己的仕途。

    兰宏星叹口气,坚持说:“亭暄,我知道你有钱,但是你的钱是你自己的,我和你妈作为你的父母,有这个义务要在经济上帮助你。我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几百万几千万给你当零花钱的父亲,但是一套三居室的首付,我还是拿得出来的。当然,你不会想在京城二环买房吧?我承认在那里我是连首付都拿不出的。”

    兰亭暄发现自己好像有点伤兰宏星的自尊心了,只得说:“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妈这些年都没工作,您要养我妈,还要养琳琅,您也只有一份工资,把钱都给琳琅,还能给她买更好地段更大的房子。您对我够好了,我明白的。”

    兰宏星听的眉头直跳,说:“亭暄,你这话就不对了。你妈是没工作,可她这十几年一直为这个家做出了极大贡献。如果不是有她做我的贤内助,我不可能心无旁骛地扑在工作上,也没那么容易这么快升职。所以我的钱,有一半是她的。你是她亲生女儿,她那一半,当然由你继承。”

    兰亭暄忙道:“这您可错了,法律上,琳琅也是我妈的女儿,所以也琳琅也有我妈那边一半的继承权。”

    兰宏星哈哈大笑:“这就对了!你看,你妈那边琳琅有一半的继承权,那我这边,你是不是也有一半的继承权?亭暄啊,你再把我往外推,可要伤我的心了!”

    兰亭暄眨了眨眼,发现自己真的落入兰宏星的话术了,开玩笑说:“您对我这么好,我不给您养老都不行了。”

    “就是要你给我养老!被你发现我的真实用心了!”兰宏星笑着朝她挥手,“去吧去吧,叫你的假真未婚夫进来。”

    兰亭暄无语,什么叫假真未婚夫?

    难道还有真假未婚夫?

    她腹诽着,出去叫了卫东言进来。

    卫东言进来之后,小书房的门就关上了。

    兰亭暄看不见里面的情形,兰宏星可是立即就沉下脸。

    他盯着卫东言,手指在书桌上敲了一下:“卫东言,你跟我说实话,你对我们家阿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想听什么为了任务‘不得已’这种瞎话!你比我更清楚,我们不会这么做工作!”

    卫东言看着兰宏星,平静地说:“被兰将军看出来了。”

    “……哼!你还不承认!我要升军衔的消息,连老薛都不知道,你打哪儿知道的?”兰宏星还是沉着脸说道,但对卫东言的消息来源很感兴趣。

    卫东言微微一笑,双手交叉搁在办公桌上,做得端端正正,说:“我自然有知道的地方。我只想对您说,我对阿暄是认真的,从我提出跟她‘假订婚’开始,我就是想要跟她结婚。可她对我的感情毫无察觉,没办法,我才出此下策,但我绝对没有任何勉强她的地方,一切都以她的选择为第一优先。”

    “是吗?”兰宏星冷笑,“你多大年纪,她才多大年纪,她什么阅历,你什么阅历……你随便耍个花招,她小姑娘家家的,还不是被你手到擒来!”

    卫东言心平气和地说:“我的真实年龄是三十三岁,比她大八岁,但我从来没有对她耍过花招。如果我真的这么对她,让我死无葬身之地。”

    兰宏星猛地抬头,盯着卫东言的眼睛,怒道:“你怎么能发这样的誓!你以前的工作是什么,当我不知道吗?!说一句‘刀尖上舔血’也不为过!你这么咒自己,是想要我女儿年纪轻轻就做寡妇吗?!”

    卫东言微怔:“……您知道?您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