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谁说睡觉不算修行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北门外,世子一剑杀百人
    在冬猎一行结束,回到拒北王府后,管家徐二虎赠予姜青玉半部《天论》,作为其新晋世子的贺礼。

    《天论》乃是稷下学宫的祭酒荀老先生所著,本是藏于学宫之中,只有在学试一鸣惊人者或是有突出贡献的讲师才有资格翻阅,据传内含无数浩然正气,可以助人顿悟先天。

    姜青玉不知徐二虎是从何处拿到的半部《天论》原本,但自从拿到手后的那一日起,他便提前做好打算,要借此制造出自己顿悟先天的假象,再以命星境巅峰的修为和范喻完成切磋。

    否则,仅凭他后天七品的肉身,即使有名剑在手,也不可能横跨三个小境界、一个大境界击败对方。

    而眼下,众目睽睽,正是突破的最佳时机!

    “列星随旋,日月递炤,四时代御,阴阳大化,风雨博施……”

    “心居中虚,以治五官,夫是之谓天君。财非其类以养其类,夫是之谓天养。顺其类者谓之福,逆其类者谓之祸……”

    (摘自《天论》,荀子。)

    这一刻,姜青玉微微仰头,双眸灿若星辰,口中不断诵读《天论》,声若钟鼓,振聋发聩!

    伴随着经文声的落下,他浑身开始释放出阵阵浩然正气,头顶赤光,与天上红霞遥相辉映,将其衬托的宛若一尊真正的大儒!

    在其腰间,那块得自泰山学府的凤血玉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从中传出声声低吟,像是有凤凰在高歌,并发出光泽,在其背后形成了一圈凤影。

    “公子……以儒法入先天了?”

    数丈外,小满轻轻摩挲着腰间温热的凰血玉,脸上一片仰慕:

    “真不愧是公子啊!京城的稷下学宫中,成百上千的学子每日鸡鸣时分便起来诵读儒门圣经,每个月都可以得到一众大儒的指教,甚至荀老先生的亲自提点,可笑的是,即便如此,每隔三五年都难有一人顿悟先天!”

    “而公子每日睡上八九个时辰,不看杂书,也不曾受人点拨,从得到《天论》起至今不到一个月,居然便领悟了其中要义,跨入先天!”

    “那稷下学宫的范喻,去年以三十二岁之龄顿悟先天,引得京城轰动,一举夺下公子榜的头名,皇帝为了拉拢人心,还将立春姐从紫烟院接回京城,下旨赐婚!”

    “如今,公子以十九岁之龄顿悟先天,比荀老先生当初还早了三年,仅次于儒门史上的几位圣人!”

    “我倒是要看看,皇帝会以何人何物拉拢他!”

    小丫头瞥了一眼城头,和那个穿着禁卫军甲胄的佳人对视了一眼。

    下一瞬,二女皆是会心一笑。

    “公子要的不多,但……”

    “立春姐定然是必不可少的呀!”

    小丫头轻声嘀咕了一句,再次将目光投到了姜青玉身上。

    此时,姜青玉还未正式晋入先天,但在浩然正气的加持下,他身上起伏不定的气息正在向命星境逐步靠拢。

    刚开始还会在凡夫俗子和后天下三品停滞几瞬,但很快便变换成在后天四品和初入命星境之间摇摆不定。

    又是眨眼工夫过去后,气息再上升一分,在后天五品和初入命星境之间徘徊变动!

    照这趋势下去,相信要不了多久,他便会彻底迈入命星境,稳固境界!

    到了那个时候,一尊手持王剑的命星境,足以将一众权贵及其府上奴仆杀个血流成河!

    “杀!”

    同一时间。

    听到几个领头人许下重诺和用家人威胁的上百奴仆已然带着一口口匕首、短刀杀到了姜青玉的身前。

    “去死啊!”

    “姜世子,你为什么不在北境好生待着,非要来京城搅浑水?害的我家老爷这几天彻夜难眠,都险些病倒了!”

    “我黄二这条命是老爷从牢狱里买出来的,十一年来老爷不曾亏待我,整日大鱼大肉、烈酒美人,我肚子上这一圈肥膘便是佐证!今日,应是到了报恩之时,我便舍了这一身皮肉,为老爷拼一条活路吧!”

    “我家老爷三个月前娶了我义妹做第十一房小妾,妹妹如今已经怀胎五月。姜世子,抱歉了,我敬佩拒北王府为楚国打下二州疆土,但为了母子平安,我只能……”

    “姜世子,我有个卧病在床的娘,每月的买药钱足足要十五两白银,没有老爷,我娘活不过下个月!所以,抱歉了……”

    ……

    一众奴仆都心知肚明,不管今日结果如何,他们这群人都将是死路一条。

    所以在临死前,许多人都说出了藏了很久的心声。

    做奴仆的,有些人是受了老爷的恩惠,所以留下来报恩,有些人是被逼无奈,要么签了卖身契,要么需要这份俸银来养活一家老小。

    很多人未必和官老爷是一条心,相反,对官老爷恨之入骨者并不少见,否则昨夜一战,黑衣人们也不会放任姜青玉在驿站中休憩不管,转而选择和大部分都是权贵公子的禁卫军死拼到底,将其全歼后离去。

    可不管心思如何,当他们向姜青玉显露杀机之时,便已主动入局,死了也不算无辜!

    北门外,姜青玉手提王剑,白衣胜雪,一身浩然正气如大日灼烧,背后有凤影展翅,似是一尊神祇。

    “故大巧在所不为,大智在所不虑。所志在于天者……”

    他的口中仍在念诵着荀老先生所著的《天论》,一双眸子如星辰般璀璨清冷,不曾去看正在冲杀而来的奴仆们一眼。

    他身上的气息在剧烈起伏,忽而后天六品,忽而命星境初期,让人捉摸不定。

    倏然。

    姜青玉的气息来到了命星境初期巅峰。

    按照常理,这是只有少数妖孽在晋入先天的过程中才能触摸到的境界!

    这也代表着一旦成功晋入先天,那么他将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跨足初期巅峰,而不会有什么阻滞,也不需和旁人一样耗费许多年月、丹药。

    当然,也有另一种情况……

    城头上。

    密切关注着姜青玉状态的大宦官严松鱼觉察到这个状况,双眸不由再度一缩。

    “命星境初期巅峰么?”

    “和十九岁顿悟先天比起来,这已经不能让我感到震撼了,相反,倘若此子触碰不到此境,才显得荒唐!”

    “姜秋水,你倒是生了个好儿子!”

    尽管不甚惊奇,但严松鱼还是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因为即使是现今公子榜上的第一人范喻,在顿悟先天之时,也只是触碰到了命星境初期的靠后之境,和此境巅峰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不过,范喻是个奇才,在晋升之时耗费心力算计天时,最后竟是在破境时将自身境界稳固在了命星境初期的靠后之境,省却了至少一年苦修之功,并在去年冬日跨入了命星境中期!

    相比之下,严松鱼并不认为姜青玉可以做到这一点。

    修行界公认的是,儒门顿悟先天很难,但一旦顿悟成功,那么接下来的路将会比肉身入先天好走很多。

    所以范喻和其师程哲才会早早得到皇帝景宏的重视赏识,赐婚拉拢。

    而学宫中很多到了七八十岁才顿悟先天的糟老头子也时常能在朝中身居要职。

    姜青玉今年才十九岁,按照史书上的惯例,在这个年纪顿悟先天的,将来至少有一半几率晋入摘星!

    可景氏一脉,是断然不会容忍楚国出现一尊阳寿三百年的摘星境异姓王的!

    “万幸只是命星境初期巅峰,即使手持王剑,也有人可以拦下!”

    严松鱼瞥了一眼城下权贵一方的三尊命星境。

    其实朝中文官都喜好在府内豢养高手,在场那么多官阶不低的文官,府内定然还藏了不少命星境,只是怕被人非议才不敢带出来招摇撞市。

    另外……

    参与了昨夜之事的、官阶在三品之上的那几个老臣今日都表现得很有默契,无一例外都不曾在北门现身。

    否则,今日姜青玉要面对的,或许会有十来尊命星境甚至三五尊皓月境。

    毕竟,昨夜黑衣人队伍中的几个皓月境领头人,便是出自那几位老臣府上。

    “三个命星境,倒也足够了。”

    严松鱼的目光在中书侍郎谢令府上的老管家严复身上停留了许久,内心暗忖道:

    “另外两人一定会出手,但严复倒是未必了。”

    “严回老奸巨猾,不肯在此事上牵扯过深,昨夜也只是象征性地派了个不久前借助药物才晋入先天的半废之人来堵住悠悠众口,想让听从其命的严复站出来对姜青玉下死手,难!”

    “可严复是三人中修为最高者,另外二人只是命星境中期,只怕不是持有王剑且状态处于命星境的姜青玉的对手!”

    严松鱼心中很清楚,王剑可不止是一口锋锐之器,内有剑灵,以王朝气运喂养,可自主杀人,尤其是在京城附近,国运昌隆,锋芒更甚三分!

    所以,严复必须出手!

    不过,严松鱼倒也不想要了姜青玉的命,毕竟他还不想彻底得罪死姜秋水。

    更何况,离宫前,皇帝景宏也没说要让姜青玉死。

    于是他以秘术凝声成线,向严复传了一句话:

    “你去重伤姜青玉,损其根基,令其将来入不了曜日摘星,那便是大功一件,严某和皇室都会欠相府一个人情!”

    “……”

    严复微微一怔,随后朝严松鱼微不可查地点了下头。

    正在此时。

    把握住命星境初期巅峰的那一瞬契机的姜青玉倏然抬起了握剑的手,并向前轻轻挥动了一下剑身。

    顷刻间,金色剑芒宛若一线潮水从他胸前升起,在刺目的浩然正气照耀之下,朝着一众奴仆奔涌而去。

    轰!

    下一瞬。

    只见无论是后天六七品的寻常人,还是后天十品已经触碰到命星境层次的个中翘楚,所有被剑芒撞上的奴仆都在眨眼间被分解成了千百块碎肉,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

    一剑,杀百人。

    无一人全尸!

    姜青玉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前方,再扫了一眼手上的王剑,口中《天论》的念诵声都险些顿了一下。

    方才他分明已经控制只用剑身伤人,而且灵力也只是命星境层次,按理说剑势至多杀十余人便会终止,可此剑却仿佛自生恶念一般,将这一剑的威势暴涨了十倍不止,且杀人手段血腥残暴了又何止数十倍!

    “此剑,太邪,太妖!”

    “若无必要,还是少用为好。”

    此时,姜青玉可以感受到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有惊疑,有讶然,有不解,有敬畏……

    但更多的,是平民眼中的恐惧!

    杀人不留全尸,一剑后留下满地血肉,实属过于骇人。

    不少人吓得转过头去呕吐不止,有人捂住了自家孩童的眼睛,也有人开始悄然往后退去,不忍再看。

    许多人看向姜青玉的目光,都像是在看一尊魔!

    “也许这便是景宏的目的吧。”

    “减少百姓对我姜氏父子的崇拜敬仰,崩坏拒北王府在民间的口碑,以便于日后顺理成章地推动削藩一事!”

    姜青玉在心中暗叹一声,同时周身浩然正气大作,将满地的血污净化洗去。

    这是补救之法,但只怕为时已晚,这一剑后,自己这位拒北王世子已经在京城百姓们心中烙上了是人屠恶魔的印象,根深蒂固!

    “倒是小觑了这位帝王!”

    “不过……”

    “罢了,民心易失,也易得。”

    “我此行来京城,本也不是为了赚取民心的。”

    姜青玉端正心态,口中继续念着《天论》,同时看向了剩余的奴仆以及一众权贵。

    一剑杀百人,吓退了很多奴仆,也令很多权贵胆寒。

    但按照战场上的惯例,命星境是可以用人数堆死的,即使是命星境巅峰,只要运筹得当,耗费上两百条人命便可以令其油尽灯枯。

    自己手持一口妖邪的王剑,不能以寻常命星境视之。

    但自己眼下看上去正处于破境状态,还未彻底稳固在先天,算不了真正的命星境,所以相信权贵一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坐以待毙!

    果然,下一瞬。

    只见从前方左右两侧各走出了一个布衣老者,身上气息皆是命星境中期。

    另外,在中书侍郎谢令身侧的老管家严复犹豫了一下,也迈步而出,和另外二人并肩而立。

    他身上涌动着一股更为凶悍的气息,赫然是命星境巅峰!

    与此同时。

    姜青玉身上的气息则是从命星境回落,跌到了后天境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