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摩诃大圣 > 章425 五音听破绽、十二律斩敌首
    海鱼精一见戚泽,冷笑喝道:「你便是那戚泽?听说你是天机子的徒弟,剑术了得,本座倒要会你一会!」

    戚泽道:「区区妖怪,也敢自称「本座」?真是不知羞耻!」

    那海鱼精大怒,张口一吐,吐出一汪大潮,潮头一转,运化出无数水行剑气,劈头盖脸的刺来。妖族修炼,大多依凭本族天命神通,那海鱼精便是日夜运化一口真水之气,守着北洋不断汲取淬炼水行菁华,那一蓬水剑便是生平最为得意的神通。

    岂知那大海鱼生平最得意的神通落在戚泽眼中,却是粗鄙不堪,那水剑足有数百道,虽是声威惊人,但彼此之间牵连不深,未能有效统合一体,破绽着实太多。

    其实这也是妖族修士的通病,妖类修行绝及不上人族那般有通天秘法,不但核心道诀精妙,连每一层境界该匹配甚么神通,都有历代高手摸索的通透,传诸后世。

    似猿、鸾等部修士修行还算有完整传承,大海鱼这等半路出家的野路子,能有一部道法修行,已是邀天之幸,哪有选择的余地?

    眼见数百水剑凌空袭来,戚泽身外十二道剑光明灭不定,忽然一发而起,直刺穹苍。这几日他也未闲着,除却处理俗务之外,便是静心揣摩十二律剑术之道。

    玄音剑诀以五音为体,十二律为用,十二律剑术才是真正对敌的剑术,越是揣摩越觉妙用无穷,短短时日之间,已然大有进境,心头把握大增,出剑亦是得心应手。

    十二道剑光首尾连环,虚实不定、刚柔相生、有无相交汇,恰似摇碎了一天繁星,剑光如星光,浩浩汤汤,似无穷尽一般。就见一团剑光冲入数百道水剑之中,顷刻之间已将数十道水剑生生磨灭!

    戚泽的剑术乃玄门正宗,最讲究以堂堂正正之师破敌,这一手剑光化合,已然深得剑道三昧,若是薛护在此,定要大声喝彩。

    那海鱼精不料对手剑术如此精妙,大吃一惊,叫道:「这厮厉害!速来助我!」

    那一头鸾部元婴修士闻听,立刻化身一头青鸾,张口便是半空真火烧去。此人也天生一身真火神通。鸾部因有凤凰血脉,所修真火乃是南明离火,其实亦有传说,说是鸾部其实是朱雀血脉后裔。

    那半空南明离火烧来,戚泽弹指一扣,十二道剑光结成一道光环,运转之间,内封外拒,将那南明离火抗拒在外。

    那海鱼精瞧出便宜,忙将水剑重新运炼一番,往戚泽本体杀来。却见戚泽脑后升起一团佛光,中有一尊九层浮屠沉浮,略一擎动,便有无量佛音洒落,其音能降龙伏虎,数十道水剑当先之下,又被震成了水渣!

    海鱼精又惊又怒,叫道:「还有佛门秃驴!」

    原来戚泽忧心自家镇不住场面,法身便不曾走远,就在人族国度之中等了几日,今日终于出手。

    法身现身而出,用手一指,另一手上托着古灯檠,那佛灯之中便有无量佛火金焰喷吐而出,却是走的以火克火的路数。

    佛火无量,结成一堵火墙,迎上南明离火。两种真火真性不同,却都是正道路数,一旦交接,便是噼里啪啦一通作响,两种真火相互吞噬湮灭,只看谁人修为更高,谁人的真火性子更强。

    过了几招,那鸾部修士不由惊怒交加,就算南明离火再如何精妙,终究敌不过那烂陀寺第一至宝古灯檠中的佛火金焰。那佛火专烧无明,其性精纯之极,蕴含佛门真意,已将大片的南明离火死死压制!

    戚泽化身喝道:「为了人族迁徙,今日不死不休,便送尔等上路罢!」人、妖之争,只为种族延续,谁肯低头让步?唯有杀个痛快!

    寒螭剑凌空一震,与戚泽化身相合,身剑合一之下,就见一道五色剑虹飞起,须臾之间已破入水剑之中。那十二道剑光

    亦是环绕于五色剑虹之外,剑芒吞吐不休。

    五色剑虹之中响起五行道音,宫商角徵羽,每震一下,十二律剑光便增强一丝,五行道音连震,十二律剑光威势亦是水涨船高!

    十二道剑光乍分乍合之间,又分作六对,当先乃是无射应钟二剑,此二剑取先天卦象之中既济未济之象,有水火妙用,既济者乃水火相济,大事已成。未济者却是天道有缺,却又象征大道造化之力,循环不休,永无休止,绵延无尽。

    此二剑当先之下,水火妙用相生,甚么水剑、水气遇上,皆是顷刻之间化为乌有,其余五对剑光亦是长驱直入,须臾之间已将一座水剑之阵生生破开!

    戚泽元神已晋入一种极为玄妙之境界,五行道音或高或低,或浮或沉,或远或近,或长或短,变化无穷。道音遍布虚空,便如无数耳朵手掌,倾听触摸,打探对手神通之中的破绽之处。

    正是:五音听破绽、十二律斩敌首!

    此亦是五音十二律剑术之终极妙用,体用相生,演化无穷。

    海鱼精见苦心修炼的真水水剑在敌手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击,不由生出畏惧之意,忖道:「这是甚么诡异剑术?五行宗何时有了这等传承?」

    五音听破绽之道戚泽原先只是恍恍惚惚之间似有所悟,似今日这般如此清晰顺利的施展开来,还是首次。他的元神似动似静,似有似无,只专心倾听五行道音反馈而来的种种讯息。

    天虹子创设剑术之时,便立下这等只愿,后经天机子巧手补全,今日终于大放异彩!

    恍惚之间,戚泽便觉他是前世一本之中的一位剑客,见招破招,无招不破,一旦剑术使开,便是有进无退!

    戚泽元神「听」五行道音轮番震荡,已将海鱼精一身神通的破绽之处尽收眼底,心念一动,六对剑光霍然分开,各自飞去,就听啵啵啵接连破灭之声,已有百余道水剑被剑光生生消磨一空!

    水剑虽只损失了小半,但阵势已然残破不堪,更令海鱼精心寒者,乃是那戚泽所破水剑竟皆是水行大潮之中元气转流之中枢所在,水剑一灭,等若他苦心修炼多年的水行大潮宣告破灭!

    没了水行大潮护身,海鱼精与戚泽之间,竟是畅通无阻!海鱼精发出一声尖嚎,毫不犹豫的转身便逃!他实是被这位五行宗掌教弟子的玄妙剑术杀的透骨心寒!

    戚泽既已决心取其性命,怎会容忍其脱逃?那一道五色剑虹忽然擎动之下,竟已身剑合一之势,施展出剑气雷音的手段。但见剑虹宛如灵蛇扑咬,一闪即回,全如不动。

    就见那海鱼精仍旧保持着转身欲逃的姿势,片刻之间,鱼头脖颈之上已现出一道血线,下一刻一颗首级已然跌落下来,竟无婴儿遁出。原来戚泽一剑之间,已将海鱼精元身连带元婴一齐斩杀!

    海鱼精元身毕竟坚固,又要连元婴一同除掉,因此戚泽不但动用了寒螭剑本身剑锋,更将大五行灭绝神光施展出来,只不过被五行道音的光华遮掩,外人瞧不出来罢了。

    从海鱼精出手到殒命,看似斗法杀得有来有去,却只有一炷香的功夫,那奎七与焦魁连热身都算不上,兀自还在你扑我咬之间。

    那鸾部修士见海鱼精死的如此干脆,对手剑术又是如此诡异绝伦,哪里还不心胆俱丧?一声厉鸣之间,元身双翅一展,望空便飞,竟是逃得比谁都快!

    与奎七同来者尚有一位金丹妖类,兀自不明所以,戚泽已是杀红了眼,索性将其一剑了账。区区金丹,又如何抵挡元婴级数的玄音剑诀?

    那鸾部修士逃走,戚泽法身本欲追袭,纵然杀不得他,总要将之重创,这等妖类唯有将之杀破了胆子,才不会再来侵犯。

    奎七与火蛟斗得你死我活,蛇蛟元身死

    死相缠,你喷我一口蛟火,我吐你一脸蛇毒,忙的不亦乐乎。焦魁毕竟法相新成,运输尚未成熟,渐渐又被逼入下风。

    鸾部修士厉鸣逃命,海鱼精惨死,皆被奎七瞧见,那一条蝰蛇精亦是惊骇绝伦,他与五行宗弟子数十年来素有争斗,但从未见过同境之下,杀妖如同割草之辈,亦未见过那种五色十二光轮转不休的剑法,眼看同来之人一逃二死,只剩自家孤家寡人,又是惊怒又是丧气。

    奎七乃是心思凶毒之辈,断然不会与对手同归于尽,立时也打定主意逃命,还寻思临去之前将那头该死火蛟弄死,立刻痛下杀手,蛇口之中又吐出两道寒光。

    蝰部修士最喜将自身尖牙炼成飞剑之物,一来犀利,二来元身之上的物事,用起来亦是得心应手,实则也是妖族之中物产不丰,精通炼器之辈又少,不得已而为之。

    焦魁骂道:「你的跟班都死了,还跟老子死磕甚么!」偏头躲过两道寒光,无意中却露出脖颈一处破绽,被奎七觑见,当即死死咬住!

    焦魁吃痛不堪,蛟躯乱摆,又将狂喷蛟火,无奈颈下乃是薄弱之处,奎七死死不肯松口,被咬的鲜血直冒,只能惨叫不已,叫道:「快来救我啊!」

    戚泽摇头,用手一指,十二道剑光团团飞去,他不敢用寒螭剑本体或是身剑合一之术,奎七道行极高,若是失了飞剑或是伤及本尊肉身,太也得不偿失。

    奎七神念冷冷喝道:「正要瞧一瞧你的剑术到底有何高明之处!」话虽高傲,也不敢小瞧五行宗嫡传剑法,还刻意鼓荡妖气,贯穿周身,蝰蛇本就有一层细密鳞片护体,真气贯通之下,更是坚逾精钢,不惧飞剑劈砍。

    那十二道剑光次第飞来,忽然连成一片,成了一柄数丈长的光剑,一剑劈落,正中蛇背。

    奎七本是信心十足,他一身鳞甲皆用真气精心祭炼过多年,等闲的飞剑都奈何不得,何况只是区区剑光?

    奎七眼光毒辣,戚泽诛杀那海鱼精,乃是占了飞剑之利,海鱼精手中又无法器抵挡,自然落败,但戚泽显是得了失心疯,想要以元婴之身跨阶而战,却是痴心妄想了。

    奎七冷笑忖道:「上次被你临阵突破,老子在玄光境中简直成了笑柄,这一次看你如何施展?」正要再多运几分力道,索性将那该死的火蛟咬死,忽然发出一声惊天嘶吼,连死死咬住焦魁的蛇口都不由得松了开来!

    焦魁本来自忖必死,一面暗骂天机子狠毒,叫他来送死,一面还想遁出法相,索性舍了元身,虽然元身经过多年祭炼,但比起性命来仍是算不得甚么,岂知奎七突然松口,这一下如蒙大赦,蛟尾狠摆之下,将奎七一颗蛇头生生抽的歪向一边,趁机从奎七纠缠之中挣脱而出!

    奎七根本顾不得焦魁,只望向被剑光斩落之地,蛇背之上已现出一道剑痕,区区剑光竟能破得了他的蛇躯之身!

    奎七目光冰冷,硕大蛇躯微微卷动,说道:「你那是甚么剑法,竟能破得了我的元身蛇鳞?」

    戚泽收回剑光,立足于焦魁头顶,淡淡说道:「我所用乃是五真玄音剑诀,正是五行宗掌教一脉真传!」

    奎七大怒,只以为他在糊弄自家,喝道:「胡说八道!五行宗五峰之中何时出了这么个名堂!」

    原来戚泽自忖单凭剑光奈何不得那大蛇,刻意全力催动了大五行灭绝神光的神通,几乎将苦修的七成神光加持于剑光之上,这才堪堪斩破奎七蛇鳞,不过此事却非能宣之于口了。

    奎七一双竖瞳射出冰冷寒光,戚泽剑术倒是不值一提,但能斩破他的蛇鳞,便有了威胁他性命之能,由不得他不重视,眼看那火蛟、戚泽与那秃驴合兵一处,俱是虎视眈眈望来,心头也有些气闷。

    玄光境中妖族诸部极多,长生之辈也有不

    少,可惜大家要么勾心斗角,要么不问世事,唯有各部自行培养人才,哪似五行宗这般五峰齐头并进,代代皆有人才出?